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九八一年 > 第二百五十章:偏心鬼
    “黄陈居委会”也有自己的小作坊,黄瀚记忆最深的就是坐落在居委会大院儿里的“花圈组”。

    那里有二三十个妇女、老人上班糊花圈卖钱。

    后来这低端的作坊就做不下去了,因为私人不仅仅糊花圈还扎纸人纸马卖。

    居委会的“花圈组”是公家的,哪有可能宣扬封建迷信?

    他们没有纸人纸马等等代表封建迷信的东西,只有花圈,花圈还比人家的贵。

    除了公家的单位,“花圈组”根本做不到私人的生意,哪能不散伙?

    个体户没有社会地位,很难得到银行贷款支持,有钱也未必有面子。

    在改革遭遇逆流的那段时间雇工超过八个人,有可能会惹麻烦,但是镇办厂就截然不同。

    为什么不可以跟“黄陈居委会”合作或者挂靠,办个披着集体外衣的私营服装作坊试试水?

    如果承诺能够解决十几二十几个待业青年中的回城知情就业,而且是就业更加困难的妇女。

    居委会主任宋春华肯定乐疯了,这事儿做成了,她保不准会成为政绩最突出的居委会主任。

    这个加工服装的作坊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其实是个换汤不换药的个体户。

    但是有了镇办集体单位的手续,以后就不会有人来查是不是走了资本主义道路,查雇佣工人是不是超过八个。

    为何用试试水这个说法?

    那是准备看看披上镇办集体外衣后,有没有人来指手画脚干预经营,看看自己家是不是能够保持自主权,保证盈利不被瓜分?

    如果这些能够保证,黄瀚有信心把作坊发展成正经八百的工厂,打造出自己的牛仔服品牌。

    那时就不是雇佣几十工人,上百、几百都大有可能。

    这种办法不是黄瀚想当然,而是他亲眼看到三水县不少人走通了。

    后来在九几年“抓大放小”、“卖光”的时候,许多挂靠集体的厂子都实现了私有化。

    没办法,私营业主都不是省油的灯,跟集体合作后也是牢牢抓住销售渠道。

    厂里的主要负责人都沾亲带故,或者是利益关系。

    集体不象征性收些钱把厂子还给人家,最后恐怕是鸡飞蛋打。

    因为人家不干了,生产瘫痪,产品卖不出去,货款要不回来,本来运转正常的厂子忽然间就不赚钱,成为了包袱。

    在九四年,三水县不少单位进行了股份制改革,大搞政企分开,镇办集体占股不控股,不干预企业的经营。

    这才遏制住了私营业主跟集体分道扬镳,又开始了新的合作。

    总而言之没有垄断经营的牛逼,公家要办好一个小企业真的不太容易,如饭店、服装厂、金属制品加工厂等等,都难以生存。

    归根到底还是个利益问题。

    不是自己的没人心疼,效率肯定上不去,当然竞争不过人家。

    大企业还好,有国家支持,有大资本参与,也是由于体量大,不太容易被撼动。

    遭遇红灯不能停滞不前,绕道而行那是必须的。

    否则雇佣八个人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会束缚住手脚,导致错过最容易发展的十年,一直到伟人九二年南巡讲话后才步入正轨。

    因此跟集体合作迫在眉睫,因为扩张后的“事竟成饭店”雇佣八个人也不够啊!

    从沪城回家后的第三天就开学了,接近一个月没见面的沈晓蓉貌似又长大了不少,有了点凹凸有致的趋势。

    中午放学时,黄瀚叫住她,小姑娘又长了一岁,多了几分豆蔻梢头二月初的娇美。

    “黄瀚,我听说你刚刚从沪城回来,对不对呀?”

    “是啊!我给你带了礼物呢,你戴戴看,大小合适不?”

    “哇!这手套真好看,呀!大小刚刚好,谢谢你了。可是我没有给你买礼物呀!”

    “别呀!我堂堂男子汉要什么礼物呀!”

    “嘻嘻……你个小不点,哪里像个男子汉呀!”沈晓蓉忽然童心大起,她打下自行车面对面跟黄瀚站着,道:“一个月没见,看看你有没有长高!”

    黄瀚赶紧抬头挺胸,俩人四目相对时,黄瀚立刻气馁了,因为很明显,沈晓蓉依旧在俯视自己。

    “哇,你长高了不少呢!已经超过我的鼻子了!”

    “蓉儿,咱们聊点高兴的好不好,比身高多没劲。要不我把成文阁和钱爱国俩小子喊来和你比比?”

    “嘻嘻,我才不要和他们比,就喜欢跟你比!”

    “挑比你矮的比有劲么?”

    “有劲,我就是喜欢比你高!”

    “我不高兴了,走了,太伤自尊!”

    “别生气,我下午送两罐奶粉给你!”

    沈晓蓉还是这个样子,不可能无端接受谁的东西,肯收下黄瀚送的手套已经是另眼相看,转眼就想好了如何回礼。

    她家真是新年新气象,沈建华级别提了一级职务也水涨船高成为市常委之一,秦淑珍当上了档案局党高官正科级。

    老上级充分肯定了沈建华取得的成绩,有意调他去省里发展,回浙省杭城老家过年时,李、秦两家的家长也流露出要调他们夫妻俩来杭城的意思。

    可是三水县的改革开放正在大刀阔斧进行中,沈建华这个始作俑者不肯半途而废,坚持要干满一届。

    老上级和家长尊重他的意见,这些资深官场高手认为沈建华再干三年,政绩应该更加突出。

    有了搞好、盘活一个人口大县的瞩目政绩,以后不管去哪里任职,这都是政治资本,会使沈建华的仕途更加稳健,甚至于达到一帆风顺的奇效。

    张春梅得到了黄瀚送的魔方爱不释手,一下课就翻来覆去摆弄。

    得到两包大白兔奶糖的萧蔷不乐意了,板着面孔问黄瀚道:“我们是不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

    “是啊?这还要问吗?”

    “那你为什么没给我买个魔方?”

    “你是个急脾气,我怕你玩不转魔方,一怒之下砸了它!”

    “胡扯,你怎么就能够肯定我连魔方都玩不起来?哼,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呀?”

    “你偏心呗!”

    这话说的,怎么听着觉得有点不对味,难不成萧蔷这个小丫头也长大了?

    “我哪有偏心啊!不是给你带了你最爱的大白兔奶糖么?”

    “我是喜欢大白兔奶糖,可是我也喜欢魔方。”

    “行行行,这样吧,你如果在一节活动课时间里完成魔方的两面体连接,我三天内送一个魔方给你!”

    “这有什么呀!张春梅做得到我肯定行!”

    张春梅把魔方弄乱后大大方方递给萧蔷道:“你拼出两面体,这个魔方就归你了。”

    萧蔷哪里好意思夺人所爱,道:“不行、不行,这是你的!”

    “没关系,黄瀚不是说了么,他还会弄来一个。”

    “那谢谢你了!”

    黄瀚笑道:“你别急着谢啊!拼出两面体再说。”

    “切!小瞧人。”

    “咱先说好了,拼不出不许发火,更加不能砸了魔方。”

    事实证明黄瀚的估计正确,萧蔷整整摆弄了一个下午都没有完成一次两面体拼接,气得真有砸了魔方的冲动。

    黄瀚临放学时,劝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当然知道你适合玩什么,这下子知道我为什么不送给你魔方了吗?”

    萧蔷此时的脾气大着呢,怒道:“我就是不知道!只知道你是个偏心鬼!”

    黄瀚忍住笑,装出一本正经解释道:“送给你魔方那是害你,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是不是觉得脑子乱、心里委屈、有想摔东西的冲动?”

    “我我,哇……,你欺负我!”

    “张春梅,赶紧的,萧蔷发飙了,劝劝吧!”

    张春梅只得憋着笑来安慰萧蔷,小萝莉赌气般把魔方还给张春梅,道:“我以后再也不要玩这东西了,玩了头晕。”

    黄瀚煽风点火道:“我就是怕你晕,才没给你魔方啊!”

    “去去去,偏心鬼!”

    张春梅此时正好瞧向黄瀚,莫名的脸红了。

    黄瀚见气氛不对尴尬无比,连忙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