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 第七百九十八章 临危受命
    “血……血神陨落了……”

    被从军营中驱逐出去的黑齿,遥遥感受着那片浩荡天地的毁灭神威,以及神祗陨落的那种天地同悲,呆呆的望着漆黑的头顶,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这一刻,他脑海中充斥着那尊伟大存在隔着虚空斩出的那洞穿万物、屠戮众生的一剑……

    一剑,血神陨落,连带着他的神国亦是为之崩塌。

    那种凌厉,那种残酷,那种恐怖……

    黑齿的身形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神罚!神罚!这是虚无魔神的神罚!”

    黑齿再也控制不住心中惊悚的情绪,厉声大叫:“上一次我们前往虚无魔神的世界,虚无魔神就曾施展出浩瀚神罚之力,随着天空中的太阳闪耀三次,丹尔麦斯机枢主教、六万精锐战士灰飞烟灭,幸存者不足百人……这一次,他再度展示了他无可抵挡的伟大神力,以神之真身隔着世界,凌空斩出一剑,令血神陨落、神国崩溃……这就是虚无魔神真正的力量!万物众生,都将被他拉入他的国度、陷入毁灭,化为虚无!”

    这番叫喊仿佛将四周本就惶惶不安的地窟人心中的恐惧彻底引爆。

    “虚无魔神……那个世界,真的有一尊虚无魔神!?我们即将参与的真的是一场神战!?”

    “还能有假吗?血神陨落就是最好的证明!那个世界不止有神,而且还是一尊比血神更为强大的真神!那一剑照耀世界,连血神都无法抵挡,神国崩溃,面对这种强大、这种恐怖,我们这些凡人只能低头顶礼膜拜,哪来的勇气去侵犯这么一尊伟大神祗的领土!?”

    “我要回家,这不是我们凡人所能参与的战争!”

    所有地窟人战士们惊恐的大叫着,只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离枯岩城外,那个坐在城外军营的真神化身越远越好。

    “没有用,没有用的,凡人,亵渎真神,必将面临神罚,这位虚无魔神的化身曾不止一次在我们天柱原游荡,他的存在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生生让拥有近三十万人口的天柱原减员过半……一旦他的愤怒真正降临我们这片大地,他甚至不需要降下那种能够遮蔽太阳光辉的神罚,靠着这道化身,日复一日的在我们的国行走,仗着不死不灭的身躯,永不疲倦的体力,就能成为我们所有人的梦魇,无论我们逃向何处,他都会将我们几十万、几百万,甚至上千万战士拉入永恒的毁灭和虚无……”

    黑齿说着,浑身颤抖的跪倒在地:“这是我们亵渎神祗所需付出的代价。”

    一旁本想逃走的地窟人听得黑齿所言,一时如坠冰窟。

    虚无魔神的强大他们刚才亲眼所见……

    那种跨越空间,仍然能洞穿一切,毁灭一切的剑气,仅仅是感应一番,都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若是那种剑气降临到他们身上,即便他们四周有再多人守护,都必死无疑。

    若这么一尊恐怖的存在真的携带着复仇的火焰在他们地窟人的土地上行走、杀戮、毁灭……

    那他们……

    怎么抵挡?

    “我们的世界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虚无魔神即将灭世,他的目光所向火焰燃烧,剑锋所指万物终结,他犹如世间最恐怖的梦魇,用自己那遮蔽天空的身躯缠绕着我们的世界,对我们的世界进行着渗透和侵蚀,同时不断让自己的化身在我们的世界游荡,日复一日的进行着惨无人道的屠戮,他的声音敲响我们地窟人灭亡的丧钟,他呼出来的气尽是我们地窟人的血腥,他走过的大地山山河碎,他的阴影下堆满着累累尸骨,他是大灾难、大恐怖、大灭绝……”

    黑齿的声音不断回荡着,疯狂的撒播着虚无魔神带来的恐怖,直让所有听到他言语的人满脸惊惶、满脸恐惧。

    但这一次,再没有谁站出来斥喝他一派胡言了,甚至平日里那些身份比他都要高出一截的将军、骑士、军团长们不由自主的靠近着他,战战兢兢的询问着:“那我们怎么办?我们已经激怒了伟大的虚无魔神,连血神都在他的神罚下陨落,神国崩溃,我们这些凡人要怎么办?”

    “是啊,血神陨落了……这一下我们失去了神祗的庇护,该如何才能抵挡住虚无魔神的怒火?”

    “哪怕神祗都庇护不了我们。”

    黑齿猛然高声道:“想要熬过这场灾难,唯一的办法,就是投入虚无的庇护当中……从今往后,不再踏入虚无的领地,远远的离开虚无的国度,对待伟大的虚无像对待血神一样,俯首、膜拜,献上我们卑谦的敬畏。”

    “信奉虚无魔神?”

    那些将军、大骑士、军团长们听得黑齿所言微微一怔。

    紧接着眼前却是亮了起来。

    虚无魔神的强大他们亲眼所言,不止先前曾以浩瀚神罚打出遮蔽太阳光辉的攻击,让足足六万精锐地窟人战士灰飞烟灭,刚才,更是众目睽睽,当着十几万地窟人的面,一剑斩杀了他们原本信仰的血神。

    先前他们心目中的血神越是强大,这一刻他们越是能够清晰的对比出虚无魔神的恐怖……

    如果真的能够得到这么一尊伟大神祗的庇护,别说他们能够安然渡过这场被虚无魔神带来的灭世灾难了,就算是往后黑之神、战争之神、死亡之神的威胁,亦将烟消云散。

    毕竟这三位神祗和血神属于半斤八两,伟大的虚无魔神既然能一剑斩杀血神,令其神国崩溃,那么……

    如果黑之神、死亡之神、战争之神招惹到他头上被他一剑斩杀,完全属于情理之中。

    想到这,这些将军、大骑士、军团长们同时应喝了起来:“我们愿意信仰伟大的虚无魔神!”

    “对对对,只要伟大的虚无魔神愿意给予庇护,我们就将是祂最忠诚的信徒。”

    “我和我的獠牙骑士团愿意成为伟大虚无魔神手上最锋利的剑,替魔神大人扫平所有的阻碍,将祂的伟大和荣光洒遍整个地窟世界。”

    众人应喝着。

    而黑齿看到这些将军、骑士、军团长们终于认识到了虚无魔神的强大,不会再对虚无魔神的领土滋生野心后,顿时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先前虚无魔神的化身在天柱原游荡,看上去是在针对地窟人,可根据黑齿一次次观察总结发现,他是为了清剿通往他领地空间通道的部落,换句话说,他只是为了确保自己领土的安危。

    只是后来,随着血狼城入侵虚无魔神的领土,在他的领地中杀戮无数,明显将虚无魔神激怒,这位恐怖存在不再秉承着打猎游玩的心态,先是降下遮蔽太阳光辉的神罚令六万精锐战士投入虚无的怀抱,眼下更是亲临他们的世界,召唤魔神真身,一剑斩杀了他们信奉了几百年的血神……

    照这个趋势下去,如果这些地窟人仍然不依不饶,一旦这尊恐怖魔神被激出了真火,毁灭地窟世界,灭亡所有地窟人,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他有这种力量!

    陨落的血神就是最好的证明!

    好在,现在这些同胞终于被他劝住了,不会再亵渎虚无魔神的威严,这样等伟大的虚无魔神这顿火撒过去了,他们的灭族危机说不定也跟着过去了。

    “嗯!?”

    在黑齿心中松一口气时,他敏锐的察觉到,那些围在他身边的大人物们,目光似乎全部落到了他身上,一个个在督促着什么。

    这一幕让黑齿有些忐忑:“各位大人……你们……”

    “我记得你,你叫黑齿?古德拜机枢主教的助理,他最信任的心腹?很多时候都能代替古德拜机枢主教发号施令?”

    “是,将军阁下,不过我现在已经……”

    黑齿话没有说完已经被这位将军打断:“那就好,眼下几位苦修者遭遇反噬,古德拜机枢主教身死,你的身份即便不是最高,也属于最顶尖的一批,由你代表我们前去向伟大虚无魔神化身转达我们的忠诚和卑谦最好不过。”

    “对对对,黑齿阁下,麻烦你去转告伟大的虚无魔神,我们赤参国愿投效魔神,成为虚无魔神的仆人,以此求得他对我们赤参国网开一面。”

    “我们獠牙骑士团愿化为伟大虚无魔神手中最锋利的剑,为魔神大人披荆斩棘,扫平障碍,将功赎罪!”

    “只要伟大的虚无魔神能够平息怒火,我们纳岩国上下愿成为伟大魔神最虔诚的信徒……”

    一个个大人物围在黑齿身边表明着自己的态度。

    他们心中对那个游荡在枯岩城外的虚无魔神化身心中充满恐惧,根本不敢直视真神化身的威严。

    黑齿看着他们,多多少少猜到了他们的心思,尽管他心中同样对这位虚无魔神化身充满畏惧和恐慌,但……

    联想到自己对虚无魔神化身行为的猜测……

    再联想到他此行所肩负的化解虚无魔神领土和他们这片地窟世界仇恨的崇高使命……

    黑齿身上仿佛突然就被披上了一层神圣的光辉。

    他的目光扫过在场众人,迎着这些大人物们心中的惶恐、忐忑、希冀……

    最终……

    他重重的一点头!

    “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