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快穿系统:反派大佬不好惹 > 第1231章 皇后,秀可餐7
    夜色还没完全黑下来,等白公公将脸上的胭脂粉抹下来,绫清玄觉得眼前一黑。

    露出原本皮肤的白公公,当真黑得一批。

    这么好的胭脂粉他到底是哪里整的。

    “婉儿,是叔叔啊。”

    白公公朝着绫清玄说道。

    绫清玄眨巴着眼,叔?

    原主的记忆里,好像没有出现过这个人啊。

    白公公率先叹气,“你不记得也实属正常,那时你还小,现在也心智不全,总之,你要知道,叔叔不是坏人就好。”

    这位叔,你现在把本座带到小树林来,已经很像坏人了。

    于是白公公简洁的讲述了自己的身份。

    他十几岁入的宫,之前在先帝身边待着。

    先帝当年被原主救的时候,他也在现场,之后他很快找出了自己的身世。

    原主能被先帝郑重感谢,也是因为他在先帝耳边说了不少好话。

    只是他没想到,先帝最后会将她许配给湛北染。

    “总而言之,婉儿,叔一定会将你送出去的。”

    白公公严谨分析,“这皇宫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不适合在这里待下去,历时两年,叔终于想出了一百个将你送出宫的方案。”

    “厉害。”

    绫清玄说道:“所以现在?”

    白公公激动道:“叔发现一个狗洞,以你的身形能够钻出去,外边有叔安排的武林高手,随时都能把你接应出去,到时候再伪装成刺客将你劫走的样子就好了。”

    绫清玄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狗洞你好,狗洞再见。

    你还有九十九种方法,想想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婉儿!”

    白公公追上绫清玄,“难不成,你不想出去?”

    “嗯。”

    白公公挡在她面前,“叔这是为你好,湛北染的那些女人们已经将你视为眼中钉,你继续待下去,就不止去冷宫那么简单了,听叔的话,叔给你买糖吃。”

    叔,你更像坏人了。

    绫清玄看了他几秒,才说道:“我心智恢复正常了。”

    “真、真的吗?

    !”

    白公公指着一块石头道:“它好吃吗?”

    绫清玄:……几经求证下,白公公终于相信绫清玄恢复了正常。

    白公公清了清嗓子,“不行,既然你正常了,就更不能待下去,万一你纯洁无瑕的心灵被宫里那些女人染黑了怎么办。

    而且,你的身份还是皇后,就算皇上死了你以后也不好改嫁啊,趁你们还没有夫妻之实,赶紧溜。

    那后宫妃子那么多的皇上有什么好的,乖,叔给你找更好的。

    “绫清玄:……叔你牛逼的话赶紧去皇上面前说这些话。

    “有点事,暂时不走。”

    绫清玄只能这么跟他说了,再纠缠的话,就敲晕吧。

    “有什么事你不能告诉叔?”

    白公公一副要哭的样子,“果然孩子大了心事就多了,既然你选择暂时待着,叔也不会强求,等你想出去了,叔再带你出去。”

    “走吧,叔带你去吃晚膳,御膳房已经被叔提前打点了,都是你爱吃的。”

    绫清玄暼向他,“那我在冷宫的时候……”“这不是为了装可怜,让小皇上心里愧疚嘛,这样他才能早点放你出来。”

    白公公一边走,一边给自己重新擦伤胭脂粉。

    所以刚刚为什么要抹掉,你不抹的话,一样能说。

    进过绫清玄的面相鉴定和zz的基因检测,白公公没说谎,他确实是原主的远房叔叔,贼远的那种。

    也许是因为在宫里待了这么多年都没遇上真心朋友,所以他把亲人看得很重。

    想带绫清玄出去,是真心的。

    ……皇后娘娘重回宫殿,宫里的人都没想到。

    传闻愈演愈烈,升级版本则是:皇上亲自去冷宫将皇后接了出来,还在御书房里悄悄赔罪。

    静贵妃坐在饭桌前,望着今日格外寡淡的饭菜,心中的火越来越旺。

    “御膳房的厨子今日怎么了?”

    宫女小心翼翼回道:“听说是今日的新鲜食材未入库。”

    饭桌上摆放着清粥,青菜,鸡蛋,甚至还出现了野菜和没见过的蘑菇。

    “撤下吧。”

    静贵妃全然没有胃口。

    不是御膳房的错,她也不好整理由怪罪过去。

    “皇上今晚有何安排?”

    静贵妃最关注的,自然是这个。

    宫女回道:“太后请皇上过去用膳,今晚也没有点妃侍寝。”

    一听没有点妃,静贵妃心中松了口气。

    “不过听侍卫他们说,皇后娘娘今日好像一直都与皇上待在御书房。”

    静贵妃手上端的茶杯掉在了地上。

    “娘娘!您没受伤吧!”

    几个宫女连忙收拾,拿药过来。

    一阵大惊小怪之下,静贵妃其实没受什么伤。

    她看着地上的碎片,眼眸黯然,“这是皇上赏赐的茶杯。”

    几个宫女面面相觑,这茶杯皇上给每个宫里都送了。

    “娘娘别难过,谁都知晓皇后心智不全,皇上是不会喜欢她的。”

    宫女出声安慰。

    静贵妃的神色一收,不解的看向宫女,“本妃怎会难过,皇上定是不会喜欢皇后的,她貌不如本妃,才不如,身姿也不如,本妃从未将她放进眼里。”

    宫女:……前段日子,她们守夜的时候,还听见静贵妃说梦话,要划破皇后的脸……这是她们做梦了吗。

    “收拾好了就去准备沐浴的。”

    静贵妃一挥手,赶走她们。

    都是些愚笨的奴才啊。

    谁都不懂她的内心。

    ……另一边,湛北染站在太后的宫殿外,一直没动静。

    “皇上,不进去吗?”

    白公公还没来,在他身边服侍的是另一个小太监。

    湛北染思虑过后,朝他问道:“今日太后穿了哪套衣服?”

    小太监一脸感动,没想到皇上竟细致如此,还关心太后的衣物。

    “奴、奴才这就去问。”

    很快小太监就问到,湛北染点头表示知晓了,“进去吧。”

    去太后寝宫,带的人不用这么多,所以湛北染就带上了小太监。

    小太监很荣幸。

    他看着皇上朝太后行礼,简单问候,然后坐在饭桌上食不语。

    等用完晚膳,小太监终于察觉到了不对。

    皇上为什么没有谈论起关于衣服的任何话题?

    所以他到底是为什么要知道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