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剑破拂晓 > 0568 今生见前世 流血勿回头
    倭族,被黑暗使践踏的满目苍凉。

    倭族不值得同情,他们罪有应得。这样的族群留在人间,只会造成更多的生命凋零。

    然而人都有血有肉,不是真正的魔头,整日面对腥风血雨终会手软。

    杨祁带领的黑暗使也有损失,不忍看着跟随自己的教众战亡,选择一处扎营休息。

    刑真寻着血路找到杨祁,倒没费什么力气。

    刑真也不客套,见面后开门见山:“扬教主准备杀到什么时候?现在魔头榜第一实至名归了吧?”

    杨祁苦笑:“你以为我愿意做这个魔头榜吗?只是不得不出手罢了。”

    随即,杨祁自我否定:“我发现只有倭族前线全民皆兵,从小被灌输杀戮精神。”

    “越往深处,反而没有这样的问题,可能我们对倭族的了解有些片面。”

    刑真对此了解甚少,没权利发言。

    杨祁继续道:“或许前线的杀戮思想,是三大城强迫小部落传承的。”

    “既然后面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在深入一点,实在不行的话,我便收手。”

    刑真认同道:“嗯,我也认为杨教主该收手了。”

    杨祁狠抽了一口烟袋锅子,反问:“大老远跑来有事吧?但说无妨。”

    刑真想了想,伸出两根手指头:“两件事,一请你喝酒,二想和你请教。”

    “喝酒不着急,先请教,请教完了你我坐下来多喝几碗。”杨祁也爱喝酒,但不急于一时。

    刑真坦言:“我想知道杨教主有没有提升魂力的功法或者秘术?”

    “咳咳咳”杨祁差点被自己的大烟呛着。

    “我要是有提升魂力的秘术早就修炼了,”

    “你不是神修吗?直接提升神修境界不就可以了。”

    刑真摇头道:“我想迅速提升魂力,单靠境界太慢。”

    “为什么?”杨祁一脸的好奇。

    刑真抬起双手,灵气和内力同时荡漾出来。虽然练习过很多次,依然吃力。

    杨祁汗毛倒竖,从当中感知到危险,当即跳开老远。

    “轰”刑真没守住,给自己炸的血肉模糊。

    刑真一脸讪笑:“想在你面前显呗一下,结果使用过度。”

    “内力和灵气排斥的力量?”

    “是的,威力不错吧。”

    “的确不错,自杀好手段。”

    “咳咳咳,别这么说,如果能用来对战,是一个不错的手段。”

    杨祁想了想:“你不能控制两种排斥力量爆炸的时间节点,想用魂力掌控。”

    刑真坦然承认:“不知道困龙天下有没有过,不过就算有,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人。”

    “不然困龙天下早该有记载,我不可能一无所知。”

    杨祁撇嘴:“拉倒吧,没几个人像你这么疯。”

    刑真干笑:“想要变强,终究要走出自己的路。我习惯失败,没事,多试验几次。”

    杨祁想了想:“这种力量很霸道,但是也很实用,有没用想过用这种力量淬炼头骨?”

    一个激灵,刑真远离杨祁,戒备道:“你想让我自杀。”

    “哈哈,想什么呢,这种力量能损伤魂魄,是不是也意味着能淬炼魂魄。”

    “好像有点儿道理,继续说。”

    “淬炼魂魄是其一,你的头骨若是能承受住这样的能量,以后还怕别人轰杀吗?”

    刑真想了想,有点儿心虚:“说的像那么回事,可是万一把魂魄炸碎了怎么办?”

    杨祁耸了耸肩:“又不是我的魂魄,我管不着。”

    见刑真满脸黑线,杨祁收敛笑意言归正传。

    “西塞生长一种叫做风铃草的东西,可以迅速提升魂力。”

    “刹魔锡就是服用了这种草药,魂力强大,武道境界也就强大。”

    刑真了然:“的确,魂魄对武者和神修都有益。魂魄强大,境界提升的也就越快。”

    杨祁语出惊人道:“风铃草只有一个地方生长,西塞的风铃镇。”

    “现在生长风铃草的地方,被刹魔教视为禁地,你不怕死的话,可以去试试。”

    刑真算是看透了,杨祁千方百计的想让自己挂掉。

    甩甩脑袋抛出一个幽怨的小眼神:“杨教主,要不咱俩切磋切磋。”

    “我还怕你不成,正好有痒痒了,来吧。”杨祁跃跃欲试。

    刑真抱拳:“承让了。”

    下一刻,刑真身形一闪,转瞬间出现在杨祁身边。

    “轰”两种排斥力量炸开,杨祁和刑真同时倒飞。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有你这么玩的吗?”杨祁不满,仍然举起烟袋锅子杀出。

    “轰轰轰。”刑真玩上瘾了,排斥力量接连轰出。

    明明是伤敌八百自损一万,十次排斥力量形成,只有一两次能炸到杨祁。

    剩下的不是杨祁没到的时候炸开,就是杨祁心生不妙远盾后炸开。

    杨祁可以躲,刑真却不行。一番轰炸过后,刑真先败下阵。

    杨祁失落道:“人比人气死人,你也快驭风境了吧?”

    “是的,不过差了点东西,应该是七杀天下灵气稀薄所限制,此次无法突破。”

    刑真想了想继续道:“也许西塞之行必须走一趟,危险也得闯。”

    杨祁不放心道:“西塞不只刹魔教一位强者,还有一个和他差不多的他乡客。”

    “如果两位八境强者一起围攻你,恐怕凶多吉少。”

    刑真何尝不知危险,不过他不想被保护的人受到伤害。

    贝若夕被囚禁,刑真希望是最后一次。

    刑真现在已猜测出,苏昀和商武的实力,都在上五境。

    上五境的修为无法保护娘亲,所以刑真必须让自己更强。

    危险固然不可轻易涉足,但是想要更强,就得有面对危险的觉悟。

    杨祁见刑真沉默不语,也知道刑真的执拗脾气,一般人劝不回来。

    杨祁转移话题道:“别想没用的了,这次请我喝什么酒?”

    刑真从方寸物中取出两个白碗,倒了两碗鲜红的血液。

    “都说我的血液有酒香,敢不敢尝尝。”

    杨祁眼神怪异:“我也听说你用万毒体的毒素敖练体魄,你这血不会有毒吧?”

    刑真打趣:“你是怕我报复啊,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关老曾经喝过我的血液,文轩也喝了。凡俗都不怕,你个驭风境武者胆子忒小。”

    “是你今天太怪,没办法让我相信。”杨祁盯着白碗,愣是不敢喝。

    “试试不就知道了,反正我不会害你。”刑真也不解释,而是直接劝说。

    杨祁知道,刑真的确不会害自己。以刑真现在的实力,不惜一切击杀自己,问题应该不大。

    真对自己有想法,没必要搞出血液来,太麻烦。

    杨祁纠结片刻:“好吧,我也想尝尝带有酒香的血液。”

    “杀这么多人,没喝过人血,也有点对不起魔头这个称号。”

    说罢,杨祁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刑真陪着。

    杨祁吧唧吧唧嘴:“咦?真有酒香,你到底是什么怪胎?”

    下一刻,杨祁呆立在当场,整个人都不好了。

    良久良久,消化掉前世的记忆,杨祁骂道:“原来是你个小崽子,想被我敲打了是吧。”

    刑真拱手抱拳行江湖礼,郑重道:“晚辈刑真,见过扬前辈。”

    杨祁不敢受此大礼,连忙扶住刑真恭敬道:“别这样,该作揖的是我才对。”

    刑真却仍然坚持:“您是刑真的前辈,永远都是。”

    “楚记包子铺给刑真算命的前辈,凤羽山寨教刑真机关陷阱的前辈。”

    “将刑真带入武道的前辈,给刑真打通窍穴的前辈。”

    “您是……”

    刑真声音哽咽:“您是刑真的再造恩人,没凤羽的前辈们照顾,当年凤羽事变,刑真早该命丧黄泉。”

    “胡说。”杨祁突然怒起,声音极大。

    “你是凤羽的少主,凤羽可以一个不留,你必须活着。”

    刑真不甘落后反驳道:“人人平等,凭什么我刑真就要别人牺牲来救自己?”

    “因为你的父亲和娘亲,凤羽是在还他们的人情。”杨祁一语道破天机。

    而后压低声音:“你不用自责,凤羽的老兄弟当年所作所为,全都是心甘情愿。”

    “没谁强迫,而且也没人能强迫的了凤羽。”

    刑真再次承诺:“凤羽必定重回困龙天下。”

    “好,哈哈哈。”杨祁朗声大笑:“我就等着这一天,等着刑真带领凤羽崛起。”

    “上辈子老了,怕剩的时间不多。死一次也挺好,有更多的时间帮助少主。”

    刑真突然打断道:“请前辈莫要叫我少主,直呼其名就好。”

    “别在细节上纠结,回困龙天下的时候,记得带上我。”杨祁干脆直接。

    继续说道:“不只是我,黑暗使愿意跟随的,都一起带上。”

    刑真也不含糊,话锋一转:“我如果能够熟练掌握两种排斥力量,有没有资格知道更多的秘密?”

    杨祁同时正色:“不到上五境,终究还是弱了些。”

    刑真退而求其次:“告诉我父亲的下落好吗?您在包子铺外面给我算过,说我能找回父亲。”

    杨祁无奈苦笑:“当时说笑而已,不必当真。”

    刑真不甘仍然追问:“前辈在水泊山的时候,也说过知道父亲的下落。”

    刑真深弯腰:“请前辈指点迷津。”

    杨祁面色阴晴不定,纠结的甚至痛苦。

    刑真见状知道有戏,杨祁果真知道秘密。

    语气坚定继续道:“请前辈赐教,刑真孤单太久,想找回亲人。”

    说罢,刑真紧紧盯着对方,目露坚毅。

    “哎”杨祁无奈。

    “当年逃亡中,主人为了给你和妇人争取更多逃跑的时间,选择一个人殿后。”

    “主人很强,但是敌人更强,或许主人已经陨落了。”

    刑真双眼瞬间模糊,希望破灭。

    杨祁无视,继续说道:“主人最后一次和敌人大战的地方,是在大卢王朝境内的勿回头。”

    刑真去过,一片赤红翻涌血水的土地。

    杨祁继续,声音落寞:“那里是真正凤羽埋骨地,至少埋葬了十万凤羽军武。”

    “大卢王朝吗?”刑真语气冰冷。

    杨祁不想继续沉痛话题,转移道:“光明城怎么样了?”

    “不好,我刚刚从光明城回来。”

    “好吧,等倭族事情完事,我杀回光明城。城主不城主的无所谓,帮光明城多抵御些外敌就行。”

    “嗯,也许杨前辈在七杀天下呆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