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囚唐 > 五 年纪大了,力不从心
    他被卢员外领着,向后庭卢倾月的卧房走去。两人刚离开堂屋,主簿安固来了。

    一听说又是万年县衙的人,管家很有眼色地将安固往卢倾月的住所引。

    安主簿生得慈眉善目白白胖胖,说话时总喜欢搓着一双胖手,十分无害的样子。

    他进了屋,向闫寸一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不清楚状况,他便没有贸然开口,只立在一旁听闫寸和卢员外的交谈,又查看了卢倾月的伤情。

    卢倾月被蛰成了猪头,脸上、身上敷了一层黄褐色的草药膏,不时出低微的呻吟,其状颇惨。好在,据医师说,他只是被疼痛折磨,已无生命危险。

    卢员外又引着两人去事地点查看。

    只见院中草地上有个人头大的蛰虫窝,周围还有燃烧艾叶留下的痕迹,据卢员外介绍,当时仆役们燃起艾叶,熏走了蛰虫,这才将卢倾月救回屋子。

    蛰虫将卢倾月叮咬成猪头,出了气,此刻它们已搬了家,不知去向,院内一片静谧。

    看到蛰虫窝,卢员外很是气愤,抬脚欲踢,却被闫寸拽了一下。

    闫寸在杂乱的草地上捡起一根木棍,将蛰虫窝翻了个面,只见虫窝上有个洞。洞深且细,不是掉下来摔的,倒像是被棍子捅出来的。

    闫寸抬头,瞄准了一颗槐树,凑上去观察,卢员外忙道:“蛰虫窝就是从这槐树上掉下来的,我家只有那一处蛰虫窝。”

    “你看这里。”闫寸指着树干对安主簿道。

    “这是……攀痕?”安主簿顺着闫寸所指观察片刻,心中也升气了疑虑。

    “您的意思是……有人攀上槐树,故意动了蛰虫窝,想要我儿性命?”卢员外也看到了折断的树枝嫩芽,嚷道:“县尉!给我儿做主啊!我儿不过弱冠,涉世尚浅,究竟何人如此害他?!好歹毒啊!”

    安主簿上前安抚几句,卢员外的情绪平复下来,满心委屈地引着两人进了一间用以会客的书房。

    “卢某谢大人明察秋毫,”卢员外一个劲儿拱手作揖,“若不是大人,我儿就白白吃了这哑巴亏。两位大人,为我儿做主啊……”

    闫寸沉吟片刻,问道:“你何时现长子受伤的?”

    “昨日酉时初……我与人约好了喝酒,正在更衣备车,就听管家来报,出事了。”

    “不知您约了哪位朋友?”

    “东市开丝帛行的刘员外,字宗昌,我与宗昌有生意往来,脾气很是相投。”

    “你们常常一同饮酒作乐?”

    卢员外撇了撇嘴,显然认为闫寸提了个毫无意义的问题,他反问道:“不知这与我儿被害有何关联?”

    “有,也没有。”闫寸说出了实情:“我们今日来是为了另一桩案件。当然了,以如此恶毒的手段伤人,天理难容,令郎受伤一事,我们亦会着手调查……”

    闫寸摆摆手,制止想要插话的卢员外,继续道:“我们此番前来,是因为刘员外昨晚死在了环彩阁。”

    “啊?!”

    趁卢员外诧异,闫寸直接进入了正题:“听说您常跟刘员外一同饮酒作乐。”

    “是啊,可……”

    卢员外想说“可我没杀他”,又觉得如此强调此地无银三百两,话到嘴边硬收住了。

    说多错多的道理他懂。

    闫寸不理他的欲言又止,继续道:“在院阁作乐时,你们会服药助兴吗?”

    “啊?”

    闫寸眯着眼睛,向前探了探身,“你听清楚了。”

    卢员外的汗刷地出了一层,“是……服药……我不知道。”

    他飞快地低头,再抬起头时,神色已恢复如常,甚至,他还装作很热的样子,抬手擦了擦脸颊边的汗珠。

    闫寸不语,沉默的气氛迫使卢员外继续解释道:“我从不吃那种东西,至于刘员外,他吃也不会告诉我,那种事……总有些难以启齿。”

    闫寸喝了一口茶,从容放下茶杯,道:“多找几个与你们一同作乐之人,总能问出所以然。此事瞒不过去。”

    卢员外的汗又淌了下来。

    他的眼睛向门窗方向瞄去,确定了屋外没人,挤出一个苦笑,压低了声音道:“我……吃过几次,年纪大了,确有些……力不能逮。”

    “带我去看你的药丸。”说话间闫寸已起了身,他不给卢员外任何拖沓和拒绝的机会。

    药丸被卢员外放在卧房。他的卧房极尽华丽,刚走到附近便有一股香味随风而来。

    闫寸看了一眼墙的颜色,墙其内混有云辉香草、麝香、乳香等香料碎末,有驱蚊虫、安神的作用。

    一进屋,便看到反着光的被褥,那是高档丝绸才有的光泽,可媲美皇室用品。卢员外似对收集奇石有格外的兴趣,一个巨大的木格架占了整面墙,架上摆着各色奇石,嶙峋虬压,光怪6离。

    屋角有一只漆黑的老斗柜,卢员外打开斗柜的第二层抽屉,从中取出一只檀木匣。看他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木匣里装着什么稀世珍宝。

    打开木匣,只见其内是一个个的锦囊,约莫十几个。

    “都在这儿了。”卢员外道。

    闫寸打开一个锦囊,倒出几颗小拇指甲盖大小的药丸,黑黝黝的,看不出成分。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打开锦囊后,闫寸总觉得有股怪味。

    他转向卢员外道:“这些药丸,都是哪儿来的?”

    “来处繁杂。”卢员外为难地摸了摸鼻子。

    “那就说详细点,别漏过,”闫寸又对安主簿道:“劳烦起笔。”

    接下来的近半个时辰,安主簿任劳任怨地干起了书吏的活儿,卢员外讲述,他记录。

    除了药丸的来处,卢员外还说出了几个常与他一起饮酒作乐的商贾。这些人都有服药的经历。

    在他们的小圈子里,谁得了好药,总会拿出来分享,确如安主簿所说,药丸来源繁杂,有一些是他购买得来,还有一些他已记不清是谁给的了。

    待他搜肠刮肚,将能想到的都吐了出来,闫寸却不甚满意。终究没查清刘员外昨晚所服的药丸来自何处。

    闫寸盯着最后几粒来源不明的药丸,对卢员外道:“我们就不叨扰了,这些天您再想想,想到什么新的药丸来处,随时报往县衙。”

    卢员外连连点头应承。

    闫寸扎好锦囊,将木匣重新盖上,递给安主簿,“东西我们就带回去了……对了,令郎被蛰虫所伤之事……”

    卢员外连连摆手道:“命案要紧,犬子事小,怎敢劳烦县尉。”

    卢员外突然如此“懂事”,让闫寸觉得其中另有隐情。毕竟,父母之爱子女,绝不能姑息伤害子女的罪犯。

    但闫寸没有反驳,他不喜欢浪费口舌。

    卢员外送两人离开。

    卢家宅院不小,前后足有五进,就在三人穿过第三进院子的回廊时,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年踉跄着冲了出来。

    他一边冲一边嚷着:“官老爷来喽!要变天喽!”

    幸好闫寸躲得快,否则就要被这奇怪的少年撞个满怀。

    他不仅躲,还伸手扶了少年一下。这一扶,可被对方那张因为涂了胭脂水粉而格外精彩的脸吓了一跳。

    只见他整张脸都是惨白色的,好像刚从面缸钻出来,两个脸蛋上的胭脂鲜红如血。

    他咧嘴,“嘶”了一声声,显然被闫寸撞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