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400章 巨蟒无敌!
    赵逵和虞允文对圣德法师大加推崇,但圣德法师心中暗自苦笑,他凝聚全身法力,施展的佛门神通,也才打掉脸盘巨蟒身上的一块肉。但这条巨蟒高大无比,似乎没有受到多大损伤。

    “若我的内丹尚在,何惧区区一条巨蟒?”圣德法师心中感叹,但面对巨蟒的威胁,也只能强行施展法力,甚至吐出了一口精血,以身上袈裟为载体,猛然向巨蟒攻击而去。

    但这一次却没有了上次那么顺利!

    因为巨蟒一声大叫,张口便吐出了一枚内丹。

    内丹本身就带有阴气,甫一出现,便如同寒冬腊月一般,将周围的地界拉入雪山似的。而圣德法师心中急动,闪身躲开。只觉得一股无匹的罡气撞了过来,所幸自己躲闪及时。

    但他刚才立足的地面,却被罡气撞来,地面撞得粉碎,海水一下子倒灌进去。

    五六丈外的一个士卒,因天寒再也拿捏不住手中武器,不由得“铛”的一声,武器落地。

    而那巨蟒立刻顺势一甩,吐出一坨口水,直接砸中了那个士兵的身躯。

    那士兵连叫声都未出,当场身体僵直,硬生生冻毙了。

    全场死寂!

    之前的欢呼声顿时消失,赵逵心中冰寒无比,

    军队杀不了,圣僧看样子也不行。

    这下如何是好?

    “快走吧,赵中监。”林夕也过来死死拉着他,想把他拖出谷外。

    他林夕可以不管其他人,这个钦差大人必须救出来,否则怎么面对官家?

    赵逵惨笑一声,现在走了,不就是把圣德法师和殿前司众将军都卖了吗?这让他回到行在如何向人交代?

    那夏虎可是官家心腹,若是把他丢在这里,回到行在,他也站不住脚。

    可是现在能指望谁?

    难道是封道长?

    刚想到这里,赵逵便看到封舟大踏步向前走去。

    “封道长?”。

    赵逵一愣,不可思议的道:

    “封道长?”

    虞允文也忍不住问道。

    “封道长?你要干什么?”夏虎也注意到了,急急问道。

    “当然是杀了这头巨蟒。”封舟语气平静的回答。

    “什么?”

    赵逵睁大了眼睛。

    虞允文也一脸骇然。

    夏虎更是震惊无比,急忙叫道:“封道长,这条巨蟒一身钢筋铁骨!”

    旁边的林夕以及众士卒都用看白痴的眼神一样看着他。

    封舟道:“我们修道之人不打诳语,说过要擒杀它,就一定要擒杀它!”

    封舟淡淡一笑道:

    说完,大步迎着滔天阴煞之气,向巨蟒走去。

    背后只剩下众人不可思议的表情。

    “彬父兄,难道封道长的法力,还能比圣德大师还要厉害?他能擒杀巨蟒吗?”赵逵骇然问道。

    虽说他之前对封舟的鄂态度是忽冷忽热,但待遇上从未短缺,心中却从未真正将他当做术法高人。

    大概是因为他耳根子软,一听别人挑唆,便忍不住改变想法。

    更何况,这条海蟒实在太过骇然了,匕伤不了,箭矢不能及身,让人想起了传说中的种种怪兽。

    “....或许能吧。”虞允文语气中再也没有坚定。

    这一路而来,他虽然没有现太多端倪,以验证自己内心判断,但他可以断定,无论是圣德法师还是封舟道长,都是术法高人,甚至说不定极为高深。

    可是这条海蟒完全出乎了众人的想象,那圣德法师何等了得,对付其冰寒派的高手就像大人欺负小孩,可是在这条巨蟒面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此时圣德法师已经被巨蟒逼到了墙角。

    它现在法力枯竭,无力为继,那些士卒早就跑远了,根本无法给他提供支持,只剩下他一个人面对这条巨蟒。

    其实若是圣德法师处于全盛状态,他击败这头巨蟒不在话下,但是现在他内丹送给了别人,自己这身法力又一时之间战不倒巨蟒,时间一长,便处于下风。

    而此时巨蟒已经用长长的身体堵住圣德法师的退路,让他无路可退,只能以法力相抗。

    可是巨蟒肉身强大,钢筋铁骨,仿佛修炼的是蚩尤肉身一般强悍,普通法术对它根本没用。因此它此时虽未通灵,但内丹已经,此时在它口中吞吐不定,此时它但像猫戏老鼠一般,不急着杀戮,只是看着圣德法师疲于奔命。

    “糟糕,我若是将师尊法相藏在怀里,就算没有内丹,又怎么会惧怕区区一个巨蟒!”

    “也罢!看来是我丢失内丹,叛离师门之劫,反正就算我葬身蟒腹,也难以炼化,五百年之后,又可以重新出世!”

    想到这里,圣德法师惨笑一声。

    他纵横人间多年,建立净光寺,担任方丈,向万千信众讲经说法,收取功德之力,却不想依旧无法弥补内丹丧失之痛,自己会栽在这么个地方。

    “悔不该不带足装备啊!”

    想到这里,圣德法师无比悔恨,自己没了内丹,安心修炼便是,怎么会想着投机取巧,猎杀海上巨兽以为己用呢?

    想到这里,他万念俱灰,盘腿坐下,双手合十,低声诵道:“阿弥陀佛。”

    就是此时,巨蟒就猛的吐出内丹,那内丹出凌厉无比的冰寒之意,纵然是术法高人,也是中者立毙。

    但圣德法师法力耗尽,只有盘腿而坐,闭目待死,内丹的冰寒之劲正好击中他的身躯,顿时仿佛陷入北极冰海的万丈海底之中。

    老实说,别人畏惧冰寒,他还真不畏惧。

    毕竟他家佛祖,便是在大雪山修炼出丈六金身。

    而他的正儿八经的师父,也曾在大雪山悟道,但事关会他还未出师,便在雪山修炼,身躯早就适应了寒意。

    因此着寒意浸身,他不言不语,不颤身,不畏惧,依旧双手合十,低头念佛。

    心中常叹:“这寒意虽然伤不了我,法力却能损我,待我油枯灯尽之时,便是圆寂之时,之时可惜我未见明珠……”

    “圣德法师!”

    众人高声叫道。

    到了此刻,哪怕是林夕、夏虎等骁勇之辈,也只剩下心惊胆战,两腿战战。

    所有人都站在谷口,心神震撼恐惧的看着谷内只剩下圣德法师被巨蟒困在其中,眼看就要坐化圆寂……

    等等!

    还有一个人!

    圣德法师低声诵经,眼角余光忽然看到一抹身影。

    “这里已经是死地,谁还过来送死?难道是封道人?”

    “你法力虽有,但是这条巨蟒钢筋铁骨,仿佛有金刚之体,一般的法力根本伤害不了他啊!”

    人之将死,其心也善,更何况圣德深通佛法,不愿意别人也枉死在这里。

    “此蟒虽未开启灵智,但已经成为妖身,除非仙人之体。否则只是来白白送死罢了。”

    想到这,圣德法师心中一阵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