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人魔之路 > 第482章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北河话音落下后,四周却悄无声息。

    见状他抬起了食指中指,蓦然指点而出,同时体内魔元催动之下,“咻”的一声,一道剑气从他指尖迸发了出去。

    这道黑色剑气的速度奇快无比,瞬息间就激射出了十丈距离。

    “叮!”

    而当刺在十丈外某个看似毫无出其的位置时,只听一道脆响传来。他所激发的剑气溃散而开,而在原地,则有一个人影被逼得显现了出来。

    这是一个身着夜行衣之人,让北河看不清对方的容貌。

    但是从身形上来看,此人应该是一个男子。

    北河心中警惕了起来,并且立刻施展了感灵术,向着对方扫视而去。

    不过对方显然施展了某种可以隐匿修为波动的神通,让他无法看穿。

    “哼!”

    就在他内心警惕,并猜测此人的身份时,突然间只听对方一声冷哼。

    “呼啦!”

    下一刻那身着夜行衣之人就大袖一拂,一只白色的法盘,宛如一轮锋利的满月,向着他呼啸而来,眨眼就到了他的近前。

    北河身形一动,从原地横移了三尺。

    只是随着对方手指掐动,口中念念有词,那一只白色法盘方向陡然一变,在极近的距离下,斩向了他的太阳穴。

    北河有些恼怒,实力没有回复,他的速度大大受到了影响,这时他一咬牙,五指紧握后,同时运转了元煞无极身还有托天神通,而后一拳轰了出去。

    他虽然修为尚未回复,但是肉身之力却毫不影响。

    “嘭!”

    在他一拳之下,白色法盘斜斜飞了出去,表面的灵光都在闪烁。

    “咦!”

    那身着夜行衣之人,似乎被他的徒手硬接法器的一幕给惊得不轻。

    要知道北河不过区区化元期修为,不但能够跟他对抗,而且还能徒手硬撼他激发的法器,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

    “喝!”

    北河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此刻只听他一声低吼,吼声回荡在整个山谷中。

    接着他抬起了双手,屈指连连弹射。

    “咻咻咻……”

    一道道黑色剑气,从他指尖连绵不绝的弹射而出,爆射向了前方的那人。

    看他的动作后,身着夜行衣之人眼中尽显不屑,此人轻飘飘的抬起手来,而后一个搅动。

    “哗啦啦!”

    在他手臂一搅之下,形成了一个漩涡。

    北河所激发的所有黑色剑气,无一例外的全部没入了此人面前的漩涡中,而后在砰砰的爆裂声中全部爆开。

    对此北河并不觉得意外,因为从对方之前出手,他就已经判断出了此人乃是结丹期修士,所以当然能够轻易抵挡下他这个化元期修士激发的神通了。

    就在这时,他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看了身后的阁楼一眼。只见身着黑色长裙的张九娘,笔直向着二人交战之地激射而来。

    北河收回了目光,刚才他的那一声低吼,目的正是将张九娘给引来。

    在不知道来人实力深浅以及来此目的的情况下,他可不打算跟这身着夜行衣的之人,在此地单挑。

    眼看张九娘赶来,北河屈指连弹的同时,法决一变。

    “咻!”

    一道跟黑色剑气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的黑色光柱,从他指尖迸射而出后,一闪就没入了前方那位激发的漩涡中。

    “轰!”

    下一息,就听一声巨响传来。

    二指禅激发的黑色光柱,没入漩涡的瞬间,只见此人激发的漩涡陡然爆开。

    “咚咚咚……”

    在一股霸道的冲击力之下,身着夜行衣之人脚步在半空连连后退。

    此人蓦然抬头,看向北河瞳孔一缩,区区化元初期修士,激发的神通竟然能够将他给击退。

    只是他还来不及多想,张九娘已经从北河身侧掠过,并向着他杀来。

    此人连忙对着远处一招,将那只白色法盘给收了回来,接着他身形就向着山谷之外激射而去。

    “想走!”

    张九娘美眸当中尽显凌厉,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看着二人一追一逃消失在远处的夜色中,北河体内魔元鼓动。施展了无极遁后,只见他的身形化作了一道黑色的流光,“嗖”的一声,就向着消失在远处的张九娘二人掠去。

    其速度之快,竟然并不比张九娘二人慢多少。

    这其实是因为北河修炼的元煞无极身,本来就是魔道术法的原因,以魔元来催发,能够将此术的威力彻底展现出来。

    只要张九娘二人没有全力疾驰,那他还是能够远远吊在他们身后的。

    虽然他不知道刚才那身着夜行衣之人是谁,此人的来意又是什么,但是他可不想中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

    在他看来,对方会出现在山谷中,只可能有两个原因,要么就是冲着张九娘来的,要么就是冲着他来的。

    而怎么看第一个的可能性也更大,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跟了上去。

    北河只是追出了十余里,这时他就看到了前方出现了一个矗立在半空的黑点,正是张九娘。

    而今的此女悬浮在半空,目光四下扫视,神色颇为阴沉。

    追到此地后,她最终还是将那身着夜行衣之人给跟丢了。

    北河来到了此女身旁,同样四下扫视着。只见二人脚下是一片山林,即使是将神识探开,也一无所获。

    “这是怎么回事!”只听张九娘问道。

    闻言北河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此人是潜伏在暗中,被我无意间发现的。”

    “潜伏在暗中……”

    张九娘神色微动,她也想到了之前北河的猜测。

    而对方潜伏在二人所在的山谷中,一定有原因。跟北河所想的一样,她猜测对方应该也是冲着她来的。

    一想到此处,她不禁怀疑起了那身着夜行衣之人的目的。

    从之前此人的行事手段来看,对方应该没有对他们起什么歹意或者杀机,不然就不是单纯跟北河过两招,被发现就立刻遁走了。

    思来想去,最终此女摇了摇头,而后道:“先回去再说。”

    北河点了点头,二人转过身,便向着山谷的方向掠去。

    就在两人离开不久,在下方的山林中,一道鬼魅般的人影,从一颗树冠上浮现,看着北河还有张九娘离去的背影,眼中可以看到一丝淡淡的凌厉。尤其是看着北河,还有一抹冰冷。

    片刻后,就见此人身形一花,向着跟张九娘二人相反的方向掠去,不消多时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回到阁楼后,北河还有张九娘将大门紧闭,二人具是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就听北河轻笑道:“看来对你有兴趣的人,还不少呢。”

    闻言张九娘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未回答。

    这时又听北河开口:“若是北某所料不错的话,刚才那人应该也是你张家的人。”

    张九娘点了点头,她也是这般认为的。

    她回归家族的事情虽然低调,但还是有不少人都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当年给她结识的人有不少,这些时日以来,就有不下十人前来此地拜访过她。

    只是没想到还有人会暗中前来,对方的目的实在是让人不敢大意。

    “现在灵石是个让人头痛的问题,只要有足够多的灵石,就能够购买足够多的阵法,将这地方给牢牢的布置一番。”

    说话时,北河看了看二人所在的阁楼。

    任何一个结丹期修士的洞府或者寝宫,都会布置一些严密的防范手段的。

    但是因为刚刚回来不久,加上二人囊中羞涩,所以还没有来得及。

    这时就听张九娘道:“家族已经任命我下个月前往一处开采金元石的矿脉监工了。”

    “哦?”北河有些意外。

    但凡是开采矿脉的,大都有油水可捞,看来张家还是待张九娘不错的。而只要能够捞到油水,那么就有灵石滚入囊中。

    这时北河看向张九娘问道:“你可知道在什么地方,有浓郁的阴煞之气聚集吗。”

    “阴煞之气?”张九娘有些疑惑。

    “不错,”北河颔首,而后道:“为了加快恢复修为的进程,不能像平日里这样修炼了,必须用一点手段。”

    “这个倒是不知道,不过姐姐我可以替你打听一下。”

    “好。”北河点头。

    接下来,二人就再次陷入了沉吟。显然刚才有人暗中潜伏至此的事情,让他们有些警惕。

    良久之后,北河站了起来,来到了张九娘的身侧,一把将她给抱起。

    “现在想再多也无济于事,人生苦短,倒不如及时行乐。”只听北河道。

    自从成为魔修后,对于男女之事,他就越发的主动了。

    “咯咯咯……”

    张九娘顺势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一阵娇笑声中,被北河抱入了她的闺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