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二十九章 提前提防
信上的内容实在是让阮末有些难以接受。

虽说尼陀罗这名表面的高僧让自己看出了一丝特殊的端倪,却没曾想到对方身为佛门于东南边陲代表之人竟会主动与阳炎寨之人联手。

更重要的是,对方直接在信中表明了要在交战的混乱中擒下自己,然后私下处死,这种独特的待遇还真是让阮末自觉对方高看一眼。

缓步走进门内,阮末拿着手中的信件却是眉头紧锁。

刚刚那名少女与自己的关心并不算好,甚至还算是有几分嫌隙,那么过来送此信会不会是因为有人故意谋划的呢?

想到了这种可能,阮末的心中越发觉得此点十分可疑。

不过若是拿着此心直接找寒山宗对证,对方想来也会直接否认,并且推脱称是有人刻意栽赃陷害。

轻叹了一口气,阮末一时间有些后悔,要是刚刚向那名少女问清楚这封信的来历就好了,那样对于自己推测此信究竟有何阴谋掩盖说不定就能够提供帮助。

不管怎么说,三教联合进攻阳炎寨已经成了定局,这点提防必须提前告知掌门。

将信件收好之后,阮末就直接走入了正在重修的阅霄门议事殿。

就像是先前乘扬所说,儒门于此乱世之间,最不缺的就是钱财。

这不,一笔春秋拨下来的重建款简直就多到能够将阅霄门重新扩建数倍的钱财。

至于这多余的钱财,自然而然就被留在了阅霄门之内,成为了所谓的“活动经费”。

而阮末作为阅霄门副掌门,对于这笔数目不小的钱财也是有着随时调动的权利,或许乘扬对于自己从这批银两之中取为己用的事情有所了解,又或许他也只是故意没有问询自己罢了。

进入议事殿,临海正在向乘扬汇报工作,所谈的内容并没有避讳阮末。

三日后,灵飞派、阅霄门与寒山宗将同时发布剿灭阳炎寨的联合檄文。

同时在暗地里,三方已经做出了约定,将以三角的分配部署,从三个方向拉网式围靠收缩阳炎寨所活动的区域。

并且在围拢的过程中,剿灭阳炎寨的游散山贼力量。

听了临海的报告之后,乘扬点头说道:“此事你办的很好,临海,等一下你去看看其他的师兄弟工作进程如何了,若是工作全部完成,就将我传授给你们的仁儒四方之礼阵修至熟练,到时在决战之刻说不定能为我门减少一定的伤亡。”

临海恭敬地行礼,“是,师尊。”

临海话罢之后,对着阮末微微点头,然后缓步退出了主殿。

阮末见临海离开,便走到了下首位坐了下来,“掌门,我刚刚得到了一些消息,佛门在暗中或许已经约定了阳炎寨的匪类,可能会在大战之中针对我阅霄门与灵飞派两门,不知掌门可有和对策以防万一?”

“嗯?此话可不能乱说,阮末,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乘扬听到此等惊言,连忙示意阮末轻声。

阮末回到:“乃是阮末游历之时所遇到的一名江湖游侠,虽然吾二人算不上至交,但也算是有相当缘分。”

乘扬眼睛微眯,轻轻打量着阮末,“仅仅是一名江湖游侠么?若是如此的话,也有可能是虚言了?”

“这是当然,在下并没有确切消息,不然就会先进行部署再来找掌门商议了。”

“哈哈,放心吧。我已经令四儒才子学习一笔春秋的儒门阵法,到时候就算是有什么问题想来在圣阵之下也能够给我们缓冲之机。”乘扬很是自行,先前去一笔春秋参与儒门盛典,这部特殊的儒门阵法,乃是他所得的最佳收获之一。

其所拥有的威力足以让阅霄门在西南边陲一争三教上风。

阮末见平时沉稳的乘扬都这么说了,或许这仁儒四方之礼阵的威能的确不能小觑。

但信件上所描述的毕竟与自己的小命有关,还是不敢随便大意。

“掌门,虽然吾等已经提前做出准备,但毕竟此次征战乃是三教共战,难保其他两门不存疑心,所以我提议将主要的部队分成三梯次进行参战,第一梯次就由吾与四儒才子共同出战,第二梯次交给曲执事,一旦吾等有变便能够及时支援;而最后一梯次就由掌门率领众闲散儒生殿后,这样有两层保险之下,此战方可无虞。”

阮末的建议也是经过了一定的分析得出的最佳结论。

论武力,在阅霄门之中乘扬与曲临风两人绝对数一数二,至于二者孰强孰弱实在是难以分辨。

不过论速度的话,绝对是曲临风更胜一筹,所以然曲临风作为主要援军才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化解第一层危机。

这也是经过阮末的三思之后得出的结论。

至于乘扬坐镇在最后,就是单纯的给道佛两门看得。

在最安全的区域,掌门的坐镇就意味着任何的阴谋都不会伤及阅霄门根本,说不定对方就会因此而有所忌惮。

至于那寒山宗究竟会不会真的与阳炎寨进行勾结,那就是谁也无法肯定的事情了。

乘扬思索着阮末提出的建议,然后鼓了鼓掌,“好,就按你说的办!不过如何祛除火山湖地势的问题,你可找到办法了么?”

阮末点了点头,想到恒阳殿此时肯定正在严加思索与自己的交易,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并无大碍。

“已经有了些许的头绪,不过还要看近日的情况才能够有所保证,还有就是在寻找办法的途中或许会花销一大笔银两,还望掌门不要介意。”阮末顺带着将自己花钱的问题也一起提了出来。

按照商业的角度来讲,这就是在用公司的钱,来做着自己的生意。

到时候得到的利益自然而然大头还是要归于自己。

乘扬听到阮末如此之说便点了点头,心中对于阮末暗中取钱的事情也有了了解。

这也难怪,在这个江湖之中,如果想要达成某些目的,的确金钱永远是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就在两人商议笃定之时,曲临风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乘扬的一侧。

“江湖上传来消息,寒山宗副宗主曼陀达死于寒山寺东方的一处森林之中,而死者的死因也是因为寒山宗宗主尼陀罗的密技,寒夜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