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五十四章 虎口救人
面对又一小辈在自己的刀下救人,烈云的神情也是变得有几分兴奋起来。

手中的金环刀仿佛正在微微作响,渴望着对面之人的血液。

烈云感知自己的伙伴有此表现,右手上的力道不禁握紧了几分,神色便更加的认真起来。

“你这个小辈是何人?我的刀告诉我,他对你很有兴趣。”烈云饶有兴趣的问道。

阮末脸上带着些许微笑,“在下乃是一介无名之辈,现任阅霄门副掌门,阮末是也。”

阮末的态度很是恭敬,但身形姿态却是丝毫不敢懈怠。

面前此人绝非一般高手,这一点,他还是能够明显感觉得到。

虽然是因为临溪恳求自己,阮末才会出手救人,可看到如此人才就此陨落,阮末的心中还是有一些惋惜。

所以,阮末也想借此机会,看看能不能让道清欠下自己一个人情,成为自己嵌在灵飞派的钉子。

烈云听到阮末之名,脸色明显变得难看了几分。

“原来,你就是三教联合的幕后黑手啊?真没想到一个娃儿,如今也敢欺负到我烈云的头上,真是不自量力啊!”

身形一动,烈云显然不想再多说一句。

最近一段时间,阮末这两个字已经反复出现在他的耳朵里,甚至成为了一条虫子一样的存在,让自己的脑袋总觉得很是别扭。

如今见到眼前之人,竟是少年英才,烈云更是动了杀心。

在树苗未长成参天大树的时候,先行拔除,才是最为聪明之举。

烈云从来都以聪明人自居,如今机会绝佳,他自然是不肯放过!

刀动,身来。

却见阮末一掌拉起甬道之上半跪着的道清,朝着一边的岸旁甩了过去,一边左掌催动内元,导气入体,回身自旋,意欲抽身而退。

但无奈烈云身法迅猛无匹,释放的昊然之威,竟使得阮末身形一滞,速度顿慢几分。

“嗯?!”

感觉到情况不对,阮末立刻双掌旋立,各向岩浆方向伸展而开。

明气武典绝式登时而出。

“玄化·气冲天覆!”

双掌之上内元运动,好好岩浆之内,形成两条细微湍流,带着超高温度被阮末以气控至周身。

烈云见状,面色微变。

刀势倏然倾提。

“贪火奔腾!”

同是借助岩浆之招,只见两招于半空交接而撞。

轰然间,招式对碰所形成之气流扩散四野。

两者同时牵动的岩浆竟在碰撞之下形成了一股溅撒的岩浆雨。

甬道之上,两人同时抽身而退。

烈云见到阮末已经离开甬道,却是面露几分难堪之色。

他着实没有想到,这名小辈的根基竟然如此深厚,能硬抗自己的刀招而不败,果真并非简单之人。

而阮末回到了安全区域,也是松了一口气。

被烈云盯着的感觉,实在是令人有些不舒服。

那种像是猛虎雄视,被当成猎物的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多谢大当家饶在下一命,今日一战想必也就到此为止了,最终决战还是等明日吾等三派掌门同至之下,再分高低吧!”

阮末轻声喊道,同时传到的也是三教全部人员。

见到阅霄门有如此表现,其余两派虽然想有其他意见,却又无法多言什么。

毕竟连灵飞派自己的人,都是被阮末所救下来的,自诩名门正派,又怎么能立刻就做忘恩负义之事?

烈云冷哼一声,“很好,阮末,我敢保证,你的人头,早晚会被我挂在阳炎寨的寨门之上!哼。”话罢,烈云就带着一众山贼回归寨内。

同时禁火阵法再度改变,成为了那无法突破的壁垒。

阮末却是脸含淡笑,对于这种威胁之语,他前生可是听得多了,反正没见过哪个人能够轻易得逞的。

身旁的道清被阮末甩在了一边,此时的状态明显并不是很好。

临溪给道清输送了一段真气之后,脸色才稍有好转。

“多谢救命之恩。”睁眼之后,道清的嘴角才流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阮末却是微微一笑,摆了摆手,“临溪,我们回去吧,接下来的事情,就让灵飞派的人来做吧,省的落人口舌。”

临溪早就以阮末马首是瞻,听闻此言,便也不多说一句,跟着阮末就直接回到了阅霄门的阵仗之中。

三方人马各自收兵,返回到自己的营帐方向。

就像是阮末所说的那般,最后的决战马上到来,究竟能否攻下这阳炎寨,就看明日之战,那阅霄门副掌门准备的攻克火山湖之法究竟是什么了。

……

阳炎寨之内,烈云的脸上充斥着不满与愤怒。

那种不满,完全是因为看见阮末竟然挡住了自己的刀招并且安然脱身所带来的愤恨。

因为在他的眼中,纵观西南边陲的台面之上,能够与自己为敌的也不超过寥寥几人,而那几人之中,绝对没有那名黄口小儿才是!

“大哥,你回来了?”通万两此时**着上身,肩膀上缠绕的绷带上隐隐透出殷红,看来伤势虽有好转,却还是没有完全治愈。

烈云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上位之上,坐了下来。

计百施也有数十年没有见过烈云如此模样,于是便开口问道:“咳咳…大哥,这是怎么了?咳咳…难不成…今天出师不利?”

计百施的声音入耳,烈云的严肃表情才稍有缓和。

与其听自己那只有一脑袋浆糊的莽夫二弟说话,永远都不如听计百施那聪明百策的脑袋。

最主要的是,他总能够找到理由劝解自己。

“倒也并非出师不利,只不过今日,吾遇到了那名叫阮末的小二。”

听闻阮末二字,计百施的脑海中顿时一惊。

“哦?咳咳…那大哥…肯定已经…取下那小子…的性命…了吧?”计百施假意面带喜色询问,实则心中正在盘算着接下来应该如何而做。

“哼!这正是令吾生气的原因!那个黄口小儿竟然从吾的刀下脱逃了!这怎么能令吾不气?!”

此话已出,计百施的心底松了一口气,即使如此,那算算时日,明日也是该有结果之时了。

“咳咳…没想到…此子竟能…从大哥的…刀下脱逃…倒也算不俗…不过依吾看…大哥的刀法应…未尽展…所以不必介怀。”计百施劝到。

听闻此言,烈云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不过明日对方已宣决战之际,吾意老二率众与吾同出!明日若是有机会,定要斩下此子头颅,不然难解吾心头之恨!”

“是,大哥!”通万两立刻接令。

计百施却是心中暗笑:那就看看,明日开始究竟是谁的头颅会被人斩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