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 > 第253章 狭碍 又十九
    付小有笑眯眯道,“这两个月,洛阳郡王可是天天在铺子里亲力亲为,不仅如此,他还跟商队走南闯北,阅历增加了不少。”

    “你的意思是,他不纨绔了?”

    “没错,开始干实事了。”付小有低头吃饭,吃了一口又道,“他与狐朋狗友基本上断了,不吃喝赌了。”

    “不会吧,小巷子走走,能让他变化这么大?”顾敦不信。

    “有些人,本质并不坏,缺少顿悟的机会,洛王郡王就是其中一个。”付小道。

    顾敦眨眼。

    “有些人,看起来也不坏,但是糊涂起来,杀伤力也是杠杠的。”付小道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他。

    “有哥儿,你这话是啥意思?”顾敦瞪眼。

    付小有贼贼的低头吃饭。

    “有哥儿,有哥儿,你先别吃了,你倒是说明白啊!”顾敦急死了。

    付小有拿筷子的手被他抓住了,无奈的朝他笑笑:“顾将军,你……”他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什么啊,你到是说啊!”顾敦真是急了。

    付小有听顾将军同僚说过他的家事,他出生富户,家境不错,在家排行老二,小时候非常调皮捣蛋,他爹送他去私塾念书,结果他经常旷课,到小镇上玩闹甚至打架斗殴,一直到十六岁,家里实在是管不住他了,就把他送到军中,那曾想到是行军打架的好料子,不过跟世家子弟比起来,他也只能做一员猛将。

    顾将军虽然调皮捣蛋,勇猛过人,却是军中有名的孝子,但这个孝好像仅对她娘,为啥呢?听说他爹经常打他,他娘经常护他,所以他不喜他爹,孝顺他娘,听说回老家里,他娘说什么,他都会听,都会做。

    这样的‘孝’未免来得狭碍了,我们都知道,父亲的爱,跟母亲不同,他不会嘘寒问暖,但他会严格要求子女,这也是爱的表现,在付小看来,顾将军娘亲的爱未免有些溺爱了,顾将军的孝就有些‘愚孝’,对于媳妇来说,过日子,如果遇到这样的丈夫,有罪受呢。

    付小有挠挠头,为了能吃上饭,只好开口:“顾将军,上次我们去打听事情,遇到一件丈夫打婆娘的事,你还记不记得?”

    “这种小事,我那里记。”顾敦毫不为意。

    “你……”付小有头疼,“王妃为何不让章将军、李将军跟过去,非要你跟过去啊,你咋不动脑子呢?”

    “可这些婆婆妈妈的事,跟我有何干?”

    “你……”付小有懒得跟他扯,直接说事:“那个丈夫打了婆娘是不是?”

    “是啊?”顾敦细想,好像有这么回事。

    付小有继续问:“为何要打?”

    顾敦仔细想了想,说道:“好像饭烧糊了……”

    “为何烧糊了?”

    “这……我那知道?”

    付小有摇头:“如果是施婶把饭烧糊了,你是不是一样会打?”

    “我……”也许不会吧,顾敦眨眼:“菊姐才不会这么笨呢,她怎么会烧糊饭?”

    付小有嗤笑一声,“那个妇人平时也不会烧糊饭。”

    “啊……”

    “那天是因为她生病了,躺在床上睡沉了过去,她的婆婆不问三七二十一就向儿子告了一状,然后儿子也不问原由,伸手就打婆娘。”

    “生……病……啊……”

    “是啊将军,这些事,那个男人根本没有打听,不问三七二十就打婆娘,顾将军,你的性子就像那个男人,什么事也不过脑子,不问清楚,王妃怎么放心把施婶嫁给你。”

    “我……”这种小事,他还真不会仔细去问清楚,顾敦被说得瞠目结舌,难道自己以后也会这样待菊姐?

    付小有见菜凉了,端起餐盘,找人打了些热菜热饭拌了拌,就站在打饭台边把中饭吃了。

    卫仁和杏儿一直玩到黄昏时分才回来了,回来时,他不仅手里拎了很多玩意吃食,还把杏儿送到了房间。

    门口,小丫头们个个拥过来,“卫先生,你答应我的炒粟子呢?”

    卫仁让小厮把两大包炒粟子递给贵竹:“和大家分分吧。”

    “多谢先生……”

    卫仁又让小厮拿了一包糖,“这也是给大家的。”

    “哇,卫先生,你太好了。”小丫头菊黄高兴的接过去,“既然先生这么好,我们就不的打扰了我跟杏姐姐啦。”

    “对!”丫头们一哄而散。

    杏儿不好意思的进了自己房间,卫仁跟着进了房间,小厮站在外面,伸手把门关上了,杏儿不习惯,转身要开门,被他挡住了。

    “这样不好。”

    卫仁低眉垂眼,伸手顺手抱住了她。

    “喂,这里不是外面,不要这样。”

    卫仁才不理她,下额抵在她的肩头,小小的肩头即柔弱又舒服,他忍不住*了两下。

    杏儿的脸、耳朵都红了。

    卫仁看到了她发红的耳尖,双眼晶亮,忍不住上去*了一下。

    “你……”杏儿吓得伸手就去阻止,伸出的手却被他捏住了,他噙住了她的耳尖轻柔的……以下省略N字。

    ——

    夏臻最近回后院比较晚,北方战事频繁,他有些担心,去信给在翼州府的祖父,祖父调了几万人马过去,可是祖父年岁也大了,他同样担心,要是有契丹、西夏人绕过凉州城去平定一带怎么办?

    麻敏儿看他忧心忡忡,“要不,你向皇上申请回北边?”

    夏臻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不了……”

    “那父亲那边……”

    “祖父已经调了人马,应当没问题。”

    “哦。”

    如果没问题的话,他的眉头就不会皱的这么紧了,麻敏儿也不点破,拉起他的手,“还有一个月就过年了,北边的游牧民族大概也会停战了。”

    “嗯。”夏臻跟着小媳妇到了餐桌边,放下心事吃饭。

    两口子安安静静的吃完了晚饭,洗洗漱漱上了床,窝在暖和的大床上,盖被聊天,“今天,我跟章大哥媳妇、儿子玩了一天。”

    “哦。”夏臻一只手轻轻的抚着小媳妇的胳膊。

    “听她口气,她想回家跟家人过年团聚。”

    夏臻歪过头看了眼媳妇,没说话,又歪回头。

    麻敏儿笑笑,伸手搂住他,“明年我们就能父母、祖父母一起过年是不是?”

    “大概吧。”夏臻回答的声音不大,低低的,在房间内回旋,自有一股低沉思乡的味道。

    这个话题不好,麻敏儿赶紧转移:“顾将军要娶施婶,可他还不开窍,我没同意。”

    夏臻轻笑一声:“你别指望每个男人都会过日子。”

    “别人我管不着,可是我小妹,我身边的人,我要是能让他们过上好日了,我就尽量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刘载呈是个二愣子,顾将军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怎能放心的把身边的人嫁给他们。”

    “我听说刘载呈现在整天泡在生意上。”

    “算他心诚,想娶悦儿。”麻敏儿得意的撅了撅嘴。

    夏臻埋下被窝,“睡吧。”

    “哦。”麻敏儿护着肚子也埋进了被窝。

    ——

    在一场漫天飞舞的大雪中,大魏朝的新年到了,这个新年,皇上没有打压夏臻,他没有任何借口不参加宫中朝拜及各项活动了。

    幸好,大魏朝很多活动都忌讳大肚婆参加,麻敏儿逃过了一劫,安心呆在家里养胎,一直到正月十五闹过元宵。

    正月十八,朝中的大小诸般事情终于告一段落,夏臻终于可以在家里陪小媳妇了,“听说宫中的萧贵妃要生了?”

    “嗯。”夏臻扶着小媳妇在房间内走动消食,他想说他的母亲也要生了,话到嘴边,没好意说出来。

    “我记得母亲也是正月的预产期,怕是也要生了吧。”麻敏儿看向他。

    “嗯。”

    麻敏儿催道:“那我们得赶紧准备礼物啊!”

    “你不要操心,我都备好了,包括萧贵妃的。”

    “哦。”麻敏儿笑眯眯的,现在还真是皇太后般的待遇,啥也不要问,也不要想,就管肚子。

    ——

    大魏朝皇宫,萧妃殿,正在吃晚饭的萧贵妃,突然肚子疼,大宫见娘娘疼得叫唤,连忙叫人:“快,快,娘娘怕是发动了。”

    没一会儿,萧贵妃的额头都是汗,大颗大颗汗珠往下掉,“疼……疼死我了……”

    管事大宫女赶紧按排主人生产,一面不忘派人,“来人,派人去皇上那里回禀。”

    “是,姑姑。”

    “来人,去皇后那里请求增派人手。”

    “是,大姑姑。”

    “来人,去萧国公府还有怀义郡王府报信。”

    “是,姑姑。”

    几路人马齐头并进,赶紧报信去了。

    ——

    萧霖收到信时,已经吃过晚饭了,正陪着孩子练字,舒玥如很紧张,“要不要现在进宫?”

    “等等。”萧霖沉思过后回道。

    舒玥如不懂皇家规矩,男人说什么她听什么,不过她赶紧下去准备了,万一他要进宫,不仅自己的衣着要换,还要带必要的礼物。

    萧霖给她备了最资深的老嬷嬷,不管是宫中的,或是各大府邸的礼上往来,她都在行,舒玥如在她手把手的引导之下,学习进步的很快。

    萧小玉也站在她娘亲身边,跟着学习当家主持中馈。

    半个时辰之后,舒玥如又来到了萧霖身边,“都备好了,随时可以进宫。”

    “嗯。”萧霖让她坐下,“别担心!”

    “哦。”

    又等了一个时辰,天色不早了,萧霖让舒玥如带着孩子们先去睡,“要是宫里有什么动静,我直接进宫,有消息明天早上带给你。”

    “好。”舒玥如温柔的点点头,“夜里冷,你多穿点。”

    “我知道。”

    把儿女都按排好之后,萧霖去了书房,幕僚终于等到他,“爷——”

    “坐吧,才发动,没那么快。”

    幕僚轻轻一笑,“爷……”

    “别忘了,我可有三个孩子,想当年,小玉出生时,阿如整整疼了两天一夜才生下来。”

    “是老夫急燥了。”幕僚拱手道。

    萧霖再次让幕僚坐下,他却还是没坐,微笑道:“要是明天天亮之时生就好了。”

    抬眼瞄了眼,萧霖没吭声,他眯眼沉思。

    ——

    宫中,元泰帝听到了回禀,让人通知皇后,“该增派人手的增派人手,该赏赐的赏赐。”

    “是,圣上。”侍人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

    元泰帝的神情并没有什么波澜,该批折子的批折子,该思考国家大事的思考国家大事,对于生儿育女,他已经有十多个孩子了,已经麻木了,虽然平时多宠了些萧贵妃,可是对于四十不惑的元泰帝来说,这不过是情趣罢了。

    方玉源一直陪在一边,元泰帝的一切举动,都被他看在眼里,他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搞不懂侍候了几十年的主子了,既然搞不懂,他越发小心紧慎了。

    ——

    皇后端庄的坐在回事殿内,不疾不徐的安排着萧贵妃的生产事宜,“要是人手不够,可以继续找本宫。”

    “多谢皇后娘娘。”

    “赶紧回去伺候你们主人吧。”

    “是,皇后娘娘,那奴婢就先告退了。”小宫女急急的退了下去。

    皇后立起身,贴身宫女们赶紧过来搀扶,“不管萧妃殿有谁来,有什么要求,都满足他们。”

    “娘娘——”大宫女欲言又止。

    皇后瞄了眼她,“不要阳奉阴为。”

    “是,娘娘,奴婢知道了。”

    躺到床上,皇后眯眼,轻扯嘴角,“萧家……不过是徒有其表的空壳子而以,何足为惧。”说完,闭上眼,轻轻的睡了。

    ——

    果真如幕僚期盼一样,萧贵妃在正月十九生下一名龙子,日子好,时辰好,吉兆之像,元泰帝赏赐无数,当下赐了大名昊然、小名昊昊。

    麻淑容的女儿排行十九,她的儿子生在正月十九,又是十九,极好的数字,萧贵妃喜不自禁,虚弱的脸上像开了一朵花,歪头看向襁褓:“昊昊……多好的名字,我的儿,你可要快快长大啊……”

    大宫女轻轻掖了掖贵妃的棉被角,“娘娘,先睡一会儿吧,等醒了再看小王爷!”

    “嗯。”萧贵妃心满意足的睡过去了。

    萧霖和萧国公天亮时分进了宫,跪在元泰帝面前:“恭喜圣上又得一皇子。”

    “恭喜圣上!”

    元泰帝面色淡淡,勾嘴一笑,实际上他很想回一句,恭喜你们得了一个皇外孙,可以在朝中扬眉吐气了,可他是谁啊,是大魏国最神圣之人啊,他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起来吧。”

    “多谢圣上。”

    元泰帝笑眯眯道,“感谢爱妃为朕诞下龙子,朕要恩赏萧家。”

    “圣上……”萧国公惊喜的看向皇帝。

    萧霖明明想皱眉头,却也流露出欣喜的神情。

    元泰帝把一切看在眼里,轻声慢语道,“朕要提拔萧家子弟。”

    这是要给实差啊,萧国公马上高兴的双腿跪下谢恩,萧霖跟着他父亲一起下跪,“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元帝泰说封官职就封官职,动作很快,二十皇子三朝后,他的圣旨就到了萧国公府,引得京城为之震撼,个个在背地里暗暗羡慕嫉妒恨,“果然是受宠的萧贵妃啊,前一个容淑妃根本不能跟她相比。”

    “可不是嘛,麻家只升了一个六品到五品,可是萧家家族里,升了近五位,而且全都是肥差,果然就是恩宠与不恩宠、生皇子与皇女的区别啊!”

    ……

    整个萧国府都张灯结彩,比过年还热闹,萧国公大赏府邸里的所有人,包括最下等的杂役。

    元泰帝这一拔操作不仅引得朝中臣子眼红,淡定的皇后娘娘也不淡定了,她眉头紧蹙,坐在内室眯眼,一动不动。

    大宫女挥了挥手,所有宫女嬷嬷都出去了,她轻轻道:“娘娘……”

    “有话就说!”

    “娘娘,萧妃殿的吃食住行还要一如既往吗?”

    “不一如既往,难道你想赏赐不成?”皇后阴沉着眼。

    “不不……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大宫女吓得连忙跪下,“奴婢的意思是,要不要克扣……”

    “哼……”皇后冷哼一声,“这是为我儿树敌。”

    “不敢不敢,打死奴婢也不敢。”大宫女浑身直打颤。

    皇后瞟了眼大宫女,冷笑一声,“别给我自作聪明。”

    “是是,娘娘,奴婢知错了。”

    萧贵妃这个月子做的宫中人鸡飞狗跳,可她却舒服极了,“终于扬眉吐气了,我要向圣上请旨,我儿的满月宴一定要大办。”

    “娘娘,就算你不说,奴婢估计,圣上也会给你大办的。”

    “哈哈……”萧贵妃看着摇篮里的儿子,那得意的劲,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萧芸现在是大魏朝最得势的女人。

    ——

    二月中旬,夏臻收到了父亲来信,他母亲生了。

    “是男是女?”麻敏儿着急的问。

    “女孩。”夏臻轻轻回道。

    “小姑子!”麻敏儿乐得就差前府后仰,“这么小的小姑子,除了我家有,其他家没有了吧。”

    “小姑子小叔子比儿女小的,多得是。”夏臻不满的提醒。

    “呃……”是啊,我怎么忘了,这是古代啊,麻敏儿尴尬的笑笑。

    夏臻低头继续看书信。

    麻敏儿在边上说道:“老来得女,父亲一定高兴坏了吧。”

    “嗯。”父亲的高兴确实溢于纸上,夏臻没有撒谎。

    “啊……”麻敏儿期盼道,“我真想亲眼去看看小姑子,她一定很可爱,跟臻哥你一样。”

    前半句还能听,这后半句……夏臻眉毛都撇成八字了,不满的伸手摸小媳妇的肚子,“儿子长得像我就行。”

    “嘿,臻哥你错了,人家都说女儿像爹,儿子像娘,你要是想儿子,那他肯定长得像我。”

    还让不让人高兴了,夏臻眉毛都凝成结了。

    “哈哈……”麻敏儿大乐,“不说你了,你赶紧准备去参加二十皇子的满月宴吧。”

    “急什么,还有两天呢。”

    麻敏儿啧嘴,“果然是圣上宠爱的妃子,这满月宴排场搞得真大。”

    夏臻不以为意歪坐到榻上,端起手中的茶水,慢慢的啜着。

    “臻哥,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我才不信,你肯定联系到政事上去了。”麻敏儿撇撇嘴。

    夏臻轻轻一笑,“就你聪明。”

    “嘻嘻!”麻敏儿坐到他边上,“我也想生了,肚子太重了,都沉得让我睡不好觉了。”她委屈的撅着小嘴。

    “快了……快了……”夏臻连忙揽手搂住了她,轻声哄她。

    “什么快了,还要两个多月呢,好长的时间啊!”麻敏儿粘在夏臻的身上撒娇。

    不过也不怪她,肚子一天比一天,她的腿脚有些水肿,是难受,再加肚子大,翻身不好翻,夜里都睡不好,这些,夏臻都看在眼里,小媳妇的日子确实不好过。

    他连忙把她抱到榻上,伸手帮他按摩腿脚,“有没有好些?”

    “嗯。”麻敏儿想想到,“我要控制饮食,还要多走动。”她想着孕期该注意的事项,搜来搜去,发现脑子里关于怀孕的知识少得可怜,早知道要到古代来,她至少学点孕妇操吧,要是胎位不正,可以通过孕妇操调正。

    夏臻一边按摩一边看小媳妇发呆,自从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后,她越来越喜欢发呆,听单婶说,一孕傻三年,看来是真的。

    冥思苦想中,麻敏儿下意识就去捏挂在脖子上的玉水滴,要是玉水滴里有台电视就好了,她可以跟着电视机学做孕妇操,求个心理安慰。

    小媳妇一发呆,就捏自己给的玉水滴,夏臻已经见怪不怪了。

    晓文在外面叫道,“爷,西草沟的将军过来回禀事务。”

    “让他等一下。”

    “是。”

    夏臻直起身,“我去前面办公务,中午回来跟你一起吃饭。”

    “好。”麻敏儿点点头,下榻送他。

    “不要送了。”

    “我趁机起来活动活动。”

    夏臻听到这话,不说话了,任她送到门口。

    麻敏儿回到内室,在房间内走动,“小单姐,你到外面忙吧,我一个人没事的。”

    “少夫人,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单小单不想出去。

    麻敏儿想看玉水滴,“没事,你就站门口,耳朵听着就行。”

    “我……”

    “真没事。”

    单小单觉得夫人想一个人单独在房间,于是不在勉强,点点头,出了门,不放心的叮嘱道:“有事叫我啊。”

    “嗯,我知道。”

    房间没人时,她又拿起来玉水滴,“都好久没有看到影像,也不知道我在现代过得好不好。”话刚说完,玉水滴有影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