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万古最强部落 > 第38章 族长山上能住人吗
    夏拓的话让进入山洞中的长老们点头,一场大战虽然让部落受到了重创,不过他们也不是傻子,哪能看不出来部落接下来的日子会更好。

    从今以后,夏部落再差也不可能比卢部落差到哪里去,独掌食盐之利,想想就睡不着觉。

    覆灭卢部落之战,让诸位长老对于夏拓的手段再次有了新的认知,一个个用信服的眼光看着他。

    篝火跳跃下的夏拓脸上火光闪烁,他露出一抹苦笑,他最开始执掌部落的时候,最想的就是得到族人的信任,然而眼下却感到了一种压力。

    “受伤的族人不能在住在阴暗潮湿的山洞里面,也不能在接触一些脏东西,包伤口的兽皮要用沸水煮,隔天要换止血草。”

    山谷里原本被烧干净的房舍处,已经用大树简易的搭起了木屋,受伤的族人都暂时安置在了其中休息,不过还是有些族人忍不住要回山洞里去。

    就算是你大骂都没用,这些憨大个就是要去睡潮湿的地上去,这点气的他这个族长都没脾气。

    “洪,你带人看着点,谁在进山洞就拖出来用绳子捆树上。”

    对于这些皮糙肉厚又不怕被揍的家伙,夏拓也只能用自己的手段,你给他们讲道理,他们给你耍浑球。

    俺就乐意。

    族长打俺。

    不怕。

    “新加入部落的妇孺孩子没事吧。”

    话音一转,夏拓出声问道。

    “族长放心,族中有吃有喝,加进来的妇孺孩子都已经安稳下来了。”

    “那就好。”

    微微点头,一场大战,部落需要的安稳。

    虽说算上新近加入的这些妇孺孩子,整个部落的人口差不多已经将近千人,然而战死了百多男子后,让部落里依旧显得有些人手不足。

    “好了,在座的都是部落长老和战士,部落展和每个人都有关系,大家都说说吧。”

    收敛了思绪,夏拓接着说道,他的眸光从面前所有人脸上看过去。

    “额。”

    他无奈的抚了抚自己的眉头,他看到了啥?

    在座的人对于他的话一脸懵*状态。

    一个个愣神,正在呆呆的看着他。

    “……”。

    “族长,就这么展呗。”

    最终洪瓮声说道,他一脸诧异的看着夏拓,想要看看族长是不是傻了。

    部落还能怎么展,还是要狩猎啊,还有好多兽皮要给大风部落上供呢?

    “对啊,以前卢部落多威风,现在……”

    黎随声附和了一句,还没说完就彻底没音了。

    族长瞪俺~~

    黎低下头,小萝卜粗细的手指头掰啊掰。

    委屈。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俺。

    再次抚了抚自己的眉头,夏拓算是看出来了,面前的族人对于部落展根本就没有什么打算。

    或者说他们心中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怎么样去展部落?

    按部就班遵循着卢部落以前的轨迹就行了。

    至于部落规划?

    那是啥,能吃吗?

    不能吃的一律按耽误睡觉处理。

    他算是对牛弹琴了。

    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撵着他们去做。

    “都回去睡觉吧。”

    夜幕下,每个人大眼瞪小眼,连个屁都没商量出来,夏拓只好挥手让众人退去。

    ……

    第二日一大早,夏拓带着来到了山谷上方的山上,不得不说卢部落选择的驻地实在是不错,山谷是山裂开的裂缝给了人栖息之所。

    同样因为地壳运动,还将深埋地下的盐矿给露了出来。

    山顶虽然略有起伏,但是总体来说却是趋于平整的一大块地方,忙活了一个上午,夏拓将山顶的面积给丈量了出来。

    山体走势并不规则,略微呈现南宽北窄的趋势,等到了最北面的谷口最窄处,谷口的东西距离差不多只剩下了三百多步长。

    而顺着谷口越是往南,东西距离就越加的宽广起来,等到最南方东西的宽度已经过了两千步,山顶总体来说是一个不规则的北窄南宽的梯形。

    而整座山从山顶往下如同一个上方削平的圆锥一样,一层一层,越往下山体就越大,在山的最南面是一座落崖,如同刀砍斧劈过一样,笔直的直接落到了地面上。

    “最北面东西距离三百五,最南面东西距离两千步,南北差不多是一千一百步。”

    站在山顶最南面的悬崖上,夏拓小声呢喃着,随之他蹲下拿起一个小石头开始比划起来。

    对于自家族长的鬼画符,鹿远远地看着没有出声,他也不知道,他也不敢问。

    算计了一会,夏拓起身朝着四周望去,说实话这片山顶的面积出了他的预料,哪怕是除去裂开的山谷面积,依旧有一千多亩的面积。

    好地方啊。

    “你说,我们将部落建在这座山上好不好。”

    “啊……”

    突兀的夏拓出声,鹿愣住了,没有反应过来。

    没有在意鹿的惊讶,夏拓伸出手朝着远方指着,自顾自的说着:“咱们将这山顶的地整平,建上房子,还能在山坡两边修筑梯田,这样也不用担心野兽冲出丛林,袭击部落了。”

    “在那里建一座部落大殿,是长老们商议族事的地方,这里建成图腾神殿,是祭祀图腾的地方,紧挨着给巫建一座石殿,剩下的族人环绕在外修筑房舍,咱们以后再也不用在住在潮湿的山洞里了。”

    “额额额。”

    鹿在夏拓身后不断的点头,虽然没有听得完全明白,但是族长说自己点头就对了。

    回头看了一眼鹿,夏拓明白自己是白说了。

    带不动啊。

    当个族长好难。

    回到部落里的夏拓,开始了玩泥巴,一连三天,部落里谁也不见,三天后再次召集了族中长老。

    “族长。”

    大长老拄着手杖一进山洞就大声说了起来。

    “外面有小部落前来换盐你也不管。”

    覆灭了卢部落不过是小范围的事情,对于更远山里的小部落来讲,根本不知道卢部落已经覆灭,依旧是跋山涉水前来换取盐巴。

    “除了山洞里的青晶盐不能动外,凡是来换取的盐的部落,统统换给他们。”

    夏拓满不在意的说道,他眼下主要的心思都放在了修建新部落驻地上了。

    “不过咱们不能像卢部落那样黑,还有将度量衡统一,一钧不能有大有小,还有盐巴可以涩,但不能在掺入砂砾了。”

    很快,各部长老匆匆走来,夏拓起身引着诸长老前来说道:“大家看,这就是咱们新部落的格局!”

    他指着面前用泥土塑造出来的部落沙盘模型,带着一种成就感的说道。

    话语落下,等待着诸长老的震惊。

    一息。

    两息

    ……

    然而他预料中的惊讶震撼声没有出现。

    终于,夏拓转身朝着身后的长老看去。

    果然。

    长老们都震惊了。

    一个个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无奈的夏拓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大家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山顶能住人吗?”

    “怎么上去?”

    “怎么去狩猎?”

    “没水啊。”

    “为啥不住山洞。”

    ……

    “能住。”

    “爬上去。”

    “林子里去狩猎。”

    “用水车。”

    “本族长不想住山洞当虫子了!”

    夏拓黑着脸,一个个将问题给堵了回去。

    “族长说的对。”

    诸多人中,黎看到了族长眼中朝着自己放出了危险信号,顿时大声喊道。

    一下子,所有人的眸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叛徒。

    “族长说的俺不懂。”

    被所有人看着,黎嘿嘿一笑,你们能把俺怎么样,敢为难俺胖黎,族长会报复的。

    “俺听族长的。”

    没有从族人身上得到共鸣,夏拓重新坐到了篝火堆前,对于这种席地而坐,每天呛一鼻子灰的生活,他真是受够了。

    山上,他是住定了。

    “族长,去山上住,山谷就不要了吗?”

    大长老缰声音沙哑的说着,他眸子盯着夏拓看着,多好的山谷啊,他可舍不得。

    “要,怎么不要。”

    夏拓回道,山谷深处的盐矿他去看了,交给卢部落真是糟践了,盐矿最外层已经被挖掘的不成样子,顺着矿洞中的斜路深入数十米,就出现了浑浊的卤水。

    但是卢部落根本不当好东西,依旧是朝下挖掘,恨不得将盐矿挖空。

    对于他来说,直接抽取矿洞中的卤水,就能够熬制出盐来,何须在费劲心思去挖什么结晶的青晶盐,木早早就在他的吩咐下,带着一些族人去熬制新盐去了。

    “待族中搬到山顶去住,我准备将山谷口封住,让山谷成为族中的私有领地。”

    夏拓继续说着,向族人讲述着他对于部落的规划。

    “至于水根本不是问题,山谷中有泉眼,水流急湍,竹部落有成片的竹林,水桶粗细的竹子随处可见,完全可以用竹子打造水车,将山谷中的水引到山顶,供族人使用。”

    毫无例外,他又绞尽脑汁的给族人描述啥叫水车。

    “族长,石头能建房子吗,再说了咱们去哪里取石头。”

    “满山的石头,就地就可以取。”

    这些夏拓早就打算好了,石头在山的东西两侧取,趁着取石的机会,将山两侧打造成梯田,当然这些需要一步步来,先要说服面前的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