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最强赘婿 > 828:良缘不可等
    华夏军务统分三个系统,一个是如叶保持他们这样有编制的城市管理者,一部分是邵晟他们所统管的三军,各军区其实也都属于三军的范畴,还有最后一个系统,就是由皇城成员所统管的,这一部分虽没有可直接调动军权的权利,却是统管另外两个系统的。

    而华炎宗是不属于任何一个系统的,直接由轩辕朗负责调动和支配。

    轩辕流所在的职务,就是那第三个系统,名义上虽是少将,其实不具备真正少将的调动权,但在某些重大事情的决定上,却是起着很重要的作用的。

    轩辕流多次向庞飞示好,有意拉拢庞飞,这对一个皇室成员,且是具有军权的皇室成员来说,似乎意味着别的意思……

    轩辕流是想直接统治三军!

    这个念头一在庞飞的脑海中冒出来,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轩辕朗肯定是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具有统治三军的权利的,一旦他发现了谁有这个心思,必定会启动华炎宗来遏制,那么,华炎宗从本质上来说,和轩辕流其实是对立面。

    那么,此次轩辕流来江北三省,却又是作何?

    是和华炎宗有什么关系吗?

    “咚咚……”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庞飞的思绪。

    “我能进来吗?”是安瑶的声音。

    庞飞收敛了心神,“可以。”

    安瑶推门而入,“你怎么了?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是出什么事了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轩辕流帮忙将元熬的儿子贬去了蓉城最差的一个幼稚园上学,元熬不服气,说要跟我势不两立。”

    “贬去最差的学校,是有点过分了,毕竟孩子就是一个家的希望和未来,谁不希望自家孩子得到最好的资源最好的教育。你的意思只是让元熬的儿子转学,去哪里都行,轩辕流却是直接让人家的孩子去最差的学校了,还直接把档案都给调走了,也难怪人家会这样对你。”

    “这个轩辕流,也真是的,帮忙就帮忙嘛,刻意报复人家干吗。”

    “皇家人的强势,一向如此。”庞飞模棱两可的回答了一句。

    安瑶拉了他起来,“我还当多大的事情呢,原来就这个,你不是老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想那么多干嘛。走吧,今天下午咱们包饺子,你和我们一起。”

    楼下,乐乐、囡囡拿面粉打雪仗,五只哈士奇都跳上了桌子,整个大厅,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安瑶欲出言阻拦,被庞飞拦住了,“难得孩子们这么高兴,就让他们去尽情地玩吧。你和我去厨房,咱们两慢慢包……”

    安瑶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这两孩子敢这么肆无忌惮的,都是被你给惯的。知道你是想弥补亏欠他们的,也不用处处都宠着惯着,也不怕给你惯坏了。”

    “怕什么,惯坏了就惯坏了。”

    安瑶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那要是囡囡以后嫁不出去了怎么办?乐乐娶不到媳妇了怎么办?”

    “我养着。”

    安瑶无语,“真是个败家爷们。”

    和安瑶包完了饺子,吃过晚饭,在安瑶带着孩子们出去玩耍之后,庞飞才终于露出他本来的情绪。

    轩辕流的事情,他可是一点没忘,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有必要给轩辕昊打个电话提醒一下,“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这只是我的猜测罢了,总之,你小心轩辕流那个人就是了。”

    “嗯,好!庞飞,另外我正好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你说。”

    “玉奴娇还在生我的气,不肯回华炎宗,我从莫轩那得到消息,说是她人现在就在江北三省,你看你能不能让你的侦探社帮忙找找,看看她到底在哪里?”

    庞飞笑了,“小意思。”

    “那就多谢了。”

    挂了电话,庞飞又给时峰去了个电话。

    时峰一口答应下来,“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

    现在的龙锋侦探社是越做越大,分店已然扩展到了江北三省,要在江北三省寻找一个人,简直易如反掌。

    第二天,时峰那边就传来消息,说是人找到了,竟然就在蓉城。

    “位置发给我。”

    “安瑶,我今天送完囡囡要去找一个人,会晚点回来。”庞飞主动跟安瑶坦白。

    安瑶不是那种什么事情都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女人,她只是不喜欢庞飞很多事情都隐瞒着自己都不让她知道,只要庞飞交代清楚,那也没什么不是不可以的。

    “嗯,去吧。”

    送完囡囡后,庞飞便按照时峰发的地址,赶了过去。

    “为什么我们两个都点了那道菜,他们有,我就没有?”还未进门,就听见玉奴娇那带着怒火的声音,似是要将那服务员吃了一般。

    庞飞苦笑着摇了摇头,迈开脚步进入店中。

    “啪嗒……”一下,玉奴娇端起邻桌的那道菜,竟是一下子全扣在了那桌客人的脸上,“不给我吃,那你们也别想吃了,都别吃了。”

    “你这个女人……疯子吧……”客人暴怒。

    店员受惊。

    玉奴娇还要揍人家,扬起的手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抓住,回头一看,竟是庞飞。

    “这些钱就当是给你们的赔偿了,这件事就此打住。”庞飞丢了一沓厚厚的钞票在那客人面前,客人怔了怔,没再计较。

    将玉奴娇带出酒店,庞飞才说,“轩辕昊让我找你的,他叫你回去!”

    “我不回去,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去了,他就是个窝囊废,我看不起他!”玉奴娇气呼呼地说。

    庞飞道,“当时的情况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也是有苦衷的,现在事情都解决了,你还跟他置气,有必要吗?”

    “有,非常有,我就是一想起他那窝囊的样子我就来气。以前觉得他哪哪都好,现在觉得他哪哪都不好了,就连你看着都比他顺眼多了。”

    “那我真是要烧香拜佛了,难得你能看我顺眼。不过,你的顺眼我不需要,轩辕昊需要。回去吧,有事情当面解决,总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

    “我不回去!”

    “你确定?”

    “确定肯定以及一定。”

    “那我就给轩辕昊重新介绍个妹子,温柔善良还体贴,轩辕昊那种性子,一辈子都不会主动,要是有个温柔善良又主动的妹子,说不定他用不了几天就被收服了。”庞飞故意这样说刺激玉奴娇。

    玉奴娇果然变了脸色,“你……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

    “你……”玉奴娇气红了脸,“你就帮着他欺负我吧,你们两个,没一个好东西。”

    “我是在帮你们,不然你真打算一辈子不回去?”

    玉奴娇双手环抱胸前,怒气未消,“你转告轩辕昊,要我回去也可以,让他亲自来接我。”

    “用八抬大轿吗?”庞飞故意逗她。

    玉奴娇竟是一下子羞红了脸,“我发现你现在最很欠啊……这么对比起来,还是以前那个冷冷冰冰巨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更让人喜欢一点。”

    庞飞答非所问,“你们两也都老大不小的了,该结婚就结婚吧,看看我,儿女双全。”

    “呸!”玉奴娇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二人说笑了一会,最终达成协议。

    庞飞转告轩辕昊亲自来接玉奴娇回去,玉奴娇不能再乱跑了。

    庞飞将这番话转告轩辕昊,轩辕昊却说,“华炎宗经历了那场变故,到现在还稳定不下来,我暂时走不开,你跟她好好说说,让她先回来。欠她的,我日后会补给她的。”

    轩辕昊这话庞飞可就非常不赞同了,“兄弟,你太不了解女人了,让玉奴娇自己回去,除非你死了,否则是根本不可能的。华炎宗的事情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清楚的,你就抽出个几日的时间来接她一趟,很难吗?”

    “不难,但是华炎宗更需要我。”

    榆木疙瘩啊!

    庞飞哀叹一声,“你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次的事情你要是不亲自来解决的话,很可能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庞飞不由得深深叹息一声。

    但愿轩辕昊那个榆木疙瘩能听得进去自己的劝告,将玉奴娇先劝回去再说。

    女人嘛,总需要给个台阶下才是。

    玉奴娇不是蛮不讲理的那种,她只是需要轩辕昊有个证明在乎她比在乎其他的事情更多的机会。

    如果这次轩辕昊错过了这个机会,那很可能,就将永远地错过玉奴娇了。

    三日后,庞飞接到玉奴娇打来的电话,声音里满是失落,“他没来。”

    庞飞最不愿意看到的画面,果然还是出现了。

    轩辕昊那个榆木疙瘩,想让人家回去,却又放不下华炎宗,那他最终将错过的,就可能是玉奴娇了。

    庞飞还想帮他们争取一下,“也许在路上呢,你再等等。”

    “别给他找借口了,从华炎宗到这里,顶多一天的时间,我这都等了三天了,连个鬼影子也没见到。他不仅很窝囊,心里压根也就没我。华炎宗、轩辕朗永远都比我重要,呵呵……我算是看清楚那个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