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魔临 > 第五十四章 围杀
    陈大侠再次第一个出剑,因为没人会和他抢主攻的位置,哪怕是最憨愚的樊力,也不会。

    一来是陈大侠乃诸人之中实力最强者,二来则因为他是个老实人。

    陈大侠的剑锋确实无比凌厉,你很难以想象,当初在尹城外驿站里被瞎子和阿铭联手废掉一条腿再被沙拓阙石打得近乎暴毙的他,在伤势养好了之后,境界居然不退反进,这种机遇和资质,堪称郭靖。

    格桑因为瞎子的精神力干扰,这一次,在反应上就直接慢了半拍,而高手对决,哪怕只是半拍,也依旧是极大的影响了。

    若非格桑也算久经大山中的厮杀场自身也有着极为强硬的求生本能,在剑气出鞘的那一刹那下意识地向身侧闪躲,可能陈大侠的剑锋就不是在其胸口划出一道伤口那般简单,而是直入其心脏。

    但饶是如此,附着着剑气的伤口想要在短时间内控制住伤势,也是近乎不可能的事。

    这就是剑客的强横,他们的剑气是世间最为锋锐的力量属性之一,之前在晋国京畿之地郊外,晋国剑圣也是想仗着这个优势来耗死田无镜。

    格桑一闪,

    樊力就动了,

    虽说樊力的身躯体魄很是强横,但他并没有想着在此时去和一个无比类似走武者之路的野人去比拼什么体魄,而是一斧头直接下去!

    格桑的拳头攥紧,向上挥去,在拳头即将触碰到斧头时,忽然化拳为掌,一股气浪拍打而出,使得樊力的手腕一震,斧头的力道也随之被滞缓。

    须臾之间,格桑的手趁势抓住了斧锋,任凭自己掌心开始出现伤口不顾,强行一个提拉,硬生生地将樊力拉拽到他跟前。

    这就是在绝对力量上的差距,肉体的强悍还是需要气血的支撑,格桑看起来没樊力壮硕,但是在气血加持之下,其力道却比樊力恐怖得多。

    然而,就在此时,阿铭已然出现在了格桑的身后,刚刚进阶过的阿铭在实力上有了新的提升,其双手十指之间,指甲呈现出一抹诡异的暗红色,直接刺入了格桑的后背之中。

    原本格桑是打算趁此机会一拳打爆掉樊力的脑袋,但因为阿铭的出手,使得其不得不用肩膀撞开了樊力,而后快速回身。

    阿铭双臂撑开,在格桑后背位置留下十道恐怖的爪痕之后径直后退。

    格桑发出一声怒吼,回过身的他一拳向阿铭砸去。

    “砰!”

    阿铭没有做抵抗,放任自己的身体被砸飞了出去,飞出了大概十米远后,落地,身形微微摇晃了一下,感知着自己身体骨骼断裂了多少根后,选择了以一种极为不协调的方式再度向格桑冲来。

    这一幕,让格桑着实一惊。

    但他已经没时间去思考阿铭到底是由什么构成的这件事了,因为陈大侠的第二剑在此时已经刺来。

    当世虽说有四大剑客,但正儿八经地剑道之最则只分为两种,一个是百里剑的快,还有一个则是晋国剑圣的锐。

    很显然,陈大侠这次的剑不快,但每一剑,都裹挟着极为强横的剑气。

    格桑再度选择后退,剑锋在其右肩胛骨位置直接破开了一个贯穿洞。

    “啊!”

    格桑发出了一声惨叫。

    而这时,樊力的斧头再度落下,节奏点上,卡得相当之好。

    格桑已然有些失去理智了,对方有陈大侠这个本就比自己强的高手坐镇,自己又莫名其妙地在开局受创,继续熬下去,自己的路,只会越来越窄。

    在这个时候,什么理智什么冷静都已经被丢掉爪哇国去了,格桑脑子里只有无边无尽的狂躁。

    他无视了樊力的斧头,径直地一拳砸向了樊力的胸口。

    然而,

    樊力的这一击却是个虚招,

    这或许是一种经验使然,

    在感知到格桑已经做出了自暴自弃之下想强行拉垫背的打算后,樊力果断地认怂后撤。

    很明显,自己这边胜局已定,为何要死在胜利的黎明?

    樊力是憨,不是傻。

    格桑真的没料到对方先前扑得如此气势汹汹,而后又能退得这般干干脆脆,导致其拳头只砸中了樊力的斧头,斧头被砸飞了出去,而樊力本人则没受什么伤。

    阿铭再度出现在了格桑的身后,

    格桑这次反应很快,甚至都没转身,其周身忽然释放出一道强横的气浪,强行将四周的一切给吸附过来,这自然是阿铭。

    你们不是会溜么,

    那这次再看看,你到底怎么溜!

    格桑扭过上半身,拳头攥紧,对着阿铭的胸膛砸了过去。

    阿铭不为所动,

    只要对方不是砸自己的脑袋,他都可以不太在意,甚至,阿铭还主动散开自身的防御。

    “噗!”

    格桑的拳头直接打穿了阿铭的胸膛。

    这是阿铭故意散开防御的结果,因为没必要和对方硬碰硬,让他打,也就顶多打个窟窿,要是妄图去硬碰硬,自己的身躯很可能直接被打崩散掉。

    “哗啦!”

    阿铭顺着格桑的拳头,整个人滑移了下来。

    讲真,

    格桑这辈子经历过的杀戮也数不胜数了,但还是第一次碰见这般诡异的存在!

    陈大侠的强大,他是清楚的,但眼前这个人,却让他有一种心底生寒的感觉。

    阿铭的指甲再度刺入了格桑的身体。

    “啊啊啊!!!”

    格桑另一只手伸出,抓住了阿铭的肩膀,怒吼之下,他要将阿铭直接撕碎。

    “哦哈哟。”

    薛三的声音出现在格桑的上方,

    刺客,

    要么不出现,要出现,就是收割人头的时候。

    在这个最为恰当的时机,薛三的匕首直接刺入了格桑的脑壳。

    轻松,

    简单,

    写意;

    然而,让薛三诧异的是,明明自己的匕首上带着剧毒,明明自己已经刺入了对方的头颅,但格桑并没有瞬间暴毙,

    他,

    竟然还能动!

    甭管是不是回光返照,但武者体魄之威,当真恐怖!

    然而,

    也就是这样子了,

    因为陈大侠的第三剑已经来了,

    这一剑直接刺入了格桑的脖颈,而后剑身一颤,格桑的脑袋脱离了身体,于空中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后落到了地上。

    不是格桑不够强,实在是有陈大侠主攻身边还有诸多经验丰富的魔王打掩护的前提下,他确实难以翻出什么浪来。

    而一般的交锋厮杀,除非一方是类似三品武夫的强横境界,否则很少会出现那种大战个“三天三夜”的持久战。

    说白了,厮杀之事,本就是电光火石之间的对决,哪里来得及你一下我一下互相喂招同时还得照顾一下旁边看客所欣赏的精彩程度?

    “哎,别动,别动。”

    瞎子忽然喊了一声。

    陈大侠不知道瞎子喊的是谁,但他没动。

    此时,一股轻柔的力量拂面而来,陈大侠清楚,这不是风。

    自己的几根头发掉落下来,落在了自己手中沾着血的剑身上,长剑锋锐,发丝折断。

    “抬头,对着太阳,四十五度角。”瞎子的声音再度传来。

    陈大侠抬头,然后,他不知道四十五度角是什么意思。

    “再抬一点,哎,对,对,对。”

    在瞎子的指挥下,陈大侠完成着造型动作。

    瞎子走了过来,欣赏了一下,道:

    “大侠,下次杀了人,就摆这个造型,摆个一分哦不,摆个三十息别动,懂么?”

    陈大侠疑惑道:

    “为何?”

    “因为帅啊。”

    “何为帅?”

    “就是好看的意思,你想不想以后成为四大剑客之一?”

    陈大侠思索了一下,他觉得自己是想的,所以他忠诚于自己的内心,点了点头。

    “那就按我说的做,这样做吸粉,能帮你造势。”

    “好。”

    “嗯,乖,等回盛乐后让三儿给你重新做一个假肢,这样看起来有点高低脚,不太完美。”

    薛三拍了拍胸脯,道:“包在我身上。”

    陈大侠很郑重地向薛三执剑礼:

    “多谢薛兄弟。”

    “客气了客气了,只是这假肢的材料不好找,还得劳烦大侠你在盛乐城多待一段日子。”

    陈大侠是个耿直的人,动容道:

    “当真是,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不麻烦,应当的应当的。”

    随后,

    薛三又伸手戳了戳瞎子,指了指掉在那边的格桑脑袋,道:

    “这货刚刚要投降的,你问都不问主上就直接下令让我们宰喽?”

    “他和左继迁不同,一来,左继迁虽出身世家,但左家已成过往云烟,二来,左继迁的实力不够。

    格桑的实力,要不是陈大侠在这儿,换其他时候,咱们七个,哪个能单挑压得住他?

    最重要的是,左继迁是长得像吕布,而这货却是真正的三姓家奴。

    主上哪怕在场,也只是会衡量一下,心里带着一些舍不得,但还是会下令杀掉他以绝后患的。”

    “那你也可以先问问主上啊。”

    “既然已经知道主上会做出什么选择,又为何要让主上再经历一次纠结的过程呢?”

    “哦,原来是这样,妈的,瞎子,你真会舔。”

    瞎子有些矜持地笑了笑。

    薛三也跟着笑了,同时道:

    “但你有没有想过,可能就是因为你太会舔了,主上可能已经被你………”

    “被我什么?”

    “舔出老茧了。”

    “你说得,似乎有点道理。”随即,瞎子忽然转身,面向樊力,“所以,三儿,会不会平时最不会说话也最不会舔也最木讷的孩子,忽然给你来那么一小下温暖,你就会非常感动?

    就像是原本经常逃学打架去网吧不听话的孩子,忽然有一天回家自己坐到书桌上自习写作业了,他爸妈会不会热泪盈眶?”

    此时的樊力正在帮阿铭摆弄格桑的无头尸体,阿铭需要取血。

    “嘶~~~”

    薛三伸手指向了那边的樊力,

    轻呼道:

    “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