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开海 > 第一百零七章 入侵
    黄昏下的雷头乡气氛压抑,村中心水井旁的广场上聚集着许多村民,他们不敢说话,通往外面道路的两旁站满卫兵,几乎所有人都望向水井旁骑在马上的人。

    骑在马上的是男爵,雷头乡只是他三十多块领地其中之一,在这个范围内最重要的财产不是这些村子里的非自由人,而是在更北方的大城堡庄园以及能够让他收税的徭役庄园、自营地与农庄地。

    男爵通常只有在巡视时才会来到村庄,频率为一年三次或四次。

    村庄的税官或者管家,要么就叫他村长,总之雷头乡的村长是世袭的管理者,一方面他作为自由民有自己的磨坊与农庄,另一方面也是领主与领民的中介人,当领主不在时,他被赋予领主管理土地的责任。

    男爵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而非城堡的原因只有一个,村长是个见风使舵的机灵鬼,当应明和他武装到牙齿的北洋骑兵来到这,他立刻与应明合作,吩咐村民配合明军,磨面的磨面、筛面粉的筛面粉,总之对于明军要求的一切全部做好,不让他们大发雷霆而迁怒村庄。

    而当应明离开的时候,他则挨家挨户地将明军留在这的东西登记起来,他的解释是为了村民好,省的从大明来的入侵者回来发现东西少了会杀人;人们猜测村长是想把这份记录交给领主,但他又并没有主动地向屯兵普利茅斯的领主汇报。

    直到他们男爵大人的骑兵带着文书出现在村庄周围,告诉他们要为军队准备物资,村长又在这个时候把清单交给骑兵,转送男爵。

    没有人知道村长脑袋里想的是什么,封建制度发展到如今这个时期,绝大多数贵族重视享乐的同时也察觉到时代变革带来的巨大紧迫感,他们关注商业繁荣胜过盾牌与长剑,事实上封建贵族与商业领袖非但并不冲突,而且还有极高的助力。

    而在贵族们向商业巨子转化的过程之中,必然将领地的部分权力下放,村庄的实际的管理者也正在慢慢变成新的实际统治者,村长在村落的权势空前,利益与权力的事情上一方退让必然有另一方前进补上缺口。

    尤其对一个世代侍奉领主、管理村庄的世袭村长而言,如果不是发生很大的问题,领主也不愿承受撤换村长的损失,当然,他们有这样的权力,就像皇帝可以更换土司、知县可以关押族长。

    只是看愿不愿意承受代价了。

    不论如何,男爵并没有处分村长的打算,只是让领民把明军留在这的粮食、武器、辎重、杂物全部拿出来,依照清单堆放在村中心,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点意外——有三名村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太过愚钝忘了村长曾记录清单的事,还是贪欲熏心,他们并未如数交出物资。

    他们扣下来的东西是蜂蜜、马掌、筛过的精面粉和皮带。

    没人知道究竟是应明的战利品对男爵来说太过触目惊心,还是村长的自行其事触怒了男爵导致迁怒领民,现在领主大人甚至不愿费力做出个木架,就已经使用领地法庭的权力下令把这三名领民全部绞死,立刻。

    其实这两个原因不论哪个,都足够让男爵恼怒,后者就不说了,下属村庄管理者私自与入侵敌军达成协议,在自己的领地为敌人制作粮食、储存敌人劫掠的赃物,这件事如果让其他贵族知道,会极大影响领主的声誉。

    前者则会让人恼羞成怒,一桶又一桶的陈面粉、新面粉、精面粉、板油、油脂、肥皂、蜂蜜酒、黑莓酒、香料酒、陈年葡萄酒。

    皮手套、皮靴、上百件印有六个家族纹章的罩袍,整整数十套铆住和没铆住的锁甲衣以及头盔;数不清的矛头和长短弓……总之除了没有属于精锐部队的那部分,是能武装起接近上千部队的军械。

    甚至还有成群的鸡、鹅、拴住的马和十二头猪。

    村民们一再说这些物资是入侵小队多次往返运回来的,言之凿凿的说那支小队只有上百人,男爵大人只觉得他迫切需要杀几个人。

    只有杀几个人才能让他愚蠢的领民说实话,上百人的部队能杀这么多人?那六个家族的罩袍意味着西边能赶过来的所有部队都被这支入侵者小队截杀了,他们是什么?人人都端着陈沐的管风琴?

    “大人,什么是……陈沐的管风琴?”

    “陈沐的管风琴,我也不知道,法国佬这么叫。”

    男爵不愿在这个时候跟村长说太多,他要在领民面前保持自己的威严,实际上他也想知道什么是‘陈沐的管风琴’,从伦敦快马送来的情报,说女王的情报顾问弗兰西斯·沃尔辛海姆截获法国巴黎主教送给教宗的信上提到了这个词与一场发生在昂古莱姆发生的战役。

    那场战役中明军用一种能远距离发射的火炮,短时间把大量炮弹送进阵线,紧跟着发生惊天动地的爆炸,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坚强的瑞士方阵就被摧毁。

    法国的贵族试图寻找,却在炮火升起之地一无所获。

    在那之后,人们把大明一种不知长什么样的火炮称作陈沐的管风琴,各项参数除了杀伤力以外全是猜测和未知,巴黎主教正要将这个消息写信送给教宗,希望教宗将之传告整个基督教世界——可惜这封信写好了还没送出去,巴黎主教就被英格兰雇佣法国海盗绑架了。

    三名贪婪的村民被活活绞死,亲人在强烈的恐惧下遏制着哭泣声还未停止,男爵大人正要向噤若寒蝉的村民训话,突然所有人都听到村子外传来遥远的火枪放响的声音。

    突然间所有人都乱了,村民惊恐地到处乱跑,极力想要找个地方躲避即将到来的战争。

    受过训练的卫兵也不知该如何自处,统统看向他们的领主,等待下一步命令。

    派人去探查情况的命令还未下达,村口传来沉重的马蹄声,骑士端着长剑缓缓踱马踏过长长的村路,被他经过的卫兵各个望着他的身影发出压抑的惊呼,等他行至村中心的水井旁想要翻身下马,铁鞋才刚离开马镫,整个人就像块拴在马背上的巨石般滑落,沉沉地坠在地上。

    领主终于看见,在这名骑士的板甲背后,有至少四处被火枪命中的凹痕,有些铅弹镶嵌在板甲上,有些则打穿板甲留下小洞,那些伤口的血从板甲下缘的臀部流出,浸红了骑士护腿下大腿后侧的裤子。

    自始至终,骑士没能说出任何一个字,但他传达的信息已经送到了。

    人们听见自村庄各个方向轰踏而过的马蹄声,听见激扬奋起的军乐,听见由远及近的呼哨,所有人都知道——明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