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符篆师 > 第五百九十三章 问君大天神
    那一片对整个万神殿来说连尘埃都算不上的血雾,凄美冷艳;那一道同样渺小到凡人肉眼几乎看不见的身影,充满悲壮。在这一刻,搅动万神殿安宁。

    万神殿大小神灵,已经无数年没见过人在万神殿撒野,前阵子见到了,是因为她;万神殿无尽岁月都很沉寂,最近特热闹,也是因为她;万神殿有史以来,陨落的神灵不少,但在神殿喷血,还喷得如此别致的……特么还是她!

    妈的你是来闹事儿的吧?

    众神灵的主元神在这里,神像在这里,神格也在这里。

    一般来说,除非天大的事情,很少会有什么人能引起它们的情绪波动。

    但这个精灵族的小姑娘,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这无尽神灵心神不宁了。

    很多神灵甚至在心里面嘀咕着,要不要建议把她驱逐出去算了?

    推演之神在问君归来那一瞬间,又惊又怒!

    刹那间它便已经做出了很多次推演!

    有关于自己法器的……这个最重要!

    有关于那两个中位神的……这个,也挺重要。

    有关于问君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这个它不在意但同样重要。

    唯独没有关于造化液的推演。

    他不敢!

    想要推演跟造化液相关事宜,必须小心谨慎,多么小心都不为过。

    决不能因一时激愤,脑子一热就干了。

    那样绝对是得不偿失。

    然而让推演之神惊怒不已的是,关于法器的推演,八卦盘还在,但它却没能从那上提取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关于两位中位神的推演……结局是死亡。

    自己的两个心腹手下,就这样死了?

    关于问君身上发生的事情,则很混乱,也很可怕。

    推演之神甚至都能感应到那股寒彻骨的冷意!

    所以在这一刻,推演之神是有些失态的。

    甚至没精力去考虑这件事有多打脸——出发前就已将那滴造化液炼化之后的去向分配好。

    结果它派去的人就只活着回来一个不说,号称推演之神的它,竟然什么都算不出!

    在这一刻,推演之神有些明悟,就像别人也推演不了它一样。

    说到底,造化液太神奇了。

    它终究还是有些小看了那个身怀造化液的人。

    尽管它觉得已经很高估了。

    所以这件事,甚至连那活着回来的小精灵……它都不能去怪罪。

    即便没有众神看着,它也没办法怪罪。

    谁能想到?

    谁能想到啊!

    唉!

    万神殿最上方,第一排。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神龛摆放得非常宽松。

    跟一个挨着一个,无比拥挤的最下面形成强烈的反差和对比。

    第一排的最北方,摆放在正中的一尊古老神像,已经几乎看不出形状了,只能依稀看着像是人形,但神像很丑陋,就像是小孩子用黄泥巴直接捏出来的那种。

    一声叹息,从这丑陋得几乎不成人形的黄泥巴神像那里传来。

    整个万神殿,瞬间安静下来。

    就连有一肚子问题想要问的推演之神,也不得不安静下来。

    大殿里,一下子寂静得如同死了一般。

    “我们坚持了无数个纪元,终将湮灭。”

    一道神念,顺着那黄泥巴神像中传出,但这道神念表达出来的内容,却是让整个万神殿无数尊神像忍不住齐齐发出一声惊呼。

    “我已看见……”

    嘭!

    一声轻响,那如同黄泥巴捏出来的神像崩碎了。

    碎块四分五裂,就像毫无营养价值的干巴黄泥一样。

    从万神殿最上面的第一排北方正中,碎的稀巴烂。

    有些碎块洒落在神龛里面,有些则掉落在外,顺着如同高天的万神殿顶端往下掉落。

    掉落下来那些,大部分都冲着问君而去。

    刹那间便将问君包裹住,然后,开始不断缩小。

    到最后,缩小成一个三寸多高的黄泥巴雕像。

    只是形象上,依旧是问君那张绝美的脸。

    万神殿中,所有神灵全都惊呆了!

    这是在干什么?

    保送一个下位小毛神直接入住他的神龛吗?

    就连跟问君同族那个精灵族上位神都被惊呆了!

    问君自己也是彻底懵了。

    整个过程,看似很慢,可实际上却快到不可思议。

    时间仿佛都被凝固住,等到众人回过神来,这一切已经结束了。

    随后,有一枚散发着淡淡白光的神格,仿佛凭空生出,一下子嵌入到问君神像的眉心处。

    那神格出现的瞬间,整个万神殿骚动了一下。

    不少位于最顶端的上位神神龛都在颤抖。

    一尊顶级的无上大佬,就这样把自己的全部传承都给了一个刚刚打进万神殿不久,又不知遭遇了什么的小毛神?

    所有神灵都是懵的,包括问君自己。

    偏偏那尊古老的上位神灵像是彻底死寂了一般,竟然再无一点声息传出!

    问君感受着自己身体中的变化,心中震撼无比。

    她的境界,竟然在刹那间被强行提升到了一种她自己无法理解的境地。

    如果这种时候再见到小白,她相信,绝对可以凭借一个念头就将他给镇压了!

    所以,一心想要掀翻万神殿的我,成了万神殿最顶级的大佬之一?

    问君真的彻底茫然了。

    但当她想要恢复人身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遇到了阻力。

    没能成功。

    随后,她就在万神殿的中间,打出一道璀璨夺目的神通。

    整个万神殿顿时一片骚动,至少有十几个上位神同时出手,将她打出的这道神通湮灭掉。

    “你要做什么?”

    那个来自精灵族,算是问君祖上的上位神呵斥道:“想把这神殿给拆了吗?”

    “对不起,我,我只想试试。”问君小声辩解。

    这时候,精灵族的上位神又看向最上面第一排的其他神像,问道:“诸位站在诸天之巅的前辈,谁能为我们解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好端端会这样?”

    这时候,一尊位于南方正中,同样看不出模样,只能依稀辨认出是一只鸟的神像中,传来一道神念:“他寿元已经走到尽头,次元神和本尊早在无数年前就已死去,疆土大域完全枯萎。就算有造化液,也救不了他。只是正常情况下,他应该选择离开,把自己葬在天尽头……任何活着生灵都无法去到的地方。却不知为何,他会这么做,吾等……亦不解。”

    “那……她?”精灵族的上位神心中实际是有些欢喜的。

    这可是一尊古神的传承啊!

    就连他看着都有些嫉妒!

    如果不是刚刚那神格迅速镶嵌到问君眉心,就连他……都忍不住会生出一丝抢夺的心思。

    当然,这种时候,是不会有人对问君出手的。

    既然那尊古神选择了问君,那就一定还会有一些后手为她护航。

    再说那尊古神在万神殿里,也不是没有追随者。

    虽然已经湮灭,消失在这段历史当中,但终究还是有香火情在的。

    那些追随者即便心中再怎么不情愿,也都必须得接受这一事实。

    万神殿不但存在派系,甚至还很明显。

    一直以来,精灵族在万神殿中的地位虽然不能说低,毕竟有他这尊上位神,但也绝对算不上高。

    因为人单势孤。

    如果问君这一次能成功上位,那么对整个精灵族来说,都将是一件好事。

    南方正中的鸟形神像沉默了一会,散出神念道:“既然是他的意思,那就上来坐好了。”

    西方正中的一尊宛若白玉雕琢的神像中,也散出一道神念:“北方大天神,那位置可不好坐。你这只鸟不是好东西,让一个没有任何根基的小孩子去坐那位置,你是想害死她吗?”

    “就你多事,北方大天神的部众,难道不会庇佑他们新神?”南方正中那鸟形神像里传来一道充满讥讽的神念。

    来自顶级大佬的挑拨离间?

    这么明显的么?

    问君沉默着在心里琢磨着。

    到现在她都有些搞不清楚状况,那尊崩溃了神像,在南方正中那鸟形神像口中已彻底死去的大天神到底最后看见了什么,才会把传承给了她?

    这种时候,谁都可以开口,唯独她自己不适合。

    尤其把传承交给自己的那位北方大天神,他的追随者和部众到现在都始终保持着沉默。

    他们心里又在想什么?

    我应该如何在目前这乱局中站稳脚跟?

    又应该如何在站稳脚跟之后,利用好这股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量?

    我……能做到吗?

    问君心中不断闪过这些念头。

    这突然间发生的意外,让原本已经打好的那些腹稿全部作废。

    但这似乎……并不是一件坏事。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问君已经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困在这神像当中。

    那是因为她还需要时间去慢慢炼化,什么时候彻底融为一体,什么时候她便可以真正自由的运用这力量。

    所以,问君一言不发的沉默着,静静观察着上面那些大佬们用神念相互交锋。

    西方正中那尊白玉神像沉默了一下,道:“北方大天神部众,尔等何意?”

    神殿中,传来一阵短暂沉默。

    随后,同样位于神殿上方,北方第二排正中传来一道神念——古神遗志,吾等自当遵从。

    这神念一出,万神殿中瞬间传出一阵惊呼声。

    那同样是一尊古神啊!

    他竟然就这样认了?

    漫长的岁月长河中,万神殿不是没有发生过古神陨落的事件。

    太古有过。

    上古同样有过。

    每当人间主位面发生重大变故,总会有大量神灵受到最直接的反噬,然后耗尽本就油尽灯枯的寿元。

    每一次古神陨落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关于古神的遗产争夺,同样充斥着看不见的血雨腥风甚至大恐怖。

    按照万神殿一直以来的规矩,北方大天神这种超级古神陨落之后,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他麾下最强大的追随者继任。

    当然,能否稳稳坐在那个位置上,同样还是要看能力。

    但不管怎么说,像这次这样充满诡异、神秘和复杂的古神陨落及传承,却是整个万神殿,万古以来从未有过的!

    到这会儿无数万神殿大中小神才突然间想到——妈的!怎么又是她?

    也真是没谁了,难道是北方大天神遗留在人间的种?

    北方大天神麾下排名第一的上位古神表态之后,北方上数第三排正中一尊神像随后表态——古神遗志,吾等自当遵从!

    第四排表态!

    第五排!

    第六排!

    第七……第八第九!

    远远望去,宛若一堵世界之墙的整个神殿北方,从上到下,不断有神念波动泛起。

    这一幕太过震撼人心,以至于整个神殿里,所有神灵全都看得呆住。

    其实问君自己更呆。

    她脑子里甚至瞬间出现一个念头——挟天子以令诸侯?

    第二排那尊古神自知此时难违大天神意愿,然后顺势把自己扶上去……当个傀儡?

    不等她脑子里再胡思乱想些别的,那边北方大天神麾下排名第一的古神已经散出第二道神念——请大天神就位!

    “请大天神就位!”

    “请大天神就位!”

    “……”

    无数道神念,自神殿北方,从上到下,形成一道直线。

    这一幕更加震撼!

    这时候,南方正中那尊鸟形雕像发出一道神念来:“恭喜北方大天神!”

    接着,整个万神殿内,无数道神念自上而下,一层层传来——

    “恭喜北方大天神!”

    西方那尊白玉雕像,自上而下,没有一个发出恭贺神念。

    他们保持了沉默。

    至于东方……东方最高处正中神龛里面的神像,从始至终,就没有表过任何态。

    始终保持着绝对的沉默。

    连带着他那一条线往下,皆是如此。

    问君就这样被黄袍加身了。

    仿佛来自之前北方大天神的意志,她的神像,开始缓缓上升。

    朝着神殿北方最高处,缓慢,但却十分坚定的飞去。

    北方最上方第二排的那尊刻板中年人形象的黑色神像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一双眼平静注视着仿佛从深渊飞上来的那个女子神像。

    天,的确是变了。

    就在问君的神像飞过神殿中间,继续往上的时候,北方中间处,有一道神光突然间射向问君神像。

    同时还有一道神念宛若风暴般,充满暴虐气息,咆哮道:“德不配位,小小底层下位神,凭什么坐在那?”

    神光的速度太快了,虽然隔着距离很远,但却刹那间就已经到了问君这尊神像面前。

    嗡!

    一层淡淡的黄色光芒,瞬间将这道神光挡住。

    接着——

    那道神光一下子就湮灭了,而这层淡淡的黄色光芒却形成一支箭,射向那道神光的来源地!

    速度快到令人难以生出反应,北方中间靠右的一尊金灿灿的神像怦然爆碎。

    连同元神和神格一起,碎成了齑粉。

    整个神殿,再次陷入一片死寂。

    没了声息。

    直到问君的神像一口气飞到原本北方大天神的神龛处,落在那里。

    神龛中那些黄泥巴似的碎块,自行飞起,融入到问君的神像当中。

    神像也从三寸直接涨到了六寸。

    神龛中传来一阵诵读经文的声音,这声音直接弥漫了整个万神殿。

    下方第二排那形象刻板的中年人神像脸上,忍不住轻轻抽搐一下。

    无数正在注视着他的神灵,全都看见了这一幕。

    德不配位?

    陨落的古神不但替她杀人,甚至连大道经文都传给了她!

    这叫什么?

    这叫入室弟子!

    北方大天神追随者众多,部众也有很多。

    但却从未曾收过一名弟子。

    而今他陨落,却将神格、神位,连同所有传承一股脑的……给了这个小精灵。

    挟持她,当她是个傀儡?

    不要忘记,她是怎么来的。

    这经文虽然响彻整个万神殿,但在其他神灵听来,却没什么感觉。

    即便是最顶层的上位古神,也没办法从中领悟什么。

    只有问君,才能真正明白那些经文的含义。

    与此同时,问君还在神龛里面,发现了另一个秘密。

    大天神的疆土大域!

    虽然之前南方大天神已经说过,北方大天神次元神跟本尊已死,疆土大域也已完全枯萎,但问君还是第一时间发现了它的入口。

    她突然有种冲动,想去看看。

    她想知道,这尊大天神到底是为什么会如此莫名其妙地选中她。

    所以下一刻,她直接就走了。

    一道神念留在这神像身上,元神直接顺着那入口进去。

    推演之神尴尬了。

    事情的发展,即便它这种看尽人间百态的强大神灵,也都完全无法理解。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我还怎么问?

    还能问吗?

    她如果不回答我,我又应该用什么态度跟她交流?

    关键最重要的是……我的虚空舟啊!我的八卦盘啊!

    推演之神差点瞬间抑郁了。

    心说她那么聪明懂事,那么讨人喜欢,之前对我那么尊重……应该会把东西还给我吧?

    以后她站稳了脚跟,应该也会记得我跟她之间是有点情分的吧?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北方最高处的正中,一个八卦盘缓缓飞出。

    同时,问君的神念波动随之传来——

    “推演之神前辈,抱歉,弄丢了您的虚空舟,现在把八卦盘还给您。”

    “另外,去到那里,青尊跟黑尊两位前辈没让我动手,他们让我在宇宙深处等着。”

    “后来我发现那边爆发大战,就驾驭着虚空舟想去接应,等我到了那里,青尊跟黑尊两位前辈……已然遭劫。”

    “我刚一出虚空舟,便遇到了埋伏,虚空舟被夺,我身负重伤,根本没有余力使用八卦盘。”

    推演之神沉默,心中生出一丝悔意。

    它当初的确是在防着问君,没有将八卦盘的用法完全告知。

    不然的话,即便问君身负重伤,也能用八卦盘扭转局势。

    所以这世间的事情,一饮一啄,皆由天定一般。

    即便是他们这群神灵,即便是号称推演占卜天下第一的推演之神……也有太多它算不到、算不了,也算不得的东西!

    推演之神虽然没有完全相信这身份地位突然暴涨无数倍小精灵,但也确实找不到多少质疑的理由。

    虚空舟丢了让它无比肉疼,可它不能苛责问君。

    她能活着回来报信,已经不容易了。

    刚刚北方大天神选择她之前,那伤势推演之神看得真切,如果它不出手帮忙,再耽搁一段日子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她的道基!

    现在更不能多说什么了。

    都已经是北方大天神了,它还能说什么?

    她怎么就成北方大天神了呢?

    简直见鬼了!

    ……

    问君元神顺着一条无比古老的通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来到一个死气沉沉的超级大世界。

    这大世界,如同一方宇宙。

    这,就是传说中的疆土大域?

    问君能明显感觉到那股暮气,令人非常不舒服。

    她很快锁定一片区域,那,就是这片疆土大域上,硕果仅存的一块大陆了。

    无尽的死气充斥着整个世界。

    但那片大陆,却无比繁华。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