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五十章 一展身手
火山湖之前,众人心思各异。

却闻一声诗号响彻全场!

“一袖疏淡一袖清,何为归处何为期。且留光阴且留影,不醉风月不醉诗。”

旋即,一道身影已然从空越下,足尖踏步甬道之上。

“倚天风伫云忘归,特来领教阁下高招!”

云忘归神色怡然,仿佛面前这魁梧大汉与手中之刀并未对他有丝毫压力。

反观通万两,单手持刀,刃划地面出现一道轻微的刀痕。

额头之上手臂之旁,均有细汗流淌。

不知是因为对手的改变,亦或是因为火山湖岩浆带来的高温所致。

“没想到下去个秃驴,上来了伪君子,不过大爷我打的有点累了,难不成你们所谓的正道就只会行车轮战吗!”通万两话锋一转,面对云忘归,就算他不曾听闻倚天风伫之名,却对德风古道还是有所了解。

那种真正的儒门大派所出之人,哪里是这区区西南边陲能够轻易抵抗?

而且这名行侠四方的云忘归,通万两恰巧在未上山之时就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只不过那时候的他还只是其他人手下的一个普通的匪徒,所以方能留存一命。

云忘归听闻此言,却是面色带笑:“哦?照你这么说的话,我现在可以在这里等你休息片刻如何?你可以自行调息到最佳状态,我辈正义之人,定不会擅动,如何?”

通万两眼睛微眯,心中却是已有了定论。

“唉…”叹气一瞬,只见通万两原本打算坐地调息的动作竟然顷刻而变,左手同时护持右手之上,猛持刀势,倾力催动元功一斩!

“吃我一刀!黄金值万两!”

厉刀猛斩之下,浩大刀气直接铺满甬道,切开清风,滑向云忘归所在!

云忘归见状,却是丝毫不慌,后足沉稳立身,背后名剑“天随剑”即刻出鞘,直插入地!

云忘归右手双指催动元功,以指剑身!

天随剑受到感应与元功加持,发出轻微嘶鸣声。

“昊天圣印!破!”

儒门至圣之印顿时化现,强大刀气力劈在圣印之上,却并未造成丝毫破碎!

而在刀气消融一瞬,云忘归沉足一塔,“去!”

轻弹剑身一瞬,儒圣之印顿化数道剑芒,直逼闪身遁走的通万两!

通万两大惊失色,连忙闪躲,却仍是被一道剑芒擦过肩膀,血溅而退!

其身后掠阵的一种山贼却是没了他的身手,尽数死在云忘归此招之下。

一时间,三教人马喝声欢呼,气势直逼不融峰!

云忘归见对方遁逃,刚想要支身而追,却听得身后阮末的声音传呼而来。

“云兄,快撤!”

云忘归听到警示,突然发现不融峰之外的禁火阵法再次发生改变!

停顿压抑的岩浆竟然再次暴动起来,猛然上涨!

一瞬间竟有吞噬甬道的趋势!

云忘归不敢再追,只得拔剑抽身跃回。

“多谢阮兄提醒,差一点我的鞋子就被岩浆给烧没喽~”刚刚经历危机的云忘归却是毫不在意,对阮末开玩笑的说道。

阮末却是淡淡一笑,“这岩浆的涨势实在是太过强烈,难怪这阳炎寨立于不败之地,原来就是依靠这等手段。”

云忘归也是微微点头,“嗯,不错,这条甬道的距离还是相当之远,想要在一息之间穿过此道,恐怕并非容易之事。”

云忘归的回阵引来的是三教的欢呼,同样给攻克阳炎寨带来了信心。

尽管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攻克阳炎寨主要还是在攻克火山湖的地势。

而见到云忘归表现之后的尼陀罗与孤寂廖两人,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笑意。

如此能为,相较于他们而言也是只强不弱。

今日一战,想必阳炎寨匪类不会轻易而出,于是三方便各自返回驻地,等待下一日的进攻。

仓皇逃窜回阳炎寨的通万两,却是厉声大骂。

“他姥姥的,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没想到他竟然看出我那一刀是晃他的,害得老子还死了几个弟兄,真是亏到家了!”

骂声的同时,身边还有着一个小娘子在给他包扎伤口。

刚刚那道剑气着实伤的不轻,左肩膀的一根筋被直接砍断,接下来想要全力施刀恐怕就不能使用双手了。

看着自己的二弟遭受三教人马重创,烈云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哼,三教人马欺我太甚!明日一战,让为兄我替你报仇!他们伤了你的肩膀,吾就去剁了他们的蹄子!”

烈云嘴上虽是毫不相让,可心中却在思索着那个人什么时候才会援助自己。

毕竟阳炎寨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才存在,他的东西至今还在阳炎寨的地下,难不成他真的会放弃这长久以来汲汲营营的一切么?

计百施看着两人的暴怒,苍白的脸色上却是多了一丝暗笑。

“咳咳咳…大哥…勿怒…咳咳…吾方势力…本就不如…三教势力…若是着急决战…岂不是自寻死路?”

计百施心中仍在暗笑,可为了不然烈云看出自己早已经准备叛变,嘴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劝阻到。

烈云却怒哼一声,“无妨,三弟勿要担心,在这火山湖之上,无人能够胜过我!你直管好好控制阵法便是,还有火山湖彻底活跃的时间将至,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举依靠禁火之阵直接消灭三教人马!”

计百施微微低头,嘴中依旧轻咳,“咳咳…是…三弟明白了…”

不过你真的熬得到那一天么?烈云,我很期待看你最终被人所杀的样子啊…计百施心中如是想到。

同一时间,回到驻地的孤寂廖匆忙直入大帐。

帐中之人一脸从容坐立主位之上。

“启禀师尊!阅霄门那边来了一个强援!德风古道的司卫,倚天风伫云忘归!”孤寂廖张口便言,因为他觉得这等战力,对于接下来的计划执行,已经成了一个阻碍。

灵飞·道剑平却是神色如常,微微抬手,“坐吧,慌什么?原来当日救下阮末的人便是这个家伙,德风古道之人么?倒是来历不小啊,不过单凭他一人依旧逃不出我的手掌之中,反倒是你们在执行最后计划的时候,要想办法将此人引走才是。”

孤寂廖见道剑平如此说了,只好恭敬地点头,“是,师尊,弟子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