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894章 京城乱成一锅粥了
    朱勇翻了翻眼皮,他实在是想不出,于谦还能拿出什么办法了!他闷声道:“你看这样行不,让我爹他们过来,给你撑腰站台。有几位国公在,再加上诸位重臣,大家伙一起操持婚礼,如此一来,你的面子也有了,那些小子也都没胆子闹事了。”

    于谦呵呵一笑,“你说得不错,这倒是个好主意,奈何师父早就用过了。身为弟子,理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才对。”

    朱勇张大了嘴巴,显得十分吃惊,他不信地摇头,“反正我是不信,有人还能超过师父,你要是有这个本事,就算我没看错人!”朱勇咧嘴笑了,“我爹说过,他这辈子没别的本事,就会抱大腿,师弟啊,我日后可就要靠你了。”

    身为年轻一辈的将领领袖,禁军之中,屡立战功的大将,成国公长子,永乐皇帝的心腹爱将,少国公朱勇,竟然要一个白丁罩着,也是没谁了。

    只不过朱勇说得格外自然,因为他真的相信,于谦有本事一鸣惊人!

    事实证明,于谦也的确有这个能力!

    皇后娘娘做媒,柳太师点头,于谦和柳家长女的婚事,已经提上了日程。

    首当其冲,就是于家要向太师府下聘礼。

    “这个于谦,他的钱可不少。”

    太孙朱瞻基抓着下巴,很无奈道。虽然皇家名义上富有四海,但他很清楚,不管是皇爷爷,还是他爹,都是十足的穷鬼。

    倒是二叔和三叔家底儿丰厚,只不过这俩人的钱,一个花在了科研上面,一个被皇爷爷盯着,可用的余钱不多。

    而于谦则不同,

    他爹于彦昭在海外经营,弄到的财富不在少数,光是黄金,就不知道有多少。

    而且于谦在很早的时候,就投入股市。

    更要命的是他投钱赚钱,都没人在他身上刮油……其实想想也知道,柳淳视他为嫡传弟子,百般呵护,而朱棣虽然手黑,但是也不至于对一个比孙子还小的孩子下手。

    “我跟你讲,于谦的财产至少在一百万两以上。”

    朱瞻基恶狠狠道。

    王振笑道:“殿下,这么说于谦的确有钱,只不过他还是比不上殿下啊!”

    朱瞻基翻了翻白眼,“我说的是黄金!”

    嚯!

    一下子就把王振给噎住了。

    他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一百万两黄金,那就是一千万两银子,而且大明缺少贵金属,如果换成了纸币,数量更多。

    如果拿出这么多钱当聘礼,岂止是千金小姐,简直是万斤,十万斤了!

    “殿下,于谦真舍得拿这么多钱出来?奴婢不信。”

    朱瞻基横了他一眼,你都切了,懂得个屁!

    信不信,现在只要说,拿一百万两黄金,就能娶到太师长女,愿意出钱的人,没有一万,也有一千!

    光是他就知道,像张家,丘家,徐家,甚至周王朱橚,齐王,伊王,这些人都眼馋柳家长女,只要出钱就能得到,他们早就出手了。

    所以啊,还必须有特殊的手段才行!

    “走,跟我去瞧瞧,我倒要看看,于谦有什么手段!”

    朱瞻基咬着牙,他换了便装,带着王振,两个人前往太师府。

    同时赶来凑热闹的,还不只是他,其余的勋贵王公,纷纷动了起来,还有那些憋着跟于谦较量的,也都来了。

    他们不想放弃最后的机会,假如能找出破绽,击败于谦,不但能抱得美人归,而且还能名扬天下,即便输了,这也是刷声望,壮名声的最好机会!

    所以啊,太师府外面,大明的青年才俊,全都来了。

    有国公少爷,侯爷长子,有名臣之后,还有青年才子,他们一个个衣裳光鲜,打扮得体,斗志昂扬。

    尤其让人惊讶的是,就连许多海外藩国的王子豪商,也跑来了,他们清楚,攀不上高枝儿,但是不妨碍表现出仰慕之情,没准还能赢得太师的好感,要是那样的话,可就赚大了。

    有心思争取的,就有上百人,再加上看热闹的,那就更不计其数了。

    数里之外,道路两旁,黑压压的都是人。

    这场下聘行动,简直变成了整个京城的狂欢。

    原本定国公徐增寿是帮着于谦提亲的。

    只不过此刻他后悔了,是真的后悔了!

    他在上门提亲的时候,就拿出了好几十车的礼物,几乎把国公府搬空了。徐增寿琢磨着反正都要去海外,这些身外之物也没什么用,索性都砸出来,来个大梭哈,让于谦知道他的诚意。

    奈何当时玩得痛快,现在正式下聘,却来了麻烦。

    于谦要拿出多少诚意,才能震住四面八方的人啊?

    他不光要和之前的徐增寿比,还要跟那些看热闹的比,要是玩不出花样来,这帮人都会挑三拣四,指指点点。

    很好的姻缘,就会出波折。

    毕竟柳太师嫁女,早就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婚事了。

    “我说柳淳啊,你对自己的徒弟,有没有信心啊?”

    柳淳哼了一声,“我嫁女又不是斗富,不管如何,俩孩子两情相悦就好,外面的人实在是多事!”

    徐增寿无奈道:“你快醒醒吧!外面人都说了,太师千金,贵不可言。必须文武全才,还要有敌国之富,潘安之貌……总而言之,差一点都不行的!你去府门外看看,好多人都准备拦截于谦的队伍,给他出难题,让他进不了府门呢!”

    听到徐增寿的话,柳淳的几位夫人也坐不住了,蓝新月就怒了,“我们家嫁女,干这些人什么事?老爷,干脆派遣锦衣卫,把他们都给抓了算了!”

    徐增寿连忙摆手,“不妥,不妥!弟妹啊,你想想,这婚礼是大好的事情,人家也是来观礼的,无缘无故给抓了,这算什么啊?”

    “那也不能让他们把婚事给搅合了!”蓝新月怒道:“我带人出去看看!”

    “可别!”

    徐增寿连忙拦阻,虽然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但是丈母娘要是杀出去,替未来的女婿出头,那可是会闹笑话的!

    徐妙锦沉吟了,“大姐,要不咱们安排几个人,帮着于谦对付那些添乱的?”

    李无瑕也道:“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无非是诗词歌赋,骑射武艺,吹拉弹唱,对对子,出难题罢了!咱们还找不出能胜过他们的人了?

    ……

    这几个人不停讨论着,唯独柳大小姐,她捧着一个拳头大的苹果,开心啃着。

    “娘,你们真的不用担心的,这点小事,于谦能应付很好的。”

    蓝新月瞪了她一眼,“这好虎还怕一群狼,众目睽睽之下,有一点疏漏,就会惹来嘲笑。而且大明藏龙卧虎,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不世出的大才?”

    正在这时候,有人嘿嘿道:“师娘,假如真是有人胜过于谦师弟,那不如就换个女婿算了。”

    朱大胖带着两个弟弟来了,结果他刚说完,就遭到了蓝新月的白眼!

    “你给我闭嘴!”

    朱大胖很乖,赶快闭上嘴巴,找个小马扎坐下了,他肥硕的身躯,坐在小小的马扎上,活像个大苹果插在了牙签上,有着说不出的滑稽。

    “堂堂一国储君,你跑这耍宝干什么?”蓝新月骂道。

    朱大胖十分委屈,“师娘,的确是关心则乱,你多虑了!我刚刚听说了,于谦师弟已经拿出了应对办法,现在外面热闹着呢!那些想跟于谦师弟叫板的,全都是自取其辱罢了!”

    当真有这么厉害的手段吗?

    大家伙都十分好奇……而此刻于谦一身华丽的衣服,坐在高头大马之上,在他的后面,跟着数不尽的马车。

    “诸位乡亲,今天是小子于谦向太师府下聘的日子。太师是小子的恩师,他老人家对小子有再造之恩。如今他老人家又答应将女儿下嫁小子,小子不胜惶恐!”

    “没有别的,为了感激师恩,也为了给这桩亲事添一点喜庆的氛围,小子准备了二百车财物……只不过这些东西并非是送给恩师的,他老人家也不会在乎这些东西。所以呢,小子决定,这些钱财,都用来实现大家伙的梦想!”

    “一句话,只要你们有想法,而且是钱财能做到的,现在就可以过来领钱!我说到做到,大家只管提出来!”

    这个说法太新鲜了,周围的人都懵了,不知道真假,有人想往前挤,有人想问问旁边的人,就在一片慌乱之中,一个小乞丐竟然从一个人的两腿之间,滚了进来。

    于谦从马背上跳下来,把小乞丐给扶起来,小家伙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有什么想要的?”于谦笑呵呵问道。

    “我……我想要包子,我梦到了好多,好多包子……”说着,小家伙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于谦大笑,转身就抓起两根金条,递给了小家伙。

    “我前几天看到棋盘天街有家包子铺出售,你去买下来,从今往后,你就有数不尽的包子吃了。”

    小家伙捏着沉甸甸的黄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僵住了……于谦点手,叫来一个家丁,“你去帮他把包子铺买下来,然后再让人教他怎么经营。”

    家丁点头,带着金条,陪着小家伙往外面走。

    “大家伙让一让,我们公子说到做到,你们还有什么想要的,只管提出来啊!”

    有了这么一个人带头,其他的人等瞪圆了眼珠子,来了精神,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只可惜这第二个名额落到了一个小老头的手里。

    “于公子,于公子!我,我活了快五十了,我就想娶个媳妇!要年轻的!”

    于谦点了点头,伸手拿出一根金条,递给了他。

    “你一把年纪了,别耽误了姑娘的青春。拿着这根金条,买一个蛮夷女子,剩下的钱,还能做点小生意,如何?”

    老头接过金子,突然张开大口,狠狠咬了一下,留下深深的牙印!

    “是真的,真的金子!”小老头不停道谢,“公子吩咐的我懂了,我谢谢公子!祝公子新婚大喜,长命百岁啊!”

    一条黄金,就换来了祝福,这生意不错啊!

    于谦喜笑颜开,只不过在其他人眼里,这小子就成了十足的傻瓜……一瞬间,所有人都扑上来了,整个京城,都被于谦搅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