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五十二章 寒山血案
“阿弥陀佛,施主杀伐之气愈加严重,今日就让贫僧前来领教吧。”沙罗双手合十,端坐甬道之上。

周身上下佛气四溢,内元与佛气相互呼应,修为实属深不可测。

烈云见到前来应战者竟是沙罗,不禁嘴角边出现了一丝冷笑。

“哦?沙罗,看来你已经忘记了上一次交手吾送给你的礼物了么?”

烈云所指的礼物,正是上一次三教围剿阳炎寨之时,两人交手之中,烈云一刀差点将沙罗的半身给斩断一事。

当时的沙罗回到寒山宗之后也近乎濒死。

可他不知道的是,也正是因为那一次的重创,使得沙罗领悟了寒山爻之中裂山拳的真正精髓,从而修为大增。

面对如此言语挑衅,沙罗却是沉声未变,“阿弥陀佛,多说无益,施主,请招吧。”

话落一刻,多说无益,两道声音随即各摧元功,在这狭窄的甬道之上,拼斗起来!

同一时刻,在寒山宗驻地之内,大部分的僧者已经前往了阳炎寨外围,只留下了少数的僧者看顾营盘。

而在一处大帐之外,一名小和尚慌忙的将盛好的水送进了帐内。

帐内的矮床上,躺着的便是败给了通万两的沙曳。

小和尚将盛水的木盒送到了沙曳的嘴边,轻声说道:“师叔师叔,水来了,您喝吧。”

沙曳听到呼唤,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断臂的痛苦此时对他的影响依旧严重,面无血色的脸上带着几分苍老。

“阿弥陀佛,多谢。”

可就在沙曳张嘴打算喝水之时,却见小和尚的身后一道黑影悄然出现。

沙曳双眼之中顿露惊色,刚想要提醒小和尚,却听得一声轻微的“咔嚓”。

小和尚的脖颈登时扭曲到了一个不正常的角度,同时嘴角边流出了鲜血。

而那喂水的木盒也直接掉落了地上。

沙曳面露怒色,“你是何人!竟敢…来寒山宗的营地撒野!”

苍白的脸色加沉重的伤体,纵然沙曳如何性格暴涨,此时此刻也无法有所举动。

就像是刚刚看着小和尚死在了自己的眼前,自己却不能动弹分毫一般。

“桀桀桀,寒山宗又如何?你们尘封了这么久的秘密,也是时候让它呈现出来了。”

黑影的话中带着几分阴冷,缓缓抬起的右手之上,流窜出的却是浩荡的血色魔气。

“你是…魔?!”沙曳感受到对方的力量,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呵呵呵…何止是魔啊?既然你已经是将死之人,不妨让你看看我的真实面貌,到更能增加乐趣。”黑影话罢一刻,脑袋上作为隐藏的特殊魔气渐渐消散。

沙曳的瞳孔登时紧缩起来,原本的不敢置信已经惊讶到了彻底失去了表情。

“你…”

就在沙曳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见那只充满魔气的手,已经插入了沙曳的胸前。

炽热的心脏被他握在了手中。

“永别吧,不过别担心,很快,你熟悉的人就回去陪你了。桀桀桀…”

话音刚落一刻,魔掌用力一握,沙曳的身体陡然猛烈颤抖一下。

跳动的心脏,竟然直接被魔气在身体之中,捏成了碎块……

而在沙曳的尸体渐渐变凉后,黑影才似乎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离开了这处大帐。

当他离开此帐之后,寒山宗的营地却已经是一片的血色。

留守的僧者无一例外,尽数死在了营地的周遭。

血液已经溅满了每一处帐篷……

……

寒山宗营地的凄惨暂时还无人得知,三教之人的目光依旧凝聚在甬道之上斗武的两人。

烈云与沙罗的对决,明显显得是更加的惨烈。

猛烈的拳法与迅如闪电、猛如烈焰的刀法不断交织。

内力都仿佛创造出了一个独有的世界。

世界之中的两者却是丝毫不敢有所大意,各自秉持着自己的节奏,对熟悉的招式熟悉的对手做着熟悉的判断与动作。

“呵呵呵,看来这些年来的传闻果然无虚,你的确是大有进境!”烈云一刀斩落之后,从容不迫的说道,“现在的你,才真正称得上是寒山宗三罗汉之首!不过对吾而言,还是尚差几分!”

沙罗对于烈云之言不为所动。

双拳稳如磐石,拳法之上佛气涌动!

浩浩佛气之下,压制烈云天生的猛虎之姿。

就在两者不分上下之刻,突然间,沙罗的内心深处仿佛某种联系被猛然斩断!

心念竟一时失守!

同时,拳式之中出现了一丝的漏洞,根本来不及反应。

烈云的眼光独到,在沙罗的拳式之中顿时察觉对手的失神!

高手过招,往往胜负只在一息之间。

烈云抓住机会,单刀猛提之下,元功运动之间,便是一刀迅如雷电的快招!

正是烈云在西南边陲的成名之招,贪火奔腾!

刀气所化熊熊烈焰,同时牵动甬道四周熔岩同时旋向沙罗空门!

沙罗稳守心神一刻,却是刀招直来,攻向前身!

来不及有所闪避,只见沙罗双眼微闭,嘴中佛经如是而出。

周身佛气顿化屏障,意欲阻挡烈云之招!

但无奈受到火山湖加持的刀招威力过度惊人,强烈的刀气推着沙罗直接飞出了甬道。

而在沙罗落身一刻,佛气屏障同时碎裂,受到减弱的刀气直接入体。

口中鲜血顿时溅撒而出。

“扑哧!咳咳…”轻咳两声之后,沙罗才稳住了身形。

掌罗汉沙溢见到此情此景,也是大吃一惊,随即立刻来至身前,为沙罗稳住体内躁动的经脉。

烈云见对手落败,将刀重新插入甬道之内。

“哈哈哈,沙罗,你的确是有所进境,但是你刚刚空门失守,可并非是吾所造成!所以你也别怪吾胜之不武,因为失败是你迟早的结局!”

烈云的言语回荡四野,三教之人均是不敢言语。

沙罗双眼紧闭,依靠沙溢输送的元气稳定自身体内之上。

半晌之后,才将刀气尽数化解,同时又是一口淤血吐出。

“怎么样了,师兄?”

沙罗摆了摆手,“无碍了…不过吾刚刚感受到了一丝不安,师弟或许遭难了……”

就在沙罗说出此言之时,甬道上的烈云再度吼道:“三教鼠辈,还有敢与吾一决的高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