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零时光微微暖 > 第三百五十一章 用心了,也只能感动自己
    布秀蓉拿着那颗“心”,凝视了良久,也看不出,这会是谁写了要给谁的。凭直觉也能知道,这字条,不可能是谁写了送给她的。

    布秀蓉拿在手中,真不知该拿给谁才好了。

    这一幕,正好就被布秀蓉的同桌,梅晓晓给瞧见了。

    梅晓晓只见布秀蓉拿了信件在手中,是拆也不敢拆呢,丢也不敢丢。她都看的有点着急了,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坐在她们前排的人,就是林诺和牛轲廉,再往前数,就是黎欣可和鱼智婕。

    梅晓晓、林诺、还有黎欣可他们三个人,可都是坐在靠窗的位置的。想出去做点什么事,还得从同桌那边过去,好麻烦的。

    梅晓晓早就知道,林诺是在初三的时候,才转到依丽中学的初中部去学习,成为他们的同班同学的。

    很多同学们都知道,林诺在来到依丽县城读书后,仍然会收到,他以前的同学们写给他的信。

    至于那些信都是谁和谁写的,这些事儿,梅晓晓也不是太清楚。

    到县高来上课了,梅晓晓看到林诺接收信件,也不是才只看到了一次两次的。至于信件的内容,梅晓晓并不知道。

    梅晓晓给布秀蓉递了个眼色,往不远处的林诺身影处看了看。那意思就再明显不过了,布秀蓉拿在手中的这封折叠成了心型的信件,很可能就是谁写给林诺的。

    说不定就是人家送错了,才送到布秀蓉那儿的。

    布秀蓉没太明白梅晓晓的意思,轻声问梅晓晓道:

    “怎么了啊?”

    重点班的教室里,在上晚自习之前,就算是老师没来到教室里,学生们也是非常自觉的。可比不得在开学的那天,林诺他们还会聚在一起闲扯,会合唱一首《沧海一声笑》。

    这都有好多同学们,去了另外的班级。

    还能留下来,和原来的同学们,在一起上课的同学们,都不到二十五人了。

    高一(6)班的学生们都很自觉,进了教室,就不会大声说话……

    这些,梅晓晓当然明白。

    梅晓晓本来就比较内向,也不愿意在教室里和同学们多说什么。就拿出便签本,把她自己的想法,写给布秀蓉看了。

    布秀蓉看了字条,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怎么一回事了。于是,就拿着钢笔,在梅晓晓的本子上,回了一句话。

    【可我几乎没和班长说过话啊,怎么把这封信拿给他?】

    梅晓晓看了,就写了一句话。

    【他是数学课代表啊,你要不放在本子里,悄声跟他说一下?】

    布秀蓉只感觉脸颊都在发烫了。

    本来,这个事儿,又不是她惹起来的。

    可是,她手里拿着的这封信,并不是她的,却偏偏出现在她的课桌里了。不知情的人,只怕还会以为,是她拿了人家的礼物呢。

    布秀蓉一脸尴尬。

    犹豫了好一会儿,布秀蓉才收起作业本,拿出数学卷子来做。等到把卷子做好了,小心翼翼的把那封信,夹杂在第一页纸和第二页纸之间,走上前去,搁放在了林诺的课桌上。

    布秀蓉只见林诺头也没抬,就怕林诺一不小心,会把那封信也交到数学老师那儿去。出于一番好心,轻声告诉林诺道:

    “林诺,班长,有一样东西……”

    说话时,布秀蓉伸手指了指卷子。

    本来,布秀蓉自己都和乔恬恬说过,也和黎欣可说过,她不大敢和林诺他们说话。总觉得,人家和她,好像就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一样。

    他们回家了,会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她或许做梦都不会梦到。

    在教室里,他们一考试,都能考的那么好。可她都很用心了,很努力了,还是不能像乔恬恬和黎欣可一样,数学动不动就考个满分。

    布秀蓉有次这么说着说着,自己都忍不住伤心的哭了起来。一边哭着,一边伸手拍打着自己的脑袋,问自己:

    “我为什么会这么笨?”

    “你们会的,我为什么就不会?”

    “同样都在同一间教室里学习,教我们的老师都是一样教给我们的。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不如你们呢?”

    直到乔恬恬强行的拉开了布秀蓉的手,布秀蓉都还在跺着脚,很是不甘心的又问了自己一句:

    “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我……”

    黎欣可就记得,在乔恬恬和她提到布秀蓉的情感上的事之时,是这么说的。

    “蓉蓉说,她当时伸手指了指卷子,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看林诺一眼了。却一下子就瞥见了林诺那严肃的眼神。蓉蓉心里一紧张,瞬间就吓的不大敢说话了。”

    “梅晓晓坐在桌边看着,都在替布秀蓉感到着急了。只见布秀蓉那么胆小,一和班长林诺说句话,脸都红了,红的跟个熟了的柿子样的。梅晓晓和我说,哎呀,出息啊。”乔恬恬对黎欣可说道。

    黎欣可听了,偷笑了下。

    乔恬恬说,“梅晓晓看到了,直接就拿出了便签本,写下了一段话:【布秀蓉的数学卷子里,有一封折叠成了心型的信,可能是你的。】”

    “写好了,等布秀蓉一回到座位,就放在布秀蓉的数学书里,让布秀蓉赶紧给林诺送去。”

    “这不,布秀蓉再次硬着头皮去了林诺课桌边,把书递给了林诺。等林诺一看到纸条,她赶紧就回到桌边坐好了。”

    黎欣可回想到了这里,轻声告诉黎姗姗道:“不过,林诺只是看了看那张纸条,却没从卷子里找出那封信,也没回答布秀蓉什么。布秀蓉在心里为林诺感到着急,就紧张的手心都在冒汗了……”

    “哈哈。”黎姗姗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啊。”

    “你还这么小,关心这些感觉做什么?”黎欣可不悦的说道。

    “姐姐,还有呢,你讲完啊。你要是不把故事的结局告诉我,我会失眠的呢。”

    “还有什么?”黎欣可想了想,才说道:

    “林诺没有把信拿出来,不仅是让布秀蓉感到担忧了,也让梅晓晓感到了自责。梅晓晓还以为,是林诺觉得她俩在管闲事了,故意不把信拿出来的。”

    “那节课,梅晓晓也没怎么用心的学习。等到下课了之后,蓉蓉才去找我,让我给林诺说一声儿。”

    黎姗姗听了,说道:

    “我感觉,姐姐你是不会去劝的。”

    “肯定不会去劝啊。”黎欣可撇了撇嘴,说道:

    “那些事,都是林诺的私事。他想不想打开看,都由他自己决定。我为什么要去告诉他,应该怎么做?再者,我在到六班去学习了之后,也不是没帮林诺转交过留言条。都没有一次,是见到林诺拆开来看过的。”

    黎姗姗听了,感觉林诺很高冷。

    想了想,问道:

    “那些字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