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五章 愿望与自由 (6200)
    龙珠战争,第三天深夜。

    雨水倾盆。

    大地上,那无数因神龙之间的战斗而蒸发的冰雪,此刻再一次化作雨水,以比雪更加冰冷的温度降临世间。

    黑暗的雨幕之中,除却雨声外什么都听不见,除却雨水外什么都看不见。

    但是在某处山丘之下,却有一个古怪的玉白色柱子屹立在环形的撞击坑中,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释放着微弱的灵光。

    玉白色的柱子大体呈圆柱形,它结构复杂,通体流畅,外表释放着令人惊异的高热,漫天雨水泼洒在其上,只会激起大量白色的水蒸气。

    但是再怎么高的温度,在这倾盆大雨中,也会迅速被冷却。

    ——嘶嘶。

    而就在大量蒸汽被激发,玉柱冷却后,伴随着阀门开启的金属移动声,原本完美无瑕的玉柱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门型的缝隙,白色的冷却气从中喷射而出,在雨水中也久久不散。

    咔嚓,舱门打开,门型的骨片落下,一位白发红眼的年幼女孩,便这样顺着阶梯,从这脊椎骨改造而来的保护舱中跌跌撞撞地走出。

    她的长发直到腰际,全身上下都披着一身由白色细密龙鳞制成的贴身铠甲,只有露在外面的脖颈可以看见那白皙的肌肤。甚至因为白色龙鳞的衬托对比,肌肤更呈雪白。

    女孩的相貌是自然无法孕育的完美,宛如美玉雕成的艺术品,但也因此少了一分人气,比起生物更像是机器,而小巧玲珑且精致的五官没有任何感情,只有从那转动的红色双眼才能看出,她的确是活物。

    和有些迟钝的动作相比,女孩的思维很清晰,走出舱门,辨别了方向和之前神龙战争的地点后,她便立刻在雨水中跑了起来。

    小女孩的步伐并不快,再加上如今的地面上到处都是熔岩,选择前进的道路更是困难。虽然说,冰冷的环境和雨水令大量熔岩坑迅速冷却,但冷却的只是外层,在那一层黑色的表壳下仍然是炽热的岩浆,只要稍微踩上去,便会塌陷。

    但女孩却能清晰分辨这些陷阱,自带热成像视觉的她很快就找到了一条通向神龙战场的正确道路。

    ——胜利了。

    穿过熔岩的平原。女孩能感应到,如今整个北地,还能继续运转活动的龙珠只剩下了自己持有的那一个。

    ——胜利了。

    跨过城市的废墟。她能感应到,虽然自己召唤的神龙状态不太好,但他还活着,还存在着,并没有消散。

    ——胜利了。

    踩过一个个冰冷的水坑。在水花飞溅之间,女孩突然真正理解了‘胜利’这一点。

    ——自己胜利了,神龙战争结束了,自己的指令,完成了。

    已经能看见作为战场的迈亚城,那里已经大半塌陷为熔岩坑,坑内的岩浆之前被一位龙神全部掀飞,如今无尽冰冷的雨水正在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似乎要将其化作一座湖泊。

    在这座未来湖泊的旁边,女孩的脚步缓缓放慢下来,她站在这巨坑的边缘,呆呆地平视巨坑另一边的城市废墟,雨水倾泻在她的头顶。

    于暴雨之中,人造人女孩奥拉,陷入了宕机模式。

    “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一切的使命都已经完成,奥拉突然丧失了自己所有行动的理由,她目光怔怔地伸出手,凝视着自己手心一直紧握着的龙珠,迷茫地自我询问道:“还能做什么呢?”

    依照铂因工坊制造自己时输入的指令,自己应该听从迈亚领主的命令。

    依照迈亚领主的命令,自己的使命就是拼尽一切,夺取龙珠战争的胜利。

    依照最高的胜利法则,自己跟随神龙烛昼,与他一同战斗。

    而现在,所有的指令都已经完成,虽然说,和自己毫无关系,但是龙珠战争的确已经决出胜负。

    ——胜利之后,我应该是要被废弃了吧。

    亦或是说,作为一种胜利的标本,在灭杀了活性后,作为雕像被摆放起来什么的——似乎有听过迈亚领主这么说过。

    反正不管怎么说,就是这样的结局,无论是被废弃还是被作为雕像供奉,总之自己都要退场。

    人造人的核心是有使用期限的,在使用期限内,人造人是速成的超凡战力,比一切人类培育的速度都要快,但是使用期限过后,便会立刻崩溃消散,化作飞灰,除非经过特殊处理,才能留下尸体。

    三十天,便是奥拉的使用期限,已经过去了接近四分之一。虽然说,苏昼分给了她一丝精血,但是这一丝精血是否有用,现在并不能看出来。

    雨水中,奥拉停下了脚步,满头白色的长发末端,滴落着雨水。

    但是,脑中的思考却并没有停止。

    ——这个世界的一切,无论是好是坏,未来应该如何,那和我都有什么关系呢?

    奥拉环视整个世界,入目所视之物,皆为漆黑冰冷的雨,虽然天地宽广无涯,但人所能看见的却只有这么多。

    突然地,女孩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难以理解,以人造人的基础知识很难形容的感觉。一阵冰冷从脊椎骨的尾端开始蔓延,进而扩散至全身。

    过了数分钟后,她才再次启程,顺着巨坑光滑的内弧,朝着中心前进。

    然后,她便看见了,白色龙神那巨大如小山一般的尸体,以及位于神龙前方,那仰躺于雨水中的人形神龙。

    快步感到,奥拉没有多话,她跪在雨水中,伸出手抚摸着苏昼的头和鼻子,在感应到温暖的呼吸后,女孩不知道为何松了口气,然后抱住青年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

    但是,即便如此,奥拉心中那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却无法抑制。

    如果说,所有参加这场神龙战争的人们,心中都怀有某种改变世界的愿望。

    那么,女孩则是‘根本不知道’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

    “好了,我还没死呢。”

    疲惫无比,动弹不得的青年如此轻声道:“不过你要再晚来一会,指不定我就要被淹在雨里了。”

    这倒不是开玩笑,随着雨水越来越大,坑底的积水也越来越多,越来越高。

    但是,奥拉却并没有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苏昼。”

    她只是习惯性地抱着青年的头,然后低垂眼帘,与对方对视,用清灵的声调轻声询问:“你想要取什么愿望?”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被女孩柔软的手臂抱着,不假思索地回答道,青年强行为了气势哈哈大笑一声:“愿望不愿望的,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反正打了这么几场,我收获很大,实力又能更进一筹。”

    “反倒是你,奥拉,你有什么愿望?”

    奥拉并没有回答。

    女孩如同停滞的机械一般,一动不动。

    察觉到这一点,苏昼也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睁开带着丝丝缕缕血丝的双眼,然后抬起手,拍了拍对方的脸:“这一场龙珠战争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天,但是一切因果的源头,却是二十多年前。”

    “龙珠持有者的故事已经随着战争结束而落幕,他们度过了自己漫长或短暂的一生,因为不满现有的世界,渴望更好的世界,所以想要许愿,改变原本的世界。”

    青年的话语,认真且真挚:“奥拉,你虽因迈亚领主的愿望而诞生,但是,他们所有人的故事都结束了……你如今,已经可以为自己而活。”

    “但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苏昼,我什么都不知道。”

    如此轻声说道,白发的女孩闭上了眼睛,她此刻再次感到了之前那般前所未有的空虚,冰冷的感觉攀爬上脊骨:“我的使命结束了……我找不到行动的理由了……”

    而就在此时,奥拉突然有些明白,这种怪异且难以形容,被自己内心清晰感受着的感觉,似乎就是青年最初教导自己的,那名为‘恐惧’的事物。

    对‘未知’的恐惧。

    ——没有目标,没有愿望,没有理想,没有梦想。

    ——不知道现在要做什么,不知道明日要去哪里,不知道未来自己会什么样,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

    女孩抱着苏昼脑袋的手,轻微地颤抖了起来,伴随着龙珠骤然亮起的光芒,苏昼能更加清晰看见如今奥拉的表情。

    那是充满了恐惧,充满了茫然,比起人造人,更像是人的表情。

    “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

    所以,青年睁大眼睛,他认真地回答道:“难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有愿望的人才是少数,绝大部分人都并不知道自己未来究竟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活着有什么必要的意义。但是这并不妨碍人开开心心的活着,因为晚饭是孜然牛排和香辣猪蹄而欣喜。”

    “当然,并不是说愿望不好。有愿望的人是幸福的,因为他有了奋斗的动力,但是同样,有愿望的人是悲哀的,因为他会成为梦想的奴隶,失去了‘自由’。”

    “愿望?自由?”

    下意识地重复道,奥拉又听见了全新的词汇,她困惑地眨了眨眼睛:“苏昼你之前说了,你没有愿望……所以说,你是自由的吗?”

    “不对。”

    而苏昼恢复着体力,他的躯体吸收着周围的雨水和灵气,一点一点恢复体内重要器官的机能,青年耐心解释道:“人类是被各种各样事物束缚囚禁的生物。所有人都是奇迹亦或是命运的囚徒,这场龙珠战争中的所有人,包括我也不例外。”

    “在一段时间之前,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机遇,但也因此必须去持续不断的冒险和战斗——但我不是将冒险和战斗视作人生意义的人。过去的我渴望进入超凡的世界,而现在的我,其实更希望能享受在超凡世界中的平静生活,这便是我的愿望。”

    “可是,总有人,会影响这个美好宁静,和平幸福的世界——于是我战斗。和人亦或是怪物。”

    “哪怕是伟大存在,也不能妨碍我的生活,无论是又一次灵气断绝,亦或是更加危险的未来,我都不允许。”

    “有着这样愿望的我,又怎么能说得上自由?”

    在激战过后的大雨中,面对一无所知,一片空白的人造人女孩,青年终于能够说出自己真正的愿望,那并不可能用许愿达成的愿望。

    那是难以对地球上的其他人诉说,只有自己一个人知晓的愿望。

    “所以,本质上,我其实与其他龙珠持有者差不多,我们都是想要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幸福。只是,在我原本的世界,有很多很好,亦或是不那么好的人帮助我,所有人一齐努力奋斗……而在这个世界的人们,受限于时代,本可能联手的他们孤军奋战,最终因为愿望而纠缠战斗在一起,死于此地。”

    如此说道,苏昼缓缓起身,他轻柔地拿开奥拉抱着自己脑袋的手,转过身,盘坐在雨水中,与跪坐在地的女孩对视,平静地说道:“但是,女孩,你不一样。你和我,还有其他所有想要许愿的人都不一样。”

    “现在的你,是自由的。但人类就是这样,天生被束缚的生物,因为太过自由,所以才会恐惧,甚至想要找上枷锁,将自己锁住……当然,正如同我之前所说,这并不是坏事,因为有了愿望和枷锁,人行动起来才格外有力。”

    “你可以选择一无所求,自由的活着,亦或是用愿望捆住自己,过上充实的日子。”

    “创造更好,更加幸福的世界……”

    再次重复着苏昼的话语,此时的奥拉,就像是牙牙学语的幼童,就像是复读机一般,一再重复苏昼这一更加年长者的教导。

    她低下头,重复了数次后,然后便抬头,疑惑地询问:“创造这样的世界,有什么意义呢?”

    “也没什么意义。这世界上绝大部分事情都没什么意义,重要的是享受那个过程。”

    耸了耸肩,苏昼耐心地教导奥拉:“人不是机器,重要的不是目的。”

    “而创造这样的世界,至少可以让全世界多一点像我这样正直善良,乐于助人的好人——到时候大家都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亦或是像是现在这样,教导奥拉你这样的好孩子。”

    奥拉此时正捏着自己的手掌,手掌中心还残留着之前苏昼头发和脸庞的触感,那是很硬,也非常柔韧的感觉,与自己和其他人的头发与血肉并不相同。

    “那样的世界……”听见苏昼的话后,她下意识地点头道:“似乎,很好。”

    “是吧,启明也这么觉得。”

    满意的点了点头,苏昼觉得自己似乎开解了一位迷茫的孩子,顿时很是愉快,他伸出手,拍了拍奥拉的肩膀,轻声道:“女孩,去,用这个,取一点那头龙的血过来。”

    奥拉顺着苏昼的手,看向不远处的白色神龙,她点了点头,然后便起身,接过苏昼从个人口空间中取出的罐子,嗒嗒嗒地踩踏着水花,前去神龙的尸体处。

    神龙的额前仍有着刀痕,白色光流一般的事物正在流出,奥拉不知道是不是血,但总之先取了再说。

    装满一罐龙血,在苏昼的指引下,奥拉将这一罐源自已经开始神化升华,化作始祖神龙的马特维之血送入了苏昼的个人空间,浇灌在正在打瞌睡的智慧树树根上。

    “!!!”

    登时,原本正在沉眠成长的智慧树苏醒了过来,它什么话都来不及说,一股强大无比,精纯地前所未有的力量灌入它的体内——龙神之血中蕴藏的奥秘,化作一道道璀璨玄奥的符文,凝聚在枝头。

    那是凝聚了天地与生命之龙,返本归元,有了一丝始祖之龙血脉奥妙的龙血,也是长久以来,智慧树得到的最好的肥料。

    前后仅仅是十几秒,随着树上枝头一位位火剑天使欢快地唱起圣歌,一颗颗有着蛇纹的智慧果便凝结在枝头!

    不仅仅如此,汲取了这血中的奥秘精华,智慧树本身也开始急速地成长——它的树枝和树叶变得更加茁壮茂盛,整棵树也开始缓缓地拔高。

    而在陷入成长的沉眠前,它的精魂对苏昼发出了一声欢呼。

    “苏昼,爱!”

    “嗯,我也爱你——乖,好好睡一觉。”

    将智慧树哄睡着后,苏昼摘下了一枚智慧果,然后无视雅拉起哄般‘你为什么不变成蛇形?!’的噪音,将其递给了一脸不明所以的奥拉。

    “吃下它吧,奥拉。”

    “或许现在,你还难以理解我之前说了什么,但是只要吃下它,你就能明白,你就会领悟什么是自我和立场,什么是他人和相对,自然,你也就知晓何为双重标准,何为自由心证。”

    “吃下它,神的造物,便会成为独立的人类。而你,人的造物,自然也不例外。”

    接过智慧果,奥拉的捧着这一枚闪烁着白色圣洁光芒,表面还有隐约蛇纹环绕的果实。

    “成为……人类。”

    她在心中复述着苏昼的话语,似乎若有所悟。

    而就在此时,一直闪动着光芒的七颗龙珠,各自飞跃而起,汇聚成一团。

    来自奥拉的烛昼之珠,来自马特维的应龙之珠,来自库摩尔的利维坦之珠,来自维卡的法夫纳之珠,来自伊芙琳的戈尔贡之珠,来自米哈伊尔的耶梦加德之珠,来自芬特的羽蛇神之珠。

    七颗龙珠,释放着不同的光华,它们从奥拉的怀中,和马特维的尸体中飞跃而起,组成了一个不断轮转,首尾相连的光环。

    于是,在这漆黑的深夜中,天地骤然明亮了起来。

    仿佛就像是什么巨大的生物,睁开了眼睛那般,太阳升起了,月亮也升起了,群星自漆黑的天幕之后浮现,光芒穿透雨云,闪耀无比。

    不仅仅如此,除却日月与星光外,天地四极处,也同样亮起明亮无比的神光,贯穿了云层与天幕,直入群星宇宙之间。

    而苏昼和奥拉所在之处,就是天地四极的中心,日月星三光齐耀之地。

    龙珠不断轮转着,四周的地面和雨水斗震颤起来。

    巨大的坑底,所有已经汇聚成湖的雨水,以及其中的每一粒尘土,每一粒砂石,都开始轻微地颤抖,然后,它们便挣脱了大地的束缚,与一粒粒逆飞而起的雨滴一同,朝着天空缓缓飞去。

    而就在这日月其至,天地逆转的异象中心,苏昼却没有半点紧张,而是期待地看向七颗龙珠组成的那一轮圆环。

    “要来了!”

    他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目的,其实不是为了变强,也不是为了寻找真身宇宙战形态的灵感……当然,这两点也很重要,他也的确找到了灵感和变强的素材,可是这的确不是他真正的目的。

    苏昼真正的目的,是为了知晓雅拉如今的状态。

    ——自己这边的雅拉是这样的,那么在这边遇到的雅拉,有是什么样?

    亦或是说,只有自己身侧的那条赤色的蛇灵,才是雅拉,而其他世界的始祖之龙,混沌大蛇,都不过是世界的衍生?

    他想要知道这一切的真相,而蛇灵并没有阻止自己,而是任由自己试探探索……

    现在,情况马上就要分晓。

    很快,伴随着天地震颤的停止,七颗龙珠组成的圆环消失不见。

    而天空的至高处,日月化作了一对巨大无比的龙瞳,一条由群星银河组成的庞然巨龙俯视着世界,发出了堪称‘温和’的声音。

    【你好,许愿者,很高兴见到你。】

    【祝贺你集齐了七枚龙珠。】

    【我名为‘起始’,但是大部分人都称呼我为始祖。】

    【这个世界由我所创造,我的众多孩子生活在其中。】

    【但我并非全知全能,我并不知道怎样的世界对他们来说才算是完美,所以便开放了一部分权限给他们,让他们自己改造自己的世界。】

    【自然,会有矛盾和纷争,而我不干涉这一切,只回应胜利者的愿望。】

    【这便是龙珠和许愿的本质,所以在许愿之前不要忘记——我并非全知全能,龙珠更是如此,如果要许愿,就许下合理的愿望吧。】

    这声音如此地柔和,和之前的异象不同,并没有震荡任何事物,在苏昼的耳中,更是轻柔无比,异常清晰。

    怎么说,就像是在微风中缓缓飘落的雪花……就是那样温和的语气。

    很快,这头以日月为眼,群星为身,环绕世界的创世大龙便注意到了苏昼,祂凝视了片刻,然后若有所思道:【啊,异界的神龙,你给我一种很亲近的感觉……嗯,旁边的那位失败者也是,孩子们都成长到这个地步了吗。】

    【总之,许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