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三十二章 恒阳殿的交易
再次来到百元镇,阮末发现此处与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已经是完全不同。

百元镇的镇上明显多了许多功力不弱的好手,就像是在防范着敌人入侵一般。

刚刚进入镇里,就有两名孩童跑到了自己的身前,拽着自己的衣角,仿佛要带着自己去什么地方一般。

阮末清楚,百元镇便是恒阳殿的地盘,所以此时此刻发生的一切事情,都逃不过恒阳殿的眼睛。

跟着孩童走到了人烟稀少一处边缘之后,只见孩童们停在了一处酒窖的面前,然后用手指着酒窖的木门,示意阮末一人进入。

阮末眯了眯眼,面对此等情况,他的心中还是存有疑虑。

若是恒阳殿想要以此法直接谋杀自己的话,踏入酒窖之内,岂不是成为了瓮中之鳖?

可若是不进入的话,交易一事也就自然作罢。

纠结在阮末的心中上下交织,果断还是谨慎也意味着两种不同的结果。

思量再三,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要成就大事就必须先冒风险,阮末表情倏然变化,自信的笑顿时交替脸上的复杂,直接迈步推门而入。

酒窖之内,是一条长长的暗廊,直通底下。

通道之中,有着几个火把发出微弱的亮光,为阮末照出了前路。

阮末此时虽然脸上自信从容,实则心底戒备异常。

甚至是自身元功也是提前运转在经脉之内,一旦出现任何危机,阮末都能够第一时间加以应对。

没一会儿,阮末就通过了暗道,进入到了开阔的酒窖之中。

就在阮末刚刚踏步黑暗的酒窖之时,恍然间,各处灯亮同时点燃。

除了数不清的窖藏的酒坛之外,几道身影同样出现在阮末的眼前。

其中的两人,阮末并不陌生,一者乃是天唤酒楼的掌柜,那位万种风情的老板娘绣儿。

还有一位则是暗中跟踪自己的那名杀手,弘旭尧。

剩下的几人,阮末便是第一次相见,并且所感觉到的气息也是未曾见识的气息。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家伙也都是相当的高手,看来应该也是恒阳殿所属的杀手了。

“奴家就知道,阮副掌乃是万中无一,具备胆量与智慧之人~看来果然应证了奴家的想法,若是寻常宵小的话,见到如此隐暗之处,怕是早就担心我恒阳殿暗藏埋伏而逃之夭夭了吧~”绣儿作为与阮末相识之人,主动走到阮末面前,像是在告诉阮末,恒阳殿并没有恶意,因为不具备任何武学的她此时此刻便是阮末面前的第一人质。

阮末却是微微一笑,“掌柜此言过重了,在下心中其实惧怕的很,可是转念想想,这掌握交易主动权的已经是在下,若是吾死在了恒阳殿的如此密谋之下,恐怕日后恒阳殿的生意也就不像往日那般好做了,更何况,吾的身后想必即使是恒阳殿,也不清楚究竟有怎样的靠山吧?”

阮末的笑容带着几分特殊的意味,再加上如此底气十足的话语,的确让绣儿的面色稍有一顿。

不过见过了不知多少人的绣儿反应十分迅速,嫣然的笑容瞬间改变了迟疑的神情。

暗中恒阳殿的调查一直在进行着,阮末的年纪实在是太过于年轻,如此年纪却能够成为阅霄门副掌门,若是说其身后没有高人支持,恐怕谁也不信。

并且这一点的确也是让恒阳殿放弃直接对阮末的暗杀的主要原因之一。

“那阮副掌是不是愿意主动将自己的靠山告知给绣儿呢~要是这样的话,阮副掌与恒阳殿的交易稳定就能更上一层楼呢,还有绣儿也不会让阮副掌失望,一定会尽自己所能让阮副掌觉得物有所值呢~”

言谈之间,只见绣儿火辣的身姿已经靠到了阮末的身前,纤细优美的手轻轻附在阮末的胸前,眼中已是万种风情,即便是阮末这种在商场时禁欲系的模样,此时也不禁心中微微一颤。

强行稳定了心神,阮末却是主动后退一步。

“掌柜所言若是一般男子恐怕是早就接受,不过很是可惜,若是三年前还在年少的阮末或许对于此等条件就已接受,可现今的阮末么……”

阮末说道此处,却是言语一顿,脸上的笑容带着古怪。

“现今的阮末又怎么了呢~?”

阮末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即长叹一口气,“现今的阮末对女人已经没有了兴趣,或者说,掌柜你可以派一些男人来试试,或许更有效果。”

如此开玩笑的言语,却在此时堂而皇之的出口,却是让绣儿有些措手不及。

“这!…没想到阮副掌竟然如此说笑,还真是让奴家有些想象不到呢~”团扇遮掩半面之笑,绣儿却越发觉得面前之人是如此难缠。

看来想要从阮末这里取得交易的先机,已经暂无可能。

就在绣儿思量如何从其他方面获得优势之时,阮末却是再度开口了。

“掌柜,我们还是先谈谈交易的事情吧,作为第一次的交易,我还是希望能够见识到恒阳殿的诚意。毕竟在下此行的目的掌柜应该清楚,我需要人手来为我做事,不论是明处,亦或是暗处。”

进入主题之后,绣儿也不再以诱惑姿态,而是坐到了先前准备好的桌椅之前,“请坐吧,先让奴家为副掌您斟上一杯天唤酒楼的招牌青竹梦吧~”

客随主便,虽说恒阳殿是一杀手组织,阮末却还是顺从绣儿之意,坐到了她的对面。

绣儿伸手为阮末倒上了一杯青竹梦之后,才面带微笑的说道:“阮副掌的意思,奴家也与上头商量过了,不过得出的结论恐怕会让副掌失望了。”

“哦?”

“因为阮副掌所需要的杀手级别相对较高,即便是我恒阳殿常年培养的特级杀手,也不过区区十几人,若是不知副掌所需多少,恒阳殿怕不是会直接破产~”绣儿说道。

阮末轻轻喝了一口绣儿所斟的青竹梦,酒刚入喉,只觉一股清香流转口中,回味无穷。

“果然好酒,掌柜所言,在下自然理解,既是如此,想必恒阳殿也有解决方案了吧?”

绣儿目光一转,见阮末竟然如此直接的喝下自己所斟的酒,也是神情中微有惊讶,“这是自然,上面的意思很简单,副掌可以交给我恒阳殿一部分定金,以长期雇佣的形式在我恒阳殿进行杀手雇佣,这样的话副掌只需要按照每月交付租金即可~至于杀手们的生死存亡,一切责任问题,恒阳殿将会从副掌所留的租金之中进行评判扣留,不知副掌觉得如何?”

此等建议,阮末先前在思考的时候也做出过这样的解决方案。

虽说并不是最满意的办法,却能够暂时缓解自己人手不足的问题,倒也是一个可行之法。

就在阮末面露沉思之色时,绣儿却是再度开口言道:“还有~按照副掌的需求,奴家虽然无法说服上面与副掌直接进行交易,却为副掌谋求了一个小小的福利~”

“什么福利?”

“副掌可与我恒阳殿进行一名特级杀手的交易,算是第一次交易奠定双方信任基础的优惠哦,这可是奴家好不容易来为副掌征求而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