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白夜猎凶 > 第【301】章:清晨枪声
    看着眼前这具微笑女尸,我联想到了我死去的女友,因为她们身上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死亡刺青!

    女尸一.丝.不.挂,光滑的臀部,刺着一朵妖娆的蔷薇,就像一朵冥界之花,面向世界嫣然怒放。

    “小天,想什么呢?”

    七月十四号那天早上,城郊废弃礼堂里,我的搭档欧和伟一边给尸体拍照一边问我。

    他是从警二十多年的老刑警,无论面对多么触目惊心的案子,他的表现依旧那么冷静沉着。

    盯着那朵花:“我在想,这具尸体以朝拜的姿势对着舞台,她会不会在对着凶手跪拜?”

    欧和伟愣了一愣,抬头疑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一眼舞台方向。

    这次的死者是一名年轻女性,光着身子,以一种朝拜的姿势被人安放在一只椅子上,面带微笑,对着舞台。

    舞台的幕布黝黑深暗,看起来就像是魔鬼的眼睛,正在刺破着人们的心灵……

    老欧说:“别瞎想了,继续做事吧……队里已经初步了解了死者身份,姓名田薇薇,年龄二十三,非西川本地人口,职业,未明!”

    他拿着手机,这是队里发来的死者信息,刚到案发现场我们就把死者照片上传到队里,队里将死者照片与人体数据库进行比对后,结果马上回馈到我们手里。

    “她的职业是,外围女。”

    老欧深吸一口气:“你是说,这个死者,与三年前的死亡刺青案有所关联?”

    听他提起三年前,我的心忍不住一阵绞疼,牙关一咬,狠狠道:“三年了,我追踪了三年,他终于再次出手了,这一次,我绝不放过他……”

    老欧苦笑着摇了摇头,拿出档案本,继续登记:“赶快把现场证据记录下来,法医科的同事马上来了,对了,忘了告诉你,法医科最近会来一名新同事,名叫欧夜,名字好听吧……”

    “你妹?”

    我盯着黑幕,心不在焉的问他。

    老欧气笑了,暴跳如雷的对我说:“你妹的我妹,她是我女儿,今年十九岁,西川公安大学实习生,来我局法医科实习的。”

    “走后门啊老欧?”

    “走个鸡毛后门,我是看着局里这么多警界精英,想让夜夜也来跟你们学习学习,对了,以后如果跟着你,好好带带啊!”

    没想到这老欧竟然有女儿,而且女儿都实习了,想想三年前我参加工作就跟着他,跟他手把手学习。

    佩服这老小子保密工作做的很好,硬是隐瞒了三年。

    我耸了耸肩,一边向主席台走去一边说:“别说这些话,听起来怪怪的,就像交代后事一样……”

    “干什么去?”

    老欧看我走向主席台,提声喝问。

    我继续往主席台走:“我感觉主席台后面有人,心里放不下,我必须去看看……”

    “回来。”

    老欧绕过尸体,冲了过来,一把从身后把我给拽住,把手里的档案本塞进我手里:“你来登记证据,我去帮你看看。”

    他拔出了配枪,咔嚓一声上膛。

    我明白了,敢情这老小子也感应到了幕布后面有东西,他自己去看是因为他手里有配枪,而我没有配枪,我去查看自然有危险。

    我拿着档案本,看老欧小心翼翼的向幕布走去,我也屏住呼吸,看着他走到幕布面前,拉开了幕布。

    没有,什么都没有!

    幕布后面除了两个大音箱放在那里,就只剩一地的灰尘,老欧盯着音箱说:“小天啊,看来你的第九感,也不是那么准嘛!”

    第九感,是我的个人独有技能。

    以往办案经历中,但凡凶手就在附近的话,我总能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

    几乎都能凭着这种感应抓到凶手,同事们都戏称我这种感应是第九感,是正义之神赋予我的超能力,我不敢苟同。

    如今停职三年后,再次回到命案现场,我的感应再次出现,但是,却没有发现凶手。

    难道,我的第九感失灵了吗?

    我又一次看向做着朝拜姿势的女尸,只见她微笑着,对着主席台上幕布后面的音箱。

    我随着尸体的目光看向音箱后,看到了音箱边的灰尘上有一串浅浅的脚印,顿时大惊失色。

    我正要开口提醒欧和伟,忽然老欧飞身而起,腾空扑向音箱:“小天,注意,有枪……”

    “砰!”

    话未说完,一声枪响,枪声震飞了厂房里躲着的小鸟,老欧扑通一声扑倒在了舞台上。

    从音箱里钻出了一个人,手持自制手.枪,走到老欧身边,伸脚一脚踢开了老欧的配枪,然后把枪口指着我脑袋:“白小天,好久不见!”

    隐狼。

    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三年前作案之后就遁身不见了,警方通缉他三年一无所获,没想到三年后他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这次,更凶残,更嚣张!

    “你要对付的人是我,放开他。”

    我提声叫到,隐狼说:“如你所愿。”

    砰,一枪击发后,子弹就像烧红的烙铁,飞进了我的右腿,我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姿势跟那女尸的一模一样。

    “所有跟我作对的人,都必须跪在我面前死!”

    隐狼把冒着青烟的枪口对准我脑袋,嘴角勾起一抹狰狞的笑:“西川市著名的刑侦精英,可有想过有一天,你会跪在你最痛恨之人的面前,摇尾乞怜?”

    我气的牙关紧咬,头顶已经冒出了大汗,那是被腿上钻心枪伤逼出来的:“隐狼,我们之间的恩怨跟任何人没关,请你放过我的同事。”

    “他已经中枪,不死也会成为废人。”

    隐狼一脸不屑的看着趴在舞台上的老欧,老欧肚子中枪,鲜血流了一地,脸朝下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看来已经没了生息。

    我强忍心中的悲痛,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我劝你放下屠刀回头是岸,正义面前……你是逃不了的!”

    “死到临头,嘴还挺硬。”

    隐狼嘴角浮起了一抹讥讽的冷笑,用看尸体一般的眼神看着我:“知道你今天复出,我这是特地来给你送大礼的……”

    说完,他把枪口放在嘴边吹了吹,一道寒光闪过,“咔嚓”,隐藏在暗处的自动相机拍下了一张照片。

    我怒道:“你想干嘛?”

    “明天的大街小巷,将会传看着一张警察跪在罪犯面前接受行刑式枪决的照片,我要让你这警界荣耀,死后留下一地骂名。”

    隐狼张狂的笑在清晨的血腥中荡起,杀人诛心莫过于此,我忍着剧痛提起一条椅子冲了过去,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让他侮辱了警察的尊严。

    “找死。”

    隐狼发出一声厉喝,手中的枪口再次对准我,“砰”,子弹射出,擦着我耳朵飞了过去。

    这么近距离他竟然打偏了?

    抬头一看,发现隐狼在开枪那一秒失去了重心,而失去重心的原因,是被老欧拖着双腿凌空一拽,隐狼被拖倒在了舞台上,两人瞬间扭作一团。

    “小天,赶紧发求援信号。”

    这是老欧的声音,我愣了一秒,在电台上按下了紧急求援键,随着信号发出,高亢警笛声刺破了清晨的寂静,由远而近,向废弃工厂包围了过来。

    在对隐狼实施了一通箍颈膝击之后,老欧的身体突然与隐狼的身体成了一个十字形交叉,老欧弹起的两条腿分别在隐狼的颈部与胸部,卡住了隐狼。

    老欧用高难度动作制住了隐狼,一边掏手铐一边对我说:“小天,我困住他,你先把他拷住……”

    看到老欧干净利落就把穷凶极恶的隐狼给打倒了,还是中了枪的情况之下,我不得不佩服老刑警就是老刑警,都这个样了还这么能打,看来我要学的太多了。

    “欧警官,你抓不到我的。”

    隐狼虽被老欧用十字锁的方式按在了地上,但是毫不惧怕,因为他手里还有一把枪。

    他用枪指着欧和伟:“如果你能快过我手里的子弹你就试试。”

    “小天,动手啊!”

    老欧大叫一声,死死按住了隐狼的手,“砰砰砰砰”,四声枪响后,有三颗子弹打进了老欧的身体。

    一颗正中眉心,老欧怒目圆睁,直挺挺倒了下去,我扑过去按倒了隐狼,正往隐狼手上拷手铐的时候,礼堂里响起了一声命令:“放下枪,我们是警察。”

    我知道支援到了,隐狼向到来的支援举起了枪,支援同事们迅速开枪还击,流弹横飞中,舞台的台子轰然倒塌了。

    我们掉下去后,落到了一辆敞篷吉普车上,隐狼趁乱把我铐在了吉普车后面的架子上,边启动车辆边说:“白小天,三年前咱们还没玩够,今天我陪你好好玩一把。”

    在支援警察跳进来之时,吉普车像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我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我只想告诉你,西川市的天马上要变了,如果你侥幸不死,我要看你怎么破此死局。”

    废弃工厂的后面是一个高架,隐狼把车开上高架后,在一个斜坡位置打开车门跳下了车,吉普车趁着惯性,冲破了高架的护栏,从几十米高的高架上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