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二十四章 各怀心思
乘扬与阮末两人同时面色一沉。

“消息准确么?”

临溪摇了摇头,“门内弟子还没有传回消息,所以暂时不明。”

“现在应当如何?”乘扬将目光转向阮末。

阮末轻轻地叹了口气,却是看着还在闭眼的尼陀罗。

“恐怕只能先等尼陀罗醒过来再做打算了,如果是真的话,也就是阳炎寨的山贼开始正式的向我们三教宣战了,那佛儒两门的纷争必须暂缓,不管真正的情况是什么,我们都需要先整合势力再做打算。”阮末回到。

“好,就按你所说,我会让临风收集一下相关的线索。阮末,你在此继续为尼陀罗疗伤。”乘扬说着,就带着临溪离开了主账。

阮末则走到了榻上,虽然明知尼陀罗此时是清醒的,李明泽还是将自己的内力以极少的部分顺着尼陀罗的经脉进行修复与探查。

同一时间,灵飞派玉虚殿之内。

孤寂廖站立于大殿正中间,身侧则是先前未曾露面的道术长老长缨。

“掌门师兄,您让我提前准备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阳炎寨所处的火山湖入口外已经被我设下了七行辟易大阵。一旦顺利攻克阳炎寨,回返的途中,我们便能一举将儒佛两派的精锐尽数剿灭!”长缨面露一丝狠色,仿佛在他看来,屠杀儒佛两派之人也是能够带来快感之事。

孤寂廖背对着长缨,轻轻地点了点头,“很好,不过你跟泽帆都需要注意一下对待佛儒两门的态度,太过于激进只会让我们的计划出现纰漏。还有,如有可能,那名叫阮末的年轻人,最好能够生擒,或许吾灵飞派下一代之传承,他能够胜任。”

长缨难得听见孤寂廖对某人如此重视,不禁面露怔色,随后点头拱手,“是,掌门师兄。”

另外一方,阳炎寨之内,狂欢的盛典已经进行了一夜。

从阅霄门掠夺的财物已经足够他们吃个一年半载,都不会消耗殆尽。

通万两面露喜色,银两是他最爱的东西,此番收获颇丰,与众多山贼兄弟一一吃酒更是兴奋至极,脸色通红,已显醉态。

烈云虽然同样兴奋,可他的神情却是时刻注意着面色沉重的老三,计百施。

“三弟,今日如此大胜,你为何依旧闷闷不乐?”烈云见计百施面无喜色,便开口关心道。

计百施轻叹了一口气,随后回到:“大哥…咳咳…吾是在等…阅霄门的…后续消息,咳咳…毕竟此番只是烧了…他们的门面,并没有…咳咳,伤其根本。所以…咳咳…儒佛两派是否…交恶…咳咳…将成关键。”

“哈哈,没想到三弟你如此时候还在为山寨前途担忧!来,为兄敬你一个!不过此时事已经无需重视,就算他们联合,又能奈我阳炎寨如何!喝!”烈云起身,端起了一大碗酒猛然灌入口中。

而计百施却是面色无变,神色却愈发深沉,尽管如此,却也饮了一小杯酒。

毕竟他的身体此时已经越来越走至极端,若是再无良策的话,恐怕性命堪忧矣。

……

在阮末以极其敷衍的态度为尼陀罗灌输了两次真气之后,尼陀罗一口淤血吐出体内,终于恢复了苏醒。

“大师无恙否?”阮末连忙起身问道。

尼陀罗面带微笑,手握佛珠轻轻点头,“阿弥陀佛,老衲无恙矣,多谢阮副掌为老衲灌输真气。”

此等客套之言,此时在两个明眼人之前已经彻底没有了意义。

阮末则是装作一副惊吓的模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还好大师伤势恢复,不然阮末可是犯下大罪,更是无颜面对寒山寺众位高僧。”

尼陀罗见阮末如此模样,心中则是暗道:要是老衲不肯醒来,恐怕你这家伙就要打上寒山宗去见众高僧的尸体了吧?

“呵呵,阮副掌说笑了,若非阅霄门众人如此上心,老衲恐怕早已面见佛祖了。”

“既然大师已然身醒,不知可否隐瞒被行刺一事?”阮末不想浪费时间,接下来的阅霄门忙碌的事情还有很多,继续在寒山寺山下逗留并非益事。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若是有人问起,老衲自会如实相告,若无人相问,老衲亦不会多言。”尼陀罗说话的态度十分温和,可停在阮末的耳里就是简单的回应:不答应。

阮末露出一抹复杂的笑容,走进了尼陀罗的身边,轻声问道:“见大师如此言语,晚辈便放心了,希望有朝一日与大师私下相会之时,大师能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好为晚辈一解疑惑。”

话刚说罢,乘扬便从帐外走了进来。

“嗯?尼陀罗大师醒了?”

“阿弥陀佛,老衲多谢乘掌门相救之恩。”尼陀罗不解阮末何意,目光虽然还停留在阮末的身上,嘴上却已经开始与乘扬客气起来。

“既然如此,那昨日之约,还望大师勿忘。”乘扬略一拱手。

尼陀罗也是微微点头,“阿弥陀佛,这是自然,匪患在前,寒山宗定然全力相助。如无他事,老衲就先行回山,以免门人过于担忧。”

“大师所言有理,请。”乘扬与尼陀罗点头示意,随后送尼陀罗离开了阅霄门的驻地。

等尼陀罗回山之后,乘扬才面露沉痛之色,“门内果然遭创,财物宝物尽失,数十名弟子尽数惨死。早知此行就不该前来问罪。”

阮末站在乘扬身侧,心中却是在整合目前得知的几条讯息。

根据这几日的变化与发展,阮末已经察觉到两方的不同动向,阳炎寨与寒山宗都有所动作,这已经是可以肯定的事实。

可那名施展寒夜无声的杀手,究竟是哪一方人士?这将成为正常漩涡之中的关键一点。

看来是时候想办法扩大一下自己的信息网,广泛的收集一些江湖消息才行了。

乘扬见阮末没有回应,便开口问道:“阮副掌,怎么了?你在想什么呢?”

阮末被乘扬一点,回过神来,侃侃而谈:“启禀掌门,在下是在想,事已至此,现在吾等还是应当先回门内,将门内事务稍作处理。同时广招西南边陲游散儒生,除门内之人,但凡儒者皆可借为助力。然后第一时间与佛道两派对阳炎寨进行宣战,三方各自派人,控制整个火山湖外围,缩小匪类行动之可能。然后等一关键时机,一举攻克阳炎寨!”嘴上虽然如此说道,阮末的心中却在做着其他的打算。

“嗯,你所言有理,那就按你所说的办吧!还有,日后若无他人在场,无需如此多理。”乘扬抬手说道。

“多谢掌门,那在下这就命门人收拾行礼归返。”阮末说罢,就离开了大帐,开始吩咐儒生打点行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