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二十三章 焚烧
心中已有定论,阮末也不再多加停留。

目光凛然一扫,直接就朝着门外而走。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都见过两次了,告诉我一下也没事吧!”少女见阮末直步竟走,开口问道。

“阅霄门,阮末。”简单的五个字,阮末就直接消失在了客栈之外,只留下了少女轻念着口中的名字。

“阮末…我记住了,哼,我们肯定还会再见的!”少女说着,又将放下的鸡腿重新拿了起来。

阮末行至半途,心中已经对此行之事有了大概的分析。

如果自己猜测无误的话,那今日尼陀罗遇害之事,应是其自导自演的骗局。

至于目的还尚不得知,不过以尼陀罗的高深修为,再加上那名少女的元功根基,根本不存在伤害其身根源的可能!

所以尼陀罗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他也打算直接挑起儒佛两家争端?

若是如此,目的又是为何呢?

带着复杂的心态,阮末回到了阅霄门的驻地之内。

刚入大帐,乘扬便开口问道:“如何?可有找到杀手痕迹?”

阮末心中存疑,便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任何行迹,不过却有一丝古怪。”

“哦?何处古怪?”乘扬听此连忙问道。

阮末的目光注视着躺在榻上的尼陀罗,以试探性的口吻说道:“我怀疑杀手或许是佛门之人!”

话语刚出,不经意间,尼陀罗的身体有了一丝的抖动。

阮末见状,心中猜测更是确认七八分。

“为何?”乘扬有所疑惑。

“很简单,尼陀罗乃是寒山宗宗主,但凡执掌大位者,必定涉及利益,同样也涉及权位纷争。若是尼陀罗死于吾阅霄门手中,那寒山宗自然就会易主,相关的利益交接也会顺利进行。”阮末从此开始,所言皆是胡扯。

目的就是让榻上偷听的尼陀罗误以为自己的猜测有误,不过却能够与真实情况相同的结论来观察尼陀罗的本能反应。

“所以,吾认为,明日拖延一日,若是尼陀罗掌门无法身醒,吾等便趁夜攻入寒山宗!趁其职位未交接之际,便取得先机!”阮末面露精芒。

此等行为虽是试探,却同样具备可行之机。

到时候如果次日尼陀罗继续假装昏睡以加深两门误会,借此机会直接攻入寒山寺也是上上之策。

听到阮末如此果决,乘扬面露沉思之色,踏上的尼陀罗更觉此子果断异常,心中也是自有心思。

“掌门以为如何?”阮末见乘扬面露复杂,便开口催问道。

“这…既然如此,就看明日尼陀罗是否能够苏醒在做决定吧。”乘扬说道,“折腾了一日,你先下去休息吧,对于此行应当如何,吾尚需要做些考虑。”

“是。”阮末说罢,对着乘扬微一行礼,随即就退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帐内。

刚刚故意以激进的态度所说的言语,不知道是否能够让尼陀罗感觉到危机。

若是自己之言并没有激起尼陀罗的底线,那恐怕一场大战就真的避无所避了。

而在另外方面,阅霄门本门所处外围之势正在遭遇巨大变故。

阳炎寨的一众山贼趁夜将阅霄门团团包围。

领头之人,便是阳炎寨常年出入于各大赌坊之间的二当家,财迷通万两。

“你们快点!抓紧时间,把稻草都给我布满了!争取一把大火给他们来个一窝端!”

通万两挥动着自己的长刀,催使一众山贼快速的行动。

而在阅霄门之内,数十几名留守的儒生因为掌门带着大队人马的离开,早就把放哨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此时早已经在睡梦中与周公相会。

忙碌许久,阅霄门门外已经是稻草铺满。

随着通万两的一声令下,十几个火把顷刻间点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整个阅霄门顿时呈现了骤燃之势。

熊熊火焰的焚烧之下,浓烈的烟气朝着门内之中扩散开来。

睡梦中的一众儒生感知浓烟呛鼻,纷纷从梦中惊醒。

“不好了!不好了!着火啦!快救火呀!”一名儒生只觉冷汗骤生,连忙催促同伴从床上起来。

就在儒生们起身之时,突然间杀声便从外面传来。

“快!抓紧时间干活!所有活口一个不留!值钱的东西全部带走!这阅霄门劳资早就垂涎已久了,里面肯定还有什么宝物!给我仔细的搜!”通万两的吩咐一下,阳炎寨的山贼更是趁着火势直接杀入了众儒生的住所之处。

一时间杀伐之声响彻整个阅霄门。

数十名儒生还没有组织起合理的反抗,就遭到山贼们的一众屠杀。

而通万两则是坐在了大院之内,看着火势将整个阅霄门烧成了废墟,脸上露出了得意之意。

“果然不出三弟所言,阅霄门早就应该被灭,大队人马出征门内竟然连值守的人员都没有,这样的门派有何资格存在这个江湖之中呢?”

“报!二当家!兄弟们找到了好几箱雪白的纹银!还有许多珍惜的宝石!”一名山贼从内侧大殿跑了出来。

“很好,快,抓紧时间,我们替阅霄门的人好好收拾收拾,这片废墟还得还给他们呢!”通万两吩咐之下,众多山贼迅速的搬运着财物。

而在天亮之时,阅霄门的大火已经渐渐熄灭,浓烈的烟雾却是直上天际,引起方圆数十里的注意。

至于这场大火的主谋却已经逃回到了火山湖的山寨之内,欢呼着这场突袭所获得的胜利果实。

清晨一早,阮末就再次拜见了乘扬,以观察尼陀罗的伤势。

果然不出阮末所料,仅仅一夜,尼陀罗的伤势已经有了显著的好转。

看来他的本意只是让两门交恶,并非是让整个寒山宗覆灭。

不过得到了这样的线索,却是让阮末更觉有所奇怪。

如果说其他的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夺取掌门之位,那尼陀罗本就是掌门之职,为何想要让阅霄门与寒山宗发生摩擦,却不准许阅霄门覆灭寒山宗呢?

难不成,在这座寒山寺之内,还存在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就连他这位掌门也是在找寻这桩秘密的存在么?

阮末想到此处,面露一丝笑意,语气有着几分嘲讽般的试探,“掌门,刚刚吾探查大师之气脉,发现大师的伤势几乎痊愈,看来不出数时,大师便能清醒。果然佛门高僧的修为,深不可测啊。”

乘扬笑道:“这是自然,不过大师此行倒是避免了吾二门的直接争端,却属幸事。”

就在阮末与乘扬交谈之时,却见临溪从帐外直接冲了进来。

“不好了!掌门!有消息传来,称阅霄门方向发生了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