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中国体育人 > 第二九四章 大人物来访
    离开展览会之后,陈强直奔洛杉矶唐人街,他想找一个对中国古代瓷器有研究的人。

    陈强的运气很不错,还真被他找到了这么一个老先生。

    此人姓国,满族郭啰啰氏后人,满清还在的时候,国先生身上还有爵位,他祖辈里出了个皇帝的妃子,所以也算是皇亲国戚。这个国先生是见过世面的,对于古董字画方面的造诣更是颇为的深厚,以瓷器来说,很多国宝级的传世珍品,人家是见过实物的。

    满清灭亡之后,国先生担心会遭到秋后算账,所以变卖家财逃到了美国,在洛杉矶定居多年,平日里也是深入简出,靠着在国内带来的金银财宝,生活倒是无忧。

    陈强把这位国先生请到艺术品展览会的现场,国先生也的确有本事,这些古董是什么朝代的,是真品还是赝品,国先生一看便知。

    有国先生在,陈强也不担心自己会买到赝品,于是放开了手脚,大肆的买买买,只要是中国的文物,陈强会尽可能的买下了。

    有句话将“盛世古董乱世金”,意思就如同字面所说的那样,太平盛世的时候可以去收藏古董,而遇到混乱的年代,还是持有黄金最为稳妥。

    第二次世界大战显然是一个超级乱世,虽然美国的本土没有遭遇到战争的侵袭,但是国际大环境摆在那里,全球范围内,黄金肯定是最受欢迎的东西。即便是有些有钱人没有去持有太多的黄金,但也会留存大量的美元在手上,至于古董这种东西,并没有那么的受欢迎。

    所以在二战期间,古董的价格是很便宜的,说是白菜价一点儿都不过分,若是以未来的眼光看待的话,这简直是花个包装费买古董。

    虽然古董的价格已经很便宜了,然而在拍卖会上,流拍的情况还是会非常频繁的出现,美国的这些有钱人对于购买古董的热情并不高,毕竟在拍卖会上最便宜的古董底价都要四位数的美元,这在当时也是一大笔钱。

    而且当时的美国,可以投资的项目有很多,想要赚钱的话,投资实业要比投资古董划算的多,哪怕是投资房地产也会有不错的收益。除非不在乎钱的土豪,或者是那些是真正的古董爱好者,否则是不会花这么多钱去买古董的。

    所以陈强买了好二百多件古董,也只是花了三十万美金。陈强觉得自己是赚了,跟自己好几千万的身家比起来,三十万美金算不上什么。而且陈强收购的文物当中,这其中不乏有一些传世国宝级别的真品,这种东西根本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然后陈强又找到了一家古董商店,他委托古董商店的老板,去收集那些流落到美国民间的中国文物。

    陈强对于古董是一窍不通,他也不可能在全美逛游着收古董。像是收购文物这种事情自然要找专业人士去做,这些古董店老板都有自己的渠道,只要陈强肯付钱,他们会想方设法帮助陈强收集古董。

    完成了这些事情之后,陈强便返回了纽约。

    ……

    “老板,你终于回来了。”秘书见到陈强后,三步并作两步的小跑了过去,手中还拿着一沓文件。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陈强开口问道。

    “有一封邀请函,是中文写的,送邀请函的也是一个中国人,好像是中国驻美大使馆的人,说是要请您参加舞会。”秘书开口说道。

    “中文邀请函,这可不多见啊,我以前也收到过驻美大使馆的邀请函,可都是英文,这次竟然是中文,不常见啊!”陈强接过邀请函,匆匆扫了一眼,表情突然严肃起来。

    “这个大人物要来纽约了!”陈强眉头皱起。

    给陈强发邀请函的人,正是那位大名鼎鼎的蒋夫人!

    一月份的时候,中国和美国签订了《中美新约》,跟英国签订了《中英新约》,条约反内容大体是废除美英两国在华的治外法权,废除《辛丑条约》,英国归还天津、广州租借,英美放弃中国沿海和内河的航行权,英国放弃中国海关总税务司权,取消条约口岸法院制度等等。总的来说就是英美两国放弃了通过不平等条约谋得的在华特权。

    中、美、英三国毕竟已经结成了同盟,而且日本的侵略,早已经让美英两国在华的特权名存实亡,所以美英两国不如做一个顺水人情,让出这些已经没有了的“特权”,向重庆方面表达善意。重庆方面也将此事作为一场重大的外交胜利。

    而后重庆也再接再厉,第一夫人蒋夫人秘密离开重庆,以治病的名义飞往美国。

    蒋夫人抵达纽约的时候还是比较低调的,当时陈强就在纽约,却还是在两日后才知道蒋夫人已经来到了美国,所以陈强也没有见到这位蒋夫人。

    而等到蒋夫人抵达华盛顿后,才突然变得高调起来,报纸上也出现了蒋夫人访美的新闻,整个版面都是蒋夫人的照片。

    后来蒋夫人在美国国会发表了演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当时美国参众两会的议员们对于蒋夫人推崇备至。不过这种事情平民老百姓肯定接触不到,毕竟国会的演讲,是不对外开放的。

    蒋夫人在白宫住了十一天,然后开始了在全美访问的行程。

    十一天的时间有点长,长到蒋夫人把自己所有的负面形象全都统统的体现出来。她将在中国的习惯带到了美国,那种人上人的做派和傲慢的态度,让白宫的职员们感到非常的不爽,有些白宫职员因此抱怨:“除非你是内阁要员,否则在蒋夫人眼中都是‘苦力’”

    罗斯福的夫人看到蒋夫人对白宫职员如此的颐指气使,非常生气,她对蒋夫人评价道:“蒋夫人能对民主侃侃而谈,却不知道如何在生活中体现民主。”外交家顾维钧在日记中写到,委员长夫人在白宫频频会见许多共和党政治人物,毫不避讳,这让罗斯福觉得不舒服,毕竟罗斯福是民主党的总统。罗斯福夫人甚至建议,让她住到海德公园比较好。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蒋夫人,已经不太受到罗斯福夫妇的欢迎了。

    还有一个场景也常常被提及,罗斯福夫人与蒋夫人在一次家宴上,谈起了美国矿工的罢工事件,当罗斯福问蒋夫人,如果中国政府在战争时期遇到这样的事,该如何处置。蒋夫人用手指划过脖子做了一个杀头的手势。“她没有说话”,罗斯福夫人记录道,“一双美丽、小巧的手轻轻划过自己的喉咙”。这让罗斯福与其夫人见识到了蒋夫人“黑暗”的一面。

    如今蒋夫人离开了华盛顿,开始到全美各大城市进行访问,而纽约自己是蒋夫人必到之处,她也会在纽约停留一段时间,期间会举办很多诸如茶会、舞会、酒宴等活动。陈强作为在美华人当中的名人,自然会受到邀请。

    陈强并不想跟这位蒋夫人产生过多的交集,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人家邀请函都发来了,自己不去也不行。

    好在舞会是在明天晚上,陈强还有时间休息一下,去处理一些别的事务。

    陈强的心思还是在收购流失文物方面,他打算去调查一下纽约市的古董市场,看看有多少中国的文物,流落在纽约的古董店里。

    纽约的古董市场要比洛杉矶庞大的多,然而这个时候,纽约的古董生意也并不好做。

    欧洲的战争,让很多英国人或者法国人跑到美国避难,而这些来美国避难的欧洲人也带来了很多的古董或者艺术品。

    事实上能够跑来美国避难的基本都是有钱人,甚至会有很多贵族后裔,穷人就算是想跑,也没有那个本事。

    战争历来都是这个样子,一旦战争爆发,有钱人能跑的了,穷人只能留下挨枪子。比如二战时期**大举屠杀犹太人,但死的犹太人当中没有一个是犹太人富翁,那些犹太人富翁早就跑路了。现代战争也是这样,利比亚也好、叙利亚也好,这些国家被打烂了,而这些国家的富豪们早就跑到了欧洲,在法国、德国或者是瑞士的别墅里一住,生活美滋滋。当战争来临时,富人拿着钱一跑,他们还是富人,跑不了的穷人,却可能变成一具尸体。然而更多时候,制造混乱的偏偏是那些对生活不满的穷人。

    跑到美国的欧洲人都是有钱人,有钱人手里自然有比较多的珍贵古董或者艺术品。然而很多人来到美国后是坐吃山空,时间长了自然就得卖家底子来维持生活了,他们会卖掉带来的古董和艺术品,这些古董和艺术品大量的流入到了市场当中,也就拉低了古董的整体价格。所以纽约的古董价格,比洛杉矶还要实惠。

    陈强本以为,纽约的古董市场不会有很多的中国文物,毕竟纽约是大西洋沿岸的城市,他们对的是欧洲。而洛杉矶靠着太平洋,对面就是中国。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洛杉矶会有比较多的中国文物,纽约应该有比较多的欧洲文物或者非洲文物。

    而事实却跟陈强想象的恰恰相反,纽约不仅有中国的文物,而且还有很多。

    流落在纽约的中国文物,并不是美国人带来的,而是欧洲人带来的,很多来美国避难的欧洲人,他们的父辈或者祖辈都曾经参与过对中国的侵略,他们在中国抢夺了很多的珍贵文物,如今这些侵略者的儿子或者孙子,将当初抢夺来的中国文物卖到了美国。

    然而对古董一窍不通,依旧是陈强的硬伤,他想要收购古董,就必须找一个对古董比较了解的人,就像洛杉矶的那位国先生。

    如果是在中国的话,国先生这种古董专家肯定是比较好找的,但这是在美国,想要找一个对中国古董了如指掌的人确实无比的困难。于是陈强只能够去求助纽约市华人社团的大佬司徒先生,以司徒先生的人脉和势力,应该能够找到一个了解中国古董的专家。

    ……

    陈强拿着礼物去拜访司徒先生,接待陈强的是司徒先生的管家。

    “陈先生,你来的可真不巧,我们老爷现在不在纽约。”管家开口说道。

    “司徒先生去的地方很远么?他什么时候能回来?”陈强开口问道。

    “我就实话实说吧,我们老爷并不在美国,他去了南美。前些天的时候,重庆那边交给我们老爷一个任务,让他去宣慰美洲华侨,所以老爷就奔赴南美各国,向侨胞宣传抗战,同时也是为抗战募款。估计短时间内,老爷是不会回来了。”管家开口答道。

    “那真是太不巧了。”陈强失望的长叹一口气。

    “陈先生,你找我们老爷有什么事情么?不妨先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能帮得上忙。”管家开口说道。

    陈强知道,这位管家虽然名义上是司徒先生的管家,但也是纽约华人帮派中的人物,有句话叫宰相门前七品官,司徒先生的这位管家,在纽约华人帮派中也有一些地位,说话也是管用的。

    于是陈强开口说道:“我想找一个古董方面的专家。”

    随后陈强将自己收购古董的想法告诉了管家。

    管家对陈强的想法颇为支持,作为中国人,肯定不希望自己国家的国宝流失海外,更不希望自己的子孙后代要到国外的博物馆里,才能够看到自己国家的国宝。

    管家低着头想了想,随后开口说道:“陈先生,我到是真知道一个古董专家。这人姓吴,来美国之前,是在北平城的一家典当铺里当了十年的掌柜,你知道的,在北平典当铺里肯定是见多识广,什么样的古董都见过,我想他应该符合你的要求。”

    “那我应该去哪找他?”陈强又问道。

    “这人学了一手修理首饰的手艺,所以来美国之后,也是以此为生,他的手艺很好,被纽约的珠宝行请去修理珠宝。我虽然不知道他现在住在哪里,但是他工作的珠宝行,我把地址给你。”管家说着,拿来一张纸,写下了一个地址,然后交给了陈强。

    ——————

    求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