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纨绔圣尊 > 第201章 城主的想法
     “太嚣张了,白子凡你不得好死!”所有围观的强者都在心里暗骂白子凡,看着他如此不屑自己等人,他们也是非常愤怒的,可面对白子凡他们可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他们可不想真的被白子凡给拍死,

     他们心中很清楚自己等人完全不是后者的对手,若是惹恼了他,死的必定是自己。他们再愤怒,也不敢对白子凡表现任何的不满。

     “白子凡,你胆敢杀了我刘家大少爷,你就准备承受我刘家的怒火吧,即便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们家主也会将你千刀万剐的。”一个侍卫将一个血杀成员击退后,他愤怒的看着白子凡,泛着无限杀意的咆哮也是响彻了起来。

     “逃?”白子凡闻言则是冷笑,一个刘家自己杀了他们大少爷还需要逃吗?他的脚步对着那些正被血杀成员围攻的侍卫就走了过去,带着轻蔑的声音也是再度传开:“你们刘家还不值得我逃,你们要是够胆就尽管来,老子就在远山城等着他们。”

     话落,白子凡的身躯就化作了一道残影,对着还在苦苦抵御血杀成员围杀的侍卫就冲了过去。

     他的速度很快,瞬间就出现在了一个侍卫面前,手中的擎天棍带着狂暴的力量就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胸膛上。

     “砰!”一声炸响,那侍卫直接被白子凡一棍给击飞了出去,口中鲜血喷溅,落地之后便断气了。

     “杀......”血杀成员看着白子凡加入战斗,他们咆哮着,手中的兵器将最后的几个侍卫身躯洞穿。那些侍卫全部一口血喷出,最后在满脸的不甘之下就倒地身亡了。

     至此,刘少卿和他带来的侍卫全部被白子凡和血杀成员击杀。

     白子凡看着一地的尸体他看向了还处于昏迷的黑狼和楚横以及几个血杀成员,他让几个血杀成员背着黑狼等人和拿着那些黑狼购买的药材就离开了这里。

     至于杀了刘少卿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他是一点不在乎,他们刘家要是真的敢来寻自己麻烦,那自己大不了将他们刘家也给灭了。

     随着他对于飞龙技的熟练程度和修为的提升,现在的白子凡可是相当自信的。

     根本不忌惮那刘家,加上刘少卿他重创了黑狼和楚横他们,白子凡是断然不会放过他的,别说白子凡本就对刘家不忌惮,即便他真的很忌惮刘家,他今天依旧会杀了刘少卿,敢动他的兄弟,那后果就只有一个死亡。

     回去的路上,白子凡将不少的疗伤丹药递给了青莲和一些受了伤的血杀成员。服用了疗伤丹药,他们的伤势也是基本稳定了下来。

     只是黑狼和楚横他们依旧好处于昏迷之中,他们的伤势太重了,一时间是很难醒过来的,不过有了白子凡的疗伤丹药不断服用下,他们的伤势也算是稳定了下来,当他们回到了血杀落脚点的时候,他们也醒过来了。

     只是无法行动,所有的血杀成员都对他们嘘寒问暖了起来,同时他们也知道了白子凡已经将刘少卿等人击杀,他们原本那愤怒的神色才逐渐的消散了。

     回到了落脚点之后,白子凡便进入到了一个房间,他也服用了一下疗伤丹药,当自己的伤势痊愈之后他便拿出了炼丹炉和很多的药材,他也进入到了疯狂的炼丹之中。

     血杀成员所有人都则是在疯狂的修炼着白子凡给他们的飞龙将传承,有了飞龙将传承带来的恐怖战技,血杀成员的实力也是在逐渐的提升着。

     同时,白子凡将自己炼制的一堆提升修为的丹药全部给了血杀成员让他们敞开了用。

     虽然以他现在得到的消息来看,凭借血杀成员的实力可以完全的将远山城给统一的,可白子凡却隐隐间有种这件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的感觉,所以他还是希望血杀成员等人的修为可以再一步提升的。

     血杀成员也明白白子凡是想要在大战之前让自己等人的修为提升,他们也很想自己的修为提升,所以他们都疯狂的修炼着。

     丹药也是敞开了吃,一点没有跟白子凡客气的意思。

     血杀的落脚点之中,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这片峡谷也是热火朝天了起来。

     在白子凡和血杀等人忙碌的时候,他和血杀成员击杀了刘少卿的事情以及白子凡和血杀之中有着很多幻灵镜修为强者的事情也是传开了,瞬间,当所有人知道了白子凡和他很多手下都已经是幻灵镜修为之后,他们顿时全部沸腾了起来。

     整座远山城也是在瞬间沸腾了起来,所有人都在议论着这个消息。

     不少人和势力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他们都坐不住了,心中已经有了恐惧的情绪在涌动着。

     城主府.......

     在城主府巨大的会客厅之中,城主府主人付玉峰满脸的凝重神色,在他下方还有着四五个身穿盔甲的城主府战将,他们看着坐在会客厅正座山峰的付玉峰,他们也是满脸的凝重。

     “城主,我听说现在的白子凡已经是幻灵镜第三层的修为了,昨天还在闹市区击杀了火灵城的刘家大少爷。而且,很多人看见了他手中的战将很多都已经是幻灵镜的修为了,他的实力和手下的实力现在这么强,我们该怎么办?”

     一个身穿盔甲的城主府战将看着付玉峰,他的脸色很浓重,心中已经有了浓郁的恐惧在蔓延了。

     在白子凡和齐剑决战的时候,付玉峰和城主府的战将曾经对白子凡出手过,现在的白子凡不仅仅自身修为很强大了,连他手下的战将实力都有了十几个的幻灵镜的强者,他们城主府根本不可能会是对手的。

     要是白子凡他们来寻仇的话,他们城主府拿什么来抵抗他们?

     付玉峰的脸色也是非常凝重的,他同样没有想到这才短短多久的时间白子凡就已经达到了这种修为,若是他一人有着这种修为还好些,毕竟他城主府可不止他付玉峰一人,即便是动用人海战术也可以将白子凡给累死,那种情况下他虽然还是对白子凡很忌惮,可比起现在来的话,那就要好了很多的。

     如今他手下已经有了十几个幻灵镜强者,要是白子凡他们来寻仇的话,他们城主府还真的是没有抵抗之力,这让付玉峰心中也是有些恐惧的。

     而且,以他对白子凡的性子了解来看,后者一定是会寻仇的,现在的他都有些后悔之前对白子凡出手了,早知道就对他覆灭了王家和击杀了自己城主府战将的事情视若无睹,自己也就不会对白子凡出手,自然也就不会得罪他了。

     现在的后者的实力和势力已经让他都感觉到了害怕了,他心中也是在不断的打着鼓,心中只能祈祷白子凡不会来对付他们城主府。

     但是,他却不知道,即便是他没有得罪白子凡,白子凡也会对他和城主府下手的。而且,不仅仅是城主府,还有远山城所有的势力。

     心中虽然在祈祷着,可他不是坐以待毙的人,知道祈祷是没有用的,他的脸色微变,最后看向了自己的战将,开口道:“要是白子凡真的要来寻仇的话,我们不是对手那就求和吧,不论是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们也只能妥协了。”

     付玉峰说完这话,他的身躯都是有些无力的靠在了椅背上,他堂堂的远山城城主,此时竟然做出了要向一个少年低头的准备。

     城主府战将的脸色微变,他心中也很清楚要是白子凡手下真的有着十几个幻灵镜强者的话,那他们城主府是真的没有一点点的抵抗之力,求和虽然会让他们脸面大失的,可却应该可以保全城主府。

     “城主,你应该真的血族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这般简单吧?我得知了白子凡之前也击杀了血族不少人,之前因为白子凡还很弱小,他们也没有将白子凡放在眼中,现在的白子凡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他们估计也会坐不住的,要不我们和他们联手,看看能不能将白子凡和他的势力一网打尽?”

     另外一个城主府战将看向了付玉峰,提出了他的想法。

     他们是城主府的人,明面上是远山城势力最大的人,他们对于血族的了解也是比一般人要多,他们知道血族很强大,至少比起他们城主府要强大了很多,至于他们为什么宁愿屈居在城主府之下,他们就不清楚了。

     可不论是什么原因,他们血族之前也对付过白子凡,至少自己还可以和他联手将白子凡覆灭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们还是可以去和他们商量的。

     付玉峰听见了自己手下战将的提议,他直接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手下的提议,他沉声道:“你们不清楚血族的秉性,如果我们和他联手的话,他们必定会将我们城主府给吞并的,你们以为血族他们不想将我们城主府给掌控在手中?”

     “他们只不过是不敢明面对我们动手而已,要是有了吞并我们的机会,他们绝对会将我们城主府给吞并的,和他们联手还不如和白子凡求和。”

     付玉峰的脸色很凝重,声音之中带着一抹对血族的愤怒。

     其实,他是很忌惮,也很讨厌血族的,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说他们是恶贯满盈之人都一点不过分,他们也在觊觎城主府的位置。同时,他们血族之中也是有着很多的幻灵镜强者,至少他知道的就不下十几个,而且他们血族和另外一座大城市之中的一个大势力有着很好的关系。

     他们的实力也确确实实是在城主府之上,只是血族作恶多端,他们没有参加争夺城主府之位的资格,这是青灵州最大势力皇门的要求,不然城主府的位置也就轮不到他付玉峰了。

     只是,皇门之中也有着规定,他们皇门并不参与各大城市的势力纷争,只要不是血族之类被皇门点名取消了争夺城主资格的人,任何人都可以挑战城主,也不在乎城主是谁,可要是一旦成为了城主府的府主,那就可以得到皇门的庇佑,也可以算作是皇门之人了。

     血族即便是再强也不敢和青灵州最大的势力皇门作对,不然他们早就将付玉峰给拉下城主的位置了。

     这是血族真正不敢对城主府动手的原因了,只是这种事情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而已。

     但是白子凡却不一样,他并没有被皇门点名取消争夺城主之位的资格,只要他击败了付玉峰他就可成为新的城主,他也就自动被踢出了皇门,皇门也不再对他庇佑。所以付玉峰知道,要是白子凡来寻仇他没有实力在白子凡手中保住城主之位,所以他只能求和。

     “可是,那白子凡要是真的对我们出手,难道我们真的只能求和吗?”城主府的战将并不知道这些,还想多说些什么。

     “只能求和,你们也知道白子凡之前击杀了刘少卿展现的实力和手段,连他都折在了白子凡手中,我就更加不是对手了,面对他我我们只能求和。”

     付玉峰点头,给了自己战将肯定的答案。他也不想求和,可不求和白子凡说不定就会直接挑战自己,那自己连城主的位置恐怕都会保不住了。

     城主府战将闻言,脸庞上也是闪过了一抹颓丧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