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窃听系统 > 780 回头见
    当然,实际上崇祯皇帝肯定不会忘记他是来打仗的。只是之前放回去的那些个准葛尔部哨探并没有找到准葛尔部主力所在,因此只能是等待而已。

    与此同时,他通过关押在营地的那些游牧人身上的丙级窃听种子,要筛选出那些人是准葛尔部的探子。甲级种子没那么多,但丙级种子还是有的。毕竟一颗甲级种子能拆分成九颗丙级种子,方圆十里的距离,已经足够用了。

    崇祯皇帝就不相信了,大军来袭,准葛尔部会不派出探子查探大军在什么地方,又是什么情况等等。如此一来,只要有探子来探查,就有很大的概率被散布出去的夜不收给逮回来。

    至于接下来,就只是等待了。

    很快,崇祯皇帝当初限定准葛尔部无条件投降的时间已到,但是准葛尔部连个影子都没出现,那崇祯皇帝自然就不客气了,当即明着下旨,准葛尔部灭族!

    而实际上,这个时候,最早放回去的准葛尔部哨探俘虏,才刚刚和准葛尔部的哨探会面。那些哨探俘虏要重新获得自己族人的信任,也是要时间的。

    这时间,就慢慢地到了崇祯二十二年七月十八日,眼见着崇祯皇帝一直没什么动作,只是巡视营地,甚至游玩打猎,这让洪承畴开始担心起来了。该不会这一次面对西域的敌人,皇上终于是没办法了么?

    这么想着,他找到崇祯皇帝,不得不提醒道:“陛下,这西域一到十月份,就很可能是大雪遍地,这时间,怕是不甚多啊!”

    崇祯皇帝听了,呵呵一笑道:“朕知道,这不,还有两三个月时间呢,急什么?”

    “……”洪承畴听得无语,急什么?当然急了!如今准葛尔部的影子都没看到,每天就在这轮台驻扎。该不会是这西域的风光把皇上给迷住了吧?

    不爱美女爱风景?

    当然,这些东西只能是脑子里想想而已,洪承畴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奏道:“陛下,西域宽广,敌踪未现,就算被夜不收侦知,准葛尔部也必然不敢和我大军正面决战,我追敌逃之下,微臣以为,两三个月时间,未必能够。一旦大雪降下,怕是对我军有诸多不利啊!”

    他心里很清楚,就事论事地奏对,皇上不但不会着恼,还会获得直臣的印象。因此,他才有胆子继续劝谏。

    崇祯皇帝听了之后,果然没有不高兴,依旧微笑着说道:“朕自有妙计破敌,洪卿且看着便是。”

    洪承畴一听,还能说什么。有皇上过往的战绩在,还能感觉到皇上胸有成竹的把握,难道就因为自己觉得这事会难,然后皇上也会难?

    这么想着,他就只能拭目以待了。

    …………

    在大军营地内,关押游牧人群的营地内,都是各自熟悉的凑在一起。有的为自己的命运担忧;有的则是无所谓,免费吃喝,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还有的,则是沉默寡言,对谁都是阴沉着脸,就好像都欠他们钱一样……

    在这些人之中,有三个年轻人一伙的,看到周边的人都离得比较远,便低声对年纪稍微大一点的那个说道:“现在怎么办,回不去,什么都没用啊!”

    另外一人听了,也凑近那个年纪大一点的人跟着说道:“阿哈,明军好像都很厉害的样子。”

    “闭嘴!”那年纪大一点的听了,厉声低喝一声,然后看看四下,发现不可能听到他们声音后,才低声说道,“小心隔墙有耳懂么?我就不信明军会一直关着我们,等机会便是!”

    “可是,每天都是关在营地内,听着明军那些振奋的声音,感觉很不爽啊!”第一次开口的那人低声说道,“阿哈,你听听,还有一阵阵的欢呼声,他们这是来打仗的么?”

    阿哈,在蒙古语中就是哥的意思。

    没错,这三个人,其实是准葛尔部的探子,为首这个,名叫巴尔思,伪装成了普通牧民在天山脚下游荡,查探明国大军的动静,没想到被明军夜不收给抓了来。如今虽然已经把明军的情况都了解得很清楚,可一直关在这里,也让他们中的两个年轻人有点烦躁了。

    此时,听到他们的牢骚话,巴尔思的脸色变得很严峻的那种,再次厉声低喝道:“猎人需要有耐心才能猎到猎物,不懂这个道理么?”

    被他连续训了之后,两个年轻人终于不敢再说话了。不过情绪上的低落,却还是有的。

    见他们两人这个样子,巴尔思便缓和了一点语气,低声说道:“明军没动静,整日待在这里,对我们准葛尔部才是最好的。最好一直待到下雪天,说不定大汗都能带我们打败明国皇帝!”

    听到这话,两个年轻人一想也是,不由得立刻兴奋起来。想象着要是他们准葛尔部连明国皇帝御驾亲征都能打败了,那就真是太厉害了。最好还能活捉明国皇帝,说不定再顺势攻进中原,就像祖先一样……

    想得太美,其中一个年轻人就忍不住朝向巴尔思,嘴巴一张,就想说话时,被巴尔思看到,抢先低声厉喝道:“闭嘴!”

    “……”那年轻人的嘴巴张着,不过没敢说出话来了。

    巴尔思谨慎地再次扫视周围,其他牧民都离他们有点远,而帐篷外面的明军岗哨更是不像放哨的,两个人凑在那聊着天,不时还哈哈笑,压根就没在意营地里的这些牧民。

    看完了这个周围的情况,巴尔思才低声吩咐道:“话多了难保不被人发现,记住别说话了,躺着想象下大汗打败这些明军,在明国皇帝的脖子上系根绳子,牵着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好么?”

    两个年轻人一听,顿时就惊呆了,竟然还可以这样?

    不过想象一下,似乎也很不错。于是,他们就都不说话了,各自开始意yin起来。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午后不久,忽然有一队明军开进了关押他们的营地,为首的是明军的一名千户。

    看到这情况,所有被关押着的这些人,都不由得紧张起来。因为这种情况,是之前没有过的。

    准葛尔部的两个年轻人,都不由得看向巴尔思,眼神中带着一点担忧。

    巴尔思就生怕他们两人沉不住气,便侧着身子,背对着人低声说道:“记住自己的身份。”

    他特意提醒的身份,当然不是说是准葛尔部的哨探,而是指他们事先编出来的身份。

    吩咐完之后,他就装出和别的牧民一个神情,带着点担忧之色盯着那明军千户。

    只见这明军千户大声用蒙古话对他们说道:“皇上念及你们生活不易,准你们可以离去了。”

    听到这话,所有牧民都吃了一惊,随后便是欢喜,连忙感谢皇帝什么的,七嘴八舌地说着,营地内犹如菜市场一般,“嗡嗡嗡”地一片。

    巴尔思和他的两名同伙都对视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神中的欣喜之色。正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逃离这里,没想到明军就主动要放他们离开了。

    明军千户见了,当即大声喝道:“不过大军交战,你们离远一点,否则丢了小命,别怪没事先提醒!”

    说到这里,他环视一眼全部都在点头的牧民,而后才又说道:“每户出一人前来排队,领取路引,免得又被抓了。”

    在他说话间,有两名明军将士搬来了桌椅,摆上笔墨纸砚。

    这名千户上去坐下,然后对第一个上前的牧民问道:“你叫什么,同伴几名,什么关系?”

    在听取牧民的答复之后,这名千户便在纸上写了起来,完了之后还盖上一个印章,吹干了递给那牧民道:“可以了,你拿着这份路引,去领了你们的东西之后立刻离远一些,不要被战事波及了!”

    这个牧民听了,欢天喜地的和同伴一起离开了。

    其他牧民见了,也都是欢喜,规规矩矩地排队领取路引。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巴尔思也领到了一份路引。他看了下,发现是用汉字写的,他不认识。不过这没关系,小心叠了起来收好才千恩万谢地走了。

    他们的牛羊和马什么的,并不在被关押营地的附近,而是在明军的辎重营那边。这一路过去,巴尔思和他同伙的眼珠子乱转,尽最大可能地把明军的情况印到脑海中。特别是对明军辎重营这边,更是贪婪地看着,心中估计着明军的牛羊物资这些东西。

    甚至巴尔思还不惜假装扭了下脚,一个狗爬摔地上,然后装出很疼的样子才慢慢地起来。充分利用这个时间,让他和他的两个同伙多看了一会。

    在这些过程中,看押他们的明军将士也没多少凶狠之色,最多催他们一下而已。

    离开明军大营经过营中的一处空地时,就见到这里正在打马球,边上不但围坐着很多明军军卒,而且就连明国皇帝也在一处高台上观看。

    “那个就是明国皇帝啊!”巴尔思心中暗想着,先让你们在这得意着,回头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