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两百零八章 凄风苦雨
    此刻山坡上的两人,坐在轮椅上的男子,正是病麒麟,当初在黄泉谷出现过,还给了萧尘一枚“生杀予夺”金叶子。

    只要是在幻墟之丘,萧尘手持这枚生杀予夺金叶子,那么幻墟之丘的修真势力,不管修道也好,修魔也罢,大概都会给天逐城三分面子。

    而天逐城,存在已久,自古以来,便有七殿,分别是:苍龙、麒麟、白虎、玄武、朱雀、白泽、重明。

    七殿一向以苍龙为首,苍龙亦是整个天逐殿,唯一的最高首领。

    但在百年前,苍龙一现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所以如今,整个天逐殿,是由病麒麟在打理,暂代苍龙之位,而今日却不知为何,他不但不在天逐城,反倒还来了这么远的无天殿。

    此刻,那半天空中的神秘黑袍人,显然也认得病麒麟,阴冷冷道:“麒麟殿主腿脚不便,却还一路跋山涉水来此,就不怕,回不去么……”

    麒麟温文尔雅,淡淡笑道:“在下以这半废之身,对上阁下,不知……大概能有几成胜算。”

    “大概……你今日会死在这里。”

    黑袍人声音阴冷,而病麒麟,脸上仍是带笑:“若是在下不幸身殒于此,那大概也是天数使然,须怨不得旁人。”

    “多管闲事……自取灭亡。”

    黑袍人声音一冷,身上杀气忽然增强了许多,话音未落,便是两道凌厉掌力,直朝麒麟打了下来。

    纵然先前他被萧尘打伤,但此时的力量依然不容小觑,两道掌力,说至便至,却见麒麟一拍身下轮椅,整张轮椅一下便往后飞了出去。

    “轰”的一声,黑袍人那两掌虽是厉害,然却只是打得山头崩碎,丝毫未伤到病麒麟半分。

    而这一刻,只见病麒麟双手一推,同样是两道穿云裂石的掌力,朝天上打了去,同样的招式,黑袍人却不避不闪,直撄其锋,“轰”的一声,两人掌力相撞,登时震得满天云层散尽,下边的人无不为之一退,脸上均有惊色露出。

    “哼,看来天逐城,也不过如此。”

    黑袍人冷冷一哼,转瞬之间,又攻了下来,这一次,只见他手掌一抬,掌心下方,骤然出现了五道黑芒剑气,“煞煞煞!”一齐朝病麒麟斩了去。

    面对那五道诡异黑色剑气斩来,病麒麟依旧镇定自若,一拍身下轮椅,轮椅又飞了起来,竟是在半空中行动如风。

    而他的招式,也十分简单,每每都是一挥手指,便有一道玄芒飞出,与那黑袍人的剑气斗在一起。

    无天殿的人都看得眼花缭乱,而太华子三人,此时脸上均有惊色露出,麒麟虽患腿疾,可他身下的轮椅,却是由天外寒铁所铸,坚硬无比,同时布有“重明”设计的精密机括,暗器发出,伤人无形,再加上他本身修为不凡,以玄力驱使这轮椅,可谓行动如风,丝毫不受阻碍,绝非常人所能及。

    此时此刻,即便是太华子他们三人,一时半会儿,也难以看出,病麒麟的修为,究竟已经达到了何等境界……

    而在另一边,萧尘扶着凌音,虽不知为何天逐城的人会一次次相助于他,但眼下此地不宜久留,思念及此,再不犹豫,立即带着凌音往外面飞了出去。

    黑袍人见他带着凌音遁走,瞬间凝指,一道指力打了过去,然而却被病麒麟同样一道瞬间发出的指力,给截断了。

    “不能让他离开……”

    此时在下边,太华真人见萧尘带着凌音遁走,这一刻,再不顾那么多,一瞬间追了上去,然而尚未追至,一道朱红人影,却突然将他阻拦了下来,正是朱雀。

    见到朱雀来阻,太华真人登时眼神一寒,然而此时,他身受重创,元气大伤,未必还能闯得过去,冷冷道:“百年前,苍龙曾立下誓约,一百年之内,天逐殿绝不离开幻墟之丘,如今百年整期尚还未到,你们却违背誓约,提前出来了……”

    “那又如何……”

    朱雀神情淡然,显得丝毫不在意,太华真人眼神一下变得更加寒冷了,沉声道:“原来如此,看来你们天逐城和无欲天,还有玄青门,早就已经暗中勾结在一起了……”

    “呵……”

    朱雀淡淡一笑:“随你怎么说好了,你高兴就好。”

    “你……”

    太华真人手一指,就在这时,身后又有两道人影飞上来,却是重九真人和翠寒真人。

    昔日他们三人有着圣境修为,而这次元气大伤,修为损了九成,便是加在一起,大概最多也只能跟朱雀打个平手。

    太华真人眼神冷若冰霜,传以密语道:“你们快去追萧一尘和凌音,万不可让他们回到玄青门,此人我拖住他……”

    重九真人和翠寒真人听完,正要动身,但却在这一刹那,只见朱雀双手一震,左右竟一瞬间化出两道一模一样的分身来。

    便是太华真人,也不禁脸色一变,好厉害的分身之术……

    “三位真人不妨离开这里,不过等你们一走,我就将这里杀个鸡犬不留,血染无天殿……我朱雀说话,一向算数。”

    朱雀淡淡一笑,看着面前的三人道。

    “你……”

    太华真人向他一指,然而此刻,却知晓这话绝非危言耸听,今日无天殿的人,几乎都受了伤,元气大损,唯有紫微司和巨门司两人还有些实力,可他们两人,现在要封印九幽谷,根本不能过来……

    “我什么我?”

    朱雀看着他,双手束在胸前,淡淡道:“在你们眼里,幻墟之丘的人,不都是穷凶极恶的魔道之辈么……而我朱雀,又恰恰是个坏人,坏人杀人,需要理由吗?”

    另一边,麒麟与那黑袍人鏖战正酣,看似随意,实则招招小心谨慎,同时向朱雀传来一道密语:“朱雀,今日之事不可大意,不要再玩闹了……”

    ……

    且说萧尘和凌音,两人离开无天殿后,一路疾行,凌音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也越来越微弱,最终,往后倒了下去。

    “师父……”萧尘脸上一惊,伸手将她抱住,这一刹那,竟感到她的身体,冰冰凉凉……

    “尘儿……”

    凌音欲开口,但最终竟是虚弱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萧尘将她紧紧抱着,左右四顾,担心无天殿的人追上来,立即择了一处偏僻山岭而行。

    就这样不知飞了多久,暮色渐至,天边的乌云,如铅一般沉重,萧尘突然停了下来,喉咙里传出一声闷哼,跟着便是一口鲜血涌了上来。

    显然因为三尸魔,他也反噬得不轻,加上刚才一路疾驰过来,此时他几乎已是头晕目眩,不辨东西南北了。

    “轰隆!”

    一声沉雷在天上响起,紧接着冰冷的雨点,落了下来,整座山岭,变得雨雾蒙蒙,山路更加难行了。

    萧尘抱着凌音,一步步艰难地往前走去,鲜血顺着他嘴角不断流下,与这满天冰冷刺骨的雨,渐渐混在一起……

    “轰隆!”

    雷声沉沉,风更刺骨,满山的凄风寒雨不停,像是要将师徒二人,吞没在这昏暗的暮色里。

    雨越下越大,路越行越艰,忽然,萧尘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地上摔倒了下去,凌音在他手中,也翻滚了出去。

    那下边是一座陡峭的山崖,萧尘用力往前一扑,溅起满地的泥水,将她拉住了。

    “师父……”

    萧尘死死将她拉着,而凌音已是大半个身子悬在山崖上,两人手臂上全是泥水,越来越滑,萧尘的身体,也逐渐往那山崖滑了去,最终抓住崖边的树根,才得以稳固。

    “轰隆!”

    天上雷声越来越大,满天无情的雨,也像是要将师徒二人吞没,萧尘手上越来越无力,纵然抓得再紧,可对方的手腕,还是一点一点,从他手中慢慢滑了出去。

    “啊——”

    萧尘发出一声长啸,抓着树根的那只手,已经流出鲜血,雨越下越大,最终整座山崖,都往下面滑坡了。

    两人一起翻滚了下去,混乱之中,萧尘紧紧拉着凌音的手,用力将她抱住,拿衣裳捂着她的口鼻,两人就这样抱着,往那山坡下面翻滚了去,不知那下面,又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