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返回2006 > 第507章 黄焖鸡中的战斗鸡
    魔都。

    这个夜晚,霍依依又没待在家里,她又和罗娜约会了,她俩这次约在一家酒店包厢,这包厢里竟然有电视。

    她俩一边吃着、喝着,一边看着电视上正在播放的《华夏好声音》。

    偶尔,她俩会交流几句。

    看着电视上,一号选手潘倩倩一首《向天再借五百年》还没唱完,已经有三位导师转过椅子,只剩下辣英一人还没转椅,罗娜微笑问霍依依,“依依,你是第几个出场呀?下一个是你吗?”

    霍依依摇头,夹了一块通心粉放进嘴里嚼着,笑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录制的时候,我是第21号选手,在我前面还有20个,但我听全哥说这节目后期是有剪辑的,每个选手出场的顺序和在电视上播出的顺序是不一样的。”

    罗娜微微颔首,“这样呀,但愿这期节目里能看见你登场吧!要不然下次节目播出的时候,我还得再陪你来看一次,呵呵。”

    霍依依笑了声,“怎么?你不愿意陪我来呀?”

    罗娜摇头,“那倒不是,但你知道的,最近公司总部给了我指示,让我这边尽快多扩张一些新店,我最近忙成什么样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霍依依默然两秒,微微点头,叹道:“是呀!你最近很忙,也不知道袁姐和全哥是怎么想的,这都年底了,突然让你这边加快扩张,等春节大家放假了,魔都很多人都会回老家过年的,到时候,整座城市的人气都会大降,扩张分店,等明年不行吗?”

    罗娜笑笑,只是说:“也不只是我这边,我听说我们整个公司,最近都在快速扩展,这是孙全和袁水清的决策,他俩是老板,他俩既然这么决定了,我们这些打工的,自然只能执行。”

    霍依依微微摇头,叹了口气。

    她俩说话间,电视上,潘倩倩的演唱已经结束,三位转椅的导师开始各显神通,各种没下限地花式抢人,这一段,把霍依依和罗娜看得都挺新奇。

    罗娜:“咦?这挺有意思呀!”

    霍依依失笑,“没想到,这些导师不仅在我唱完后这样,原来第一个选手唱完的时候,他们就是这种风格了。”

    罗娜闻言,好奇看她,“这么说,你唱完时,也有好几个导师给你转椅了?对了,有几个导师给你转椅子了呀?有这个选手的多吗?”

    霍依依微笑点头,“也是三个!”

    电视上,最终潘倩倩选了刘焕导师。

    此时,主持人华少再次登上舞台,热情地请潘倩倩离开舞台之后,他说了几句串场的台词,然后再次深吸一口气,电视机前的罗娜和霍依依看见这家伙又深吸一口气,她俩都无意识地停下手上的筷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视上的华少。

    华少没令她们失望,也没让她们久等。

    深吸一口气之后,华少那机关枪似的语速再次飙出一段广告词,一段全新的广告词。

    ——“99黄焖鸡华夏好声音欢迎收看由99黄焖鸡为您倾情赞助播出的华夏好声音99黄焖鸡黄焖鸡中的战斗鸡看华夏好声音吃99黄焖鸡要吃黄焖鸡就吃99黄焖鸡听音乐就看华夏好声音……”

    又是一口气不换气不间断的那种广告方式,华少这种广告念词的方式和语速,很容易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内急,所以赶着赶紧把广告词念完,好去上厕所。

    电视前,霍依依:“……”

    罗娜:“……”

    她俩此时的表情大概只有“呆若木鸡”一词可以形容。

    华少这机关枪一般念词的方式,没有惊到她们,毕竟她们之前已经看过华少为王老吉凉茶打的广告也是这种方式。

    惊到她们的是华少这次打的广告竟然是99黄焖鸡……黄焖鸡中的战斗鸡?

    “这么恶俗的广告词是谁写的?”

    好一会儿,电视上第二位选手已经登上舞台开始演唱了,罗娜才回过神来,一脸复杂地看向霍依依问道。

    霍依依苦笑一声,“我也不知道呀,我录这个节目的时候,没看见主持人念广告词。”

    罗娜微微低头,叹了口气,忽然笑了声摇头。

    “也许是全哥写的,要不要我现在打个电话问他一下?”霍依依忽然眉头微动,想到这个可能。

    罗娜讶然抬头,想了想,点头,“嗯,那你打个电话问问看!他写的小说我看过一点,他写东西有时候好像真是这种风格。”

    霍依依吁了口气,放下筷子,拿过手包,取出手机找到孙全的号码,当即就拨了过去。

    ……

    航州。

    酒店房间里,孙全和许琴仍然坐在电视机前,一边喝酒一边看《华夏好声音》,忽然,房门被人敲响。

    许琴循声望去,“谁呀?难道是老大你刚才点的菜做好了?”

    没等孙全接话,她已经起身快步小跑过去开门,孙全望去,果然是一个服务员推着一个餐车站在门外。

    马上就有菜吃了,孙全笑了笑,有酒无菜总是不够完美,等这些酒菜端过来,这酒喝起来就有滋味多了。

    他心情不错。

    恰此时,他手机响了,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霍依依的名字。

    她这时候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难道是刚才看了第一个登台的潘倩倩演唱之后,她心里虚了?

    不至于吧?

    霍依依那天在蓝莓台录制节目的时候,他正好就在现场,霍依依一首青藏高原,发挥得很棒,那高音顶得很多观众头皮发麻,包括他孙某人。

    而且那天她唱完时,也有三位导师转了椅子,按理说潘倩倩刚才的表现虽然很棒,但霍依依应该没理由会怵的,一来她俩不是一个类型的歌手,二来,她霍依依的表现并不弱于潘倩倩。

    “喂?吃过了吗?”

    电话接通,孙全随口来了句华夏式的招呼话语。

    霍依依:“全哥,你正在看《华夏好声音》吗?”

    孙全看了眼电视上已经在开唱的第二位登场选手,猜测霍依依是不是通过手机听见了电视上传来的歌声?

    “嗯,对,你也在看吧?”

    他笑吟吟地问。

    霍依依:“嗯,对了,全哥,刚才那段主持人念的广告词,关于你们99黄焖鸡的那段词……呃,是不是你写的呀?”

    孙全呵呵一笑,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脑门,笑问:“怎么样?写得还行吗?”

    霍依依:“……”

    数秒后,霍依依:“真是你写的呀?”

    孙全:“嗯,有意思吧?”

    霍依依:“呵,全哥,恕我直言呀,其它我觉得都还好,但那句黄焖鸡中的战斗鸡……呵呵,呵呵。”

    她竟然连发出两声“呵呵”,她啥意思?

    孙全忍着笑意,“是不是有点恶俗?”

    霍依依:“呵呵,你也有这种感觉?那你还这么写?”

    孙全伸手抓起茶几上一罐啤酒,抿了口,笑道:“我故意的,恶俗一点有什么不好?应该能令多数观众都印象深刻吧?

    呵呵,你也知道我那黄焖鸡也不是什么高端的菜肴,走的就是平价路线,上电视打广告就容易让人误以为我们这黄焖鸡卖得很贵,一些潜在的消费群体听了,可能会打消去尝尝的念头,我把广告词写的恶俗一点,应该就没人觉得这道菜很贵了,挺好的不是吗?”

    电话那头,其实早在电话刚拨通的时候,霍依依就将手机开了免提,所以孙全的这番解释,不仅她听见了,旁边的罗娜也听见了。

    听完后,她俩相视一眼。

    罗娜从霍依依眼里看见讶异,而霍依依则从罗娜眼里看见感慨。

    “这样呀,嗯,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样,对了,全哥,我听说你们公司最近一直在快速扩展,是不是就因为你们在蓝莓台打的这个广告要上了?”

    “嗯,对呀!难得在蓝莓台这样的大台打一个这样的广告,那当然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啦,对了,你现在在哪儿?魔都?啥时候回航州录后面的部分啊?”

    “嗯,那祝你们公司这次一炮而红,大赚特赚了,对,我现在在魔都,唔,至于我什么时候回航州录节目……那得等节目组的通知吧?全哥你知道大概是什么时候吗?”

    ……

    两人在电话里聊了几分钟。

    这几分钟里,酒店的服务员已经把餐车上的菜,一一端出在孙全面前的茶几摆好,许琴在一旁帮忙。

    几分钟后,通话结束。

    许琴伸手示意,“全哥,趁热,赶紧吃吧!等下就凉了。”

    孙全嗯了声,提起筷子就去夹菜,随口道:“你也吃!这么多我一个人又吃不完,一起吃一起吃!”

    许琴笑着应了声,开开心心地伸筷子夹菜。

    电视上,第二位登场的歌手相比第一位登场的潘倩倩,要稍微正常一点,这位是男选手,唱的是一首《天亮了》,一开始,他的音调起得并不高,唱得还挺舒缓,很走心的感觉,但唱着唱着,音调就越来越高,最终攀升到顶点的高音一出,观众席上一片一片的观众激动地站起来鼓掌,拼命鼓掌。

    原来,这位男选手也没那么正常,他的高音堪称一绝。

    孙全听得微微点头,表情欣慰。

    ……

    而魔都那间包厢里。

    此时罗娜却在感慨:“唉,我这位老同学现在做菜的手艺不知道怎么样了,但对人心的把握,却远胜我们这些同学呀,他刚才说的挺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