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玩家超正义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老爹”的使命(第三更)
    是的,吸入其中!

    那骸骨卫士的身体,并没有在第一次碰撞时直接破碎。而是骨骼变得苍白而极脆,一道浓郁的霜痕覆于其上。

    假如是血肉生命的话——霜之车轮内部的极寒气息、和那么一丝的要素之力,足以使其瞬间毙命。

    但假如在第一次碰撞的时候,敌人没有立刻死亡的话……

    霜之车轮破碎之后、向前一段距离再度愈合,便将整个骸骨卫士锁在了里面!

    镂空的霜之车轮在高速前进中不断破碎,但骸骨卫士的肢体也随之不断破碎,碎骨从车轮的缝隙中被抛出。

    ——是的,这才是霜之车轮的正确用法!

    看似华美、无用而脆弱的攻击,实际上是极为残忍的刑具。

    任何能在第一轮冲击中存活下来的强敌,都会被极寒之气封锁行动能力、并被裹挟冰封在镂空的车轮中。而这时,镂空的车轮就变得像是无数把极细的、锋利的、不断再生的刀刃。

    霜之车轮并没有停止。

    它只是划过一道弧线——以能够一次路过最多个骸骨卫士的路线,向前飞快滚动着!

    原本残余的十一个骸骨卫士,被飞快掠过的霜之车轮吞没了七个,再加上空中的骸鸦,也在它路过的时候被吸入吞没。

    一直到它撞到第八个骸骨卫士的时候,终于不堪重负、彻底破碎、不再愈合。

    而此时,大量的碎骨,依然随着霜之车轮的破碎,从中如下雨般哗啦啦的向外爆开——

    【在战斗中驱散青铜阶召唤物“骸鸦”,获得公共经验120点】

    【在战斗中驱散青铜阶召唤物“骸骨卫士”,获得公共经验34点】

    【在战斗中驱散青铜阶召唤物“骸骨卫士”,获得公共经验30点】

    ……

    提示一瞬间出现了八次。

    安南立刻得到了肉眼可见的一大截经验。

    那第八个骸骨卫士,因为在霜之车轮撞在它身上的时候,已经失去了力量。它只是身上出现了一道垂直的霜线,摔倒在地上。

    而这时,离他最近的美味风鹅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他已然冲了过去,使用“全力一击”将其终结。

    被这车轮在地上碾了这么一圈,仓库眨眼便被安南肃清。

    直到这时,玩家们才无比直观的意识到……他们这个阵营首领的真正力量。

    对他们来说,这些骸骨卫士毫无疑问都是“精英怪”。除了输出足够高的酒儿,其他人最多只能像是林依依和美味风鹅一样,将其牵制住。无法造成致命伤害。

    可对安南来说,这些骸骨卫士们却只是一个法术就能清掉一片的小怪而已……

    而在这时,逐光妖已经被彻底冰封。

    在它体表的火焰完全熄灭的瞬间,它似乎就已经失去了生命,身上那如同脂肪一样雪白柔滑的物质,也与此同时被凝结成膏。

    它已经完全失去了之前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被冰成一坨的油膏一样。

    之前溅射到岩墙上的火焰,也早已熄灭。只见一层层的白色膏状物在墙上凝结、软化,落在地上变成无法凝结的废料。

    至于那个厌物者,安南也对他实在没有什么办法——反正它也无法攻击到安南一行人,就假装它是空气吧。

    至此,除了仅有的几个骸骨卫士外,仓库内的敌人已经被全部肃清。

    而那个老仪式师却没有再度进行什么召唤或是咒杀仪式。

    在这之前,他的裤子、肩膀处的衣服上都已经覆了一层白霜。这种程度的低温,他的脚应该也已经被冻坏了。可那个被称为“老爹”的仪式师,却是叫也不叫。

    他全程没有向安南攻击过一次,只是举起双手平静的看着安南,没有任何反抗、也不嚷嚷些什么。

    “要杀了他吗,殿下?”

    卡芙妮低声询问道:“我可以为您代劳。”

    她微微提起自己的裙摆,像是要行淑女礼一样——但安南却能感受到,有五六条阴影组成的触手从中缓缓探出。

    “先不必。”

    安南摇摇头。

    仪式师而已……又不是超凡者。想杀随时都能杀,不必急于一时。

    身上没有背负咒缚,虽然安全……可这也代表他们没有什么能够拿来翻盘的未知能力。

    “我想,你被捕了。”

    安南礼貌的说道:“但你看起来,似乎并不慌张。”

    “因为我的罪过太大了,慌也没用……您不如杀了我吧。”

    “老爹”只是呵呵笑着,恭敬而谦卑的说道:“当然,如果您看得上我这条老命呢,您也可以留下。我可以给您提供能够钳制他人灵魂的契约仪式。您那边有现成仪式的话,我也可以无条件签订任何契约。”

    可以接受任何条件的契约仪式——

    安南忍不住挑了挑眉头。

    这基本上,就是放弃所有的一切、只求保留自己的生命。

    他没有任何与安南讨价还价的意思,也没有任何奢望自己能得到更多的想法。从这点来看,这老爷子倒是个聪明人……他只给安南留下了两条路。

    要么就直接杀了他,要么就留他一条活路——而他愿意奉上一切。

    “你看起来很有生活经验。”

    安南嘴角微微上扬:“说吧……你把他们都献祭掉,是图的什么?”

    “那是为了保证,我向您献出的忠诚是有价值的。”

    老人谦卑而恭敬的说道:“不瞒您说,大人。我的那些徒弟们,一个个野惯了、不识好歹……他们如果和我一起跟着您、服从于您,早晚是会背叛您的。”

    “可你刚刚才背叛了他们。”

    安南慢悠悠的说道。

    能成功召唤骸骨卫士——这说明,直到最后那些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背叛了。

    而逐光妖的召唤条件更是苛刻。不算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光是最困难的材料,就至少需要“一个杀过至少十个人的善人的全身脂肪”。

    可逐光妖的力量,实在是太弱了……

    这老人肯定是见过、或者知晓安南和其他玩家们,之前与他的召唤物的战斗。所以他才会召唤厌物者,用来对抗卡芙妮的提灯、孩子的岩片攻击和陷阱;召唤没有血的骸骨卫士,用来对抗能够吸血恢复生命的酒儿,用他们持盾的特点牵制住其他玩家;用骸鸦逼迫西酞普兰不进入仓库。

    这都是针对性的召唤。

    但是……逐光妖呢?

    它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让卡芙妮的阴影面积变大……这可以让她召唤更多的影子触手。

    不过在安南听到卡芙妮的话之后,他就明白了。

    ——逐光妖,并非是“敌人”。

    而是他送给卡芙妮的“礼物”。

    他的这些召唤物,一方面是为了向安南展示力量,而另一方面……则是为了防止他在于安南对话前就被刺杀。

    安南很好奇。

    这个老仪式师,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投降的?

    “您要是信不过我,杀了我也行。”

    面对安南的质询,老人却只是谦卑的弯着腰答道:“腐夫教会的那群人,可没有跟我说过……他们让我对付的那个‘唐璜·杰兰特’,能个指使得动诺亚家的大人物。”

    “还有吗?”

    安南平静的说道:“这个理由还不太充分。”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骸鸦的视角,让我看到了您的脸。您显然不是杰兰特家的人,所以之前的安排就作废了。我这里准备了足够把我和您一起炸上天的黑火,就在进门的第二列箱子内部。有整整八箱,我还在装着黑火的木桶外,绑上了一圈碎石。如果我真的想要害您的话,只需要让这些骸骨卫士们拿着火把……”

    老人谦卑的说道:“当然您如果实在信不过我,杀了我也可以。”

    “还是不够。”

    安南微微眯着眼睛:“你还有事瞒着我。”

    实际上,安南已经看不出他还有什么隐瞒了。

    他感觉老人这次说的,的确是实话。但其中的逻辑,却让安南有些迷惑。

    这只是安南习惯性的诈一下而已。如果诈不出来,安南也会把这个稀有人才收下——当然,必要的警惕和约束还是要有的。

    毕竟能毫不犹豫卖掉自己学徒的人,肯定也能卖掉主子。

    但听到安南的话,“老爹”却突然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安南、不知道在打量着什么。

    这让安南有些讶异。

    ……我这是,真诈出来了什么东西吗?

    但随后,“老爹”那突然改变的语气,却让安南怔住了。

    “看来您是真的想知道。”

    只见“老爹”叹了口气,脸上那谦卑到如同虫子般的表情,已经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变得正常而有些淡漠:“既然说到这份上了,那我就直说了吧……看在卡芙妮殿下已经直接称呼您殿下的份上,看在您好像要留我一条命的份上。

    “事实上,我是‘风暴之女’派到诺亚来的人。很久之前,我就已经在诺亚了,这次是借着腐夫教会的委托,来观察‘滞时之眼’复活、封神这件事的……这是风暴之女给予我的首要任务,如今任务已经完成了,信我也已经寄走了。我这条命已经够本了。但这件事……我的学生们,都不知情。

    “我这么说,您能明白吗,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