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奋斗在大汉 > 第236章 开门
二公子孟昱没有多言什么,就将着利剑收回剑鞘,大仇得报的他,并没有感到十分欣喜,相反还多了几分的惆怅……

思思忙的赶过来道:“二哥,你没事吧?”

孟昱一笑声道:“得亏你出手及时,否则我此番真的性命不保啊!”

听到自己二哥这么说,思思悬着的心暂且放下了,然后她不无的将着眼神转向大公子孟旻那里……

思思虽不是郡守孟戈的亲生女儿,但她小时候的时光可是随着两位兄长一同长大的,不是亲兄妹,胜似亲兄妹!

大公子孟旻看着思思投来目光,他气若悬丝着道:“思思,当初我真的没想着要害你的,我只是想让他们把你留下的……”

“事情已经过去了,是不是的已经不重要了!”

本来肚子里还有着千言万语没有诉说的大公子孟旻,一听这话后,先生一愣,旋即自嘲而笑起来,是啊,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是一辈子,没有机会弥补的!

一招被鱼肠剑切入要害的大公子孟旻,这个时候,被着席卷漫天的痛楚所击倒!他双手紧紧攥着衣角,眼眸扫视着还在激斗的殿内,带着无比怀恋的声音道:“我好像再看看初升的朝阳……”

这世间太美好了,我不想离去……

思思与着孟昱站在一旁,听到这话后,并没有说什么,大哥这一声被着功名利禄冲昏了头脑,最终什么也没有得到!

孟旻说完一句话后,眼神之中带着无限的怀恋,散手人寰!一些在观望的甲士,这个时候不无的大声喊道:“大公子走了!”

一直以来,大公子虽然飞扬跋扈、带人苛刻,但在着蜀郡将士的心中,他可以说是这群人的主心骨,如今,大公子的离去,他们将何去何从呢?

二公子孟昱瞧着时机,不无的站出来道:“如今大公子已经身异处,在场诸人,谁家里没有父母老小的?汉军有令,蜀地叛乱,只追究大公子一人,尔等还不戴罪立功?”

听到这话后,在场的将士在没有主心骨的情况下,一个个的将着手中的利剑仍下,纷纷跪拜在地道:“愿听二公子调遣!”

“父母之爱子,则为其计深远!尔等之前已经犯下大错,幸有殿下宽恕,不再追究,当下应戴罪立功,打开城门,迎汉军进关!”

“喏!”

二公子说完这话后,就拔出利剑,率领着一众甲士向着门外走去!而房间内,还在打斗着的五长老鸿英和黄霓,这个时候两人均是满身伤痕……

思思见状后,不无的出言劝道:“五长老,停手吧,大公子已经身异处了,没有继续打下去的必要了!”

黄霓闻言后,一笑声道:“老太婆,你若是想离开,现在就走,我绝不拦你!”

五长老闻言后,直接挥剑又攻了过来道:“今日我要让你好好领教下我们凤舞剑法,定要让你服服帖帖,惟我为尊!”

一句话说完,两人又继续缠斗起来!对于大公子之事,他们两人都没有放在心上,一心只想着将对方击败!

倒是一旁的思思,左看右看都不是那么一回事,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

打开殿门的二公子,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将士,他直接的将着大公子的尸抛掷在地上道:“大公子已死,还有谁想步他的后尘?”

本想着继续向里面冲杀进来的将士,一看是这种状况,不无的后退数步!这时候,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啊,真是大公子的尸啊!”

一听到这话后,不少将士纷纷小声的嘀咕着,商议着接下来该如何?

而二公子孟昱却直接大喝一声道:“如今汉军将士就在城外,难道尔等还在做困兽之斗?主谋者大公子已经身异处,难道尔等还不戴罪立功?”

城门之处,早已是火光冲天!在场的将士,这个时候也不知如何抉择?

卫将军贾枚左右摇摆之下,不无的咬着牙道:“大公子身异处,我们当以二公子惟命是从,一切听二公子的吩咐!”

这话倒是实话,大公子去了之后,最有号召力的莫过于二公子了!至于未来的路会如何,他才不管呢!

孟昱扫视了一圈将士后,就振臂一呼声道:“走,随我到城门关口处,打开城门!”

“喏!”

……

而这个时候,城门关口之地,早已陷入到最后的僵持之境!张赋手里提着利剑,与着守将邓思成交手在一起!

在着他们的身后,双方的将士早已碰在一起,话不多言,举起手中利剑都打在一起!

烈火熊熊燃烧,“啪啪”声作响不已,张赋左右挥舞着剑柄向着邓思成砍杀过来!而邓思成则是以静制动,几个回合下来,两人都是大气粗出,气吁吁的看着对方!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一旁观战的手下,大声喝道:“将军,小心背后!”

邓思成举着的利剑,一听这话后,忙的扭头看视过来。不知什么时候,时风生拿着利剑已经绕到他的身后,此刻的邓思成,想抵挡也抵挡不住……

时风生抓住机会,一手出招过去,直接向着邓思成的腹间刺杀过去!混乱交战的双方,一则快,一则狠,则大事可成!

时风生一招出手之后,看着剑锋正中邓思成腹间,他不无的深吸口气,再三确认之后,他这才的跑到张赋身旁道:“成了,事成了!”

张赋一手甩过去道:“我看见了,我又不是瞎子啊!”

说完这话,张赋艰难的从着地上起来,他看着一脸难以置信的邓思成道:“邓将军,今日我确实胜之不武,但为了剑阁关将士们的未来,你今日必须死在这里!”

说完这话后,张赋就深吸口气,大声一喝道:“邓将军已经被我杀了,你们还不投降?难道你们想陪着他一块去地下喝酒不成?”

张赋说完这话后,也不顾及周围将士的反应,快步的走到城门口处,将着大门徐徐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