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生牛犊不怕虎,说的就是驾驶圣鸾作战的三小蛋了,圣鸾会飞会喷火,简直就是神鸟一般的存在,而他们配合默契,更是将圣鸾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当然,至少三小蛋是这么认为的。

    而在亲眼见到那群普通的魔族侍卫被圣鸾的烈焰喷得毫无还手之力时,更是暴涨了他们的信心。

    敢抓他们的妹妹和好朋友,这就是下场!

    超级无敌三小蛋来啦!

    此时,魔族的高手与水月清等人激战正酣,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青衣人也打魔族,那青衣人也是朋友!

    大宝在解决完另一名魔族侍卫后,驾驶圣鸾自水月清面前一飞而过,他不忘用小拳头捶了捶自己的小肩膀,一副“别怕,老铁,我与你们同在”的帅气姿势!

    水月清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

    原来圣鸾背上驮着的竟然是几个孩子吗?哪儿来的孩子啊?这么小就能战斗了?还有,那手势和表情是啥意思,你下来,咱们把话说清楚!

    嗖!

    地上的一名魔族侍卫,朝着水月清投掷过来一柄长矛。

    大宝眸光一厉,控制圣鸾朝那长矛喷出一道烈焰。

    烈焰将长矛上的能量瞬间吞噬,长矛失去了原有的力道,半空便跌了下来。

    水月清愣愣地看了看那长矛,他都做好准备去接招了,结果这招没有了,他看向大宝。

    大宝挑眉。

    赢了,老铁!

    不用谢!

    “我……”水月清有点儿被噎住。

    远处,遥望着这一幕的燕九朝无奈地捂住了眼,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三小蛋作死作得不要不要的,把所有魔族高手的仇恨值全给拉过去了,要说圣鸾的火焰厉害,那也的确厉害,但仅仅是对普通的魔族侍卫有效,真正的练气境以及太虚境的高手是不惧怕这些烈焰。

    只不过,不怕是一回事,总有根搅屎棍在战场搅来搅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看我的,移山倒——”

    魔族高手的海字未说完,一道烈焰闪过,他喵的!眼睛差点闪瞎了!

    等等,他刚刚要出什么招来着?

    “哦,移山——”

    唰!

    又被烈焰的光芒闪瞎眼了。

    魔族高手:“我特么……”

    三小蛋起先还精准的瞄准魔族侍卫,可后来,他们觉得那些地面上的侍卫实在太菜了,对不起他们这伟大的能耐,于是,他们飞进了魔族的阵营,开始进行无差别攻击。

    无差别攻击的意思是……圣宗的人也不是瞎子啊!他们也被闪得不行了好么?

    圣宗的人一时间也无法下手了。

    万幸是三小蛋是飞在魔族的阵营内部,所以对魔族的杀伤力还是更大一些。

    三小蛋所向披靡!我喷!我喷!我喷喷喷!

    老实说,这些烈焰真没把高手们烧伤,一点儿也没,可问题是……它亮啊!

    “我艹!老子睁不开眼了!”

    魔族阵营一片混乱,甚至出现了原本瞄准圣宗,结果打中了自己人的事故。

    还是一名长老级的高手机灵,他说道:“全都闭上眼睛!”

    众人唰的将眼睛闭上了。

    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五感全都异于常人,即便在不可视的情况下,也能通过听觉、触觉甚至能量波动感知到敌人的具体方位,且十分准确。

    燕九朝深吸一口气:“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回。”

    于是,水月清就看到那个掳了孩子就逃的年轻道友又双叒叕地回来了。

    水月清古怪地吸了口凉气,今天都什么日子,碰上这么多奇葩?

    燕九朝冲他比了个手势:“我来助你了,道友!”

    这手势有点眼熟啊……

    水月清压根儿不信他来助自己的,然而这一次,燕九朝当真一马当先地朝魔族阵营冲过去了,要知道,水月清自己都没这个胆量往里冲。

    燕九朝冲得决绝、冲得义无反顾。

    燕九朝心里苦。

    小崽子在阵营了,他有什么办法……

    水月清看得出这个年轻道友这一回真的是很用心的在对付那些魔族高手,他几乎将全部的力气都用上了,水月清看不出他用的哪路功法,但好似还挺奏效,那些高手靠近他时,境界都会受到牵制。

    事实上,不是他们的境界受到了牵制,而是他们的实力遭到了长生诀的压制。

    长生诀拥有净化魔气的能力,魔族高手战斗时需要从天地间源源不断地吸取魔气,以补足自身的消耗,而一旦没有足够的魔气供他们补给时,他们就会出现体力不济的情况。

    当然了,这里的魔气实在太多了,燕九朝不可能一下子全部净化掉,只是他周围的,都被他抽成“真空”了。

    可别人不明白这一状况啊,这一看去,就觉得燕九朝真是厉害得不得了,竟然没有魔族高手胆敢与他近身搏斗。

    就在此时,一名魔族的高手捕捉到了圣鸾的方位,一柄磨刀砍过去,强悍的魔气如虹,瞬间重伤了圣鸾的一侧羽翼,圣鸾惨叫一声,自半空一个翻滚摔了下来。

    三小蛋也跌下了它的脊背。

    燕九朝赶忙飞身而起,将三个小崽子唰唰唰地抓到了自己怀里。

    小宝、二宝瞪大了眸子:“爹爹!”

    大宝:老铁。

    双方厮杀如此激烈,水月清当然听不见两小蛋的那声爹爹了,燕九朝的勇敢无畏激励了他,亏他还误会燕九朝是个逃兵,却不料人家是真正的勇士。

    身为圣宗大弟子,水月清觉得自己不能让一个如此高风亮节的修士替苍生送死,他毅然飞进了魔族阵营,决定与燕九朝携手对敌。

    他与燕九朝背靠背,警惕着四周的魔族高手:“这边交给我,你当心后方那几个。”

    话说完,没等来回应。

    水月清蹙眉回过头,却见自己背后哪里还有燕九朝的影子?

    他往下一望,倒抽一口凉气!

    ……燕九朝再次带着娃,嗖嗖嗖地跑掉了!

    水月清当场炸了:“……”

    又……又是来拐孩子的?!

    水月清被坑惨了。

    他望了望四周杀气腾腾的魔族高手,特别没底气地说道:“那个……我说我是不小心进来的,你们信么?”

    “我艹!别打脸!”

    ……

    燕九朝带回了三小蛋以及那头受伤的圣鸾。

    三小蛋见到娘亲很高兴,扑在她怀里一阵要亲亲。

    俞婉见到他们没事,暗暗松了口气,虽然只分开了一天,可她感觉度日如年,尤其到了这种毫不熟悉的地方,每走一步都担心他们会遇上什么危险。

    俞婉给圣鸾包扎了一下,又给圣鸾喂了几颗清心丹,清心丹是续命圣药,对伤势也有一定的功效。

    “妹妹和弟弟还有小哥哥也在这里呀!”小宝眨巴着眸子说。

    “是啊。”俞婉温柔地点头。

    “怎么找到他们的?”二宝问。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离开,等安顿下来,娘亲慢慢和你们说。”还有三小蛋的经历,俞婉也想仔细听听。

    净无咒依旧背着周瑾,圣鸾驮着三小蛋,燕九朝抱着女儿,俞婉抱着小罗刹。

    燕九朝倒是想把小罗刹换过来,可小罗刹抱着俞婉的脖子不撒手。

    “不重的。”俞婉说。

    小罗刹三岁了不假,可瘦瘦巴巴的,真没多少重量啊。

    “是吧,小昭?”俞婉怜爱地看着怀里的小罗刹说。

    小罗刹将脑袋埋在俞婉的颈窝,软软地应了一声:“嗯。”

    不过他们走了一段路后,画风就变了。

    原本被俞婉抱着的小罗刹,因为心疼俞婉,也因为多动症实在坐不住,直接用内力带俞婉飞了!

    净无咒就看着明明落在自己后头的人,嗖的一下奔到前面去了,还眨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一脸的如遭雷劈:“我去!这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