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第一甜婚 > 155 噩耗
    宋央点点头,拉开椅子,直接在他面前坐下,“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什么?”尉迟轩冷酷的神情,看不出什么起伏。

    打开皮包,宋央拿出之前庄钰给她的那份离婚协议书,直接送到尉迟轩面前。她什么话都没有说,只低头坐在椅子里,神情透着一种淡淡的哀伤。

    尉迟轩看过那份离婚协议,瞬间皱起眉,“这是谁的意思?”

    他抿着唇,道:“老六不会这么做的。”

    听到他的话,宋央心中暗暗叹口气。果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啊,他对谢戎城的忠心程度自然不用怀疑。所以她今天才必须来这一趟,只为日后没有后顾之忧。

    “尉迟。”宋央双手紧扣,语气低沉的开口,“我的亲生父亲是岳风,当年那场假画风波中的那位画家。”

    “你……”尉迟脸色一变,显然也被这个消息震惊到。虽然当年这件事情发生时,他们年纪尚小,但四大家族的继承者们,自然也都知道那件事的前因后果。

    眼见尉迟轩变了脸色,宋央暗暗松口气,精致的五官依旧泛着一抹哀伤,“谢家不会容纳我这样出身的儿媳妇。”

    轻轻叹了口气,她抬起脸,眼眶泛起一层水雾,“你也知道,谢家在新城的地位权势有多稳固,他们不会答应我把孩子带走,这份离婚协议书你也看到了,他们想要抢走我的孩子!”

    “不要这么说。”尉迟轩轻声道:“我相信老六,他不会的。”

    “尉迟。”宋央豁然抬眸,目光与尉迟轩相对,“若是我要和谢戎城离婚,你也觉得,他不会吗?”

    “离婚?”尉迟轩蹙起眉。他一个还没谈过恋爱的人,哪里懂得什么结婚离婚的烦恼?

    “面对谢家,我只不过是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甚至我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宋央眼眶微微泛红,故意把话说的楚楚可怜。

    尉迟轩越听越皱眉,脸色也变了,“所以,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想保住我的孩子。”

    “可是……”

    “尉迟,我不会要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宋央看出他的顾虑,立刻解释道:“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不容易,但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话落,她忽然哽咽了声,“我是个母亲,我真的不能容忍,他们把我的孩子抢走,从今以后都不让我再见到他们!”

    “你想怎么样?”

    “帮我保守这个秘密,永远都不能告诉谢戎城。”

    “……”

    不久,宋央关上办公室的门出来。阿莱几步上前,挽住她的胳膊,“小姐,你怎么哭了?有什么事情吗?”

    接过阿莱递来的纸巾,宋央轻轻擦拭眼角的泪痕。转过身时,她紧提着的心,这才一点点放下。

    掌心落向高耸的腹部,宋央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原本她以为,这辈子她都只会是那个无忧无虑,眼中心底只懂画画的女子。可现实逼得她不得不改变,面对强大的谢家,面对霸道桀骜的谢戎城,她若想守住自己的孩子,只能变成曾经最不屑的那种人。

    虽说尉迟轩没有回答,但宋央相信,他已经答应了。呵呵,其实这也不奇怪,任何人都会在下意识中,选择保护弱势的那一方。而她今天所扮演的角色,恰好符合这样的定位。

    演戏这项技能,她以前都是玩笑着闹闹,却没想到真的有一天,她会利用自己弱势的伪装,来欺骗她的朋友。

    司机开车回去的路上,正好经过市医院。宋央抿起唇,吩咐司机将车停下。

    须臾,宋央下了车,直接找到沈妍住的病房。

    临近中午,家属们纷纷去打饭。宋央推开门进去的时候,病房中只有沈妍一个人,并没看到她的家属。

    沈妍背靠床头,左腿依旧打着厚厚的石膏,“你怎么来了?”

    见到来人,她的神情只震惊了一秒,随后就冷笑道:“哟,你是为了你的宝贝弟弟来的吧。”

    宋央不想与她周旋,若不是为宋征,她根本不会来见这个女人,“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宋征?”

    这话……

    沈妍低低笑起来,果然是夫妻同心啊,她这说辞竟然同谢戎城如出一辙。嫁入谢家当真不得了,坐上谢家六少奶奶的宝座,连说话底气都十足。

    “我要他坐牢。”沈妍目光幽冷。

    宋央勾唇,明眸自她脸上掠过,最终落向她不能动弹的左腿,“我会和谢戎城离婚,这个条件可以吗?”

    猛地听到她的话,沈妍整个人都愣了下。但很快她就笑出声,“呵呵,你这种骗人的鬼话,以为我会相信吗?”

    “你要怎么才能相信?”

    闻言,沈妍盯着宋央高高隆起的肚子,眼底迸射出一股疯狂的嫉妒,“好啊,你要想我相信,那就去把你肚子的孩子打掉吧。”

    “只要你打掉孩子,我就相信你的话,就可以放宋征出来。”

    “……”

    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如不是顾忌到此刻肚子里的孩子,宋央绝对要狠狠教训这个女人。她缓缓抬起脸,盯着沈妍那张被愤怒变的扭曲的脸,冷声道:“沈妍,像你这种恶毒的女人,腿废了就是你的报应!”

    “你很爱跳舞是吗?”宋央站在病床前,挺直腰身看着她,眼底逐渐泛起一抹寒意,“可惜啊,从今以后,你就是个残废,再也不可能登上舞台!”

    “啊——”

    沈妍情绪激动地打翻床头柜上的暖水瓶,眼睛猩红的瞪着面前的女人。她奋力伸出双手,想要抓住,可惜她的左腿打了石膏,身体其他地方也有伤,根本不能挪动半分。

    “宋央,你这个贱人,是你抢走我的六哥,把我害成这样的,都是你,都是你!”

    宋央摇摇头,面对如此疯狂的沈妍,并没有太意外。她转过身,根本没有搭理她的歇斯底里,直接大步离开。

    咚咚咚!

    病房内还有砸东西的声音,宋央拉起阿莱,大步走远。如今的沈妍,确实是应得的报应,根本不值得半点同情。

    晚间,北楼主卧。

    窗外夜色深浓,天空没有星星。宋央躺在床上,心情很压抑。今天她见过沈妍,可结果并不理想。如今沈妍已经疯狂,她的腿已经废了,必然要死死拉住宋征陪葬。

    可是宋征……

    想到弟弟,宋央眼眶一阵酸涩。宋征年纪还小,原本未来的前途一片光明,若是他真的坐牢,那以后又要怎么办?

    而且宋征是宋家唯一的儿子,又是爷爷唯一的孙子,若是爷爷知道宋征出事,只怕又要惹出大乱吧。

    宋央闭了闭眼,有些不敢再想。如今的事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这几天只觉得心力交瘁,越来越无法承受。

    滴!

    手机忽然有条消息提示,宋央点开看过,紧接着又迅速将收到的消息彻底从手机里面删除。

    这条消息,来自宗爵。

    他发来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两个字:安心。

    握着手机的五指,一再收紧,直到指尖泛白。卧室中虽只有她一个人,可宋央却感觉四周好像有无数双眼睛,紧张的她连大气都不敢喘。

    既然心意已决,那她总要确保万无一失。谢家毕竟不同于别的人家,若是想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藏起来一个孩子,绝非易事。

    自从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酝酿那天开始,宋央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可再如何纠结,她总要为未来打算。谢家人绝对不会,让她带孩子离开,所以她只能出此下策。

    为了这个计划能够周详,又能顺利实现,她只能求助宗爵。毕竟宗爵的实力不容小觑,也只有他,才能,也才敢,在谢家的眼皮下帮她完成这件天大的冒险。

    “宝宝。”

    宋央眼前腾起一片水雾,掌心不断的在身前滑动。如今,她唯一不能舍弃的就是她的孩子。可命运偏偏却要和她开这样的玩笑,两个宝贝,注定出生就要分别。

    无论哪一个被留下,她都万分舍不得。

    可若不那么做,那么最后的结果,她可能连一个孩子都留不住。

    “对不起,宝宝。”晶莹剔透的泪珠悄然滚落,宋央只觉心脏的位置一阵阵紧缩,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感特别强烈。

    她不知道,哪个宝宝将会与她分离,她不敢去想那个画面,每次一想起来都会痛彻心扉,泣不成声。

    这世上最难的选择,不过如此吧。

    一夜无眠,昏昏沉沉又到天亮。宋央合上手里的胎教书,起身时嗓子有些沙哑。最近这几天,她夜里几乎都不敢睡觉,只要有时间,就会同肚子里的宝宝们交流。

    那种愈来愈强烈的失去感,时时都在折磨着她。

    早上,阿莱来伺候她起床。宋央换了衣服下楼,只是例行公事般去吃些东西。她一点儿胃口都没有,但为了孩子们,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做吃点。

    “小姐,吃点小菜。”阿莱站在边上为她夹菜。

    宋央搅动碗里的勺子,目光不知道落向何处。

    倏然间,庭院中有一阵吵闹声,紧接着冲进来的女人,满脸泪痕,披头散发,“宋央!你给我出来!”

    阿莱见到关雅涵这幅凶神恶煞的模样,立刻起身走过去,“太太,您怎么来了?”

    关雅涵一把狠狠将阿莱推开,红着眼睛拉起坐在椅子里的宋央,双手揪住她的衣服,声嘶力竭的哭喊道:“宋央你这个黑心肠的臭丫头,就算我们不是你的亲生父母,可好歹我们养育你这些年啊,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宋征是你的弟弟啊,你怎么能见死不救?”

    宋央整个人被关雅涵前后摇晃的头晕,她伸手推了把面前的人,脸色冷下来,“你在说什么?小征的事情我没有不管。”

    “你还敢说这样的话?!”关雅涵颤颤巍巍抬起手,直指面前的宋央,大叫道:“昨天小征听律师说要坐牢,他一时想不开,他,他……”

    “他怎么了?”

    关雅涵哇一声哭出来,眼泪簌簌而落,“他自杀了——”

    自杀?

    宋央倏然瞪大眼睛,大脑一片空白。只是还没等她回过神,高耸的腹部便传来一阵抽疼,“唔。”

    “小姐!”

    谢戎城刚刚进门,便看到宋央满脸痛苦的倒在地上。他来不及多想,伸出双手将人抱住,一路上了车。

    私立医院。

    谢戎城抱着宋央冲进医院,路上就已经联系好了医生。好在宋央这几天就是预产期,医院这边已经有准备,只等着她哪天来住院。接到电话时,准备工作进行的很快,并没有手忙脚乱。

    医生检查过后,宋央的羊水已经破了,需要马上进入产房。谢戎城弯下腰,掌心落在她的头顶轻抚,“我刚刚打电话确认过,宋征已经抢救过来了,他没事。”

    宋央这会儿脸色煞白,唇上毫无血色。宫缩的痛一阵紧似一阵,她的黑发被汗水打湿,丝丝缕缕沾染在她的脸颊边。

    她微微仰起脸,几乎都没有力气说话,但那双明亮的黑眸中却腾起一片水雾,“他真的没事吗?”

    “嗯,真的没事。”谢戎城言辞肯定,深邃的眼眸有种令宋央安心的坚定。

    紧提着的那颗心,倏然放下,宋央刚要喘口气,可惜谢戎城的手机再次响起来。

    “喂。”男人声音很低。

    “六爷,宋老爷子病情突发,刚被送进医院。”

    隔着手机听筒,宋央能够听清里面的声音。她一把揪住谢戎城的衬衫领口,声音急迫道:“我爷爷怎么了?”

    须臾,谢戎城挂断电话,不住安慰她。早上宋征的事情一闹出来,没有瞒住宋远禄,听到孙子自杀,老爷子当时就晕倒了。

    这会儿宋远禄已经被送去医院,不过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情况很不好。

    宋央只觉得腹痛频率再度加快,她白着脸倒吸口气,攥着谢戎城衬衫的后背青筋凸起,“唔,好痛。”

    医生过来又检查一下,立刻吩咐将产床推过来,“谢太太要马上进产房。”

    年轻的小护士推着产床车,动作麻利的将宋央搀扶上去。随后,她一路将宋央护送到产室外,“等等。”

    宋央艰难的开了口,汗水彻底将她的衣衫打湿,她抬起手,谢戎城立刻上前,弯下腰握住她的手,“你说。”

    “谢戎城,爷爷对于我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清楚。”

    “我明白。”

    宋央眼眶一片酸涩,哽咽道:“请你一定想办法,让,让爷爷等我!”

    闻言,谢戎城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下。他深吸口气,低头在宋央额前亲了下,“我会尽力的。”

    后面的话,宋央再也说不出来,身体强烈的痛楚一阵痛过一阵。她被护士推进产房时,只能在心底默默祈祷,保佑爷爷没事。

    砰!

    产房的门关上。

    护士推着宋央的身影,骤然消失。谢戎城脸色一紧,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等待妻子生孩子,他还是第一次经历,那种紧张忐忑,丝毫不亚于孕妇本人。

    不多时候,庄钰神色匆匆的赶来,同来的还有谢戎晗。听说宋央要生孩子了,谢戎晗非要闹着一起过来。

    “人呢?”庄钰看到紧闭的产房大门,亮起红灯。

    谢戎城薄唇紧抿,“在里面。”

    虽说生孩子的事情,庄钰并不陌生,但如今她期待的是孙子,心情比起当年她自己生产又有不同。

    走廊的休息区,庄钰眼见儿子脸色紧绷,心疼的上前劝慰,“别急,女人生孩子没有这么快,当年妈妈生你的时候,足足折腾了八个小时。”

    谢戎城眼睛盯着产房上面的红灯,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半响,他的手机再度响起来,“喂,情况怎么样?”

    “六爷,宋老爷子这边情况非常不好,医生刚刚下了病危通知。”

    须臾,谢戎城沉着脸站起身,道:“我要去一趟平江。”

    “现在?”

    “对,现在。”谢戎城眉眼深沉,“爷爷那边的状况很不好,我必须过去。”

    “哥,你放心去忙吧,这里有我和妈妈守着,你不用担心嫂子。”谢戎晗几步走上前,声音温柔。

    谢戎城禁不住侧目,忽然发觉他的妹妹懂事了。他抬手拍了下谢戎晗的肩膀,道:“好,那哥哥就拜托你了,有事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好,我会的。”

    不久,谢戎城脚步匆匆的离开医院,坐上司机的车赶去平江。今天的新城,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忽然间变的阴云密布。

    谢戎城神情阴郁,菲薄的唇瓣紧抿成一条直线。如今宋央身在产房,宋远禄又在生死边缘,他不能同时兼顾,只能选择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