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重生嫁恶霸 > 第399章 他看不上陆家的东西
    吃饭的时候饭桌上就是许春艳一个人的声音了,其余的人都是默默地吃。

    陆老爷子听着听着脑子都有晕了,干咳了两声,许春艳这才停了下来。

    不过停下来之后就是默默地给陆维海夹菜。

    面对这样的母爱,陆维海也是默默地吃,吃了一点之后,许春艳再夹给他,他就默默地移开了自己的碗了。

    “你这孩子。”

    看着这一家人,陆老爷子想到的却是陆时博,或许那句话真是说得没错,不在身边的总是最好的。

    那孩子怕是每次都是自己一个人吃饭吧。

    他刚才跟儿子说的话,他希望儿子能放在心上。

    陆老爷子对于陆维海这个孙子也是很疼爱的,就是话不多而已。

    一家人吃完饭,陆老爷子就出去散步了,出去的时候指名让陆维海陪他去,已经起身了的陆心茹只能重新坐了回去,她还想出去走走呢。

    被点到名的陆维海站了起来,把手机放进了口袋,很自然地跟上了陆老爷子的步伐。

    陆老爷子虽然走在前面,但是后面的陆维海很快就跟上了他的步伐。

    陆维海长相清俊,陆维锋比他多了那么一点的锐气。

    “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

    陆老爷子把手背在后面,慢慢悠悠地走着,这个时候小区有不少人都出来散步了。

    “暂定。”

    陆老爷子停了下来:“为什么回来?”

    这才是他想问的一个问题,他这个孙子,他虽然不能说有十分的了解,但是也有五分,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是不会回来的。

    他性子冷淡,是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冷淡,不管是对他自己还是对外面的人,家人,都是一样。

    他有想过让他这个性子改过来,但是后来放弃了。

    本性难移,这句话用在他这个孙子的身上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至于陆维海为什么会回来,他这心里面也有了一个猜测,现在不过就是想确认,他的猜测对不对而已。

    陆维海对于自家爷爷的这个问题,也没有怎么思考,或者说根本就不用思考。

    “有人叫我,我就回来了。”

    “谁叫的你。”

    “你知道的。”

    他这个爷爷虽然年纪有点大了,但是还没有糊涂,在这个家里面就没有多少事情能逃脱他的法眼。

    所以在这个爷爷的面前,他也没想过要隐瞒什么,或者说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果然是你妈,她是怎么跟你说的,跟我说一下。”

    陆老爷子继续往前走,小海都已经把话跟他说了,可见,许春艳说的话,他并没有完全听进去,又或者是已经听进去了,但是他已经有了自己决定。

    陆维海顿足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话太多,不想说。”

    他老妈每隔几天就给他打电话,每次都要说一大堆的事情,只不过他没有怎么听而已,虽然没有怎么听,但是有一个名字他却是记住了。

    陆老爷子失笑:“这还真的是你的风格,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无非就是让你回来,怕家里的财产被小博抢走了。”

    他这个儿媳妇,不能说她不好,但是又不能说她好。

    只能说她是一个普通人,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狗血剧看多了,把日常生活也往狗血剧那里想了。

    小博,陆维海的眉头轻轻皱了皱。

    陆老爷子继续说:“你如果也担心这个问题的话,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答案了,不会,他看不上陆家的东西,就算是无条件地赠送,他也不会要。”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陆时博的傲气他还不知道吗?陆时博是属于那种想要什么东西就会自己努力去得到的人。

    他在陆时博的身上看到了太多的可能性。

    未来他会超越整个陆家也是有可能的事。

    他的心终究还是偏的,所以他在这个时候提醒陆维海。

    无论怎么样,他都不想陆家的人跟陆时博对上,毕竟他们身上流着相同的血脉。

    陆维海的眉头松开,他对于这些家产之争本来就没有什么兴趣,不过陆维锋毕竟是他的亲大哥,要是有人对他下手,他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虽是性格冷淡,但是心里也给家人留了位置。

    照爷爷这样子说,那是再好不过了,大家都省点功夫。

    “我也没有兴趣。”

    他倒是对陆时博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兴趣。

    陆老爷子叹了一口气:“我倒是希望你感兴趣。”

    这个孙子这个样,一点都没有人间的烟火气息。

    陆维海勾了勾唇,爷爷怕是要失望了。

    陆维海扶着爷爷在小区里面转了一圈才回去,散步的途中,爷爷给他说了不少那个陆时博的事,他就听着,心里面记着。

    在家里的陆文同趁着孩子不在,跟许春艳说起了一件事,那是他刚才在书房里老爷子跟他说的事。

    “春艳,你不要去查小博的事情了,刚才爸已经说了,谁也不许去插手他的事情,爸年纪虽然大了,但是还没有糊涂,我们做的那些事他都知道。”

    说起来,他这个老公还挺失败的,这件事他本人不知道,他爸倒是知道了。

    陆文同把自己做的事说了出来,许春艳十分不自在:“我不懂你说什么。”她下意识就是想否认这件事,她也只是想知道一下陆时博的底,可没有想过要对他做什么。

    “我们是夫妻,在我面前,你没必要装,春艳你我夫妻多年,我对你的感情,那是不用说出来彼此都懂的,只是小博是我的孩子,这一点也是无法改变的,我和爸都想着以后对他好一点。”

    听到这的时候,许春艳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以他好一点,那是不是要把陆家分他一半?

    “我们说的好,是在感情上的好,在你看来,钱财或许非常重要,但是在小博看来,那不是他想要的,陆家的东西他不会碰,你以后也不要想这些了。”

    圈子里面多少家族都是毁在家产的争夺上,他跟老爷子都不希望陆家步那些家族后尘。

    所以有些事情,在一开始大家就说得明明白白是最好的,省得彼此多想,破坏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