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三十七章 岁末不融花
烽火狼烟起,会谈定江山。

百元镇南方青芒山之上有一座漠草亭。

传闻之中,西南边陲曾经有过一次真正的旱荒。

整个西南边陲的一切土地,全部陷入了干旱枯竭的状态之中。

偏偏只有青芒山的地界之上,有着特殊的草类植物依旧茂密生长。

后来有着一名奇人出现在西南边陲的地界之上,就在无数百姓即将失去性命的时候,这名奇人却是一人来到这青芒山之上,将青芒山独有的草类植物依旧神奇的秘术研制出了一种特殊的药末。

而这整座青芒山的所有草类全部研制成了药末之后,洒在旱荒的大地之上,竟然唤醒了大地的生机。

于是,西南边陲的百姓们为了纪念这名奇人的到来,就在青芒山之上建造了这座漠草亭。

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人们已经忘记了这处青芒山曾经拥有的过往,自然而然也就忘记了这座漠草亭。

可在今日,常年无人拜访的漠草亭之内,却是坐着一个人。

亭子之内,沉稳的火炉正在烹煮着香浓的茶水,等待着客人的到来。

没一会儿,只见山道之上,一道人影拄着拐杖,缓步的朝着漠草亭的方向缓缓踏来。

隐约间,在众多的丛林之内,还有着轻微的稀疏声响,听上去就像是有不少的人在移动一般。

阮末的嘴角流露出了一丝微笑。

果然不出所料,这名计百施还真是个准备齐全的主,看来在暗处应该是埋伏着不少的好手。

可自己真像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么?

漠草亭的上方是一处陡峭的岩山,而在岩山之顶,蟾宫星月弓箭齐备,美丽的双眼正以凌厉的目光观视着漠草亭所发生的一切,而她所等的,便是阮末先前留下的一个特殊的指示。

“咳咳…看来,阁下应该就是…咳咳…约见在下的人了。”计百施走进漠草亭之内,也不多言其他,直接坐在了阮末的对面。

阮末面露一笑,“在下…”

话没说完,却见计百施轻轻地抬了抬手,然后轻咳了几声,“你不用说,咳咳,我知道你是谁…如果…咳咳,不出所料,阁下应该…咳咳,就是三教同心…咳咳…的构建者吧,阅霄门副掌门…阮末。”

阮末听闻此言,也不觉得有任何的意外,而是将煮好的茶水倒进了茶杯之中,然后示意计百施喝上一口热茶。

“不亏是阳炎寨的智囊啊,没想到阁下竟然早就已经猜出了在下的身份,还真是让在下感觉到意外的很呢。”

“哦?”计百施却是轻轻一笑,“咳咳…恐怕阁下是在…咳咳…哄骗我吧,我可…咳咳,看不出阁下…有任何…咳咳…意外的表情呢。”

“诶~话不能这么说,谁说意外就一定要体现在脸上呢?在下往往都是在内心深处的感觉,所以一般外人都是无法感知到的。”阮末圆滑的回到。

计百施喝了一口热茶,咳嗽的声音明显缓解了不少,“嗯?这是百岁叶和落寒根?没想到阮副掌还对药材有所了解。”

计百施所说的两种药材,正是阮末在煮茶的时候,故意在茶内添加的佐料。

原本的目的是为了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猜出了他的病症,并且可能会有所解方。

可此时却被计百施直接说了出来,倒是让阮末有些许的惊异。

“没想到三当家竟然对药草也有研究,还真是令人赞叹。”阮末夸奖道。

“呵呵,这话说的可就言不由衷了,咳咳。我倒是觉得,阮副掌仿佛对我的事情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呢,你说是么?”计百施的神情有些怪异,不过与阮末目光相对一瞬,两人都明白彼此之间的了解其实都在五五之分。

“诶呀,本来在下还打算拍拍三当家的马屁,说不定能够容易谈正事,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被三当家破解了,还真是令在下感觉到挫败呢。”

“阮副掌,我们不如直接谈些正事吧。虽然你的茶水里添加了这两种药材能够暂时压制我体内的顽疾,不过很不幸的是,这种组合我已经使用了不下数千次了,所以药效针对于我的病症已经越来越失去作用,为了能够顺利的完成此次会谈,我们还是直奔主题的好。”计百施说道。

阮末嘴角微微上扬,“也罢,既然三当家都如此说了,那在下自然也就不做其他多余的事情了。不过三当家坐在这里,应该对在下的意图很是了解了。”

“当然,看来阮副掌的意思是打算让我在三教围攻阳炎寨的时候顺势倒戈,对否?”

阮末点点头,“果然,这点问题真是难不倒三当家。”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为什么要倒戈呢?既然你都清楚,我是阳炎寨的三当家,就应该知道,阳炎寨的建立虽然我没有直接参与,但是背后还是有我一定的贡献,不然也不会再阳炎寨成立多年之后刚一入寨就成为三当家的吧?”计百施说道。

阮末回到:“这是自然,据在下的了解,三当家曾经可是真正的有识之士,目标应当与在下相同,想要在这片天地之间成就一番功名伟业,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谁能够知道,曾经的奇才竟然会患上一种特殊的疾病?而偏偏这种疾病又极难治愈?”

阮末的言语直指计百施的内心深处。

见计百施没有回话,阮末继续说道:“不知道先生是否愿意相信在下,阮某虽然没有什么才能,不过却碰巧搞到了一种稀有的药材,乃是专门根治慢日尸的奇药,岁末不融花,这个名字,想来三当家应该不陌生吧?”

“什么?!”如果说先前的时候,计百施对于阮末的话在心底都是不屑的话,可听到了这个自己追寻了很久的词汇突然出现,却是改变了计百施的态度。

“你是说,你找到了岁末不融花?”计百施微眯着双眼,注视着阮末,想要从阮末的眼神中分辨出真伪。

阮末嘴角微微上扬,内心却已经将岁末不融花当成了自己的所属物。

何谓商人?就是在东西有很大可能属于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归为到自己的所有之中,这种习惯,阮末从来不介意提前预支。

“这是自然,不然的话,在下又怎么敢邀请三当家前来相会呢?所以现在,三当家是否愿意真正听在下一言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