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夏逆 > 第四十五章、承你吉言
    因为潘龙的加入,定丰镇北城门的重建进度被大大加快了。

    从早上一口气忙到中午,等到女人们将大桶的热饭热菜热汤热酒运过来的时候,两边的城墙已经基本修复,整个城门也已经修得七七八八。

    大家自然是交口称赞潘龙的本领,各种好话说了一箩筐,只把他夸得天上有地下无。

    他一个人起码干了二三十个人的活计,倒也当得这样的赞扬。

    当然,要扣除某些人头里面塞了狗脑子,长着人嘴不会说人话的蠢蛋的那些“赞扬”才行、

    偏偏这样的蠢蛋,数量居然还真不少。

    或许是北地人习惯于尽可能生长肌肉,以至于不少人肌肉都长到了脑子里面。韩风的搬砖之王赞誉,竟然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

    如果不是潘龙自己很强硬地反对,或许这个年过完了,他在北地的名号就会真的变成那见鬼的“搬砖之王”来着。

    吃了午饭,潘龙还要卖力气,但众人却不让他再干了。

    “你做得够多啦,去逛逛街,好好玩玩,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吧!”

    大家都这么说,潘龙也不好拒绝众人的美意。于是穿好衣服,走到了镇上最繁华的街道。

    这条街上有十来家店铺,各种吃的玩的都有出售,可以说是定丰镇的市中心。

    而在这条街的中间,是一座三层小楼,门口挂着“汇通南北”的招牌——这不是什么银行钱庄,而是饭店。

    饭店的老板姓惠,是个交州人——或者说南海人。谁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好端端一个在南方海岛出生的人,为什么要跑到北方冰雪覆盖的大陆来讨生活,而且一住就是几十年,但这一点也不妨碍大家喜欢他的厨艺。

    惠老板炖得一手好汤,饭店里面几个大锅永远都不会熄火,一年到头,只要你想吃,随时都可以来他的饭店,点上一碗炖得既浓且厚的汤,配上几道饭菜,美美地吃上一顿。

    所以他的饭店也一年到头都有客人,无论什么时候,只要那幅写着“汇通南北”四个字的幌子没收起来,店里就肯定有人在喝酒吃饭,或者干脆就是在闲聊。

    北地苦寒,没什么娱乐,在惠老板这里喝酒闲聊,或者是打上一圈牌,是定丰镇最常见的消遣。

    潘龙进门的时候,果然看到一群闲人聚在这里,正围观一场牌局。

    他们玩的是传说由文超公发明的冒险牌,将各种地点、事情、角色制作成卡牌,两个人互相对抗,目标是将对方的手牌耗尽,或者是将对方的点数扣光。

    这种冒险牌在整个九州都颇为流行,赌坊里面常常有人以此为赌,一掷千金也大有人在。

    北地是不许开赌坊的,冒险牌爱好者们就只好在饭店酒楼里面打牌,每每都会有许多人围观。

    牌局正到紧张的时候,打牌的双方满脸大汗,一边估算对方的手牌,一边考虑自己该怎么走。而观众们则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嗨!这张牌不能出啊!”

    “谁说的,这么出牌顺序很好!”

    “你们少说两句行不行!”

    潘龙凑过去看了看,顿时就明白这些观众们纯粹是在瞎扯淡——正在打牌的那两位一个叫项顶天,别号“顶天立地项大头”,一个叫欧百叶,每每自诩“除了我之外都是豆腐”……都是威名远扬的冒险牌高手。

    他们的武功不算高明,可论冒险牌的造诣,在整个北地都是一等一的。若是天下冒险牌水平也按照武林的层次划分一下等级,这两位就算不是妖神仙佛的层次,起码也是真人宗师里面的顶尖强者。

    而观战的那些呢?顶了天也就是个先天四异都没练全了的水平吧。

    若是套用潘龙前世电竞行业常用的等级划分,这两位是宗师组甚至职业组的人物,那些叽叽歪歪的则顶了天也就是个白银组。

    别看他们说起来振振有词,一套一套的,其实都是嘴强王者。真让他们下场,基本都是妙跪。

    不过,这两位打牌打得惊心动魄,各种算计各种套路,让人目不暇接,甚至有连气都喘不过来的感觉,的确是引人入胜。

    潘龙本拟在镇上到处走走,看到精彩之处,也就不走了,站在旁边专心看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毕竟还是项顶天技高一筹,一口气连卖三张牌,破了欧百叶的连环防守,一张平平无奇的“炸炉”恰恰把欧百叶最后的点数削光,艰难地赢下了这一局。

    一局牌罢,众人议论纷纷,意犹未尽。

    潘龙长长地舒了口气,正要掺和进去说两句感想,突然眉毛一皱,转头看向旁边。

    一个身材不怎么高,相貌也平平无奇,看起来似乎随处可见的中年人,正从门口走进来。

    看到这人,潘龙的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心中警惕之意大盛。

    别人或许不认得这人,但他却是认得的。

    此人姓何,名叫何平安,是北地乃至于雍州赫赫有名的剧盗,有许多山寨都奉他为大寨主,打他的旗号。

    而他的旗号,就叫“九山王”。

    当年潘龙初出江湖的时候,曾经恰逢其会,遇到一群高手围攻他,想要夺取可能是仿制山海经的宝物。结果他出手只是一刀,就斩杀了大批高手,展露出了远超寻常先天高手的实力,反过来将想要杀他的人尽数斩杀。

    当时,潘龙的一位族叔潘英,也死在了他的刀下。

    那时候若是这位九山王存心要杀人灭口,潘龙多半就被他给顺手杀了。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九山王何平安不仅没有杀人灭口,反而对他和韩风颇为赞许,流露出了相当的善意。

    潘龙本拟九山王已经带着那卷可能是仿制山海经的竹简逃出了大夏皇朝的势力范围,跑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也许几十年都不会再出现。却没料到仅仅八年之后,就在定丰镇遇到了他。

    何平安显然已经不记得潘龙,他显得很疲惫,风尘仆仆不说,连身上的皮袍子都有些破损。走进门来之后,左右一看,径直走向距离大门最远的一个角落。

    走了两步,他停了下来,看向潘龙。

    他的感知能力比潘龙稍差一些,可在这个距离上,他若是感觉不出潘龙的强大,那这“九山王”多半是假冒的。

    他皱起眉头,看着潘龙,一只手按在了腰间佩刀的刀柄上,显得有些紧张。

    潘龙却笑了。

    “八年前,你曾经说过,希望日后再回到大夏的时候,能听说我的名号。”他说,“承你吉言,我现在在大夏,的确是有了那么一点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