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穹顶之上 > 718.讨人喜欢的青少校
    “好的。”蔚蓝的官员离开了房间,刚青少校跟他说谢谢的时候,给人感觉很诚恳,这跟传说中那个很难接近,偶尔还很讨人厌的家伙,差别似乎有点大。

    所以,谣言啊,一切都是谣传。官员想着等回去后一定要替青少校向外界澄清,他是一个温柔的人。

    官员离开后的套房里笑作一团,包括温继飞在内的贱人们不出所料,都在拱韩青禹答应下来试试。

    而后,不到两分钟,敲门声再次传来。

    “请进。”

    “砰!”

    杨清白的话音刚落,门砰一声向里打开,砸在墙上,两个华系亚老头出现在门口。

    人间无敌的那个老头杀上门来了,这是还要打吗?!

    韩青禹连忙站起来,心里不安,摸了摸兜里的半截钢钎,想:“要不,先让朱家明上去挨一顿,我看看情况?”

    对面,徐参谋长目光温和向他微笑,笑容里有慈祥和关切,人站在那沉稳不动。

    “放心,这回不找你打架。”陈不饿凶巴巴地开口,眯眼看着韩青禹,一边走进来一边说:“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欠我的那两千块金属块,什么时候还?!”

    我欠他金属块吗?这东西有多宝贵,瘟鸡之前已经跟韩青禹说过了,所以,要不要赖掉?韩青禹不自觉转头看一眼温继飞。

    这一眼,他就暴露了。

    这要是以前,不管欠没欠,他们都得当场怼起来。

    “看来我猜对了。”徐晓红进门,关门,缓缓说。

    韩青禹失忆了……

    “竟然是真的,不会是被老姜传染了吧?”原本是早就想去他老家看看的,顺带看看老姜,可惜一直也没空……陈不饿走到韩青禹面前,眯眼仔细看了一会儿,突然转头看向温继飞,“现在具体什么情况?”

    “把跟蔚蓝还有大尖有关的一切都忘了,其他方面暂时没发现问题。”温继飞淡定说。

    既然这样,倒也不算太糟糕。陈不饿把先前他俩接触的情景都重新回顾了一遍,误解的嘲讽变成了难得的关心,原以为的挑衅,也变成了少年的顽皮和好奇……

    再看看面前这个韩青禹人畜无害的眼神。

    “挺好的,比以前讨人喜欢多了。”陈军团长说。

    这话听起来像是夸奖,但是韩青禹还是无语了一下,我以前到底是有多讨厌啊?!

    “难怪外面都传言说你在相亲,不错,你爸妈的决策很英明,这确实是一次难得的,有可能成功的机会。”陈不饿继续说着,转头看向徐晓红:“要不咱们军团帮忙组织一下?到了看谁倒霉,能坑着一个是一个……”

    “不要。”赶在徐参谋长开口前,韩青禹抢着拒绝了。

    然后第一次,他真正对自己的情况悲观起来。单就这一件事,老妈张罗着组织,蔚蓝要帮忙组织,唯一目击军团也要帮忙组织……以前的我,到底是多可怕多可恶啊,以至于所有人都认为这事困难这么大?

    “不要么?好吧,还以为你很急。”陈不饿看看他,改口说:“那你既然手生了,如果想找人练练,你是应该练练了,找我吧?”

    所以,他还是想揍我!

    想得美!韩青禹想罢,转头,“朱家明……你去吧,军团长身体不好手又痒,你先陪他练练。”

    靠窗的椅子上,小王爷茫然站起来。

    “让我去陪人间无敌练练?他是想我死吗,还是搞不清楚状况?难道我背地里拦人那些事,都被他发现了?”

    说起来小王爷这段时间其实也没少干坏事,不过他比贺堂堂贼,事情都是背地里偷摸着干的。

    同时间,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感觉摸不清头脑,为什么青子突然这么恨小王爷啊?

    只有吴恤面无表情,在心里憋笑。

    “可是我才顶……”小王爷弱弱开口,准备推脱,目光看去,蓦然看见韩青禹的视线看的是另一个方向。

    而被他看着那个人,正低着头装作没听见。

    “朱家明?”韩青禹又喊了一声。

    陡然,“颂!”

    贺堂堂半起身,一瞬间源能爆发,冲出房门。

    懂了!小王爷反应过来,“颂”一声,一样爆发,追出去。

    “贺堂堂老子弄死你!”

    声音从走廊上传回,渐远。

    房间里,韩青禹左看,右看。

    “身边环境实在太险恶了,感觉没一个正常人的样子,包括瘟鸡……他大爷的,他还少将呢!”

    韩青禹的目光最后落在吴恤和锈妹待的那个角落。

    默默走过去,在他俩中间坐下。

    然后也不说话,默默从口袋里掏出温继飞给他的金属块,一人分了一块。

    他决定不出门了。

    就这样,一直熬到了第二天的全面征兵启动仪式。

    …………

    因为溪流锋锐方面的沟通,蔚蓝组织方面不得不取消了一切原本需要青少校出面的活动和环节,一行人的座位,也被安排在了第三排稍微靠边的位置。

    以至于华系亚这边的各小队,101医疗站,封龙岙……全世界无数等在电视机前面的人,都找不到青少校的身影。

    “如果明天就是末日,你会选择做什么?”官方主持人说的是英语,但是在电视直播上,应该有各种同步翻译。

    英语韩青禹能听懂,但是听着并没有什么触动,这个话题完全引不起他的兴趣,因为很明显:末日他要去打仗。

    “也许亲吻你的爱人,告诉他你会永远爱他。”主持人的声音继续缓缓传来。

    韩青禹也没有爱人。

    “吃你一直想吃没去吃的食物?”

    没有。

    “见你一直想见没去见的人?”

    还是没有。

    “或者让自己循规蹈矩的一生,最后放肆一次?”

    放肆也想不出要干嘛。

    “回家。”

    刚从家里出来。

    “去你希望埋葬的地方?”

    不想死。

    主持人的声音到此,突然变得高亢起来,“我想这些应该都没有错,所以,就让这个世界一些人,去做他们可能未来没有机会做的事吧。”

    “而我们,去阻止它。阻止末日!”

    这两句,话中的他们和我们,大概都是没有明确指向的,到底归属哪一嘞,蔚蓝留给电视机前的人自己判断。

    电视画面随后切换,镜头在高处,切向场外。

    “轰……颂颂颂颂颂!”

    蔚蓝万人列阵,装置连绵爆发,蓝光闪烁。

    “铿嗡……”巍巍军阵,如林的长刀出鞘。

    这一刻无需话语,蔚蓝的口号在每一个国家,以自己的语言,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然后,蔚蓝征兵的字幕出现。

    至此,电视机前的热血被点燃了,开始沸腾起来。

    至此,蔚蓝全球征兵,正式全面启动。

    ……歌声响起,以画外音形式出现,在镜头缓缓掠过军阵的过程中出现。

    “少年的黑发在眼前飘动,他的瞳孔里有光,是拥有星辰的人啊……”

    原田新纱本人,暂时没有出现在镜头和画面里,但是出现在韩青禹等人的面前,看着瘦弱的身体,爆发出高亢而充满金属感的嗓音。

    她似乎是倾尽一切去唱的,握拳的手在空中舞动。

    “穿白色衬衣的你,很多事都还来不及吧?

    但是你曾经喜欢的星空,如今已是血和征战的沙场了呀。

    要换一身衣装了,再背上战匣可以吗?

    总是这样的,少年无助流泪彷徨的时候,成长也在发生,一直。

    去你曾仰望过的那个地方,成为英雄吧,代替它的光芒,闪耀。

    星海如同荒原的战场,

    战斗,厮杀,你恐惧了吗?

    颤抖但却不会后退,对吧?

    我会穿着你最喜欢的那件裙子,仰望星空,等你归航。

    会写很多信,叠成漂亮形状。

    ……

    那穹顶之上啊,星辰永远在。

    只是你们的名字,就是一场灿烂的传奇。”

    歌词是东岛语,杨清白介绍说其实这首歌各国都有翻唱和重新填词,不过因为是原创者的关系,这一次蔚蓝还是选择让原田新纱来演唱。

    同时为免喧宾夺主,让启动仪式娱乐化,他们没有让女孩直接出现在画面里。

    “这首歌叫什么?”听不懂,韩青禹问。

    杨清白目光看着台上,“星辰永远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