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漫威世界的替身使者 > 第七百六十章 贤妻良母
    复仇者基地内...

    “时空穿梭那一套,这真的不是我的专业领域,不过我想打打下手之类的应该还可以。”

    浩克版班纳博士,还是班纳版浩克...算了,无所谓,反正他是这么说的。

    而为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可能专门飞过来的苏睿则是不停计算着什么,寻找这个方案的可能性。

    “也许我们可以试试,虽然我对量子领域的了解只停留在公开的学术知识上面,但是在来之前我突袭了一下相关的研究课题,还有你们传给我的相关研究资料,或许我们真的能够成功。”

    听了苏睿的话,众人不禁神情一震,也多了几分信心,毕竟苏睿的天才程度完全不输托尼,甚至上一次取出心灵宝石都是她一手操办的,压了托尼一头。

    “有几分把握?”

    “在来之前一分都没有,但是现在的话,大概万分之一?或许更少。”

    苏睿不是在故意泼冷水,而是实事求是的说道。

    科学研究最重要的就是严谨,更何况是研发时间机器这种不可思议,只存在于影视剧和小说中的神奇物品。

    不过好在迪奥他们早就有了心理准备,“那就尽快开始吧,有任何需要,只要告诉我们一声。”

    苏睿严肃的点点头,然后带着班纳博士还有斯科特开始改造那辆毫不起眼的面包车,只有实验成功了,才会进行下一步,打造更大的量子通道。

    。。。。。。。。。。。。

    不知不觉中,夜幕降临。

    正在清洗餐具的托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明显走神了。

    然后在擦手的时候,他的目光不小心落在了一旁架子上的照片。

    那上面是他和小蜘蛛彼得·帕克的合影...

    看着照片里小蜘蛛年轻稚嫩的脸庞,无数回忆突然涌上心头。

    “斯塔克先生,我现在感觉不太好...”

    “我不想死,斯塔克先生,救我...对不起。”

    “斯塔克先生...”

    啪嚓!

    手上的相框不小心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又一次陷入自责梦魇中的托尼被突然惊醒,然后抿了下嘴唇,表情难明的蹲在地上开始收拾狼藉。

    他在将碎玻璃都倒进垃圾桶里后,珍重的又将那张照片放回了柜子上面,准备等有时间再重新镶个好相框。

    但...或许他真的还可以再做点什么。

    就是一个小小的尝试...

    就是闲着无聊打发时间的一个小小游戏...

    就是突然有了个小灵感,不想浪费...

    唰!

    被他放在客厅的工作桌突然亮起了刺眼的光芒。

    “我突然又有个想法,看看能不能行得通,所以在今晚收工之前,再模拟一次。这一回在莫比乌斯环里翻转过来。”

    “正在处理。”

    人工智能助手给予了托尼准确的回应,然后开始一丝不苟的进行模拟实验。

    “给我那个粒子的特征值,还有它在光谱分析中的反应,可能得费点功夫。”

    “请稍等...”

    托尼故作淡定的喝了口水,“不成功也无所谓,反正就是随便试试,嗯,闲的无聊,有些睡不着。”

    “模型渲染完毕。”

    “建模...成功。”

    “侯丽谢特!”

    托尼直接跌坐在了椅子上,一脸呆滞的望着建模成功的实验模型光谱,久久说不出话来。

    。。。。。。。。。。。

    “我不是想炫耀,但是她说爱我三千遍。”

    在把女儿哄睡了之后,托尼一脸自豪的来到佩珀身边得意的说道。

    “你可能大概只有600到900遍左右。”

    托尼幼稚但充满父爱的发言,让正在看书的佩珀笑的不能自已。

    “你在读什么?”

    “就是一本关于有机肥的书。”

    “有机肥有什么新鲜的吗?我记得书架上还有一本关于拖拉机如何修补的书以及...母猪的产后护理?天啊!写这些书的人真是有够无聊,而更无聊的是还有人把它们买回来认真阅读...”

    “托尼,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完成了!就是顺便告诉你一下。”

    佩珀怔了一下,然后很无奈道:“你确定我们两个在讨论的是同一件事吗?”

    “时空穿梭,我搞定了。”

    “什么?天啊...这太不可思议了,还有点...吓人。”

    佩珀脸上的神情先是本能的惊讶,然后马上变的很复杂。

    这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件值得感到惊喜的事情,但对于她而言,却并不仅仅是那么简单,因为当托尼对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意味着托尼心中其实已经有了决定,就意味着危险。

    所以她不知道自己该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去面对这件事。

    如果站在更多人的立场上,她应该鼓励支持托尼去挽回这一切悲剧。

    但如果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站在一位妻子,母亲的立场上,那她就不应该让托尼再继续深入这件事,让托尼再去冒险。

    前者是伟大的,后者是自私的。

    在经过短暂的心乱如麻后,佩珀微笑着对托尼说道:“我们很幸运,但更多的人没我们幸运。”

    “我帮不了所有人。”

    面对佩珀的暗示支持,托尼反倒是违心的说道。

    “其实也许你可以。”佩珀看着托尼的眼睛,她知道,托尼是因为她和女儿才会这么说,虽然她心中也十分不舍,但她同时也知道托尼内心的煎熬与自责。

    “我不帮就是了,我可以立刻收手,完全不管。”

    “托尼,劝你收手,我估计这辈子都做不到了。”

    两人对视一笑,紧紧的握住对方的手,其实早在托尼开口的那一刻,他们两个就已经明白了各自的心意。

    而这个时候,佩珀知道自己该做的不是去阻止,而是要支持托尼,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我觉得我应该闭口不谈这件事,然后把它忘个一干二净,接着上床睡觉。”

    “但是你做不到,如果你能真的安心放下一切的话,就不会每天都需要服用药物助眠,然后又每每从噩梦中惊醒了。所以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我和女儿会等着你回来,真正放下一切。”

    佩珀靠在托尼身上,眼中写满了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