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三十一章 密宗记载
江湖纷争,永是无休无止。

就在今日所发生之大事,将成为西南边陲数百年来最重大的一个事件。

阅霄门、灵飞派与寒山宗,三门各代表西南边陲儒道释三教发起了联合讨贼檄文。

目标直指阳炎寨,一时间百姓欢呼雀跃。

常年以来的匪患,让西南边陲的百姓愈加的渴望能够有正义的力量出现彻底消灭掉破坏人民安定生活的因素。

而百姓所依仗的武林和谐,在此处也只能依靠三教齐心。

虽说如此,数十年之前,三门亦同时对阳炎寨发动过攻击,最后却是不了了之。

也正是因为这点,才让阳炎寨在近几十年内发展迅速,三教的生源却是略有缩减。

换句话来讲,匪患的强大压低了三教的气焰。

如今却是又有所不同。

据阮末对于资料的显示,当年的三教合力围剿阳炎寨,不过是一场三方各派一些高手在有利于阳炎寨的火山湖地貌进行一次决战。

并且战后未见成效,三方就各自罢手,就像是在先前就已经商量好的一般。

可如今却是不同,讨贼檄文的发布,意味着三教等同全面向整个苦境宣告,必定剿灭阳炎寨。

如果不达成效,那日后不言而喻,阅霄门三派的声威将会同时降落谷底,甚至永无翻身之日。

阮末坐在自己的房中,安静的拿起了一卷密宗。

上面记载的是阅霄门长久以来所收集的灵飞派、寒山宗以及阳炎寨所有主要成员的资料。

其中让阮末最感兴趣的一件事,就是在寒山宗的信息一栏中,有着一个先前并未见过的名号,名为佛法宗正,乃是前一任寒山宗宗主。

令人诧异的是,当年组织三教共同剿贼的便是这名宗正作为代表,可就在三教真的开始针对阳炎寨发动战争的时候,这名宗正却是宣布退下了宗主之位,这才由尼陀罗进行接管。

然后这名宗正就此销声匿迹,仿佛江湖之上再无这号人物一般。

更令人感觉到奇怪的是,整个寒山宗之人,仿佛从此以后亦再也没有提到过前任住持,就像是这寒山宗一直都是以尼陀罗为首一般。

阮末思绪万千,按照先前的推测来看的话,寒山宗之内必定存在着某些特殊的秘密,会不会这些秘密与寒山宗前宗主宗正有所关联呢?

除此疑惑之点外,阮末还找到了有关阳炎寨三当家恶书生计百施的一条隐秘消息。

江湖之上,人尽皆知,恶书生计百施在上阳炎寨之前便是患有重病。

不过究竟是什么病症,却是无人知晓。

可在阅霄门的隐秘记载之上,却是提到了有关于计百施所患病症的推测。

按照篆书者所言,计百施相关病症其中有三成几率可能是一种名为慢日尸的恶性病患,其病症特点就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吞噬患病者的生机,影响患病者的正常生理,最终导致全身器官功能性丧失,但唯独能够增强大脑效率,据名医所言,这是一种残忍的病痛。

因为它能够让你亲眼见证自己究竟是如何一步步的死在此等病症之下。

而另外七层,所述的则是一种相对常见的病症,名为万日咳,是一种单纯的呼吸器官感染的病症。

患病者多数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以重感冒的现象作为隐藏,从而对人体造成危害。

不过这两种病症都有着一个相当的共同特点:那就是十分难以医治,更重要的是,医治病症所需要的药材乃是千金难求之物,其中慢日尸所需药材更甚。

阮末心中有着自己的盘算,如果能够彻底查清计百施所患病患究竟是哪一种,或许还能够将其作为自己的一条可行方向,若是有计百施作为内应的话,那阳炎寨的攻破可就要容易许多。

“当当当。”

敲门的声音打断了阮末的思绪。

“请进。”阮末开口言道。

房门打开,只见临江从外面走了进来。

“阮副掌,弟子临江拜见。”临江说着,就对阮末直接行了弟子礼数。

“诶~临江兄弟这是做什么?还是像平常一般,唤我名号便是。”阮末连忙走过去将其扶起。

临江表情露出难堪神色,“这,毕竟阮兄现在身份不同,临江不能轻易僭越。”

“无妨,这样在下才觉得更舒服一些,不知临江兄弟来我这有何事情么?”阮末问道。

临江的目光扫了扫阮末桌子上的各种卷宗,却是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个未拆封的信件,递给了阮末。

“阮兄,这是一名送信者送到阅霄门来的,说是给阮兄你的,我怕弟子们耽误阮兄的大事,所以就自己第一时间给阮兄你送过来了。”

阮末结果信封,发现信封之上是一种独特的封件技巧,两道截面能够提前让人知晓是否有人真的开过封。

看来应该是恒阳殿那边做出的回应。

“多谢临江兄弟了。”阮末道谢之后,便坐回到了自己的位上,“若是临江兄弟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就请在离开的时候帮吾将房门带上,马上就要对阳炎寨正式开战,吾尚有一些计划需要谋定,还望临江兄弟见谅。”

临江听到阮末逐客之语,却是丝毫不怒,反倒是面露一丝微笑,恭敬的回道:“这是自然,阮兄现今乃是我门中抵柱,还望阮兄能够多出良策,以保证我阅霄门能在此次剿匪之中损失降低。临江会在背后默默地支持阮兄的。”

阮末微微点了点头,“那就多谢了。”

在临江离开之后,阮末便将自己的气息外放出来,进行一定的查探,在确保了绝对的安全之后,阮末才打开了恒阳殿发来的信件。

上面的内容很是简单,只有区区几个字:“愿与阮副掌商议。”

阮末见此,终于露出了一丝松懈之态。

还好不出自己所料,在先前的展示实力与展示态度之后,对方的确不愿意失去自己这么一个大主顾。

不然的话,要是重新再去寻找一个稍微靠得住的黑道组织,还是有些麻烦的。

阮末将信件放在烛灯烧毁之后,就连忙起身前往了库房。

既然要与恒阳殿谈交易,那一定数目的银两肯定是避无可避的。

整整两千两白银收入己手,阮末的心中才稍稍有了底气。

这次的生意,自己必须要尽可能的降低成本才行,因为接下来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还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