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师请闭嘴 > 第392章 换药
    血管里正在冒出这样棕色的液体,在方晨看来,这个场面真是相当诡异。

    然而阔尔斯连看都没有看,便直接将手按在了上面,方晨便知道他肯定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了。

    为什么他的血管里能冒出这样颜色的东西,那是某种药剂吗?看来,刚才那条黑色管子的确是在向阔尔斯的身体里注射了什么。

    emmm,这地方真是越来越古怪了,先抽血再向身体里注射东西,这样的步骤倒很像某种奇怪的医学实验过程。

    根据阔尔斯与医生之前的对话,方晨甚至可以猜测出他们所进行的医学实验,应该是每个月都会来那么一回,这大概和大姨妈差不多?都是某种掉血buff。

    在这些人血管注射奇怪的东西一个月之后,再抽取血样用来化验。然后再注射新的液体,这地方到底在进行什么样的实验?

    问题是,这些人为什么会自愿来进行实验呢?方晨百思不得其解,但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因为就在阔尔斯将手臂放下之后,站在不远处静静观察的那位女士,转身从自己的脚边的箱子里拿起了一个背包,递给了阔尔斯:“给你,拿好。”

    方晨立刻发现这背包的式样与刚才那些在走廊遇到的人背的是一样的。

    阔尔斯现在已经有些不在状态了,他脸色愈发的苍白,但还是勉强接过了背包。

    不过,他却并没有着急背上,而是靠在墙边喘了一口气之后迅速将背包拉开,看了一眼。

    阔尔斯似乎相当在意背包里的东西,他将手伸进去拨弄了一会之后,突然抬起了头,方晨发现他的双目中似乎闪过了一丝愤怒:“怎么这次就给9盒吗?不是说好了10盒的吗?”

    “产能下降只能给你们9盒了,你要是觉得不合适,那么下次就不用来了,要知道还有好多人排着队来的,你能有这个资格就已经很幸运了。”那女士嗓音很尖细,说出来的话真让人觉得刺耳。

    阔尔斯喘了一口气,这才说道:“可是合同上明明说了每次不低于10盒的。”

    那女子连头都不抬便回答道:“每次不低于10盒是在产能足够的情况下,而且合同上不是还写了吗?一切解释权归我们。”

    “你们……就不能再多给我一盒吗?孩子们真的很需要。”阔尔斯用近乎哀求的语调希望对方能多给一盒。

    然而那位女子却摆了摆手:“多给你一盒,再多给他一盒,之后来的人就没有了,你也为你以后的人考虑考虑行不行啊,不要这么自私。”

    “到底谁自私?”阔尔斯突然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他的语调顿时高了起来,就在这时黛得上前走了一步,轻轻的拉了拉阔尔斯的衣角:“没事,不是还有我呢吗?”

    “什么叫没事,你只提供血样,你不注射那东西的!”阔尔斯闻言脸上一阵潮红,显然他更加着急了。

    “九盒是不够的,我早就猜到会是这样,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你别担心,我撑得住。医生来吧,我现在愿意接受B版本合同。”黛得说着也撸起了袖子,直接把右臂放在了桌子上。

    阔尔斯倚靠在墙壁上,用非常哀伤的目光望向黛得消瘦的背脊,脸上浮现出了愈发担忧的神情。

    很快,在医生的熟练操作下,黛得也被抽取了一大管血,同时也被注射了奇怪的棕色液体之后得到了一包所谓的药品。

    两个人现在全都显得相当委顿,他们勉强依靠在墙壁上,齐齐向方晨望来。

    “小伙子该你了,你是第一次来吧?你愿意接受A合同还是B合同?”刚才还低着头看手中媒体设备的女子,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方晨,发现这个人像是新面孔顿时来了兴趣。

    她伸手从后面桌子上拿起了两叠纸,向方晨走了过来。

    方晨抬了抬眉毛,什么A合同B合同,什么合同我都不想签好不好。

    看他们那两个样子,谁还敢和你们做实验?

    “我还不想签合同,我只是先来看看的。”方晨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门,计算了一下最佳逃跑路线。

    “什么?你不想签合同,那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们这儿可不是游乐园,随你进出的。”

    女子发现方晨并不想参加他们的古怪的实验,顿时生气了。

    坐在对面的那个男医生也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小伙子你这样可不对啊,随便占用国家公共资源,这不是在开玩笑吗?我劝你还是挑选一个合同赶紧签了,趁现在我们还没下班,把血抽了再说。”

    抽你个鬼!方晨一阵无语,听说过强买强卖的,还有这样强制签合同抽血的吗?你们是干什么的?黑血站也不会像你们这样吧。

    “不,还是算了,我这次就是来看看的,我不签合同也不抽血,我现在要走了。”想到这里,方晨毫不犹豫的转身,准备离开。

    一旁拿着合同的女子与医生两个人互相对望了一眼,似乎正在交流着某种意见。

    就在这时,阔尔斯似乎缓过了劲儿来:“他就是跟我们两个人过来的,他只是负责照顾我们,并没有准备签合同。如果我们三个抽取血样并注射药品,回去就比较困难了,还请你们谅解。”

    “哦,看你们两个的情况,好像真的不太好。好吧,我也不是非让你们来签合同,只是希望你们下次不要这样了,我们这里只能进入签订合同做实验的人。非实验相关人员下次再来,记得在外边等着。”

    医生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赶紧出去,方晨连忙装模作样的左手抓住阔尔斯右手扶起黛得,将这两人一左一右拉了出去。

    当三人慢慢回到停车场时,阔尔斯的脸色终于渐渐恢复了一些,他松开了方晨,弯腰将车门打开之后,一屁股坐了进去:“这帮孙子越来越抠门了,晨晨,你要不是像我们这样必须要用到药,还是别来做这个实验的好,不划算啊。”

    “咳咳,是啊,非常不划算,做完这个实验没有个一两周是没有办法完全恢复的。而且注射的这些东西据说会在身体里停留一年以上……”黛得应该是第一次注射这种药品,因此反应要比阔尔斯更加强烈。

    直到现在,她的脸色也没有恢复,整个人更像是虚脱了一般,斜斜的靠在了座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