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四十二章 预布杀机
莫云霄听到孤寂廖此言,神情流露出一丝兴奋。

他的天赋与他的好胜斗狠心态形成了相互的促进作用,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够走到如今的境界。

“那师尊的意思是让我隐藏在幕后,等待出招必杀之机么?目标是谁?乘扬,还是尼陀罗?”莫云霄的语气中也是逐渐高昂。

要是有机会能够暗杀这两位大名鼎鼎的高手话,简直就是自己人生之中的一大里程碑。

可在莫云霄的神情向孤寂廖确认的时候,却见孤寂廖摇了摇头。

“非也,你的目标是叫阮末的那个年轻人!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如果可以的话,尽量留他的性命。”孤寂廖说道。

听闻此话,莫云霄的表情却露出了一丝死亡神情。

“原来师尊传我回来的目的,就是对付那个徒有虚名的新任儒门副掌门么?还真是没什么挑战,从我看他的气息,若是接我全力一剑,他必死无疑。”莫云霄说出此话的时候,充满了自信,那是对自己剑境的绝对新任,也是对敌人的绝对藐视。

“所以这一招度的掌握就要看你了,在攻山的必经途径之内,已经提前布下了牵引的道术符术法阵,为防阮末此人逃出阵中,你的存在才至关重要。”

“那乘扬和尼陀罗呢?”莫云霄明显对着这两个能让自己名扬四海的人头还有着些许期盼。

孤寂廖了解自己的弟子,却见他此时露出了笑容,“这个嘛,日后他们的命依旧是属于你的,吾与你的两位师叔会将他们全部重创,等战后我们就能以堂正之名向他们两门进行宣战!”

莫云霄听了孤寂廖的话,点了点头,内心的兴奋暂时按下了不少。

因为他相信,师尊是绝对不会欺骗自己的,既然师尊答应了这两颗人头属于自己,那这两颗人头最后就必定是自己所取。

而在另外一端,阮末身处自己的帐内,心中却在盘衡即将面对的危险。

目前的局面已经明了,三家之中都是各有准备。

至于是什么准备,虽然暂时不知,却能够发现三位掌门就像是提前说好一般的默契。

阮末稍加思索,突然间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若是在原定的基础上再加上一些筹码的话,会不会能够一棋定局呢!?”

想法刚刚浮现,阮末就直接离开了大帐,朝着周围的山势而去。

按照自己最初的排布,由弘旭尧带队,三名杀手应该都在此处等待自己的命令。

果不其然,才刚刚上山之后,阮末就感受到了熟悉的杀机。

“主人。”弘旭尧领着两人同时跪拜。

阮末看了看另外的两人,一身的夜行衣倒是十分专业。

不过不知为何,这两人竟然给了阮末一种,他们是不是妖道角的感觉,为啥不肯露个脸呢?

一般不露脸的,好像在霹雳世界里死的都挺惨的(虽然露脸的死的也很惨,但起码能多活一阵是不?)。

“荆刑/穆阳,参见主人。”两名杀手同时说道,打断了阮末恶意的YY。

“嗯,原本打算你们的任务是保证退路,同时根据局势依靠信号而做出举动。可我刚刚突然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这次的决战中或许还要比我原本想象的复杂许多,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我们应该主动掌握一些主动呢?”阮末缓缓地说道。

弘旭尧依旧半低着头,并没有选择回应。

“怎么不说话?”阮末见三人竟然没一人回复自己,便开口问道。

弘旭尧抬起头,恭敬的回道:“主人的想法,我们无法猜测,抱歉,无法为主人分忧了。”

阮末微微皱眉,看来这雇来的同志们还真是不够可靠啊。

阮末原打算集思广益一下,说不定能够为自己的想法稍加证实,可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好像落空了。

“罢了罢了,既然如此,那你们就按照命令行动吧。”阮末说着,悄声道三人的耳边,细细碎碎的说着什么。

其中包括的内容除了三人之外却是再无任何一人得知。

阮末将自己准备的大网计划彻底吩咐出来之后,然后用确认般的眼神看了看三人。

“都明白了么?”

弘旭尧三人立刻称是。

“记得,小心为上,现在的局势比较紧张,虽然主要的目光都被这处的战争吸引,可难免会有有心之人暗中观察出什么,所以一定要小心为上。”阮末嘴上虽然是在关心三者的任务,实际上是担忧自己的计划被他人所察觉,或者说一旦计划暴露,那自己的危机可就直接浮上了眼前。

“是!请主人放心,我们一定会完成任务!”弘旭尧三人言罢之后,随即三人同时闪动,消失在了此处空间。

阮末见此,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还真是一招险棋啊,不过若是顺利的话,说不定局面就彻底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呢。还有玉儒无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提前给他写封信吧。万一灵飞派背后真的有老家伙存在的话,那一切的计策都是徒劳了。”

阮末将一切的计划全部排布完整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帐内,给玉儒无暇传了一封信件。

做好了这防患的手段之后,阮末的心中才稍微有所放松。

“这样一来,唯一的隐患,应该就是我自己的身边只剩下了星月吧,不过有乘扬与曲临风两人在此,想来也无伤大雅。”

无暇居

一封信件突然甩出!

只见一股掌气从草庐内直势而出,随即信件就入到了玉儒无暇的手中。

打开了信件,看了信上所述之后,玉儒无暇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冷笑。

“哦?没想到才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尽展如此迅速了么?看来你比我想象的要强上了不少呢。只不过想要让我为你出手,是不是太过于自信了呢?”

话甫落,只觉玉儒无暇手掌之上气劲猛提!

顿时间,整个信件就彻底被气劲的强烈炸成了碎末。

“呵呵,要是我非不去的话,是不是你就没有其他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