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农家丑妻 > 第340章 上门沾便宜(2更)
    为了能得到三百两,师爷昨日去了窦老爷哪里,连哄带胁迫的,才让人答应让出半年的来。

    结果夏曦却不愿掏这么多的银子,那他回去怎么给县太爷交代?

    不敢跟夏曦发脾气,看向张爷,脸色有些不好看,“张爷,我这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特意跑了这一趟,你不能让我难做人啊。”

    张爷给师爷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着自己去一边,低声,“师爷,你这要的也太多了,一年的也没有这么多,别说是半年的了。”

    师爷刚要说话,张爷给堵了回去,“您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银子进了谁的腰包。”

    师爷立刻把嘴紧紧的闭上。

    “这样,怎么也不能让你白跑一趟,一个月十两,每到轮到我们的月份,我准时把银子给你。”

    张爷张开嘴又要说话,张爷还是没给他机会,“还有那些人的工钱,我们也一并出了。”

    师爷终于忍不住了,“我说张爷,您这胳膊肘往外拐的也太快了,你可别忘了,你一个白衣,老爷这几年对你可不薄,你不能忘恩负义啊。”

    一个月十两,半年才六十两,这离三百两差太多了,他回去没法给老爷交代。

    “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你……”

    师爷气呼呼的一甩衣袖,“张爷,你可记住了,以后有什么事别再来求我。”

    说完,怒气冲冲走了。

    夏曦看他背影,便知道没有谈拢,另外想了一个办法,“这样,你给排队的人说,我们这里收集屎尿,一文钱一次,可在买菜的钱里抵。”

    张爷,……

    脸色不好的看她,这是想的什么办法,用屎尿换吃的,亏她想的出来。

    “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张爷脸黑了黑,懒的理她,转身而去。

    夏曦摇头,前几日,她让张爷备下那些净桶,就是做这个用的,这几天,人多,攒下了不少,可相比于沤肥用的,还差了不少。

    从队头到队尾,再回来,又回去,张爷走了两圈,用屎尿换吃的话还是没说出来。

    宋明看出他为难来,凑上前去,“大哥,怎么了?”

    张爷张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

    跟着他这么多年,还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宋明以为他碰到了什么事,拉他去了一边,“大哥,有什么难事您尽管说,兄弟们一定帮您解决了。”

    张爷面无表情,“夏娘子让我跟这些人说,让他们用屎尿抵菜钱。”

    宋明,……

    瞪大了双眼,看了看屋内的方向,又看看了张爷,伸手,想去摸他的头,手抬起,才觉得不妥,赶紧放下,“大、大哥,你、你没开玩笑吧?”

    “没有。”

    宋明顿时觉得脑仁疼,这哪儿跟哪儿啊,“大哥,你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爷把夏曦种红薯需要沤肥的事说了,宋明这才明白,捋了捋袖子,“大哥,这个包在我身上。”

    张爷一言不发,转身往店里走。

    宋明,……

    深吸一口气,去找了另外三人,把他们揽在一起,“哥几个,我给你们说……”

    张奇性子直,“这个好说,不就是嚷一声吗,我来!”

    说完,挣开宋明的手,张嘴就要喊。

    宋明一把将他拽了回来,“你个憨货,你这样一嚷,就算不把人吓跑了,也会影响胃口的。”

    张奇挠头,“那怎么办?”

    “这不是商量吗?”

    几人头碰头聚在一起,叽叽咕咕好半天,才商议出了一个好办法。

    他们分散开来,从后到前,一人负责一小截,把这话悄悄说排队的人听。

    不料……

    “这是真的吗?”

    忽然有人一声大喊,还没等宋明来得及让他小声一些,这人大着声问,“屎尿真的能抵饭钱?”

    宋明,……

    恨不得叫这人祖宗,“是真的,您小声一些。”

    可其他人都已经听到了,闻言都兴奋起来,竟然都纷纷询问,“怎么个抵菜钱法?”

    “是小的还是大的?”

    “能抵多少?”

    ……

    宋明,……

    这个他没问,向张爷求救。

    张爷伸出一个手指头,面无表情,“一文钱。”

    “一文钱!”

    排队的人顿时炸开锅,纷纷询问,“在哪儿,在哪儿?”

    张爷,……

    ……

    一刻钟后,去了后院找夏曦。

    夏曦早就听到了前面的动静,没等他开口,问,“成了?”

    张爷没说话。

    “让宋明他们盯着,你去找运粪尿的车来,让他们帮着送回去。”

    张爷又转身出去。

    夏曦去了账房,让尤金撕了几十张纸条,在上面写了字,拿出去给宋明,“出来的人给他们一张,用这个抵一文钱,还有啊,看好了,别让人浑水摸鱼。”

    宋明接过去,拍着自己胸脯,“有我们哥几个在,没人敢耍滑头,你就放心吧。”

    等张爷找好了牛车过来,店门口排队的人竟然比平日里多了很多。

    张爷,……

    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又去买了十几个净桶回来。

    ……

    消息很快散出去,每日前来买快餐的人也多了起来,心眼多的人家,全家一起来,把收到的纸条凑在一起,竟然能白换一份菜回去,虽然是最便宜的白菜肉炖粉条,但也是白捡的不是。

    消息也传到了本想着晾他们几天,再让师爷上门的县太爷的耳朵里,气的差点七窍生烟,抄起手边的茶盏朝着师爷扔去,“都是你个蠢货,一年一百两,半年六十两,我们还多得了二十两,你竟然连这个账也没算过来。”

    师爷哭丧着脸,他当时也是没有转过弯来。

    “你再去一趟,就说老爷我看在张泽这么多年为我效力的份上,我应了。”

    “是。”

    ……

    快餐店门口,张爷面无表情的站着。

    李大娘从远处而来,身后跟着三个男孩,大的有十六七岁,小的有十三四岁,三人身穿细布衣裳,普通的料子,没有补丁。

    李大娘直接领着他们到了张爷面前,笑着开口,“张爷,这是我的三个侄子,风儿的三个亲弟弟,我今日领他们几个过来吃饭。”

    ------题外话------

    十点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