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崩坏纪元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愿醒来的梦(中)
    没多久,那群熊孩子相继转学,没有再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我和那名小姑娘成为了好朋友,她叫娅,很好听的名字。不过她也很快就离开了这座学校,听说她的父亲成为了议员。

    很巧的是,爸爸在不久后升迁了职位,我们家里的条件...好像还不错?

    爸爸妈妈商量着是否再要一个孩子。

    他们征求我的意见,问我是否喜欢小朋友,喜欢弟弟还是妹妹,又或者都不喜欢。

    我说无所谓,弟弟和妹妹都可以。

    后来,妈妈也没有把弟弟和妹妹生下来,我晚上睡觉时趴在墙角,总能听到他们的商量声。

    他们在照顾我的感受。

    妈妈不在频繁地带着我去医院看医生,她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在我身边。

    小学的时光总是快乐而短暂的,娅跟我写过信,我也有回过。

    中学。

    得益于父母的基因,我再一次成为了班里的“吉祥物”。

    因为容貌,我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我努力学习,老师喜欢我这种学生。

    对于我这种每次成绩都名列前茅的学生,很多小男生在碰过一次壁后,再也没有找寻过我的麻烦。

    在父亲的建议下,我去学习了女子防狼术,事实上我更喜欢在包里带上电击棍。

    爸爸越来越忙,每天换成妈妈来接我。

    娅把我当成她的笔友了,放长假的时候,她有时会来我这边玩耍。

    幼儿园时沉默寡言的小女娃变成了活泼善谈的少女。我想,这与她的家庭有关,以前,她都是住在外公外婆家。

    她告诉我许多新鲜事,期盼着毕业旅行。

    中学五年的下半部分,随着男孩们的愈加成熟,新一轮的骚扰再次开始。

    我的成绩无法成为我的挡箭牌。

    这很烦,会消耗掉我许多精力。

    某天,又是女生团体把我拽到...好吧,是把我拽到咖啡店里。

    这里的学习氛围稍好,比起“上一世”要好太多,一些恶心的事情好像不存在这里。

    高中,我只有两年的时间完成学业,报考大学之类的事情弄得我手忙脚乱。

    我的记忆中可没有这部分的学习,事实上,“上一世”我连中学都没有读完。

    我碰到了上一世的“哥哥”,但他此时麻烦缠身。

    他和一个女孩发生超乎友谊的关系,并且促进了生命的诞生。

    这在帝国来说,虽不是很常见,但也并非什么新鲜事。

    他可能需要晚一些时间来完成学业。

    然而他背着女友勾搭上了另一个女孩子。

    后来的事情我没有再关注,我实在是太忙了。

    某天上午,我听到惊呼与尖叫的声音,学生们根据声音的源头,来到目的地强势围观。

    老师的呵斥声不断,但人流还是依旧拥挤。

    警*来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当天下午,我就听说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很好理解,怀孕的女友把出轨的男友杀了,现场还有人拍了照片。

    我拿到照片瞅了一眼,满地鲜血,一个长发女生抱在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靠在墙角,双目无神。

    之后各种传言飞起,我想了想,还是继续学习好了。

    第二天,我看到了“继母”,还有菲。

    她们神情恍惚。

    传言版本再度升级。

    听了会不靠谱的传言,我选择继续学习。

    我考上了心仪的大学,选择了哲学与心理学专业。

    父母对此很诧异,但还是支持我的选择。

    娅期待已久的毕业旅行。

    娅好像什么都懂,我们去了很多地方,我发现她也会撒娇,也会蛮不讲理。

    旅行的最后,我去她家参加了她的成人礼。

    她家很大。

    觥筹交错间,还能看到几个曾经在电视上见到过的人影。

    “你好,小姐。”

    我抬头,看到一个笑容满面的中年男子。

    如果我记得没错,他应该叫纳斯,一个脑袋像西瓜爆裂场景一样的恶心家伙。

    他看起来更老一些。

    “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这时,娅拽着我离开。

    纳斯只是笑笑,遥遥对我举起酒杯。

    “别跟他在一起,他说什么你都不要信,他就是个老色棍!”

    娅撇嘴,眼神中带有不屑。

    大学。

    我只知道娅和我上了同一所大学,却没想到她连选得专业都和我一样。

    我继续学习。

    然而大学里荷尔蒙旺盛到无处发泄的男生们总是精力充沛,他们追女孩的手段更加高明,更加不懈。

    娅找我商量,破天荒地想要和我成为情侣。

    据她说,她也被这群发q的疯狼们弄得烦不胜烦。

    我也是如此,想了想,出于对娅的信任,还是同意了。

    果然,追求我的人骤然减少了一大半,但并不是没有,这件事似乎与娅在学院中高调宣布有关。

    很不巧,爸妈也知道这件事,他们驾车来学校亲自找我谈心。

    在我将娅的那套道理搬出来后,他们只能带着怀疑与担忧回家。

    帝国某些地区对于同性婚姻合法已经有些日子,虽说是通过“绝大部分”人的同意,但远远达不到全民认可的程度。

    尤其是老一辈。

    我没想过要结婚,一个人挺好的。

    算算妈妈的年龄,她和爸爸再生一个也挺好的。

    不知道娅用了什么手段,她搬到了我的宿舍里,和我原来的舍友换了房间。

    娅总是能帮我挡住外界的一切,我开始习惯她的存在。

    她有时会带我去她家玩,只是她父母看我的眼神很奇怪,有些不大自然。

    毕业那天,爸爸妈妈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弟弟妹妹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是的,生了个龙凤胎,他们看起来很高兴。

    之后,娅的父母去找我爸妈,他们在谈论什么事情。

    毕业典礼第二天,新闻上在播放王室丑闻。

    这次的男主角我很熟悉,那张老脸上魅力不减,不正是被娅形容为“老色棍”的纳斯吗?

    看样子,他处境不妙。

    咔咔咔~

    空中突然碎裂开来!

    我瞪大眼睛...

    不远处的父母还在逗弄弟弟妹妹,娅在下午还要来找我去海滩,明天还要论文要发表...

    不,不能这样!

    我第一次使出的身体内的力量,世界稳固。

    故事,还在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