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值得 > 第二百三十章 亲家会面
    话说回到林国强办公室,他听秘书说叶素正在前台那里闹,不觉皱起了眉头。但大家毕竟都是熟人,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

    那么,就见她一见了。

    林国强心中遗憾,想,叶素肯定是来求情援助的。过了今天,大家的关系就是援助者和被援助者的关系,施舍者和被施舍者之间的关系,友谊也将不存在。

    公园那边是再不能去了,否则,一旦自己的身份曝光,也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人麻烦事找上门来。

    人到了一定的地位,真是混到没朋友啊!

    他心中突然很生气:叶阿姨你这是怎么了,你这是玷污我们的友谊啊!

    民间有句俗话,很难听,但也有一定道理:富易妻,贵易友。

    说的是,人有一钱了,难免就有花花肠,看自己的家里的糟糠志之妻黄脸婆不顺眼,经受不住外面美女的诱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离婚找小姑娘了。

    人一但有了身份地位,和以前的老朋友因为差距实在太大,在一起没什么话说,渐渐就不来往了。

    林国强这几十年,又钱有社会地位。婚也离了,朋友也越来越少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分友谊,又将失去,甚是遗憾。

    但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如此,人也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人心这种东西最是难以把握,你又能又什么办法呢?

    不片刻,叶素就被秘书领了进来。

    秘书请她坐下,又放下一杯茶识趣离开。

    林国强看了看她的样子,虽然叶阿姨面面怒色,但脸色却不像以往那么苍白,嘴唇也带着红润,看来身体也没有多大毛病,至少还没有低血糖。

    他保持礼貌而得体的微笑:“叶阿姨,你知道我的身份了。”

    叶素不说话,只拿眼睛淡淡地看过来。

    她今天打扮得很文雅和体面,身上带着一股气质。怎么说呢,就好象是个官员,让人心中敬畏、凛然。

    仿佛在她的眼睛里,你的一切都将被看穿。

    这感觉不太好,至少林国强是这么认为的

    问题是,我为什么要怕她?

    林国强:“没错,我就是林氏集团的董事长,去年福布司排行榜我国第三百二十一名,我市第二十六名。”

    叶素继续不说话。

    林国强:“叶阿姨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需要做住院,或者做手术,个人财务无法支撑?”

    叶素摇头。

    既然不是因为住院,那就是纯粹来打秋风了。林国强眉头更皱,他将身体靠在转椅上,高高在上地看下去。他对叶素非常不满:“叶阿姨,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困难,只要咬牙坚持,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我们曾经是朋友,如果你真有困难,我也乐意帮忙。但是,如果仅仅是因为只到我是林国强,就开口提出要求。我或许不会拒绝,但是,内心中还是非常不愉快的,希望你能知道。”

    叶素也面上闪过一丝怒气:“我知道。”

    林国强掏出手机:“叶阿姨你需要我帮助你多少,请说话,我这就转给你,为了我们曾经的情分。”

    叶素:“我知道。”

    林国强恼了:“你知道什么,叶阿姨你没头没脑的。”

    叶阿姨:“我知道你林国强是林氏集团的董事长,去年福布司排行榜我国第三百二十一名,我市第二十六名,我知道你是林泉泉的父亲。”

    林国强惊讶了:“你知道泉泉,你怎么认识她的?”

    叶阿姨:“我更知道,你还是林泉泉肚子里孩子的外公。”

    林国强眼睛瞪大了,霍一声站起来:“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泉泉怀孕了?”

    作为一个传统的中国人,女儿未婚怀孕,还将生下私生子,老林觉得挺羞耻的。虽然说社会在进步,这种事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他心理那道坎还是翻不过去。另外,毕竟是社会名流,大企业家,家里出了这种事,挺丢脸的。

    问题的关键是,泉泉肚子的孩子不能拿掉。

    那么,就得承受一定的社会后果了。

    这也是林国强前一段时间出入公园相亲角给女儿物色丈夫的缘故,但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叶素依旧愤怒,但她还是保持了克制,说:“林国强,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先问你一句,泉泉肚子里的孩子确定要保吗?”

    林国强烦躁地喝道:“那不是废话吗,泉泉以后已经不能生育,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做母亲的机会,不生下来难道让她孤独终老。你问这屁话什么意思,你劳资解释清楚了。”

    女儿是他心头肉,出了这种事,他急火攻心,爆起了粗口。

    毕竟,他年轻的时候是个拖拉机手,后来又开过矿山可说是在江湖中厮杀出来的,加上没什么文化,为人粗得很。

    此刻,他满头都是青筋,眼睛里全是怒火。

    叶素反倒是皱了一下眉头:“老林,你就不能冷静一下?“”

    林国强气得笑起来:“你倒是让我冷静,你凭什么让我冷静?”

    叶素:“老林,亲家,我是泉泉肚子孩子的奶奶。”

    “啊!”林国强嘴巴大得能够塞进去一个鸡蛋。

    想不到啊想不到,世界这么小,大家认识这么长时间,却不知道彼此竟然是亲家。

    更可气的时候,他曾经还想过干脆让双方的子女接触一下,如果合适凑成一家。

    如果真那样,笑话就大了。

    叶素平静地点头:“对,我就是刘航的母亲叶素。我也是昨天才听说了孩子的事情,如果早一点知道,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对的,我同意你的意见,肚子里的孩子势在必保,这一点咱们可以达成共识,你没疑义吧?”

    “没有疑义,没有没有,孩子一定要保。出了问题,劳资跟他拼命。”林国强手忙脚乱起来:“亲家,对不起,我这人粗,说话就是这样。还有,我真不知道你是孩子的奶奶,刚才多有得罪,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他又喊:“秘书,秘书,你帮我定个位置,中午我请亲家母吃饭,叫人送点水果过来。不不不,亲家母血糖有问题,不能吃甜食……”

    叶素:“老林,别忙了,听我说……老林,你能不能安静一下,我们谈谈。”

    林国强这才安静下来,他不好再坐在转椅上,而且坐在另外一张单人沙发上,挺直了身体:“亲家母您请说。”

    叶素:“首先,刘航还没有很林泉泉结婚,我们之间并不是亲家关系。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或者和以前一样叫我叶阿姨。”

    “好的,亲家母。”

    叶素:“另外,我儿子刘航和你女儿林泉泉当初之所以闹到分手的原因你知道吗?”

    林国强:“大概知道一点,是因为你先生去世,想看看泉泉和她未出生的孩子,可是泉泉却拒绝了。这只是矛盾的爆发点,但真正的原因是林泉泉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前妻唐芳不喜欢刘航,从中作梗。”

    说起往事,那场误会实在太令人无奈和痛苦,叶素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