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旺门佳媳 > 第二百一六回 阜阳侯府
    万妈妈林妈妈没想到季善说翻脸就翻脸,一时都怔住了。

    沈娘子这是什么意思,就因为她们暂时不便告诉她他们府里是什么人家,就不打算认祖归宗了不成?这气性也未免太大了些吧?

    怕是想着自己是案首娘子,指不定很快还会成为举人娘子,前程远大,所以纵已听她们说了她们是京城来的,也该猜到她们府里非富即贵了,依然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那她可就想错了,就算她已是举人娘子,甚至是进士娘子了,跟他们府里比起来,依然算不得什么好吗?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又连会宁府都没出过,眼界还是太窄了些啊,等回头她知道他们府是什么人家了,自然也就会上赶着了。

    不过她们到底是当下人的,这些话还是烂在心里的好,眼下更是不宜说出来……

    万妈妈因忙赔笑道:“沈娘子误会了,我们真的很着急,上头的主子们也很重视我们走失了的三小姐。只是兹事体大,我们如今真的不便与您说太多,但我们二夫人的贴身妈妈范妈妈要不了多久就能到会宁了,到时候自会什么都告诉沈娘子的,还请沈娘子稍等一些时日,我们……”

    可惜季善径自打断了她,“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两位妈妈至于弄得这般神秘吗?叫我怎能不生疑,不担心会惹来什么麻烦?到时候再来后悔,可就迟了!好了,我就不多留两位妈妈了,毕竟彼此今日之前,本就素不相识,应当以后也不会再扯上关系,两位妈妈请吧!青梅,没听见我方才的话吗?”

    青梅忙上前应了“是”,冲万妈妈林妈妈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位妈妈请吧,别让我一个小丫头难做。”

    “可是……”万妈妈林妈妈还想再说,就见季善已带着周氏头也不回的径自出了厅堂,

    二人无法,只得冲着季善的背影说了一句:“那沈娘子,过几日我们再来叨扰您啊。”,随青梅出去了。

    季善等青梅送完二人,折了回来,立时吩咐道:“你立刻悄悄儿去追上她们,摸清她们落脚在什么地方,看回头能不能设法打听到她们到底是不是京城来的,又到底是来自京城的什么人家?记得路上小心一点,别让她们发现了。”

    说完递了个荷包给青梅,“里面有一些碎银子,若有需要花银子的地方,就只管花,别担心我怪你,去吧。”

    青梅忙应了“是”,接过荷包便再次出了门去。

    周氏这才皱着眉头道:“善善,她们是什么意思呢,我当初捡到你的日子和你身上的衣裳镯子都对得上,她们却还连她们是来自什么人家的都不肯告诉你,难道真像你说的,只是做做样子找你,其实并不想真想找回你呢?都怪我,当初就不该把你的衣裳镯子都扔掉的,那如今就是最好的凭证了。”

    季善挑眉反问她:“您当初不把我的衣裳和镯子扔掉,之后就保得住不成,肯定早被季大山和季婆子拿去换钱了,结果还不是一样么?所以您就别再自责了,谁也不能未卜先知,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连明天会发生什么都猜不到了,更何况十几年后呢?”

    顿了顿,“不过也怪不得那万妈妈和林妈妈,凡事都有万一,万一到头来我不是她们家走失的三小姐呢?她们却先已把什么都告诉了我,一般大户人家,都有些不愿让外人知道的密辛,若我知道得太多,回头又证实不是他们家的人,他们封起口来得多麻烦?所以她们也算情有可原,但我不喜欢主动权掌握在别人手里,而是喜欢最大限度的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周氏前面还听得懂,后面就有些似懂非懂了,道:“那善善你要做什么吗?”

    季善摆手笑道:“我不做什么啊,只是想尽量知己知彼而已。娘既已回来了,那今儿就别再回飘香去忙了,我们上街逛逛,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的小玩意儿吧?”

    周氏却是忙道:“不了,我还是回店里去吧,省得大家忙不过来……善善你的心意我知道,你只管放心吧,我没事儿的,如今情况再糟,还能糟过当初我差点儿连命都没了时不成?我也舍不得耽搁,一天都舍不得,虽说银子不是万能的,但的确能解决这世间大多数的事,所以我如今反倒充满了干劲,你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就是。”

    她都这么说了,季善还能说什么?只得道:“行,那您就回店里去忙吧,我也不多留您了,横竖离过年只得两个多月了,有什么问题我们到时候都一并解决也不迟。”

    周氏笑着点了头,又叮嘱了她有事记得打发青梅去飘香给她送个信儿,不要自己一个人扛后,才离开了。

    余下季善独自发了一回呆,听得杨嫂子进了厨房开始做饭后,又进去帮着杨嫂子烧了一回火,青梅回来了。

    季善忙问道:“知道她们住在哪里了吗?”

    青梅点点头,“住在城东的君悦客栈的,只我怕她们发现了我,也不敢多打听,又怕太太在家等得着急,就先回来了。”说着羞赧起来,“都怪我笨,要是换了焕生哥,肯定什么都帮太太打听得一清二楚,还不会让她们察觉到分毫了。”

    季善笑起来:“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还想打听什么呢?便你问了客栈的掌柜与小二们,十成十也是什么都问不到的,反倒还会打草惊蛇。好了,去歇会儿吧,歇会儿就能吃饭了,后面的事你就别管了。”

    待青梅应声去了,才皱眉思忖起来。

    就算知道人住在城东的君悦客栈了,怕也不好摸那万妈妈和林妈妈的底,只要她们咬死了什么都不肯说,谁还能强逼她们不成?不然,让晨曦帮忙,打发几个府衙的差役去试试?

    说干就干,吃过午饭,稍事歇息后,季善便坐车去了府衙找罗晨曦,她心里总莫名觉得有些怪怪的,不把想要弄清楚的早些弄清了,委实不能安心。

    是以稍后到得府衙后宅,见到罗晨曦后,季善也顾不得与她寒暄,直接开门见山把整件事情都与她简要说了一遍,末了道:“晨曦你觉得打发几个衙役去试试的法子可行不可行?我这心里委实不踏实,就怕回头惹出什么麻烦来,到时候便悔青了肠子,又还有什么用?”

    罗晨曦也是听得又惊又疑,道:“善善,我是一直觉得你跟旁人都不同,肯定是个有来历的,如今果然证实了。不过整件事听起来的确疑点颇多,会宁府说到底才多大?也就下辖几个县几十个镇而已,若真如那两个妈妈所说的,这十几年他们家一直在一个镇一个镇的找寻排查,那早该找到你了才是,怎么会一直等到现在才找上门,他们这也太慢了,从结果反推过程,那两个妈妈说的话便不足为信了。”

    “而且她们既那么着急,有什么不能告诉你的,她们不是该宁可弄错一百,也不能错失一个吗?便真回头证实是弄错了,好言请你帮着保一下秘,再奉上点礼品财物的也就是了。退一万步说,便真回头秘密没能保住,他们家走失了孩子,骨肉分离,旁人知道了也只会唏嘘同情,他们有什么可保密的,至于弄得这样神神秘秘呢?”

    季善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心里不踏实呢,就怕有什么阴谋,且不是冲着我和相公来的,而是冲着恩师来的,我和相公说到底算什么?可恩师又不一样,明里暗里想要算计恩师的人肯定少不了。”

    罗晨曦忙道:“这也不是没可能,不然为什么她们早不找上门,晚不找上门,偏就在师兄拜了爹为师后找上门?便是当年周婶子捡到你的事儿,也不是什么秘密,她们只消稍稍一打听,就能打听到了……”

    季善“嗯”了一声,“这再难的事到了有心人那里,便也不难了。”

    “那我这便叫刘捕头带了人去君悦客栈走一趟,红绫——”罗晨曦说着,叫起红绫来,待人进来后,如此这般吩咐了她一通,红绫忙屈膝行礼,退了出去。

    季善这才吐了一口气,道:“希望只是我想多了吧,不过就算是我想多了,我也宁愿她们一直没找上门来,我如今过得挺好的,以后还会越来越好,还真不想所谓锦上添花了。”

    罗晨曦忙道:“不管怎么说,能找到善善你的亲生父母也是好事儿,咱们且先别都往坏处想,也该往好处想想才是,以后便能多些骨肉至亲疼你了,不好吗?”

    季善轻笑,“那就承你吉言了,就怕等来的不是多了亲人疼我,而是多了无穷无尽的麻烦。”

    “不至于吧?若真是那样,就当寻常亲戚往来,四时八节送上一份礼,也就罢了……”

    到得傍晚,刘捕头递了话儿进来给罗晨曦,说那万妈妈与林妈妈是来自京城阜阳侯府的,——刘捕头打的是“奉命办差”的旗号,且不止查问了整个君悦客栈的客人,一条街所有客栈的客人也都一一盘查了一遍,万妈妈与林妈妈再是自诩来自京城侯府,高人一等又如何,也只能配合调查,如实说来,毕竟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何况她们区区两个下人?

    “阜阳侯府?”罗晨曦听了皱眉道,“怎么听起来好生耳熟,倒像是在哪里听过一般?不过如此说来,她们倒真是来找人,并没有其他意图了?善善你怎么看?”

    季善也大是惊讶,“侯府?我还当她们家至多也就是京城的某个中等人家,或是什么大族望族,没想到竟是侯府,不怪那万妈妈林妈妈言行间纵是再掩饰,也一股掩饰不住的倨傲之气呢,原来是真有那个倨傲的底气,毕竟宰相门前七品官么。可既是侯府,势必下人护卫众多,好好的小姐怎么就会走失了呢?既家大业大,仆从众多,找起人来也应当不是什么难事才是,照样还是疑点重重啊!”

    罗晨曦忽然道:“我想起什么时候听说过阜阳侯府这个名字了,之前在宫里选秀时,跟我同屋住的两个秀女就有一个是京城的,我们隔壁屋子也有一个京城的,两人还很要好,日日都要彼此串门儿,我就是从她们口中得知阜阳侯府的。”

    “是吗?”季善忙道:“那晨曦你都听说了些什么呢,快说来我听听。”

    罗晨曦道:“也没听她们说太多啦,到底彼此并不熟,肯定得非礼勿听,非礼勿言了。我就只听她们说过阜阳侯府在京城都算排得上号的人家,家里老爷少爷们个个都出息,小姐们也个个儿出挑,因此都嫁得极好,尤其是他们家三小姐,更是嫁给了豫章长公主的长子,京城第一美男子……善善你不知道,豫章长公主虽不是太后娘娘亲生的,却打从落地便养在太后娘娘膝下,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因此体面从来都是公主宗女们里的头一份儿。”

    “她的长子更是号称‘郎艳独绝,世无其二’,是京城所有未嫁女娘心目中排名第一的乘龙快婿,那两个秀女当时说到他娶了阜阳侯府的三小姐时,还曾红了眼睛,语气酸得简直能直接当醋使了,所以我记得很清楚,不过旁的,就不清楚了。”

    季善早已是满心的惊疑,却仍是等罗晨曦说完了,才急道:“晨曦,你才说阜阳侯府的几小姐嫁给了那什么长公主的儿子,京城第一美男子?”

    罗晨曦不明就里,道:“三小姐啊,有什么问题吗?”

    季善这下确定自己并没听错了,沉声道:“那万妈妈与林妈妈与我说的她们家当年走失了的正是他们家的三小姐,既然他们家三小姐都走失了,又怎么可能嫁给长公主的儿子?总不能当年他们家小姐走失时,还没序齿吧?可若没序齿,她们又怎么会说走失了的是他们家三小姐,就说走失了一位小姐不成呢?”

    “真的?”

    罗晨曦咝声道,“还当知道她们是侯府来的,也就说得通了,毕竟那样的京城豪门,肯定万事都是再谨慎也不为过的。可这会儿听你这么一说,怎么反倒更蹊跷了似的,明明都有一位三小姐了,怎么还要找三小姐?那善善,你打算怎么办?”

    季善沉吟道:“我如今能怎么办,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那万妈妈林妈妈不是说什么她们二夫人的贴身妈妈还要赶来,做进一步的证实吗?那便先等着呗,看她们再次找上门时态度如何,要是态度好呢,我就配合她们一下,若的确是,又再说,若不是,就当了一桩事;反之,要是她们态度不好,甚至根本就不会找上门了,那就更好了,我便当压根儿没发生过这回事,仍照常过自己的日子便是。”

    罗晨曦想了想,点头道:“如今也只能这样了,总归最后决定权在我们手里,就算你真是他们家流落在外的女儿,只要你不肯跟他们回去认祖归宗,他们也奈何不得了你。他们阜阳侯府的确家大业大,可咱们也不是软柿子,可以由得他们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善善你放心,爹和我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季善听得笑起来,“嗯,就算最后结果并不好,我也一定不会伤心失落,因为我已经有晨曦你和恩师这么好的家人了。”

    罗晨曦笑道:“还有师兄那么好的相公善善你忘了说了。不过我如今倒是越发盼着师兄今科能高中了,到时候你便是举人娘子了,就算真去了京城,也不至气弱了……那些个勋贵说起来再显赫再富贵又如何,还不是全靠的祖荫,哪能跟我们文官都是靠自己的本事,寒窗苦读一步一个脚印才考来的实打实的功名比?”

    季善笑道:“就算相公今次不幸还是……我是打个比方啊,就算那样,我还是不会气弱,我又不欠他们什么,也不打算求他们什么,有什么好气弱的?”

    罗晨曦拍手笑道:“善善,我真是太喜欢你这份儿不卑不亢了,又想说那句话,我为什么不是个男人,不然就可以娶你了。”

    季善晲她道:“你确定你现在还真的想变成男人娶我,那你可就嫁不成某人了,你真舍得呢?怕是剜心一般的痛吧?”

    “你又笑话儿我,谁舍不得了,惹急了我,我不嫁了,看你还怎么笑话儿我。”

    “都说这世上有三件事不可信,一是老寿星说不想活了,二是少年人说不想长大,三嘛,就是大姑娘说不想嫁了……”

    “你这个促狭鬼,不但笑话儿我,还变着法儿的笑话儿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晚间自然季善便歇在了罗晨曦处,也省得天都黑了还要再折腾。

    接下来几日,那万妈妈与林妈妈除了出过一次门,悄悄儿到季善家一带又打听了一回季善和沈恒的情况外,便一直窝在客栈里,据说连吃饭都是让店小二给送到房里的。

    季善见她们按兵不动,自己自然也是按兵不动,要么就在家里带着青梅给沈恒做中衣,要么就去府衙过问罗晨曦的嫁妆操办进展。

    至于万妈妈与林妈妈再次打听她和沈恒打的是什么主意,她也没管。

    左不过是二人意识到了刘捕头忽然上门盘查她们只怕不是巧合,再就是也想着要知己知彼,所以才会再次来打听他们,毕竟二人瞧着都是精明能干之人,肯定做不到在客栈干等。

    如此又过了十来日,季善心思已都放到沈恒下场之事上了,——算着时间,沈恒已经下场了,就是不知道今年的题目难易程度如何,这就要等罗府台收到第一手的消息后,季善才能知道了。

    万妈妈与林妈妈却再次找上了门来,这次便两个人四只手都提了礼盒了。

    同行的还有一位瞧着比她们穿戴得更加体面,也一举一动都更加板正威仪的妈妈,见了季善便给季善屈膝行礼,“我是我们府里二夫人跟前儿的范妈妈,见过沈娘子了。”

    季善见范妈妈瞧着比黄太太都更体面几分,已大概猜到她的身份了,听得自己果然没猜错,因笑道:“原来是范妈妈,请坐。”

    待对方坐了,万妈妈与林妈妈则自觉站到了她身后,方又笑道:“不知范妈妈登门所为何事?若还是为的之前贵府这两位妈妈登门说的那件事,我记得我当时已经说得很清楚,我应当不是你们家那位走失了的小姐,还请你们别处找去,怎么几位今儿又来了?”

    范妈妈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都是腰肢笔挺,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她是在刻意端架子,继而生出厌烦之心来。

    闻言一脸歉然的笑道:“当日的情形我已听她们两个说过了,也不怪沈娘子不高兴,实在是我们诚意不够。可这么大的事儿她们岂敢做主的,要是回头出了什么差错,她们哪担得起那个责任?还请沈娘子千万不要与她们一般见识。”

    季善淡淡笑道:“不敢,就像范妈妈说的,这么大的事儿的确再谨慎也不为过,所以的确怪不得她们。那范妈妈今儿过来,是为了做万妈妈林妈妈所谓的‘进一步证实’吗?我相公这几日正是秋闱最关键的时期,我实在没那个闲心与几位多说,范妈妈若是有什么法子能证实就请快说快做,证实过了我不是,也好各自忙各自的事,您说呢?”

    看在范妈妈态度还算不错的份儿上,她便配合她一下,也好早些出一个结果吧。

    范妈妈忙笑道:“其实今日亲眼见过了沈娘子,我已经觉着不需要再进一步的证实了,因为您跟我们家二夫人年轻时,就跟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般,——这万妈妈与林妈妈平常都是在外院服侍的,见到我们二夫人的机会不多,所以一时看不大出来也是有的。我却是打小儿就服侍我们二夫人的,自然知道她在沈娘子这个年纪时长什么样儿,若不是亲生的母女,哪能长得这样相似?”

    万妈妈闻言,忙赔笑道:“二夫人早年大多数时候都跟着二老爷外放在外,好容易二老爷擢升回了京,二夫人跟着一起回来了,我们却照样一年都无福得见二夫人几次,就那几次,还是远远的看见,根本不敢靠近了。所以上次才没瞧出沈娘子跟二夫人生得像,但当时我们也已觉得沈娘子瞧着好生面善,倒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了,是吧林妈妈?”

    林妈妈忙也笑着附和道:“是啊,我们当时就觉得沈娘子面善了,我还说了一句我们二夫人年轻时就是出了名的美人儿,沈娘子偏也这般美貌,哪有这般巧合的事儿?不想果然是真的!”

    季善等三人都说完了,才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世上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并不是没有,这也说明不了什么。”

    她可不想回头她信了范妈妈三个的话,巴巴到了京城,人家却根本不认她,毕竟阜阳侯府已经有一位三小姐了,她又算什么呢?

    范妈妈忙笑道:“沈娘子言之有理,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还得有劳沈娘子答应我一个不情之请。当年我们家小姐生下来时,左后腰上便有一小块儿蝴蝶状的胎记,不知沈娘子左后腰是否也有这样一块儿胎记,能容我瞧瞧吗?”

    季善这下没法再安慰自己,可能真是巧合,她跟阜阳侯府其实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因为她左后腰的确有一块儿蝴蝶状的胎记,她自己虽看不到,却听沈恒说过很多次,每每他们……的时候,他也总是爱不释手,这么私密的事,范妈妈便是手眼通天,也肯定是打听不到的。

    那便只剩一个可能,她真是阜阳侯府走失多年的女儿了,不然怎么可能时间、衣物、胎记都对上了?再巧也不可能巧到这个地步!

    范妈妈这样积年的老妈妈,察言观色的本事早已是炉火纯青,只看季善的神情,已能猜到她左后腰上应当的确有胎记了。

    心下欢喜之余,忙又赔笑道:“我知道我提这样的要求实在太无礼了,但兹事体大,不亲眼瞧一瞧沈娘子腰间,万一将来……,所以,还请沈娘子能配合一下。”

    季善闻言,思忖片刻,到底点了头,“好吧,那范妈妈请随我来。”

    起身引着范妈妈去了她的卧室,既然原主真是阜阳侯府的女儿,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很快范妈妈便亲眼瞧过季善腰间的胎记了,“跟小时候一模一样,只如今小姐长大了,胎记便也跟着长大了不少,但的确是那个形状……这次夫人终于可以跟小姐团聚了……”

    说着眼睛都红了。

    季善见状,心下稍松,看来至少原主的亲娘是很期待能找到她,能与她团聚的……

    她引着范妈妈又回到了厅堂里,分宾主再次落了座,方问道:“现在胎记范妈妈也证实过了,可还要做其他的证实?”

    范妈妈忙笑道:“胎记就是最好的凭据了,哪还犯得着再做旁的证实?所以小姐就是我们家的小姐……”

    说着站起身,拜了下去,“奴婢见过小姐。”

    后面万妈妈与林妈妈见状,忙也跟着拜了下去,“奴婢们见过小姐。”

    季善就算之前已受过焕生与青梅的跪拜礼了,这会儿依然受不了范妈妈三人的说跪就跪,忙站起身避到了一边,道:“三位妈妈都快起来吧,如今说什么都还言时过早。范妈妈,您先起来吧,您不起来,万妈妈与林妈妈肯定都不会起来,您快起来坐下,我有话要问您。”

    范妈妈闻言,这才站了起来,却没有立时就座,而是待季善坐了,才自己也坐了,问道:“不知小姐有什么要问奴婢的?”

    季善淡淡笑了笑,才问道:“虽然无论是之前万妈妈与林妈妈也好,还是今儿范妈妈也好,都没与我说过你们到底是来自京城的什么人家,但我也已知道,三位是来自京城的阜阳侯府了,没错儿吧?”

    这本来也已是双方都心知肚明的事儿,何况该证实的都已证实过了,范妈妈自然犯不着再隐瞒。

    立时笑着点头应了:“小姐真是冰雪聪明,没错儿,我们的确是来自京城的阜阳侯府,也就是您的亲生本家,您的亲生父亲和母亲是侯府的二老爷二太太,如今二老爷已官至从三品兵部侍中。至于我们侯爷,更是五军都督府的五位掌印都督之一,所以我们侯府在京城都还算排得上号,等将来小姐到了京城,自然也就知道了。”

    虽说小姐嫁的是案首,指不定很快还会成为举人娘子,姑爷还拜了会宁府的府台为师,算是有本事有前途了,也得让她知道,她的亲生本家更显赫才是。

    季善笑着点点头,“多谢范妈妈如实相告。那二老爷二夫人还有其他儿女们?之前听万妈妈林妈妈说过,贵府遗失在外的是你们家的三小姐,可我怎么听说,贵府的三小姐去年才风光大嫁给了长公主的长子呢?既然三小姐一直都在贵府,如今你们寻的,又是哪位三小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