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成芮的要求一说,沈家再次炸了锅。

    “成芮,你这也太过分了。

    你帮家里办事不是应该的吗,想想你吃谁的、住哪里?

    你怎么敢开口要这么多钱?”

    首先指责的,是大太太。

    老爷子不把大太太当自家人,而大太太却丝毫不见外。

    生活在大家庭里久了,人多多少少都有点病态。

    沈成芮甚至觉得,她父母隐忍得时间长了,也不算是很有骨气。

    当然,和大太太相比,还是好一点。

    “你做梦呢吧?”

    沈成爱也叫了起来,“你凭什么要这么多钱?”

    大老爷也急了。

    二十万英镑不是小数目,他立马对老爷子道:“爸,这个事不能答应。

    我去找人办,花不了几万块钱。”

    老爷子也是一脸愤怒,看向了沈成芮,觉得她开这个口是在挑衅。

    三太太和三老爷也觉得沈成芮是故意不帮忙,所以很气愤。

    “成芮,你直接说不行,干嘛要戏弄咱们?”

    三太太道,“那也是你弟弟啊,你如此狠心?”

    三老爷:“别跟她废话。

    一分钱没有,你要是不帮忙,就从沈家滚出去。”

    沈成芮看着他们跳脚。

    陆琳听到了,也是心头一喜。

    也许,他们可以趁机搬走呢。

    “二十万英镑,一分钱的折扣也不打。”

    沈成芮道,“这钱不是给我的,而是要给司大少,否则人家凭什么替你们做事?

    祖父,如果您觉得贵了,就花几万块托大伯,看看他能不能办成。

    不过,一事不烦二主,你要是托了大伯,我是不会再接手的。

    三叔,你不用跳脚得这么急。

    你要是不在乎你儿子,大可建议祖父不给钱。

    三叔,我反而是不太懂你了,花祖父的钱,又不是花你的钱,你为什么要拒绝?

    难道你不在乎那两个儿子?

    难道有别的人想给你生儿子,你也迫不及待要摆脱家里这两个不听话的?”

    她这话一说,三老爷顿时很紧张。

    三老爷在外面找女人的事,被沈成芮拿住了把柄,三太太知晓后,和他大闹了一回,逼迫他和那女人分手。

    只是,他们夫妻俩都知道这件事不能告诉老爷子,否则全家都要被扫地出门。

    老爷子不是在乎儿媳妇的威望,也不是在乎孙子,而是在乎自己的尊严。

    他定下了不准纳妾,儿子触犯了,就是在犯他的规矩。

    他一辈子重规矩,犯了就是死罪,他谁也容不下。

    三老爷和三太太达成了共识,也假装和外面的女人分手,只是默默将她换了个地方住。

    同时,他又怀疑沈成芮找人盯着他。

    他怕沈成芮把事情说开,既让老爷子知晓他在外面养小的,又怕三太太知道他是哄骗她的,和他鱼死网破。

    一瞬间,他紧张到了极致。

    众人还在吵,沈成芮也随便他们。

    大老爷见说不动沈成芮,就对二老爷开火:“老二,你不管管她,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二老爷慢悠悠开口:“你也说我没用了,我哪里管得了啊?”

    大老爷:“……”他这已经是第二次在老二这个软柿子跟前碰钉子了。

    老二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硬气了?

    他不怕被扫地出门,一无所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