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霹雳霸图 > 第五十五章 疑云
重回营地。

血色惨烈的场景,使得所有僧者尽数露出恐惧面容。

“这…这怎么可能…”

“是谁干的!是谁…”

一声声的不敢置信,仿佛不曾想过,面对的竟是满地的死尸。

“阿弥陀佛,没想到,营地竟然遭遇此害…”沙罗的脸色虽然苍白,却还是默诵佛经,仿佛欲超生已亡僧者。

沙溢却是面色激动,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何在对敌之时,师兄会突然心神失守,想必当时便是沙罗遇害之刻。

“师兄,看来师弟他……”沙溢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沙罗微微点头,“也罢…师弟应以往生极乐,你带着大家把营地重新整理一下,并且将所有尸首检查一番,然后掩埋了吧…”

吩咐完沙溢,沙罗便转身离开。

营地遭受如此大害,作为此间主事者,他必须通知尼陀罗,并且为何此间发生此事,尼陀罗却没有行动,并且他也需要得到一个答案。

尼陀罗所驻之地,乃在寒山宗后五里之外的高坡之上。

作为统筹一切的人,在那个位置才能够保证绝对的安全。

可在沙罗踏上此坡之上后,微风轻拂而来,却夹杂着浓重的血腥味道。

沙罗眉头顿时皱起,脚步也快了几分。

可到达上坡之后,发现的却是十几名僧人的尸体,与重创在地,以内力苦苦支撑自身生命的尼陀罗。

“掌门!这是怎么了!”沙罗见到此情此景,心中顿觉不好。

看来除了留守营地的僧人之外,没想到竟然连尼陀罗这边都遭遇了如此重创!

尼陀罗此时面目趋紧,脸色煞白。

体内好好内元不断修复身上的伤口。

伤口处隐隐之间有魔气从内部流窜而出,看来是经历了激烈的战斗一般。

沙罗见尼陀罗无暇理会自己,便主动盘坐在其身后,以自身仅存的元功向尼陀罗的体内输送内力与自身佛气,帮助尼陀罗稳固伤势。

终于,经过了一个半刻钟之后,尼陀罗才缓缓睁开了双眼,伤口处的魔气也尽数驱散干净。

“阿弥陀佛,多谢师弟了…”尼陀罗声音有些虚弱。

沙罗站起身来,“不知掌门因何人遭受如此重创?”

“老衲不知,不过却能感觉到对方的身上有着浩荡魔气,乃是一名修为精深的魔者。”尼陀罗说道。

沙罗轻叹一声,“看来掌门,应是知道营地所发生之事了。”

尼陀罗面露疑惑,“营地发生何事了?”

于是沙罗将营地所发生的惨案与已经了然于心的沙曳之死全数告知给了尼陀罗。

当然,也包括了他的刀伤来源。

尼陀罗越听脸色越加难看。

“阿弥陀佛,没想到一名魔者竟给寒山宗带来如此大难,看来佛祖是在告知老衲,不配担任寒山宗宗主一职么?”

沙罗劝到:“此事并非掌门之过,如今掌门已遭如此内伤,明日决战吾等又当如何?”

尼陀罗面色深沉,按照阅霄门传来的消息,明日决战,火山湖地势定当告破。

若是就此放弃了攻克阳炎寨的机会,恐怕日后将给这伙匪徒喘息之机。

可现下的情况,寒山宗的高手只剩下了沙溢一人尚有全力,难不成剿匪之功就此让给道儒两派么?

“唉…阿弥陀佛,也罢,既然局面已至如此,那明日寒山宗便呈助威之态吧,覆灭匪患的功劳就交给阅霄门与灵飞派吧。”尼陀罗缓缓说道。

沙罗也略微点了点头:“嗯,此时此刻这等决议也是无奈之举,不过佛曰无争之事想必应就是对应此时,阿弥陀佛。”

“师弟,有劳你将众弟子掩埋吧,老衲现在已经无力再动。”

沙罗点头,随即催动仅剩元功,在此坡之上震出一道缓坑,然后将一众僧人的尸体掩埋其内。

……

另一方面,回到阅霄门营地的阮末,仿佛嗅到了一丝不太正常的气息。

因为他总觉得,时至于此,三教所呈现出的内容还远远不足。

更重要的是,曲临风明明知晓临溪想要救援道清的意图,却仍是不问不顾。

这等行为可与临溪所说的‘最亲爱的师尊’有着大相径庭的差距。

而且,见到自己救人,曲临风也没有多问一句,就像是自己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没有兴趣了解一般。

可回到营地之后,曲临风却消失不见,想必应该是将今日的情况告知给乘扬才对。

突然间,阮末闪过了一个念头,莫非这曲临风今日之所以会坐镇在此的原因,原本就是为了监视自己的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再说,乘扬对于自己的身份还带着几分怀疑?

“阮兄,你在想什么?脸色这么难看,难不成烈云的刀法伤到了你么?”云忘归突然的一句问话,打断了阮末脑海中的想法。

阮末轻轻摇了摇头,连忙改变了自己的表情,露出一丝笑意,“没有,吾只是在想,为何道清的性命,灵飞派的两名长老却选择无视,那等可塑之才应不至于被轻易放弃才是。”

云忘归双臂靠在脑袋后,目光转向天空。

“谁知道呢?或许阮兄觉得是可造之材的人,人家灵飞派比比皆是呢~又或者那两个老家伙一看就是那种胆小甚微之人,又或者是因为他们两人对于面对烈云没有一丝一毫的把握也说不准呢。”突然,却见云忘归目光一转,“阮兄怕是没在想这件事情吧,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情无论真相如何,好像对阮兄来讲都没有任何的重要性吧。”

阮末内心一汗,云忘归的直觉还真是令人不敢小觑。

“怎么不重要,吾在想若是此等人才能够从灵飞派转至吾阅霄门,日后也定能成为门内助力。”

“哦?是这样么?”

阮末微微点头,“当然。”

就在两者交谈之时,临溪却是快步走来,“阮兄、云兄!寒山宗那边发来消息,在吾等进攻阳炎寨之时,有一魔者闯入寒山宗营地大肆杀戮,连腿罗汉沙曳都死于非命了!”

“什么?!”阮末与云忘归两人同时惊讶。

没想到,云忘归才刚刚发现不久的魔者,竟然首先在寒山宗炸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