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武神皇庭 > 第五百一十章 皇子跪见
    “远勤,这种事我不希望有第二次。

    不然,就不是把你们一家驱赶出门这么简单了。

    而是灭家!再说一遍,灭家!你们一家几十口,一个不留。”水鸿东狰狞着脸,好像水远勤不是水家人似的。

    “我知道了族长,婉如现在由我亲自看管,绝不会让她跑出去的。”水远勤低头答道。

    “还要活着,记住,红召也不能出门。从现在开始,你们一家都不得出门,谁敢出去,立即杀了。”水鸿东撩下一句冷酷无情的话,甩袖而去。

    “如果你俩个想我们家全家被灭,你两个就跑,爹绝不拦着你们。”回到家里后,水远勤一脸阴沉的说道。

    “爹,婉如只是想去看看叶沧海。

    而且,只是远远的看看,并不是去找他求救。

    叶沧海虽说是捕卫,但也救不了婉如,婉如不会去害叶沧海的,她就要嫁给宫本二郞了,就要到外国了,这点要求不过份啊。

    可是水勇那个畜牲,简直就是个畜牲。

    居然如此毒打我女儿,我作鬼也不会放过他。”水红召咬牙切齿的说道。

    因为水家封锁了消息,对于叶沧海的情况水红召并不清楚。

    还以为他只是龙京神捕堂一名普通的捕卫而已,哪能斗得过水家,还有跟水家的大靠山福乐郡王。

    “叶沧海活不了多久了。”水远勤叹了口气。

    “外公,怎么啦,谁要杀他?是不是水勇那畜牲!”齐婉如吓得慌忙问道。

    “水勇当然想杀他,不过,水勇没那个能力。

    他得罪了郡王之子,郡王必杀他。

    你们死了心吧,没必要在一个死人身上吊死。

    他只会给咱们家带来灾难,甚至,灭家。”

    水远勤得到的消息也不多,因为,水勇那天在聚春阁跟叶沧海起了冲突之后就封锁了消息。

    “娘,你不要伤心,我不会拖累家里的。”齐婉如咬着唇儿,狠狠的说道。

    “婉……婉如,你千万别想不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水红召抖着声音劝道。

    “我这身子绝不会便宜了宫本二郞那个畜牲的!娘,你就别劝我了。

    从自去了云州,我已经是叶哥哥的女人了。

    虽说他并没有对我怎么样,但是,此生,我不作他人想了。

    假若有一天叶哥哥有实力了,娘替我捎个信给他。

    我要他杀了水勇,水鸿东一家。还有宫本二郞那个畜牲!”齐婉如说道。

    “婉如,你不能,不能啊,娘不让你死……”

    “娘,我也不想死,我还想天天看到叶哥哥的……”

    ……

    “公子,有人送来了拜贴。”马超进来,递上了一封信。

    叶沧海接过后瞄了一眼,点头道,“知道了。”

    晚上,楼星阁后边一个独立小院。

    乔北成开的门,刚进门,水西风就站在门口,“叶副堂,请坐。”

    态度大变啊,这礼貌,哪里像是一个皇子,根本就是下属在迎接上司。

    “这万万不可!还请皇子上坐。”

    叶沧海一愣,水西风这热情太过份了吧。

    居然请自己坐主位,什么意思?

    如果真坐下,屁股会着火的。

    毕竟,人家皇子身份摆着的,这可是有违规矩。所以,摇了摇头说道。

    “公子,太过份了!他有什么资格坐主位?”

    水西风还没开口,站他身后一个略长圆脸老者倒先开口了。

    而且,语气中充满愤怒。甚至,还带有一丝酸味儿。

    毕竟,水西风从没对他这般客气过。是人都有口气,高手也不例外。

    虽说此人从未露脸,但叶沧海前次就看到他了,他就是隐藏在暗处,前次差点要了自己小命的燕世雄。

    这次看透了,此人也就玄丹七极颠峰境而已,已经渐渐的有凝聚第八颗玄丹的趋势。

    实力,跟神捕府的皇极云差不多。

    “燕老,这是我的事,你就不必插手了。”水西风皱了下眉头,不像是在演戏,是玩真的。

    “好,我不管了。”

    燕世雄气呼呼的退下了,而且,因为生气,居然一下子退到了墙壁,贴壁站着。就像是小孩子在闹脾气似的,有点可笑。

    “叶公子,请上坐。”水西风再次邀请。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叶沧海一掸袍服,大马金刀的居然就下了屁股。

    真坐了啊!

    顿时,燕世雄差点气爆了肺,身子往前一探,不过,马上又站定了,只是恶狠狠的盯着叶沧海。

    而乔北成也是愕了一下,尔后,表情相当的阴沉,自然,心里也极度的愤怒了。

    你叶沧海也太大条了吧?居然坐主位,把皇子搁哪里了?

    展耀更是气得紧咬牙关,拳头捏得太紧了,指甲都抠出血来了。

    只有公孙云倒是一脸淡然的坐着,眼神中露出一丝疑惑。

    “水西风见过叶副堂!”

    下一刻,更是令人大跌眼镜的事发生了。水西风居然一掸袍服,朝着叶沧海一把就跪下了。

    “公子!”

    顿时,乔北成,展耀,燕世雄,就连公孙云都叫了起来。

    “你们还认我这个主子的话就不要管我干什么?不然,你们自己走吧,从此后,不必再跟着我了。”水西风双膝朝着叶沧海跪着,一脸决然的说道。

    “叶沧海,你屁股都不会长刺吗?”展耀眼中燃着熊熊怒火,已经到了爆发的极致。

    乔北成也忍不住了,“叶副堂,你太过份了。你就是再厉害,你也是一个臣子,哪有主子跪臣子的?”

    “这种毫无礼数的臣子不要也罢!公子,我忍不住了,我要打死他。”燕世雄吼道。

    “你再叫就给老子滚!”水西风一拍转头朝着他,吼道。

    燕世雄愕了一下,闭上嘴,脸都气乌了。

    这可是从没碰到过的事,水西风为了拢络自己,从来都是很尊重自己的。

    今天日头打西边出了,为了一个毛头小子居然如此对待自己?

    皇子哪根筋不对?

    “叶公子,我知道你身边有高人。

    但是,你这样子是不是也有些过了一些?

    人哪,可不能太狂妄。不然,就是自取灭亡。

    咱们家公子不会朝你下手,但是,别人呢?

    这世上,比你强的还有不少。”公孙云都火大了,冷言冷语。

    “能者为尊,本堂认为坐这个位置很合适。”叶沧海居然毫不知耻,一脸坦然的说道。

    “你放肆!让我燕世雄来称量你一下。”燕世雄终于爆发了,一拳化为铁坨轰了过来。

    叭!

    这道声音很清脆,大地都震了震,龟裂开去,一直漫延有七八丈,燕世雄已经被叶沧海一巴掌拍进了地板里,旁边是一片碎裂开的大号地砖。

    “杀!”

    燕世雄大吼一声,全身罡气激荡,七颗玄丹化为七道金光从身体内冒出,旋转着,砸向了叶沧海。

    这可是要拚命的节奏。

    因为,玄丹境强者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肯冒着危险把丹田内的玄丹逼出来攻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