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515、郑公主的双面人生
    “什么?这就让我们回去了吗?”

    李小楷和几个忠心的“郑党”高层面面相觑。

    他们都不是笨蛋,如果就这样回去,也基本意味着本次“MP4和复读机”立项会议夭折了。

    “郑总······”

    有人嘴角动了动,还想说点什么。

    “你们还不走啊?”

    郑观媞用汤勺“叮叮叮”的敲击着瓷碗:“难道要抢我的汤喝吗?”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几个铁杆“郑党”才垂头丧气的离开办公室。

    “小郑,没有问题吧。”

    梁美娟好像也察觉到会议的终止,似乎和这壶汤有那么一点点关系啊。

    “完全没有问题。”

    郑观媞咽下一口汤,闭上眼睛好像在慢慢品味,弯弯的长眼睫在微微颤动。

    半晌后,她才心满意足的说道:“好久没喝到这么美味的靓汤了。”

    “嗨,我就是瞎对付的,陈汉升整天嫌弃我做饭难吃。”

    梁美娟有些不好意思,谦虚的说道:“你家里的那些大厨,手艺可比阿姨好喝多了。”

    “不一样的,这是阿姨特意给我煲的。”

    郑观媞温婉的说道。

    蒋云云悄悄抬起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状态的郑总。

    中午这两碗汤,郑观媞喝的最用心,也照例和梁美娟聊了会家常,不过等到梁美娟离开的时候,郑观媞这次却多问了一句。

    “阿姨,晚上您还过来吗?”

    梁美娟转头,用一种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必须过来啊!”

    “好,我等您~”

    郑观媞第一次送梁美娟下楼,第一次送梁美娟到工厂门口,第一次目送着这位啰嗦的中年妇女溜达着离开。

    这幅景象落在别人眼里,张卫雷是满心嫉妒的对梁小海说道:“海哥,陈汉升厉害就不说了,连他妈妈都这么厉害,你以后要发达。”

    “没有的事,海哥我从小到大,做事从不靠关系的。”

    梁小海心里也高兴,满脸的假笑都快藏不住了,还掏出烟嚷嚷道:“来来来,抽烟抽烟。”

    陈汉升从小就是“翻脸狗”,梁小海有些怵他,不过三姑是刀子嘴豆腐心,到时候说两句好话,郑总一高兴,这车间主任的位置,自己似乎也能想一想啊。

    不过,蒋云云作为贴身小秘书,她觉得不单单是感情和关系深厚的原因。

    郑总这样的做法,她似乎是脱掉了某层枷锁,单纯的以一个晚辈身份来面对梁美娟了。

    “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蒋云云脑海里有条线索,若隐若现,她有些不敢确定。

    梁美娟离开后,郑观媞转身回办公室,蒋云云赶紧小跑着跟上,低着头诚恳的道歉:“对不起郑总,这件事我疏忽了,没有认真的核实梁阿姨今天会不会过来······”

    “不怪你。”

    郑观媞摆摆手打断:“我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一个小时内完成,你以后就当我专职秘书吧。”

    “啥?”

    幸福来得太突然,蒋云云甚至有些没反应过来。

    没有处罚,还有奖赏?

    我还能给偶像当专职秘书了?

    上刀山下火锅也得接下啊!

    “郑总,我保证完成任务!”

    蒋云云甚至都没问什么事,最严重就是去捅洪仕勇两刀吧。

    就算是这样,咬咬牙也做了!

    “有部情景美剧叫《老友记》的,好像出了最新一季,你去网上帮我下载下来。”

    不过意外的是,郑观媞这个任务十分简单,简单到蒋云云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还傻乎乎的问道:“没问题啊,可郑总您说的任务是什么?”

    “下载《老友记》啊。”

    “就这?”

    ······

    下午,阴沉许久的天气终于开始落雨,不过并不是想象中的暴风骤雨,仅仅是轻飘飘的细丝,雨滴错落有序的落在玻璃窗上,形成一道道黏稠的水幕。

    郑观媞的办公室里,浓郁的咖啡味四处飘散,制热空调“呼呼”的吹着,时不时还有一阵“鹅鹅鹅~”的笑声传来。

    “小云。”

    郑观媞突然喊道:“你再帮我冲点咖啡。”

    “噢。”

    蒋云云快步走进来,看到了懒散的仰在椅子上、头发有些蓬乱、双脚不顾形象翘在桌上的老板。

    郑总什么时候有过这种状态?

    她可是晚上都要回办公室加班,白天更是忙的一团糟的女强人啊,现在这副悠哉的样子,似乎更像是居家风范。

    蒋云云觉得脑海里那根线更加清晰了,只是还不能确定。

    “快去啊。”

    郑观媞看了她一眼,笑着催促道。

    蒋云云不敢废话,匆匆忙忙为老板泡了杯咖啡,她因为刚刚顺利完成了《老友记》的下载任务,已经晋级为专职秘书了。

    “我一会可能要休息下。”

    郑观媞吩咐道:“总之你6点的时候,一定要过来敲门。”

    蒋云云点点头,郑总以前也是从不睡午觉的。

    不过老板的话必须要听,下午六点的时候,蒋云云轻轻推开门,发现郑观媞正在打电话。

    “外面下小雨了,还是我去接一下吧,轿车很快的······不需要啊,那您千万注意安全。”

    郑观媞挂了手机,摇摇头说道:“梁阿姨太倔了,硬是要自己搭公交过来,我去门口接一下。”

    门岗的保安原来都在百无聊奈的抽烟聊天,看到老板过来了,一个个都拘谨的站起来敬礼。

    郑观媞恍若未见,只有蒋云云挥挥手,示意他们不要出声,不要打扰到老板。

    此时的郑观媞,一手撑着雨伞,另一手插在长款风衣的口袋里,眼神默默的凝视着天空中的迷蒙小雨。

    “滴答!”

    偶尔有雨水摔落在地面上,溅起了一点点灰尘沾在郑观媞的高跟鞋上,可是她一点都没有察觉,或者说根本没有介意。

    任由冷风撩动着衣襟下摆,表情平和而娴静。

    这就是落难公主郑观媞。

    她虽然没有沈幼楚那般漂亮,也没有萧容鱼那样甜美,可是她也有自己的风度。

    潇洒而独立,漂亮而聪慧,有野心有手腕同时也有原则。

    蒋云云看的都快要入迷了,自己要是个男人多好,空有一身撩老板的手段,奈何自己只是个小秘书。

    “来了。”

    郑观媞笑了一下,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贝齿。

    蒋云云抬起头,不远处的公交站台出现一个熟悉的中年妇女身影。

    梁太后走近以后,开心的举起饭盒说道:“噔噔蹬蹬,猜猜今晚阿姨给你煲了什么汤?”

    “佛手瓜猪软骨汤?”

    “不对。”

    “罗宋汤?”

    “也不对。”

    “那我不猜了,除非您让我闻一下。”

    “不行,猜不出来不给喝。。”

    ······

    蒋云云站在后面,看着自己老板举着伞,亲密的搂着梁美娟肩膀,两人一路走一路交谈,一路谈一路笑。

    这个和谐有爱的场景,蒋云云莫名的有点想哭。

    今晚梁太后煲的是参苓白术健脾汤,郑观媞喝完后,照例又和梁美娟聊了一会家常。

    这次的话题就更加深入了,梁美娟谈了老陈的工作,还有陈汉升以前调皮捣蛋的经历。

    其实郑观媞对这些琐事,兴趣不是很大,但是她留恋这种氛围,珍惜梁美娟这种不见外的态度。

    时间又到了9点,梁美娟又准备离开的时候,郑观媞再次问道:“您明天中午还会来吗?”

    “必须过来啊!”

    梁太后还是一如既往地肯定。

    “好,我继续等您~”

    郑观媞笑的特别灿烂。

    不过第二天,温柔的毛毛雨突然变成了滂沱暴雨,豆大的水滴“噼里啪啦”击打在雨伞上,郑观媞从11点就开始打电话,提醒梁太后不要再过来了。

    “这点雨怕什么啊。”

    梁美娟固执的强调:“阿姨还不到50岁呢。”

    郑观媞不放心,她从11点半就在门口等着呢,脸上也没有昨日的从容和淡定,焦急的看着公交车站台。

    不过12点的时候,站台上并没有出现梁美娟的身影。

    打电话给梁美娟,一直无人接听。

    雨越下越大,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了,12点01分,12点02分,12点03分······

    每过一秒钟,郑观媞心里的担心就多一分,她以前好像从来没这样担心过一个人。

    12点05的时候,她果断的打给陈汉升。

    “阿姨怎么样了?”

    郑观媞脱口而出。

    “咦,你怎么知道我妈摔了一跤,好在问题不大。”

    电话里的陈汉升非常无奈:“我妈啊,她就是太爱我了,现在的大学生哪里会缺营养啊,她还偏偏煲了一壶汤要送给我,真是太能折腾了!”

    ······