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零空间小神医 > 第八二七章 青梅
    “你、你是安夏?”

    这老师看着似乎有些激动,安夏点头,“老师,我是安夏,您是不是不太舒服,看您面色血压高。”

    “砰!”

    老教授拍桌而起,举着安夏的通知书,“你看得出我有高血压?”

    安夏见老师目光灼灼,一把年纪了,想了想笑道:“老师,我看不准,您可能只是一时激动,其实身体很健康的。”

    老教授笑笑,“霍老爷子的外孙女,怎么可能看不准,跟你说实话吧,我就是中西医结合科的教授孙逸邈,以后也是你的任课老师,来说说你的判断我听听。”

    这就考上了?别的也就算了,这老师看样子是特意守在这等自己的,不然也不会提起自己的外公,安夏神色渐渐认真起来,“首先您红光满面,一般人会认为这是气色好健康,但仔细分辨这是病理性脸红,且您天庭上显示出幽紫色有雾状的状态,长期患有高血压的患者,一般在额头中间有一条直缝,这与头疼多产生皱纹有关,且躯干与四肢不成比例,躯干肥四肢瘦,腹部悬垂,这一系列的体征显示您患有高血压多年。”

    老教授没做声,慢慢坐下伸出自己的左手,露出脉搏,安夏见壮也不客气,搭手诊脉,“弦脉,血管压力大,血管壁膨起粗隆,有如按琴弦之感,硬而有力,左脉沉细而数,右脉洪大而数,苔薄黄,面部老年圈。”

    “那你给个汤剂药方。”

    “八味降压汤,丹参30克,怀牛膝15克,夏枯草30克,牡丹皮15克,青木香根30克,双钩藤15克,刺蒺藜15克,代赭石30克碾细,水煎服每日1剂。连续服用十五日后,再用善后巩固治疗药方,丹参桑叶黑芝麻黄芪各90克,夏枯草180克,当归60克,川芎30克,何首乌60克,怀牛膝45克,上药文火煎熬四次,去药渣,药汁再煎后,下蜂蜜收膏,每日早晚各服用30克,温开水送服,可防止血压回升。”

    安夏说完后,旁边儿的几个医学生全都惊呆了,这望闻问切外加开汤药,还一幅治病一幅巩固,霍家大家都知道,早都听说过霍家的名头,可没想到霍家一个小姑娘,这么厉害吗?

    她就算是从小学中医,现在才二十不到,就能有如此成就,难道这就是天赋?”

    老教授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老师,您是我的老师,那您应该知道怎么治疗高血压怎么保健预防,我想您疾病不受控,应该是跟您贪嘴有关吧,否则您怎么任由自己的疾病发展,您患的应该是高血脂型高血压,只要控制饮食,降低体重,这个病就会极大地缓解。”

    老教授呼吸一滞,说不出话来,他这毛病还真是吃出来的。

    “不错,不错,霍老家的孩子果然厉害,中药学中医诊脉学方剂学,你都会了,基础很好。”

    等安夏入学若干年后,老教授每每想起自己此刻说的话,忍不住羞愤,安夏何止是基础不错,明明是远超自己,自己当时怎么就没多问问。

    陆柏川在一旁给安夏办手续,老教授一边儿问安夏怎么想来中西医结合科,说是中西医结合,其实就是辅助一些西医检查手段,然后用中医方法治疗,其实根本还是中医治疗。

    安夏把自己的想法跟老教授讲了一遍,老教授没想到安夏心中有如此宏伟的目标,听完之后心潮澎湃,只觉得中医有了未来,哪怕这个火苗现在还很微弱,总有一天中医能再现辉煌。

    报道结束后,几个人一起去了宿舍,八人间上下铺,洗漱洗澡和卫生间在外面,安夏去的时候宿舍已经有三个女生了,占了三个下铺,安夏不喜欢自己的床铺被人经常坐来坐去,于是挑了一个上铺。

    霍静姝打量着宿舍,有些心疼女儿住在这里,而且一住就是五年,“夏夏,周末就回家,平时课少的话也回家住。”

    不一会儿东西弄好了,又来了两位女生,八个人到了六个,大家互相认识,能考入清华的,都不是一般的孩子,各自性格不同,安夏本就不喜说话性格清冷,打了个招呼后,与爸妈一起离开去食堂吃中饭。

    食堂的伙食还是很不错的,这时候是国家补贴,学生们都是拿补贴买饭票吃饭,陆柏川直接把每张饭票给安夏各买了五十张,这样安夏吃饭就不用买排队买饭票,可以直接打饭了。

    吃了饭后,霍静姝把丈夫拽走,留安夏跟陆柏川两人,萧敬生气哼哼地瞪了眼陆柏川,碍于妻威,还是走了,两人一起回宿舍,陆柏川给安夏打了开水,也没什么忙的,正要走一个陌生女人走进来。

    “做一下登记,以后我就是你们的生活老师,我叫池菲菲,大家可以喊我池老师,宿舍规定是……”

    说着说着女老师突然顿住,愣愣看着陆柏川,眼神渐渐出现了迟疑、思念等复杂变化。

    “你是陆哥哥吗?”

    陆柏川正在给安夏包书皮,听到有人叫自己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姑娘,娃娃头大眼睛,穿着红衬衣黑裤子,似乎有些眼熟,但他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我是陆柏川,你是?”

    “陆哥哥,真的是我,是我,菲菲!我外公在你爷爷家隔壁,小时候我总跟在你身后追着你玩,啊,这是宿舍手册,大家看一下,有问题来找我,陆哥哥你怎么来了?”

    陆柏川看了眼安夏,“我送未婚妻来上学,没想到你长这么大了,跟小时候不太一样。”

    本来笑意盈盈的池菲菲听到女朋友三个字,目光锐利地射向安夏,眼底透着幽怨,她努了努嘴强挤出一个笑容,”陆哥哥,你说笑呢?我如果没记错,你大我五岁,安夏同学……嗯看资料才二十一,等她大学毕业还有五年,你都多大了?你一直没结婚?”

    陆柏川笑笑,满眼温柔地看着安夏,“不管是五年还是十年,我愿意等。”

    池菲菲死死咬住牙根,崩住脸上的笑容,继而又挤出一个勉强笑容对安夏点点头,“陆哥哥对你真好。”

    眼中闪着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